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九十五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九百九十五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发现章节序号又错了,关键作者自己还没权利修改,真是无语了,直接跳正常顺序吧)

刘封到成都之后就坐立不安,整个晚上都没有睡好。

刘封知道刘备与刘辩之间的这场筵席绝对不是吃个饭,拉拉家常这么简单,两人之中肯定会有一人使用盘外招,甚至彼此相互算计。

但谁先出手,怎么个出手法,自己在里面担任什么角色,这一点刘封就不知道了。所以他只能等,以不变应万变,看看谁先找自己,然后才能给自己定位。

黎明的时候打了个盹,然后下床活动了一番筋骨,在妻妾的陪同下胡乱的吃了点早膳,然后就一个人坐在书房里发呆,刘封相信晚宴举行之前一定会有人找自己。

果不其然,呆坐了一个时辰之后,仆人报:“启禀将军,大王差人前召唤,请将军到王府一叙。”

“知道了!”

刘封不动声色的整理了下衣襟,翻身上马,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汉中王府,直奔后院书房拜见刘备:“不知父王唤孩儿有何吩咐?”

刘备上下打量了刘封一眼,目光犀利,似乎一眼就能够洞穿这个义子的心事:“跟我到密室!”

“诺!”刘封心中猛地一紧,知道刘备准备向自己托出目的了。

刘备的密室设有两道机关,寻常人根本无法进入,而且隔音效果出色,即便在里面大喊大叫,外面的人也无法听到,所以根本不用担心会走漏风声。

进了密室之后,刘备从储物架上拿下一个包装精致的盒子。缓缓交到了刘封的手中:“这是父王交给你的东西,打开看看吧!”

刘封一脸疑惑的打开盒子,才发现放在里面的赫然是刘备的“汉中王印”,不由得吓了一跳。这东西虽然刘封做梦都想要,但也知道绝不会这么容易到手,十有八九是刘备在试探自己,莫不是自己与刘辩暗中私通的事情被他发现了?

急忙捧在头顶。双膝跪倒在地:“不知父王这是何意?抑或是孩儿有做错的地方?请父王明示!”

刘备手抚胡须,朗声笑道:“父王想告诉你。等孤辞世之后,这王位就是你的。阿斗被困在金陵,多半怕是不了,而你甘王娘失去了生育能力,吴王娘迟迟没有身孕,孤更是日渐苍老”

刘备说着话抚摸了下已经泛出花白的胡须:“封儿你看,多年的操劳下,父王已经渐生白发,就连胡须也苍白了啊!”

“父王戎马多年。体格强健,现在也不过刚刚到了不惑之年,孩儿相信父王将的日子还长,请收王印,孩儿岂敢觊觎。”

刘封把汉中王印举过头顶,很识时务的还了去。天知道刘备打的什么算盘,说不定自己刚刚答应一声。就有刀斧手跳出把自己剁成肉泥也不一定!

刘备却不肯伸手去接,手抚胡须感慨道:“封儿啊,孤果然没有看错你,你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父王待孩儿恩重如山,岂敢不视若亲生父亲?”刘封举着王印,跪在地上毕恭毕敬的道。

刘备感慨一声:“封儿啊。先把王印收起,不管你信不信,父王是真的想把这王位传给你。但你也知道目前的局势,等刘辩入主成都之后,迟早要鸟尽弓藏,兔死狗烹。你我父子不要说再做这汉中王,只怕活下去也是不能!”

“父王的担忧极有道理。”

再次得到刘备的吩咐。刘封这才把锦盒放在了地上,小心翼翼的答一声。心中却暗自嘀咕,“活不下去的是你和阿斗,到时候我改寇封便是了,和你没有任何关系。”

“所以啊,你我父子绝不能束手就擒,甘心做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刘备端起书桌上的茶碗,呷了一口说道。

“可是刘辩坐拥百万大军,凭我军怕是已经无力抗衡了吧?”刘封试探着抛出了自己的观点,看看刘备有什么反应?

刘备点头,伸手从书桌底下的抽屉里掏出了金黄色的阴阳酒壶:“沙场上是无力天了,可是我们还有这个!”

“这是什么东西?”刘封一脸懵懂的问道,不是装不懂而是真不懂。小小的酒壶难不成是神仙的法器,能把刘辩和他的百万大军吸进去,还是能倒出滔滔洪水,个水淹七军?

“封儿你过看!”

刘备掀开酒壶,招呼刘封到面前,拎起茶壶倒了一半,又把提前准备好的清水倒进了另外一半,然后做了个演示。

最后才笑眯眯的问道:“封儿,懂了么?”

刘封既意外又不意外,但还是露出了惊讶的表情:“父王打算毒杀刘辩?”

