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九十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九百九十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ps:由于昨天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耽误,上一章偏长而且赶得太急,最后这一段临时改biàn 了剧情,就是刘备拒放扁鹊这一段。但回头看看,这个不符合人物思维,所以剑客决定修改这一段,变成刘备亲自送扁鹊到汉营。由于除了思~路~客www.iluke.info之外,其他各渠道没法同步更新,所以剑客在这里特别声明一下,这也是剑客首次返工,就是为了让剧情更符合人物性格。

由于没法修改其他渠道,所以剑客只能把修改的这一小段剧情再次黏贴到这一章,让其他各渠道的读者连贯。这样思~路~客www.iluke.info本地的读者也不用向回翻了,就是把陈平回和刘辩的这段对话删除了。可能需要浪fèi 1分钱,兄弟们见谅啊,真是万分抱歉!)——

从汉军大营到成都不过五六里路程,陈平带了几名随从,一路快马加鞭,不消一顿饭的功夫就抵达了成都。只见城门紧闭,城墙上刀枪林立,戒备森严,如临大敌一般。

陈平勒马带缰,在城墙下拱手自报姓名:“我乃东汉兵部侍郎陈评,有要事求见汉中王,还望开门放行!”

城头上的士卒飞报守将傅友德,急忙带着几名将校过搭话,在城头上拱手道:“久仰陈侍郎大名,但我与下素未谋面,不知下是真是假。大敌当前,为免有诈。不敢轻易打开城门,还望陈侍郎见谅!”

陈平在动身的时候早就预料到自己很有可能吃个闭门羹。因此把张飞的战袍与甲胄全部带在了身上,当下拿在手中朝城墙上晃了几下。大声喊道:“张翼德将军在阵前身负重伤,性命垂危,幸亏陛下亲自把他救回大营。目前正急需神医抢救,听闻巴蜀神医卞雀先生正在汉中王府邸为甘王妃治病,故此前相邀!”

傅友德在城墙上一眼就认出了张飞的铠甲与战袍,又看到陈平只带了三五随从,便打消了心头的疑虑,下令打开城门放陈平进了城门。并亲自前面带路,带着陈平直奔汉中王府邸。

甘夫人悬梁自尽未成。导致腹中的胎儿流产,身体异常虚弱,一连数天卧床不起。以至于被爆表出世的卞雀植入成了受刘备邀请,前为甘夫人治病的神医。

汉中王府邸,甘王妃寝宫。

神医卞雀正在对甘夫人望闻切问,刘备则表情复杂的站在旁边守候。

对于自己的女人,刘备心里是非常歉疚的,可是被张清逼的没有了办法,只能把甘夫人拿当做挡箭牌。

对于现在的刘备说。妻儿、王位、性命都没有名誉重要,所以刘辩绝对不允许张清把自己做的事情爆出去,因此不惜铤而走险,不顾与张飞的结义之情毒杀了张清。

而且刘备还有最后一步棋。所以依然不甘心放qi 手里的王位与权力。那就是苏秦送给的神奇毒药,只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毒杀了刘辩,则东汉军心大乱。在刘赵联军吃了败仗的情况下,或许自己还能咸鱼翻身。绝境求生。

再退一步说,刘备也可以放qi 权力。甚至重新去过自己织席贩履的生活,但刘备却不相信刘辩会放过自己,兔死狗烹,鸟尽弓藏是亘古不变的道理。自己的老祖宗已经把这种事情发扬的淋漓尽致,更何况自己这么一个对刘辩存在巨大威胁的对shou 。

“投降只能是死路一条,放手一搏或许还能活下去!”

刘备面无表情,在心底喃喃自语,此刻只盼望东西两汉在沙场上厮杀的更加残酷激烈一点,最好两败俱伤,彼此死亡个五六万人甚至更多才好。

想到自己手底下的兵力越越少,刘备甚至有些怨恨张飞,非要固执的带着五千人出城送死,凭他那憨直的性格,只怕五千人能带回一半就不错了。

就在刘备思绪万千之际,卞雀已经给甘夫人诊治完毕,起身道:“大王,夫人幸亏发现的早,只要好好调理,想并无性命之忧,只不过怕是再也没有生育能力了。”

甘夫人躺在床上闻言,不由得潸然泪下。

“孤知道了!”

刘备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扫了甘夫人一眼,心情复杂的叮嘱一声:“你好好修养吧,过去的事孤会查个一清二楚,若是冤枉了你,孤会向你赔罪。”

对于甘夫人的品性,刘备还是比较了解的,绝不是那种水性杨花,朝三暮四之人。自己当初把罪名强行扣在她的头上,只是为了平息张飞的怒火,现在张清之死总算翻了过去,刘备也就不再演戏。

就在这时,傅友德急匆匆的到王府后院求见刘备,把陈平的意说了一遍:“启禀大王,东汉侍郎陈平带着三将军的甲胄与战袍前求见,说是三将军身负重伤,性命垂危。得知卞雀神医正在府上,故此前求救。”

“呃……翼德身负重伤了?”

