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七十三 与虎谋皮

九百七十三 与虎谋皮


                在庞娟的强烈反抗之下,吴三桂还没得及除去衣衫,就被齐国远踹门而入。

正常男人在这个节骨眼上被坏了好事,自然少不得暴跳如雷,衣衫不整的吴三桂怒吼一声,提起佩剑就朝齐国远冲了过去:“哪里的狂徒,竟敢坏我好事?”

“大爷乃是李元霸的师兄齐元霸!”齐国远两眼一瞪,举起手中的一双大锤,朝吴三桂大吼一声。

“老子宰了”

红着双眼的吴三桂话音未落,猛然看到齐国远手里这对夸张的大锤,登时吓的目瞪口呆,身体内涌动的荷尔蒙迅速散去。

好家伙,这厮手中的大锤看起少说一只也有三百斤左右,就是李元霸的擂鼓瓮金锤也是远远不及,今天算是遇上煞星了!

“你、你是何人?此事与你无关,何何必自惹麻烦?”吴三桂震惊之下额头见汗,攥紧了手里的佩剑,结结巴巴的强做镇定。

“我受了庞士元邀请,前庞家做客。你这厮卖主求荣,竟然说与我无关?”成功的唬住了吴三桂,齐国远横眉竖目,大耍威风,“跪下给齐爷磕三个响头,饶你不死!”

吴三桂的脸色青一阵红一阵,忽然咬牙切齿的扑了上去:“士可杀不可辱!”

看到吴三桂突然以命相搏,齐国远也吓了一跳,急忙挥动纸锤招架吴三桂刺的利剑:“啊呀你小子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竟然敢跟大爷动手?”

话音未落,只听“噗嗤”一声,却是吴三桂手中的佩剑刺破了齐国远的大锤,捅了一个碗口大的窟窿。

吴三桂先是一愣,瞬间就醒悟了过:“好啊。原是个江湖骗子,竟然拿着纸锤在这里唬人,吓死老子了!”

齐国远使劲晃动手里的纸锤。只见一阵粉尘飞扬,白色的是石灰粉红色的是辣椒面。纷纷扬扬的落在吴三桂的脸上,登时火辣辣的灼痛,两只眼睛再也睁不开。

“你这卑鄙小人,竟敢耍诈?”猝不及防的吴三桂大声咆哮,只是被眯了眼睛什么也看不到,只能胡乱的挥舞宝剑护住身体。

齐国远阴谋得手,当即后退一步,得意洋洋的大笑一声:“嘿嘿你还是太年轻。道行比起齐爷差的远了!”

“恶贼受死!”

就在吴三桂与齐国远纠缠之际,衣衫凌乱的庞娟从床上爬了起,摸起一把挂在墙上当做装饰品的青铜剑,带着满腔的怒火朝吴三桂扑了上去。只听“噗嗤”一声,青铜剑刺穿了吴三桂的甲胄,透胸而出。

“我不甘心!”

遭到致命一击的吴三桂挥剑乱砍,语气中充满了不甘,但却被庞娟一剑刺穿胸膛,挣扎了片刻,缓缓倒地。就此气绝身亡。

“大丈夫非礼勿视,俺什么也没看见!”齐国远朝庞娟憨笑一声,转身就走。

庞娟也顾不得道谢。急忙从衣橱中裹了一件长袍,重新把被吴三桂卸掉的甲胄穿上,提着佩剑走出房门,朝齐国远招呼一声:“我军大势已去,雒县怕是守不住了,齐壮士请随我速速离开!”

门外杀声大作,却是傅友德得知献关的奸细乃是吴三桂,不由得怒发冲冠,当即率部四处寻找吴三桂的踪迹。询问一番得知吴三桂带着亲兵杀奔庞宅去了。立刻率部追了上,恰好遇见逃出门外的吴三桂亲兵。便挥刀砍翻在地,大声喝问“吴三桂何在?”

庞娟迎出门去。高声答道:“吴三桂这个叛徒已经受死,只是被他放西汉联军进了雒县,怕是守不住了,我等速速率部撤离吧?”

傅友德恨恨的骂道:“汉中王待吴氏不薄,吴懿一直坐镇成都,提辖兵马。而吴王妃也深得大王厚爱,想不到这吴三桂竟然不顾族人生死,通敌叛国,简直是个不忠不义的无耻小人!”

