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七十八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九百七十八 人各有志不可强求


                此刻摆在石达开及部曲面前的道路只有两条,第一向东汉投降,第二就地解散,各各家各找各妈,没妈就找娘。

至于继续跟着刘备混下去,不提也罢,所有人都明白刘备现在已经是穷途末路,秋后的蚂蚱没几天可蹦跶的了。无论西汉与东汉谁赢谁输,刘备政权都将会土崩瓦解,不复存在,那么以后的出路还是会在这两条中选择。

若没有刚才的这一番冲突,或许石达开迟早会归顺东汉。但无缘无故的遭受刘备猜忌,这让石达开感到愤怒悲伤,心中的那口气让他发出了此生誓不投降东汉的宣言。

大丈夫在世,头可断血可流,但绝不能让人看扁了!所以石达开宁可去死,也绝不会再走投降东汉这条路。

可是解散部队,家种地耕田,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这又让石达开不甘心,所以他打算再寻找第三条出路。

在一干心腹将校的簇拥下,石达开缓缓摊开地形图,寻找第三条出路。而参军李恢则一言不发的坐在旁边,做着自己的打算。

现在的局势已经不像几年以前那样遍地诸侯,随随便便都能有几条出路,随着袁绍、刘表、孙策、袁术、公孙瓒、陶谦、士燮等各路诸侯的纷纷灭亡,随着刘裕、赵匡胤依附于洛阳政权,整个华夏大地只剩下了东汉、西汉、曹操三大势力。如果石达开拒绝投降东汉,那就只剩下归顺西汉或者曹操两条出路。

而刘备之所以落到今天这般落魄的田地,完全是由西汉联盟一手造成的,如果石达开弃东汉投西汉,不仅不明智,而且性质更加恶劣。而如果要去投奔曹操,相距千山万水,隔着东汉层层关卡,即便插上翅膀怕是也飞不过去。

石达开叹息一声,目光从洛阳和曹操的土地上离开:“洛阳朝廷我是决计不会归顺的。而曹公虽然是某最为敬佩的枭雄,但千里迢迢,却也是无缘投奔,只能再另谋出路。”

“要不去投奔嬴政或者项羽吧?”人群中有一员校尉插嘴提出了建议。“虽然他们现在都是异族,可祖上都是炎黄子孙,那嬴政说是秦王的后人,而大夏国的君主项羽更是自称西楚霸王项藉的后裔。咱们去投奔他们,也不算丢人!”

听了这名校尉的话。人群顿时聒噪起:“好好去投奔嬴政,听说汉人在贵霜非常吃香,甚至高人一等,咱们还是向南去投奔嬴政去吧?”

“我看还是去投靠项羽比较好,毕竟西楚霸王才是真正的英雄,想他的子孙也是豪杰。而且听说项羽正在招揽四方人才,已经有许多羌人,甚至是雍凉的汉人纷纷前往大夏投奔去了。”又有一名军司马提出了截然不同的反调。

一直没有开口的兀突骨一拳砸在桌案上,高声道:“某支持去投奔项羽,听说他前些日子刚刚徒手降服了四只猛虎。其中还是一个百年难得一遇的虎王。放着这样的大英雄不去投奔,为何去投奔嬴政?”

人群中一阵吵嚷,最后支持去投奔项羽的占了五成,投奔嬴政的只有两成,剩下的则默不作声,静观其变。

石达开缓缓从怀中掏出一封信,对众人道:“项王手下大将薛万彻与我曾经有数面之缘,算得上薄有交情,去年派人给我修了一封信叙旧。既然今日我等走投无路,诸位跟着我去大夏投奔项王如何?”

“愿听将军调遣!”人群中一阵鼎沸。十几个偏将、校尉、军司马纷纷举手支持石达开的决定。

他们这些人大部分都是刘备从青州前巴蜀的时候收编的黄巾残部,都曾经跟着张角兄弟攻打过官府,杀过朝廷的官吏,对于归顺东汉有种本能的恐惧。担心会被秋后算账。

再加上这些人早就没了家眷,过得是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的日子,而且石达开平日里比较注重与将士搞好关系,堪称爱兵如子,时常对将士们嘘寒问暖,甚至是亲自煎药。亲手给伤员包扎伤口,这也让石达开在军中威望颇高,许多士卒愿意为他卖命。

但世间万物相生相克,有阴就有阳,有支持石达开的就有反对的,譬如一言不发的李恢,在众人即将达成协议之前站了出。

“达开将军,请恕李恢斗胆问一句,去大夏少说也有七八千里路程,将军有何把握安然抵达?”李恢手抚胡须,肃声问道。

石达开指着地图,胸有成竹的道:“若是搁在以前,想要抵达大夏,自然是难如登天。但现在正是天赐良机,我军从南安向西避开成都,走汉嘉、马尔敢,一路北上可抵达西平。”

