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九十一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九百九十一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刘辩一脸担忧的伸手试探了一下张飞的鼻息,比任何人都要紧张。

因为刘辩知道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武力值99的家伙,而且还是能否让五虎将发挥出最大潜能的关键一环,更重要的还是开启“前三统帅卡”的钥匙,怎能不让刘辩忧心忡忡?

还好,触手之时张飞的呼吸还算均匀,心跳也算的上正常,看起没有性命之忧,这让刘辩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

把张飞揽在自己的马鞍上,逆着潮水般冲锋的大军拨马营准备寻找李时珍紧急救治,驰骋了一段距离后才想起后面还有一个重伤昏迷,生死未卜的燕青,急忙勒马吩咐身边的御林军:“去把燕青带,一块交给李时珍救治!”

“诺!”

紧随刘辩左右的御林军答应一声,转身去牵了驮着燕青的马匹,在御林军的拱卫之下,逆着人潮向本方大营紧急返程。

沙场上万马奔腾,杀声震天,双方十几万人马纠缠在一起,直杀得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东汉军有赵、宇文成都、徐晃、养由基、姜维、文鸯等一批猛将压阵,气势如虹,好似猛虎下山。而西汉亦有巨毋霸、常茂、呼延庆、常遇春等骁将领衔,而且刘裕、赵匡胤的身手也都不弱,实力比起东汉毫不逊色,双方厮杀了半天,胜负难分。

在后面镇守大营的苏秦有些着急,连续派出几名使者赶催促赵匡胤和刘裕撤兵。本计划的是诈败一场,让东汉麻痹大意,给刘备找个犒赏三军的借口,这二人竟然如此恋战,实在是不顾大局。

其实并非赵匡胤与刘裕不顾大局,只是见刘辩亲自出战,企图一举将之擒获,便万事皆休。但刘、赵只知道自己麾下的巨毋霸、常茂等人都是万夫难当的骁将,孟本、呼延庆、常遇春也是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的猛将。但没想到东汉阵营中同样猛将如,厮杀到了激烈程度,想要从容撤退也不是容易的事情,这才把苏秦的叮嘱抛在了脑海。

此刻得了苏秦派出的使者连续催促。眼见难以占到上风,这才悻悻的下达命令:“鸣号角收兵!”

赵匡胤的命令还未传达下去,忽然斜刺里杀出一支人马,正是章邯、张宪、陈到三人率领着三万援军从广汉郡杀到,与正面的主力大军左右夹攻。杀的西汉军阵脚大乱。

如此一,赵匡胤诈败的命令也不用下达了,被杀的顾此失彼,军心涣散,只能且战且退,由巨无霸、常茂、呼延庆、常遇春四员大将殿后,向北奔雒县方向撤退。

东汉众将挥兵掩杀,穷追了三十多里,歼敌一万余人。苏秦趁机下令纵火焚烧空营,伪造成大败而走的样子。与赵匡胤、刘裕退守雒县,静候刘备佳音。

就在沙场上刀光剑影之际,刘辩在千名御林军的拱卫之下带着重伤的张飞与燕青返了大营,还未下马就大声下令:“速传李时珍救人!”

镇守大营的孙膑与陈平急忙迎到寨栅门前:“哎呀,这是哪位将军负伤了?”

“刘备的结义兄弟张翼德,还有燕青!”刘辩说着话亲自把张飞从马上背进了帅帐之内,燕青则由两名身强体壮的御林军抬下了马匹。

“哦唔俺还活着么?”

张飞在刘辩的背上发出微弱的呻吟,半眯着的眼睛隐隐约约能够认得出刘辩的样子,就是曾经在荆州与自己大战数场的大汉天子。

这让张飞又是感激又是意外,想不到在自己奄奄一息之际。守护在自己身边的不是结义兄长,也不是妻子儿女,而是曾经与自己沙场交锋的大汉天子,让人不得不感慨造化弄人。

张飞想要开口道一声谢。但浑身无力,嘴里充满着血腥的味道,就连嘴巴也不能张开,只能老老实实的被刘辩亲自背进帅帐放在床榻上。

不消片刻功夫,李时珍就以最快的速度到了帅帐,施礼道:“拜见陛下。何人负了伤?”

