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八十五 自家人不必摆鸿门宴

九百八十五 自家人不必摆鸿门宴


                家里一大堆倾国倾城的媳妇,刘辩当然不会真抹脖子。也亏着这帮侍卫们都阻拦,否则的话刘辩还不知道这戏该怎么演下去呢!

“既然尔等都劝阻,朕便割发代首,小施惩戒!日后若谁敢再违背军纪,定斩不赦!”刘辩麻利的挥剑割下一绺青丝,拿在手里对周围的将士大声告诫。

命令传下去之后三军将士无不凛然,再也没有人敢随便践踏麦田。消息传开,在田野里收割庄稼的百姓无不称颂,纷纷在路边跪地叩首,三呼万岁。一传十十传百,天子爱民如子,不肯作践百姓一粒粮食的流言传得沸沸扬扬,让刘辩在巴蜀百姓心目中的形象大幅提升。

“竟然没能触发‘割发代首’的剧情,看上次奖励过后就失效了!”刘辩笑容满面的在马上向百姓还礼,心中却是遗憾不已。

傍晚时分,大军距离成都只剩下二十里,赵、养由基、姜维三员大将一起前接驾,齐刷刷的以军礼参拜:“臣等拜见陛下!”

刘辩翻身下马,与三员大将各自寒暄一番,对待赵尤其热情:“子龙自出征荆州之后已经三年没有家了吧?”

“陛下的话,跟着陛下平定孙策之后,在江陵坐镇了半年,之后率军南下交州,至今已三年零九个月二十八天。”赵身躯站的笔直,言语中充满了感慨,“微臣离开金陵的时候,毅儿还只有四岁,不知道现在长大了没有?学业与武艺有没有荒废?”

刘辩用手比划了一下:“小家伙已经长的这么高了,而且头脑伶俐,骨骼精奇,将长大了定然是个文武双全的栋梁之才。就连魏徵、金台等几位师傅都赞不绝口哪!”

赵闻言心情大好,再三作揖道谢:“多谢陛下栽培,让毅儿入宫受教。岂敢不庶竭驽钝,为国尽忠!”

再向前走十里左右。便是赵的先锋部队扎下的寨栅,刘辩下令比邻而建,挨着赵大营另外再扎下一座营盘,等章撼、张宪的北路军抵达之后。再合兵一处,向北方五十里的刘赵联军发起进攻。

趁着将士们扎营之际,徐晃手按佩剑,愤愤不平的道:“这刘备真是无礼,我等千里迢迢的前救援于他。到如今已经兵临城下,他不出城犒赏三军也就罢了,竟然连出城见驾也不肯,真是孰为无礼!”

“那不了么?”正在树荫下乘凉的陈平朝西方一指,大声提醒道。

众人一起朝陈平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百十骑快马而,但看起并不像刘备亲自抵达的样子,十有八九是他的臣子,便一起耐心的等候。

到了近前,为首之人翻身下马。原正是刘备麾下的首席文官房玄龄,以及吴懿、孙乾、简雍等四人,纷纷以臣子之礼参拜:“陛下大军抵达,臣等接驾迟,还望陛下恕罪!”

“哼你们倒是实在,知道实话实说!”陈平冷哼一声,抢先训斥道,“陛下千里迢迢的率大军前救援,刘备不亲自出城接驾,却只派了几个臣子前。实在是无礼至极!”

刘辩倒没有责怪房玄龄,早就算准了刘备不敢见自己,他心里打的那些算盘还能逃过自己的眼睛?陈平唱了白脸自己就要唱红脸,一唱一和才能配合默契。

“好了。陈卿,不必为难房玄龄,他只是刘备的臣子,上命差遣不得不从。”刘辩和颜悦色的替房玄龄辩解了几句,瞬间赢得了许多好感。

房玄龄与吴懿俱都在心中暗自思忖:“怪不得世人都说这位天子胸怀宽广,气度非凡。今日一见果然不同!”

房玄龄作揖替刘备解释道:“大王偶感风寒,身体欠佳。而张三将军新近丧子,不能出城,故此特地派微臣前面圣,还望陛下恕罪,恕罪!”

“张清身强体壮,武艺超群,为何无缘无故突然死亡?”刘辩不再计较刘备是否失礼的问题,而是敏锐的抓住了关键问题。

孙乾在旁边拱手答道:“陛下的话,张清小将军痴迷李师师,为情所困,想不开之下服毒自尽,实在让我等唏嘘不已。”

“呵呵张清年纪轻轻,竟然这么想不开,说起有些让人生疑啊!”刘辩大笑一声,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说道。

但房玄龄等人并没有接刘辩的话茬,而是提出了邀请:“我等出城之前汉中王有吩咐,虽然他身体抱恙,但只要陛下愿意入城安抚百姓,一定会起床作陪,设宴为陛下接风洗尘。”

“朕与皇叔皆为高祖后裔,就不必弄这些虚的了,难不成皇叔还想摆个鸿门宴不成?”刘辩大笑一声,讽刺了房玄龄一句。

房玄龄吱呜了几声,最后吩咐随从把马车上的几十坛美酒搬了下,对刘辩拱手道:“久闻金陵产的美酒清醇甘冽,香甜绵软,乃是酒中极品。但我们巴蜀的美酒却也别有风味,大王命我等带了三十坛美酒前献给陛下品尝。而且大王已经下令成都造酒厂加大产量,过几日后便会前犒赏三军。”

陈平再次出口讽刺:“哈哈汉中王好大的手笔啊,我军加起十几万人,他却只拿出几十坛浊酒孝敬陛下,难不成真当你们巴蜀的酒是琼浆玉液了?”

“这位大人言重了,这种美酒产量太小,一时间实在拿不出更多,还望多多海涵!”房玄龄出就是赔罪的,和谁说话都要作揖,一边解释一边不停的向陈平鞠躬。

刘辩吩咐一声:“把酒收了,等击退刘裕、赵匡胤之后,朕再与皇叔好好的‘叙叙旧’!”

总算把场面应付了过去,房玄龄、吴懿、孙乾、简雍等人如闻大赦,俱都辞别天子,翻身上马,飞快的返成都去了。

刘辩吩咐随行的李时珍把这些“蜀酒”挨着检测一番,看看里面有无猫腻?

李时珍检测过后给出答案,这些酒都是由粮食酿造而成,并无异常之处,可以放心的饮用。不过比起江陵的蒸馏白酒,这些蜀酒只能算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次日天亮,探马飞速报:“启奏陛下,刘裕、赵匡胤集合了七八万人马,命巨无霸为先锋,从雒县掩杀了过,请陛下速做定夺!”()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