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七百八十一 兔子不吃窝边草。

七百八十一 兔子不吃窝边草。


                戴宗足下生风,不过一天多的功夫就抵达了成都门外。

虽然战火已经燃烧到了城外,但成都乃是天下屈指可数的大都会,城内的百姓超过了三十万,城外乡镇遍布,村舍俨然。城里城外的百姓每天都需要进进出出,再加上刘裕、赵匡胤已经退兵三十里,所以城门依然每天都会开放,戴宗不费吹灰之力就混进了城内。

对于成都,戴宗并不陌生,轻车熟路的就找到了汉中王府,在附近守候了两天花费重金买通了王府的婢女,把刘辩的手辗转送到了甘夫人手中。

“陛下的措辞极为严厉,看起对大王的容忍已经到了极限,我需要想个法子,为大王化解这场劫难!”甘夫人看完刘辩的信,不由得眉头紧锁,暗自思忖。

片刻之后有了主意,趁着刘备不在府中,假装散步到刘备的房门外,对守门的侍卫道:“大王有一件衣衫遗忘在房之中,夫人我特给大王取了清洗。”

虽然刘备的房不允许闲杂人等进入,但甘夫人毕竟是刘备的正妻,从青州平原一直跟到成都,绝对当得上相濡以沫这四个字,侍卫们又怎敢阻拦?

一齐作揖施礼道:“既然大王有吩咐,夫人请自便!”

甘夫人向众侍卫微微还礼,笑容可掬地推开门走进了房。装模作样的胡乱翻了一通,不动声色的把刘备的令牌揣进袖子之中,然后把提前准备好的衣衫从怀里掏了出,搭在胳膊上退出了房门。

成功的盗取了刘备的令牌。甘夫人借口逛街离开了汉中王府邸,在四个贴身丫鬟的陪伴之下直奔李师师起居的宅院。不消片刻工夫就到了门外。

“奉大王之命,带李师师与杜月娘前往王府!”甘夫人神色郑重地对侍卫说道。

“哎呀竟然劳烦甘王妃亲自前。”侍卫急忙躬身施礼。虽然话说的客气但却没有忘了职责所在,“恕小人斗胆,大王有吩咐,如果没有大王的令牌或者手谕,不允许任何人把李师师与杜月娘带出这座宅院。”

“喏令牌在此!”甘夫人若无其事的把令牌掏出交给侍卫查验,“夫人我自从有了身孕之后,在王府之中百无聊赖,听说李师师琴艺过人,杜月娘舞技出众。所以亲自带她们进入王府为我消遣寂寞,也顺道在街上走走。”

听甘夫人说的有理有据,不疾不徐,众侍卫不敢怀疑,一起施礼道:“原如此,是小人等唐突了王妃,请勿见怪!”

甘夫人顺利的骗过侍卫进入了宅院,李师师与杜月娘得知消息之后急忙一起施礼参拜:“小女子见过王妃,不知王妃娘娘大驾光临。所为何?”

甘夫人不疾不徐的把自己刚才对侍卫说的话重新叙述了一遍:“夫人我思念阿斗,在府中孤独寂寞,劳烦两位妹妹随我去王府小住几天如何?”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更何况甘夫人名声极佳。巴蜀的百姓都知道她心底善良,待人宽厚,对待婢女太监视若亲人。从都不会刻薄刁难。所以李师师与杜月娘不复怀疑,一起施礼道:“既然王妃抬爱。小女子岂敢不从?”

当下甘夫人在前带路,李师师与杜月娘紧随其后。除了木琴、舞衣之外,并没有携带其他衣物,畅通无阻的离开了被软禁了两年多的宅院。

到大街上走了片刻,李师师与杜月娘才发现走的这条路并非前往汉中王府的道路,不由诧异的问道:“不知甘王妃这是打算带我们姊妹前往何处?”

甘夫人并不多说,带着李杜二人到偏僻之处,肃声说道:“夫人我当初徒从金陵归,曾经与陛下约定待我到成都之后,便送二位妹妹返江东。只是大王受小人挑唆,不肯兑现承诺,委屈两位妹妹在成都待了这么久。如今陛下的大军已经逼近成都,圣上雷霆震怒,还望两位妹妹见到陛下之后,为大王美言几句!”

“陛下竟然还记得我!”李师师听了心中感动不已,眼眶微微湿润。

还以为自己完成任务之后便一文不值,早就被刘辩遗忘到九霄外,没想到堂堂天子竟然还会为自己这样的残花败柳而雷霆震怒,可见帝王家也并非全然无情。

杜月娘也是喜不自禁,因为终于有希望见到朝思暮想的恩公了。三年之前,她乘兴而,却没有与关长生见上一面,就被软禁在了成都,犹如被关进了牢笼的鸟儿一样,日日思君不得见,而今日终于可以重归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

当下甘夫人把令牌交给李杜二人,叮嘱道:“你们拿着大王的令牌速速出城,设法赶往资中县城与陛下会合,夫人我在城门帮你们阻挡追兵。”

“多谢夫人给我们姐妹放一条生路,大王待我们姊妹还算不薄,等见了陛下之后一定会为大王美言几句。山高水长就此别过,还请夫人多多保重!”

