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七十四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九百七十四 打虎亲兄弟,上阵父子兵!


                “杀啊,活捉傅友德,生擒女庞娟!”

常遇春、巨毋霸、孟贲等三人引领着五万人马出了雒县,穷追撤退的蜀兵不舍,企图一鼓作气拿下成都。

由于占据了雍凉等产马地区,每年都能得到数以万计的马匹补充,所以刘赵联军骑兵的数量远胜刘备军。

出了雒县向南之后便是一马平川的成都平原,当下常遇春与巨毋霸引领着两万骑兵在前猛追,命孟贲带着三万步兵随后,争取追上撤退的蜀军,将之消灭在旷野之中。

马蹄声隆隆,两万铁骑在旷野之中撒开马蹄,卷起漫天尘土,穷追了四十余里之后,距离仓惶逃窜的蜀兵已经不过两三里路程。

蜀军眼见得就要被追上,忽然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两万生力军,拦住了常遇春的去路。

火把照耀之下,一员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的大将手持丈八蛇矛,气势汹汹的拦住了追兵的去路:“燕人张翼德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虽然人喊马嘶,但张飞的这一声叱咤依旧声如洪钟,振聋聩,将千军万马的奔腾嘶鸣之声盖了过去,犹如半空中炸起一道惊雷。

“叮咚……张飞怒喝爆,降低常遇春1点武力,降低巨毋霸1点武力,降低赵贵、杨标、蔡临……等大批武将各2至3点武力不等!”

“叮咚……张飞威势属性动,由于本次怒喝最高降低杨标3点武力,故此自身武力上升3点,丈八蛇矛1,基础武力99,当前武力上升至1o3!”

“呦呵……这家伙嗓门不小,吓了霸爷一跳!”

巨毋霸猝不及防之下被张飞的怒喝吓了一跳,急忙稳定了下心神,驱赶座下黑虎朝张飞冲杀了过去:“哪里哪的狂徒,竟敢在我西凉巨无霸面前撒野?”

一人一虎在千军万马之中鹤立鸡群。 比起其他将士高出了一大截,在忽明忽暗的火把照耀之下犹如魃魔,让张飞同样吃了一惊:“哎呀……这是个什么怪物,竟然长成这般样子?胯下这又是骑了个什么东西。莫非是一头猛虎?”

就在张飞愣神之际,巨毋霸已经冲到了面前,咆哮一声:“我管你是燕人还是阉人,先吃我一剪!”

火光照耀之下,巨毋霸手中铁钳般的绞神剪犹如毒蛇一般向前探出。奔着张飞的脖颈绞了过。

“叮咚……巨毋霸特殊技能‘居高’动,自身一丈二,出八尺三寸的张飞三尺七,经过四舍五入计算,当前武力上升4点,基础武力1o2(受张飞怒喝影响下降1点),武器绞神剪1,坐骑黑虎1,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叮咚……巨毋霸特殊技能‘巨体’动,自身体重五百八十斤。出体重一百九十三斤的张飞387斤,故此自身武力增加8点,当前武力飙升至116!”

此刻刘辩已经率部兵临江州城下,半夜里突然被系统的提示音吵醒,急忙睁开眼睛仔细聆听。

当猛然听到巨毋霸属性一下子爆到116的时候不由吃了一惊:“啧啧……这巨人果真了得啊,如果没有阮翁仲、李元霸这样的体格,还真是容易被他形成碾压之势。张三将军啊,你可要挺住,千万别挂了!”

对于刘辩说,如果张飞战死。第一个损失就是无法激活“五虎破军”的组合技,那么剩下的四虎将永远也不能爆出最强战力。第二个损失就是无法开启“历史最强top3统率卡”,这是刘辩做梦都不想看到的事情。 但却又鞭长莫及,只能在心中为张飞祈祷。愿他吉人天相,逢凶化吉!

看到巨毋霸武器怪异,更兼身高臂长,张飞不及多想,再次咆哮一声:“好家伙,有种和张三爷同归于尽!”

话音未落。手中的丈八蛇矛既不去招架巨毋霸的铁剪,也不躲避,反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疾刺对方的咽喉。拼的是勇气与度,就看谁能先干掉对方。

“叮咚……张飞威势再次爆,与基础武力值高于或等于自己的武将单挑处在下风之时,每咆哮一次将会增加1点武力,当前武力上升至1o4!”