尽管对张飞最近的表现不满,但刘备还是一阵心痛,在这个世上再也没有几个人像这个结义兄弟一样对自己忠心耿耿。兔死尚且狐悲,更何况是人类?

“既然如此,卞神医速速前去救人!”

刘备摇头叹息一声,又是心疼又是烦躁。本希望东西两汉拼个两败俱伤,自己好坐收渔翁之利,现在倒好,那边战况还不明朗,自己麾下最强的武将却是危在旦夕,看就连老天都不站在自己这边。

医者父母心,作为一个医匠卞雀没有阵营,当即收拾医药箱准备跟着陈平出城。而刘备却又突然改biàn 了主意,打算亲自送卞雀去东汉大营。

其一,张飞醒看到自己这个结义大哥不在身边,心中一定会非常失望。其二,正好以救治张飞为由头,去与刘辩见个面,表达自己的感激之意,提出设宴答谢,只要能让刘辩点头,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将之毒杀。

“陈侍郎!”刘备向陈平拱手寒暄一声,“陛下率大军千里迢迢前巴蜀救援,刘备身体抱恙,一直未得及出门见驾。此番又蒙搭救三弟,孤当亲自前往拜谢……”

“咳咳……咳咳……”刘备一边说话,一边剧烈的咳嗽道。

“这老狐狸总算要出洞了么?”

陈平在心里嘀咕一声,向刘备拱手道:“若是大王身体方biàn ,便请随行。以臣拜君,此乃臣子之道!”

“呵呵……陈侍郎所言极是!”

刘备讪笑一声,当即吩咐打开城门,自己要带着卞雀跟着陈平前往东汉大营,一救治张飞,二参拜天子。

听说刘备要亲自去一趟东汉大营,庞统、房玄龄等谋士马上讨论一番,最后由庞统得出结论:“尽管让大王放心的去便是,料大汉天子碍于名声,不会对大王不利。毕竟现在还没有撕破面皮,谁先动手谁便落了下乘,失去了民心!”

临出城门之前,傅友德向刘备恳求道:“请大王准许末将带领五百人护卫左右,以防不测。”

陈平大笑道:“傅将军说笑了,陛下与大王乃是叔侄相会,又不是摆鸿门宴?如果陛下想对大王不利,将军便是带五千人也出不得我军大营。但陛下绝不会为难大王,因此即便大王只是孤身一人前往,也不会有任何冲突。”

“陈侍郎说的极是!”刘备手抚胡须,叱退傅友德,却吩咐刘封道:“此乃孤与陛下叔侄相会,封儿你可以跟随左右!”

“诺!”刘封虽然心头窃喜,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的拱手答应了下。

刘备只带了刘封外加十余名随从,跟着陈评、卞雀快马加鞭,不消一盏茶的时间就到了汉军大营。

陈平先提前进了大营禀报刘备到的消息,刘辩闻言有些意外:“啧啧……刘玄德倒是有些胆量,竟然敢朕的大营,真是越越有意思了!”

孙膑拱手建议:“既然刘备自投罗网,便把他软禁起,如此则成都群龙无首,唾手可得。刘备麾下的谋士,诸如庞统、法正、房乔之流肯定认为陛下碍于名声,不敢对刘备不利,所以才让刘备亲自我军大营。只要陛下反其道而行之,一定可以让巴蜀集团猝不及防,乱成一锅粥!”

不得不说,孙膑的建议比庞统、法正高明了一些,因为他已经看穿了巴蜀谋士的心理,所以不按规矩出牌,以此打对方个措手不及。但刘辩却不肯这样做,因为他还有更好的应对之策。

“哈哈……大可不必如此,既然刘备有胆量见朕,朕岂能落了下乘?速速带刘备等人进营,朕自有计较!”刘辩爽朗的一笑,拒绝了孙膑软禁刘备的提议。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自己已经看透了刘备的盘算,耐着性子任他蹦跶好了,孙猴子又岂能逃出如佛的手掌心?

在陈平的带领下,刘备与卞雀、刘封等人一块进入了大营,径直到御帐前对着刘辩纳头便拜,涕泪横流痛哭失声:“陛下……皇叔总算见到你了,看到陛下如此英武不凡,更胜从前,刘备死亦瞑目也!”

“哈哈……皇叔快快请起,你我自家人何必说这些见外话。”刘辩急忙笑容可掬的弯腰搀扶刘辩,看今天必须要和他互飙演技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