刘辩挥挥手:“李郎中休要多礼,张翼德、燕小乙两位将军都在沙场上负了伤,速速救人!”

李时珍放下药箱,迅速的弯腰查看了一下两人的伤势,然后一脸凝重的道:“启奏陛下,燕青将军伤了颅骨,怕是大脑已经受到了损伤。而张翼德将军伤了后背,肋骨折断了三根,估计五脏六腑也受到了波及,不管先救哪一个,都需要消耗两个时辰左右的功夫。故此,微臣只能搭救一人,请陛下做出抉择!”

不要说在这医术落后的年代,就是在刘辩穿越之前,颅脑受损,五脏六腑受伤都是风险极大的手术,而在这个年代,怕是也只有华佗、李时珍、孙思邈、张仲景等四大神医才有把人从鬼门关上拉的可能****?

“看只能二选一啊!”刘辩在心里倒吸一口冷气。

心念电转,刘辩以最快的速度做出了选择:“先救张翼德好了,朕再另外找医匠救燕青。能否保住性命,就看他的造化了!”

“臣遵旨!”李时珍微微颔首,以最快的速度打开了药箱,“臣保举李白鹤给燕青做开颅手术,他是华佗先生的高徒,或许有希望保住燕青的性命。”

刘辩点点头,飞快的朝帐外大喝一声:“速传李白鹤救人!”

气息微弱的张飞躺在床榻上,听完李时珍和刘辩的对话之后,有气无力的伸手指了指躺在地上的燕青:“救他!”

但李时珍怎么会听张飞的指示,迅速的对张飞使用了麻沸散,使之彻底进入了昏迷状态。然后从医药箱中取出各种手术用具,在几名医匠的协助下,除掉张飞的战袍,卸掉甲胄,只见背部血肉模糊,若不及时救治,时间久了光流血也要性命不保。

为了避免李时珍分心,刘辩下令把燕青抬到另外一个帐篷之内,等着华佗的徒弟前救治。

不消片刻功夫。正在救治其他伤兵的华佗高徒以最快的速度赶,施礼参拜完毕之后弯下腰去查看燕青的伤势,片刻之后一脸为难的道:“陛下,这伤势小人救不了啊!若是家师在此。或许还能起死生,让小人出手,只能让燕将军死的更快!”

听了李白鹤的话,刘辩心中微生歉疚。

虽然燕青并非因为自己而死,但在自己选择让李时珍救治张飞的时候。也就等于抛弃了燕青的性命。若燕青九泉之下有灵的话,一定会恨自己吧?

“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不负卿?”望着昏迷不醒的燕青,刘辩在心中微微叹息一声。

与此同时,刚刚撤退到雒县的常茂被医匠从肩膀上拔掉了流矢,疼的呲牙咧嘴,破口大骂:“刘辩,你这个昏君,常爷早晚剥你的皮,喝你的血。吃你的肉!”

“叮咚恭喜宿主获得常茂仇恨点10个,当前拥有的仇恨点总数上升到60个,而且常茂因为持有禹王槊武力值达到101,目前已经造成系统爆表,将会随机出世三人,而宿主则获得技能槽一个。”

刘辩先是一愣,随即犹如将要溺亡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在心中暗自祈祷:“爆的好啊,爆给朕一个神医吧?钱乙、王好古、葛洪等人随便一个都行啊,说不定就能让燕青起死生哪!虽然燕青对朕不重要,但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他死在朕的面前。心中还是有些愧疚不安啊!”

也顾不得屏退左右,刘辩直接在床榻上坐定,闭目凝神:“速速给朕把爆表名单提供一下,哪怕爆给敌方两员大将。也希望能够赐给朕一个神医。就算救不活燕青,至少朕已经尽了全力,也能减轻一下心中的愧疚感!”

“叮咚系统正在搜集爆表名单中,宿主请稍等!”