巨毋霸一击未能得手,有些恼羞成怒,桀桀怪笑:“嘿嘿……你这豹头环眼的家伙倒是不怕死,但遇上了霸爷我,只有乖乖受死的份!你若是肯下马投降,霸爷我还能看在你不怕死的份上,留你个全尸。”

“呸……你也就是仗着块头大一些耍耍威风,再吃俺一矛!”张飞毫无惧意,又是一声叱咤,扬起丈八蛇矛疾刺巨毋霸面门,以攻为守。

在张飞的叱咤之下,联军武将纷纷后退,闪出大片的地方给两人厮杀,更有胆小者脸色骤变,不由自主的悄悄勒马后退,唯恐一不留神被张飞一矛刺于马下。

“叮咚……张飞怒喝再次爆,降低西汉部分武将2到3点武力不等,自身武力再次提升2点,前后叠加达到怒喝可以提升的最高5点上限,当前武力值上涨至1o6!”

看到张飞一矛刺,巨毋霸挥剪格挡,企图把张飞的蛇矛绞断。但张飞却已经注意到巨毋霸的武器怪异,自然不会让他如愿,反转手腕,由左向右搠向巨毋霸的肋部,逼的巨毋霸再次反手招架。

千军万马之中,两大虎将捉对厮杀,巨毋霸犹如巨人进击,居高临下;张飞毫不示弱,吼声如雷,斗志昂扬。凭借着连续的叱喝,爆出了自己的极限力量,与巨毋霸游走周旋,奋力厮杀。

而远在千里之外的刘辩脑海中的系统提示音持续不断的响起:“叮咚……张飞威势属性再次爆,武力1……张飞威势累计爆四次,武力上升4点,当前武力上升至11o!”

“好啊,张三将军还是有些本事的,想当年在葭萌关下酣战马,靠的就是这股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

听着系统的提示音不停响起,刘辩的情绪逐渐亢奋起,虽然张飞没有惊人的爆力,但是持久的耐力与不屈的斗志却是容不得小觑。

得到了张飞的援兵,傅友德急忙与庞娟收拢败兵,调转阵脚与刘赵联军厮杀起。一时间战事陷入胶着状态,人喊马嘶,血肉横飞,谁也占不到多少便宜。

常遇春在乱军之中拍马舞刀,所向披靡,迎面相遇者多则三合,少则一招,尽皆斩于马下。杀的蜀军阵脚有些不稳,许多士卒纷纷躲避。

见此情景,傅友德不甘示弱,手提吸水提炉枪,纵马战常遇春:“贼将休要猖狂,汉中王麾下大将傅友德在此!”

“我管你有德还是缺德,挡我者斩!”常遇春气冲牛斗,手中金背开山刀挥舞的虎虎生风,直取敌将。

傅友德把一条长枪抖擞开,卷起一片银光,与常遇春厮杀在一起。两员大将枪刀往,酣战二十合,一时间难分胜负。

常遇春二十合拿不下傅友德,还能沉得住气,但巨毋霸被张飞硬抗了二十个合,就有点暴跳如雷,气急败坏了。嘴里不停的咒骂咆哮,旋转铁剪的机关,变化成了两把一丈左右的双刀,迅改变了招式,犹如剁肉馅一般对张飞左劈右砍,杀的张飞有些手忙脚乱。

“哎呀……这家伙不仅人长得怪异,这武器也是闻所未闻啊,难不成俺张翼德大限以至?”张飞仓促招架,使出浑身解数,却是无法扭转败局。

“父亲大人休慌,孩儿前援你!”

危急关头,张清率领两千弓兵杀到,叱咤一声,抖手朝巨毋霸丢出了一枚飞石。

“叮咚……张飞、张清父子触‘断金’组合技,父子二人四维同时1,张飞武力上升至111,张清武力上升至87!”

“叮咚……张清飞石属性爆,但巨毋霸并没有躲闪,故此没有被降低武力!”

“奶奶的,竟然丢石头暗算霸爷?”

巨毋霸猝不及防之下被张清一飞石击中额头,鲜血直流,辛亏他皮糙肉厚,一颗硕大的脑袋至少有五六十斤左右的重量,硬生生的吃了张清一记飞石,却也没有大碍,只是一些皮外伤罢了。

“吾儿干得好!”

张飞喜出望外,手中长矛使出浑身力气,再次猛刺巨毋霸。

但巨毋霸却仿佛狂一般舍弃了张飞,直取张清:“狗娘养的无耻之徒,竟敢飞石暗算老子,看我不剪下你的脑袋!”

随着巨毋霸的一声吆喝,胯下的黑虎爆出一声虎啸,以捕食的姿态朝张清冲了过去,犹如苍鹰搏兔,势如雷霆。

“吾儿当心!”张飞大吃一惊,催马挺矛,从背后紧追巨毋霸。

知子莫若父,张飞深知自己这个儿子虽然练得一手飞石绝技,但武艺只能算是稀松平常,在自己手下也就是支撑十几个合的样子,若是正面硬扛这怪人,只怕一个合就丢了小命。

(ps:后台抽风,已经写好两个多小时了,直到现在才能上传。)(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