“正是!”刘备微微颔首,“只要刘辩一死,则东汉群龙无首,势必会陷入混乱之中。刘裕、赵匡胤必然趁机报仇雪恨,双方大战一场,多半伤亡严重,我军正好坐收渔翁之利,定然可以咸鱼翻身,绝处逢生。”

刘封接过酒壶亲自试验了一遍,只见果然可以不动声色的切换出两种液体,一脸犹豫的道:“这阴阳酒壶鬼斧神工,刘辩中了父王的圈套,只要你我父子齐心合力,想一定能够毒死刘辩。但关键问题是,若刘辩死在了汉中王府,东汉将士岂肯善罢甘休?到时候全力攻打成都,你我父子只怕下场更惨!”

“呵呵封儿顾虑果然周到,父王没有看错你。将把王位传给你,孤放心了!”刘备向刘封竖起了大拇指,夸赞了一句。

接着语气一转,解释道:“父王也早就考虑到了这一点,所以我派人寻觅了一种可以让人延缓死亡的毒药,在服下去之后,至少能延缓四到五个时辰才会发作。到时候刘辩早就返了东汉大营,我们父子便能推的干干净净,放出风声说是刘辩的臣子将之毒杀,惹得金陵朝廷怀疑他们有不臣之心,如此势必导致东汉军心大乱,甚至还能拉拢一部分人为孤效力。”

刘封这次是真的大吃一惊:“呃世人竟然有这样神奇的毒药?”

一句话没有忍住,脱口而出:“莫非之前张清的死亡就是父王用这种毒药毒杀的?”

刘备缓缓点头:“之前庞羲叛逃,为了稳定刘璋旧部的人心,父王没有明着查办,而是派张清追杀。谁知道张清之后以此为要挟,不仅胁迫父王把李师师嫁给他其实,父王本想把李师师嫁给你的!”

听了刘备的话,刘封不由的暗自咽了一口唾沫,在心底骂道:“为何不早说?为何又认李师师做义妹?看你的话不可全信啊!”

“而且张清还一直诋毁你,说你不过是个假子,讨的外人,让父王把你除掉。如果将阿斗不能,没有继承人,便立他这个侄子为世子!”刘备继续把“故事”娓娓道。

刘封额头见怒,一拳砸在桌案上:“这张清是个什么东西?真是死有余辜,父王毒杀的好啊!”

刘备抹泪道:“唉碍于三弟的颜面,父王无法撕破面皮,只好把张清这个卑鄙阴险的家伙毒杀了。”

抬起袖子擦拭了一下眼泪,字字千钧的道:“为了将的王霸之业,所以你我父子要齐心协力。”

刘备说着话把酒壶里的茶和水全部倒掉,从抽屉里摸出一个药包倒进了酒壶的一侧,然后从储物架上拿起一瓶陈年佳酿倒了进去,摇晃了几下:“封儿你看,这毒药融化之后无色无味,待晚宴之时你当着刘辩的面把酒坛中的酒倒进另外一侧,如此刘辩必不生疑。你先切换机关,把毒酒给他斟满杯子,再切换给孤斟满,如此便可以让刘辩神不知鬼不觉的中毒。”

刘封心头一阵剧跳,没想到这个平日里宽厚待人的义父竟然拥有如此阴险的一面,幸亏没用对付自己。否则只怕此刻,坟头上的青草已经多高了!

“既然父王已经计划的天衣无缝,孩儿便斗胆一试,能否成功就看天意了!”刘封咬咬牙,拱手答应了下。

刘备对刘封的答非常满意:“很好,父王果然没有看错你!把这王印拿去吧,毒杀刘辩之后,孤便立你为世子。你去养精蓄锐,只等刘辩晚上前赴筵。”

“多谢父王厚爱,孩儿暂时告退。”刘封心念电转,最后还是抱着锦盒退出了密室,翻身上马返了自己的府邸。

刘封到家中便躲进了书房,对着汉中王印几乎欣喜若狂,喃喃自语道:“哈哈想不到我刘封竟然有这样的造化啊,现在刘备与刘辩的性命都掌握在了我的手上,只要我稍微动动手指,就能让他们神不知鬼不觉的死去!”

刘封的双眸中放射出兴奋的光芒,围着桌子上的汉中王大印转个不停:“这局势有点复杂,我到底是选择刘备呢还是选择刘辩?必须慎之又慎啊!一个天子一个汉中王,命运却都掌握在了我刘封的手中,这翻手为覆手为雨的感觉真是让人兴奋啊!”

感谢大家一直以的支持,这次515粉丝节的作家荣耀堂和作品总选举,希望都能支持一把。另外粉丝节还有些红包礼包的,领一领,把订阅继续下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