“叮咚爆表第一人:明朝大将邓愈武力91,统率92,智力68。政治66。当前植入身份为邓艾的堂兄,杨坚新招募的武将,正在洛阳军中效力。”

刘辩依旧在心中默默祈祷,若不是当着李白鹤等人的面就要双手合什了:“无妨,无妨,就算再给对手一个厉害的武将也不打紧,请赐给朕一个神医吧!”

“叮咚爆表第二人:晚清大臣李鸿章武力56,统率智力92,政治95。当前植入身份为李世民在李唐提拔的族人,目前正担任京城的地方官。”

“神医、神医神医!”

刘辩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闭目凝神默默祈祷,但愿能用自己的虔诚感动系统,感动上苍。自己对燕青没有多少感情,燕青也没有为大汉立下多少功劳,但若是因为自己的抉择害死了燕青,自己将会心怀愧疚,很长时间不能心安。

“叮咚爆表第三人:春秋时期神医扁鹊!”

“太好了!”

刘辩心中压抑的感情犹如火山一般喷发了出,忍不住击掌大叫一声,把两旁战战兢兢的医匠吓了一跳,一个个面如土色,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大气也不敢喘,这太好了有几个意思?这位天子到底有多恨燕青,以至于这样幸灾乐祸?

虽然还不知道扁鹊即将爆给谁,出现在何方,但刘辩却有种强烈的预感,自己的主角光环很可能爆发了,抑或是称之为“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也可以,反正燕青很可能要获救了。

“竟然真的爆出了神医,而且是朕没有想到的扁鹊,这样的话有很大的希望出现在我军阵营,并且就在这座大营之中!”刘辩闭上眼睛默默祈祷。

“叮咚扁鹊武力63,统率49,智力86,政治55,医术103,当前植入身份为卞雀,目前正在汉中王府邸为甘夫人疗伤。”

“这样啊?”刘辩先是一愣,随即露出欣慰的神色,“很好,很好,我军大营距离成都不过五六里路程,快马加鞭一炷香的功夫就可以抵达。医者父母心,我相信扁鹊一定会答应救人的!”

马上大喊一声:“陈评何在?”

正在外面与孙膑商议对策的陈平急忙一溜小跑进了营帐,施礼道:“陛下唤微臣有何吩咐?”

“速速进一趟成都,去汉中王府邸,邀请神医卞雀给燕青开颅疗伤。”刘辩背负双袖,以不容置疑的语气说道。

陈平微微颔首:“陛下放心,小臣一定会把卞雀神医带救人。”

虽然卞雀这个名字让陈平感到违和,但却也已经见怪不怪,譬如自己就叫做陈评,还有刚刚正在和自己说话的孙宾。汉字就是这么博大精深,几百年甚至上千年的历史传下,有所相同也没有什么值得奇怪的。

陈评走后,刘辩焦虑的盼望,相信凭借陈评的智慧一定能够把卞雀带。

但过了一顿饭的功夫,陈平就气冲冲的返,恼怒道:“这刘备真是太可恶了,死活不让卞雀出城,说是甘夫人是她的结发妻子,绝不能让她有个闪失。若是陛下执意要借人,就请亲自进一趟成都!”

刘辩勃然大怒:“这刘备真是可恶,难道你就没告诉他张飞受了重伤,朕正在用军中最好的医匠救治么?”

陈平摇头道:“刘备哭着说以前犯了大错,经常对人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现在迷途知返,幡然悔悟,知道了兄弟如手足,妻子也是手足的道理,所以绝不能放卞雀离开甘王妃的身边。又说陛下非要救人的话,请带着燕青进一趟成都!”

“这刘备先是作壁上观,现在又图穷匕见。如果这燕青救不活也是天意,陛下乃万金之躯,万万不可以身涉险!”孙膑脸色铁青的提出建议。

刘辩目光如炬,略作思忖之后便做了决定:“马上把燕青抬上马车,朕要亲自走一趟成都会会刘备。朕就不相信他的汉中王府邸是个龙潭虎穴不成?我倒要看看刘备敢把朕如何?”

(最近诸事不顺,多了不想说,今天只能更一章了,四千字的大章节)()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