石达开说的这条道路虽然崎岖坎坷,但终究是一条出路,一千七百年后的红军两万五千里长征就曾经走过这条路线,走四川西部的甘孜、阿坝一路北上,可以最终抵达甘肃、宁夏境内,也就是石达开现在所说的雍凉地区。

看到李恢不说话,石达开继续侃侃而谈:“镇守雍凉的朱元璋、朱棣父子,一个全军覆灭,一个正在坐镇汉中,雍凉境内十分空虚。就连重镇武威也仅仅只有两千郡兵驻守,我军进了雍凉地区,可以去自如,根本不需要考虑遭到拦截。而匈奴、羌人刚刚遭受重创,已经被逐出草原,整个西部地区一片空白,我军可以直抵玉门关,顺着丝绸之路一路向西,直抵大夏。”

看到石达开把整条路线详细的分析了出,营帐中的将校纷纷支持:“石将军说得好,我等愿以将军马首是瞻,将军说去哪里,我们便跟着去哪里!”

李恢抚须道:“将军说的这条道路的确可以走的通,但山路崎岖,沿途人烟荒芜,我军的粮食该如何补充?”

石达开略作思忖就有了对策:“像匈奴人那样一边走一边杀马匹,实在不行的话到了雍凉地区劫掠几个县城,凭我们两万多人的部队到了哪里都可以任意纵横。西汉、东汉、刘备现在杀的难解难分,各路诸侯的目光都盯着成都,根本抽不出兵力追袭,我军定然能够畅通无阻的踏上丝绸之路!”

“既然石将军心意已决,李恢不再劝阻,但人各有志,某是不打算背井离乡的,不知道石将军能够放我一马?”李恢也不隐瞒,向石达开抱拳道明本意。

“杀了他,不能让他走!”听完李恢的话,石达开的嫡系将校纷纷起哄,拔刀在手,欲杀李恢。

石达开略作思忖之后叹息一声:“算了,人各有志不可强求。既然李德昂不愿意背井离乡,我们也不必为难于他。传我命令,愿意跟随本将前往大夏的马上收拾行装,准备动身,不愿意离开的任凭去留。”

“多谢达开将军高抬贵手!”

李恢向石达开施礼拜谢,带了几个心腹离开南安县城,向南投奔诸葛亮去了。

石达开的命令传下去之后,有两万人愿意跟随着前往大夏投奔项羽,其中或许有人并非心甘情愿,但被上司裹挟着也只能随波逐流。

另外一些手握兵权的偏将、校尉拒不跟随,石达开也不勉强,任凭他们自寻出路。下令把南安县城里面的粮草全部装车,星夜向西奔汉嘉郡而去,打算一路向西进入马尔敢,再掉头北上进入空虚的雍凉地区,顺着丝绸之路前往大夏投奔项羽。

石达开率主力大军走后,剩下的人群龙无首,两千余人北上寻找刘备去了,一部分人干脆落草为寇。李恢去而复返,凭借着自己的影响力说服了几名校尉,带领着五千余人据守南安县城,并派出使者向诸葛亮请降。

几天之后,石达开率部出走的消息传开,天下震惊。刘辩惊讶的是石达开竟然重走历史的老路,而诸葛亮则急忙派遣了程咬金率领一万人马赶往南安,接受这座沿途重镇,彻底控制北上成都的道路。

而刘备得到消息后,在文武面前嚎啕大哭:“石达开果然怀有疑心,竟然与大夏国的异族有勾结,强迫了两万将士跟随他长途跋涉,背井离乡的投靠项羽。为了一己之私,几乎泯灭了人性,孤对不住这些将士们啊!”

张飞心烦气躁的叱喝道:“好了,大哥整日哭哭啼啼的有个屁用?你是能把石达开哭死啊,还是能把石达开哭病?如若不然,拨给俺两万人马追上石达开,砍了他的脑袋给兄长出气好了!”

房玄龄摇头道:“此刻刘裕、赵匡胤大军正在城外虎视眈眈,整个成都城中兵马已经不足五万,哪里还能再分出兵马?如若不是大王猜忌石达开将军,也不会有今日这种事情发生。石达开宁肯远走异域,也不跟归顺东汉或者西汉,说起也算是条汉子,就放他离去吧!”

“都是孤的错,干脆孤悬梁自尽,你们都去投奔刘辩,换荣华富贵多好?”遭到房玄龄的指责,刘备新中极为不爽,半是讥讽半是自嘲的说道。

“大王何出此言,臣愿与大王同生共死,只是希望大王能够吸取教训,勿要再重蹈覆辙。”房玄龄急忙躬身赔罪。

议会不欢而散,每个人的心头都极为压抑,一起辞别刘备各自返府邸,就这样放石达开一条去路。只是所有人都知道,石达开找到了出路,那么自己的路又在何方?()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