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八十三 女人不如衣服

九百八十三 女人不如衣服


                (由于这几天太忙,前面三章弄错了标题,九百写成了七百,特此声明)

“给俺一个交代,这人死了还能复生不成?”

张飞一头雾水,丧子之痛再加上与兄长的裂痕让他情绪低落,有些六神无主的跟着刘备又折了汉中王府。孙乾、简雍猜不透刘备想要干什么,俱都一言不发的紧随其后。

不消片刻功夫,一行三人就到了王府后院,孙乾与简雍已经隐约猜透了刘备的心意,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看到刘备面色冷峻,只能欲言又止。

张清服毒身亡的消息已经传得沸沸扬扬,甘夫人自然也收到了消息,没想到自己的一番好意却惹出了这么大的一番风波,不由得坐立不安,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客厅里走走去。

正忐忑不安之间,就猛地听到院子里传刘备的一声呵斥:“贱人,你干的好事!”

一声叱喝,犹如五雷轰顶,差点让甘夫人晕倒在地。

记忆之中,温文尔雅,待人宽厚的夫君还从没有这样叱骂过自己,哪怕在最落魄的时候也是相敬如宾,温言细语;而今日却当着外人的面直叱自己贱人,看刘备的愤怒已经不可遏制。

正史之中刘备有妻妾四人留名史,分别是甘夫人、糜夫人,以及吴懿的妹妹吴苋,孙权的妹妹孙尚香。而大多人不知道的是,在这些女人之外刘备早年还先后娶了三个妻子,却俱都年纪轻轻的就撒手人寰,不能不让人浮想联翩,所以蜀国的史上也刻意淡化了关于刘备的这段记载。

由此可见,刘备说“兄弟如手足,妻子如衣服”也不是无缘无故就的,而是亲身实践得出的结论。

后刘备在担任豫州牧的时候遇见了相貌端庄,肤白如玉的甘夫人,一见钟情。自称丧偶多次。命中克妻,所以把甘夫人纳为妾氏,不立正妻,但由甘夫人行正妻之实。操持家务。史料自夔州府志,百度甘夫人可查到,非作者瞎编。

只不过让人唏嘘的是,这位坚忍不拔的蜀汉昭烈帝竟然一语成谶,再次把甘夫人与糜夫人克死。糜夫人死在了长坂坡。甘夫人则在赤壁之战后,刘备占据了半个荆州的这段时间里因病身亡。

而被周瑜“赔了夫人又折兵”白白送给刘备的孙尚香也没有好到哪里去,在夷陵之战结束后,刘备病死白帝城,孙夫人则跳了长江殉夫。不过此乃野史传说,不见于史记载,究竟是真是假,那就不得而知了。

因为刘辩穿越带的蝴蝶效应,刘备在离开平原南下巴蜀的途中遇上了甘夫人,被这个女人欺霜赛雪。洁白如玉的肌肤所吸引,凭借着自己皇叔的吸引力,成功的把甘夫人追到了手。

夫妻到现在已经相濡以沫了七八年的时光,在此之前刘备很少对甘夫人发脾气,除了上次之外。而这一次竟然当着张飞、孙乾、简雍等人的面直接呵斥甘夫人为“贱人”,这当然是她难以承受的,犹如被针尖扎在心坎上一般疼痛。

“大王!”

甘夫人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迈过门槛,跪倒在了刘备面前。

刘备面色如霜,背负双手。用刀子一般的目光盯着甘夫人:“你这贱人,我可曾薄待于你?为何竟然干出这种吃里扒外的事情,私自放走了李师师,以至于害死了我贤侄张清的性命?”

甘夫人嘴角发干。强忍心头悲痛:“放走李师师、杜月娘是妾身自作主张,害死了张清侄儿更是妾身万万没想到的。可我这么做的初衷都是为了大王,为了阿斗,我不想失去丈夫,不想让阿斗失去父亲!”

“哼!”

刘备冷哼一声,大步走进甘夫人的卧室。从箱子里搜出了一封信,正是前几日刘辩写给甘夫人的手。

原甘夫人从江东之后,刘备就一直对她存有疑心,所以在甘夫人的婢女之中安插了心腹,戴宗买通婢女给甘夫人送信之事早就传到了刘备耳中。而且早就趁着甘夫人不备,悄悄过目了一遍,只是隐忍不发而已。此刻为了把自己洗白,干脆自污一番。

“看看你干的好事!”刘备把信笺撇在甘夫人的脸上,声色俱厉的叱骂道,“还敢说你与刘辩清清白白?说你放走李师师是为了孤好?你是为了争宠夺爱才这么做吧?”