李师师与杜月娘接过令牌一起向甘夫人施礼告辞,迅速的消失在成都的街头。凭借着令牌轻松的出了成都,慌慌张张地向东赶路。

自从上次与张清大战一场之后,燕青的伤势已经有所好转,白天总是坐在窗前眺望李师师的动静。今日看到李师师与杜月娘跟着甘夫人到大街上,便悄悄跟随在后。

本以为甘夫人会带二人前往汉中王府邸,没想到左绕右转却朝城外走去,行色匆匆似乎忘记了自己,不由得黯然神伤:“看起师师姑娘似乎并不怎么在乎我啊,燕某一片痴心却又该向谁去诉说?”

正暗自神伤之际,迎面与人撞了个满怀,正待开口致歉才发现有些面熟,一时间却又想不起姓甚名谁?

“呵呵燕护卫还认得戴宗吗?我可是在这条街上找了你许久!”戴宗压低声音向燕青说道。

燕青这才恍然顿悟,急忙施礼:“怪不得有些眼熟呢,原是戴千户!不知你潜入成都,所为何?”

“自然是为了寻找燕侍卫与师师姑娘以及杜夫人。”戴宗开门见山的道明意。

燕青这才过神:“师师姑娘与杜夫人已经出了成都,我们却还在这里叙旧。自从成都起了战事之后,路上已经不太平,我们还是火速追上保护他们的安全吧!”

当下戴宗与燕青一起加快脚步出了成都,不消片刻工夫就追上了李师师与杜月娘,施礼相见,道明意。

李师师与杜月娘俱都喜出望外,一起肃拜致谢:“我二人正愁路上不平,有两位豪杰保护,真是感激不尽!”

想起自己的不辞而别,以及燕青两年默默守护自己的情义,李师师心中颇为歉疚,却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当下由戴宗出钱买了一驾马车,交给燕青驾驶,载着李师师与杜月娘快马加鞭,戴宗步行随后,一路向东而去。

自从刘备应允了这桩婚事之后,张清就派人日夜潜伏在宅院之外监视李师师的一举一动,一提防有人觊觎李师师的美色,二暗中观察李师师的品行是否端庄,暗地里是否与人私通?

看到甘夫人带着李师师与杜月娘出了门,张清的耳目并未在意,还以为二人只是到汉中王府里做客。直到天黑之时迟迟未见二人归,这才慌慌张张地去报告张清。

因为刘裕、赵匡胤大兵压境,所以这桩婚事就被暂时搁置起,这让张清心痒难耐。正琢磨着怎么向刘备施压,早日把李师师娶进家门,却忽然听到李师师跟着甘夫人离去之后就再也没了踪影,登时心急如焚地赶往汉中王府邸求见,询问李师师的去向。

刘备这几天正在安抚民心,听了张清的话一脸不解:“贤侄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怀疑孤金屋藏娇,李师师不见了,为何跑向孤要人?”

张清本就怀疑李师师与刘备之间不清不白,此刻听到刘备矢口否认,年轻气盛之下有些口不择言:“刘备,你真是个两面三刀的小人,你表面放庞羲离去,赚个宽厚大度的名声,背地里却派我去劫杀庞羲,最后还推了个一干二净。你既然把李师师许配给了我,为何又让甘王妃把她赚进府里,莫非打算给小侄戴绿帽子不成?兔子尚且不吃窝边草,你竟然干出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我要向世人揭穿你的伪君子面目!”

刘备听了又惊又怒,心念一转道:“既然贤侄说是你伯母把人带进了王府,或许这其中有误会,你且稍等片刻,待孤去问个明白!”

不大会功夫之后,刘备笑容满面的返:“呵呵贤侄啊,这其中果然产生了误会,义妹正在与夫人举行夜筵,待会儿由你送她归家如何?”

张清的怒气这才消去,赔礼道:“适才是小侄鲁莽了,得罪王伯之处,请勿见怪!”

“呵呵贤侄血气方刚,牵挂心上人,情有可原。孤这里有两壶美酒,你我对饮一番,等候义妹与夫人的夜宴结束之后,由你送师师归家,说不定今夜或许可以一亲芳泽呢!”刘备笑吟吟地拉着张清的手,吩咐下人置办酒宴。

(ps:今天外出住在宾馆,忘了带笔记本,房间里的键盘要多难用就有多用,剑客用手机语音说了一章,有错别字的地方,还请包涵。)(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