顿了一顿,手舞足蹈,口沫横飞的道:“是不是你见刘辩比我年轻,比我势大,所以见异思迁,与他私通成奸,珠胎暗结之后跑找我遮羞?这女人啊果真如衣服呸、呸、呸,这女人还不如衣服哪,衣服穿上之后还能保温取暖,而女人却在你失势的时候将你弃之如敝履!在你心里一直把我当成卖鞋的吧?所以你就把我当草鞋扔了?”

“大王,不是这样的”遭到刘备如此诋毁羞辱,甘夫人急火攻心,两眼一黑,当场晕死了过去。

“不好了,夫人晕倒了,快去找医匠!”看到甘夫人晕倒,在场的婢女顿时乱作一团。

刘备大喝一声,双眼一瞪:“不许去,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让她自生自灭好了!”

孙乾弯腰捡起信飞快的浏览了一遍,拱手道:“大王,刘辩在信之中并没有暧昧之意,一再强调对于大王未能守约的谴责与愤怒。甘王妃看后牵挂大王,心慌意乱之下放走李师师,也是情有可原,单凭这一封信并不能推断甘王妃与刘辩有染。”

张飞从简雍手里一把夺了过,飞快的看了一遍:“嗨大哥啊,也不是俺张翼德怪你,既然刘辩向你讨要李师师,你就把她送去好了,为何留在手中自惹麻烦?否则的话,也不会引今日这场祸端啊!再说那杜月娘是红脸贼的女人,你留在身边落个闲言碎语有什么好处?”

“唉都怪愚兄失算,一见李师师貌美,想要留给侄儿,也好肥水不流外人田。至于杜月娘,她是二弟的妻子,我更不能让她一个人上路,万一出了差错,无颜见长矣!”刘备一脸诚挚的辩解,一副宅心仁厚的样子。

张飞一拳砸在门槛上,震得颤颤发抖,瞪眼咆哮道:“谁是你二弟啊?别提这贪图富贵的红脸贼!”

“翼德不可胡言乱语,只许长犯错,不许你我兄弟犯错!”刘备正色训斥,重新找到了大哥的感觉,作为兄长就应该如此包容兄弟。

正说话间,甘夫人在婢女手忙脚乱的救治下悠悠醒转,泪流满面,哽咽道:“既然大王如此见疑,妾身还有何颜面苟且在世?待我肚子里的孩儿出生之后,请大王赐我三尺白绫,了结残生!”

“哼也好,如此也算我给三弟与张清贤侄的一个交代!”刘备背负双手,说的义愤填膺,表演的如此投入。

张飞跺脚道:“嗨大哥,俺当你给个什么交代呢?原拿着嫂嫂出气啊!”

说着话就去搀扶甘夫人:“嫂嫂请起,虽然此事因你私放李师师而起,但也不能把错全怪在你身上。兄长有错,俺这个当爹的教子无方也有错,张清他想不开,为了一个女人自寻短见,算他命该如此!”

说着话对刘备、简雍、孙乾道:“这桩事情到此为止好了,俺家把清儿下葬,此事就此翻页。请兄长莫要再为难嫂嫂了!”

刘备垂泪道:“难得三弟如此大度,贤侄之死愚兄比你还难过,你可以不追究,但愚兄却不能就此算了。甘氏这个贱妇如此行事,已经不配再做王妃,孤今日就写一封休,将她逐出门外!”

听了刘备的话,甘夫人面如土色,跪坐在地上一言不发。

“大哥千万不可如此,否则小弟此生难安!”张飞单膝跪地,苦苦劝谏,“清儿之死果然让小弟心痛,但若是害得大哥妻离子散,俺这一辈子都甭想安心了。”

孙乾与简雍一起作揖劝谏:“大王请暂息雷霆之怒,收成命。此事虽然甘王妃有错,但其初衷却是为了大王,不该如此对待。”

在众人的劝谏之下,刘备方才恨恨的道:“此事暂且压下,容我考虑几日再说。若是这贱妇不知悔改,定要一休掉!”

是夜风雨交加,甘夫人悬梁自尽,幸亏门外婢女一直听着动静,以最快的速度救了下。但因为遭受刘备辱骂,再加上这一折腾,腹中怀了两个月左右的胎儿就此流产,卧床不起。

刘备站在风雨中泪如雨下,喃喃自语道:“苍天啊,孩儿啊,请宽恕我吧,我已经无路可走,不能头!孩童时期,我就曾经希望有朝一日乘坐帝王之辇,愿望差一点就要实现了,而如今却越越远;甚至有可能身败名裂,我绝不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绝不能啊!”

两日之后,雨住收,探马报:“大汉天子刘辩的大军已经抵达成都西方五十里的广都县城,而章撼、张宪也从广汉郡率兵而,准备向刘赵联军发起强攻,大战一触即发!”

(家后码了一章,有些劳累,今夜就不再更了。待剑客养好了精神,多更几章。最后要说的不是为了黑刘备啊,根据原形塑造成了这样,只能按照剧情走下去了,其实小时候听评我一直都是刘备粉。)(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