大势既去,傅友德天乏力,当即下令吹响收兵的号角。命庞娟在前引路,亲自提枪断后,率领大军离开雒县,向南奔成都撤退,同时派人快马赶往成都,请求出兵救援接应。

就在庞娟与傅友德率兵匆匆撤退之际,齐国远却没有跟随出门。因为他知道刘备已经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啦,自己跟着去成都纯粹是自寻死路。还是留下找个机会溜出雒县,北上雍凉一带做个游侠吧,至少还能保住脑袋。

大街小巷乱糟糟一团,杀声震天,在巨毋霸、孟贲、常遇春、常茂、呼延庆等猛将的引领下,五六万联军潮水般的冲进雒县城中,杀的蜀军溃不成军,跟着傅友德、庞娟出了南门,向成都方向仓皇逃窜。

齐国远琢磨着自己穿着寻常百姓的衣服,肯定出不了城池,灵机一动便跑进庞宅把吴三桂的甲胄脱了下,穿在了自己身上。

既然这家伙是叛徒,那就是和刘裕、赵匡胤一伙的,应该不会遭到为难。等蒙混过关后找个机会开溜,跑到雍凉的土地上去苟且偷生,总比被东汉军抓住砍脑袋好得多。

齐国远刚刚换上吴三桂的甲胄,就听到门外一团嘈杂,原是常遇春率部杀到,大喝一声:“进去搜查一番,看看前捉拿庞氏兄妹的吴三桂是死是活?”

数十名手持刀枪的士兵闯进宅院,举着明晃晃的火把搜索一番,就发现了鬼鬼祟祟的齐国远,齐齐大喝一声:“里面的是什么人?缴械投降,饶你不死!”

齐国远陪着笑脸走了出:“诸位兄弟,都是自家人,莫要大水冲了龙王庙!”

常遇春策马进了庞宅,用凌厉而凶狠的眼神上下打量了齐国远一眼:“你是何人?”

“我是吴三桂”齐国远一时答不上,干脆信口开河。

常遇春双眼一瞪,透出杀气:“嗯你是吴三桂?”

齐国远一阵心虚,憨笑道:“我是吴三桂的哥哥吴三国!”

常遇春在雒县和蜀军打了两年有余,对于城里的大将早就耳熟能详,与吴三桂也交手了数次,甚至还砍了吴三桂一刀。齐国远若是坚持自己就是吴三桂,当然瞒不过常遇春,但他说自己是吴三桂的哥哥,那常遇春就不能判断真假了。

常遇春勒马横刀,上下打量了齐国远一眼,只见他的相貌与身材都非常的酷似吴三桂,甚至就连甲胄都是如出一辙,不由对他的话相信了几分。却没有料到齐国远穿的甲胄根本就是吴三桂的,自然看起有几分相似。

“那吴三桂去了哪里?”常遇春盯着齐国远,半信半疑的问道。

齐国远一脸悲痛的干嚎了几声:“不瞒将军,我与三桂刚进庞宅,就被傅友德与庞娟杀了个措手不及。三桂猝不及防,死在了傅友德的枪下,幸亏将军率部杀到,傅、庞二人闻风而逃,小人我才侥幸保住了性命!”

“吴三桂死了?真是可惜啊!”常遇春一脸懊恼,后悔自己的晚了。

倒不是他心疼吴三桂,而是刘裕和赵匡胤还打算借助吴三桂的力量,蛊惑成都城中的吴氏族人打开城门,再一鼓作气的拿下这座西南第一大城。而吴三桂死后,强攻城池必然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是常遇春最不愿意看到的。

庞宅之内尸横遍地,吴三桂的亲兵几乎被杀光,以至于无人戳破齐国远的身份。常遇春别无他法,只好带着齐国远见刘裕、赵匡胤,禀报道:“吴三桂死在了傅友德的枪下,只有他的兄弟吴三国活了下!”

赵匡胤笑吟吟的打量了齐国远一眼,拱手致谢:“我与刘德舆能够进入雒县,多亏了你们兄弟内应。既然吴三桂将军身死,那么攻破成都之后李师师就是你的,不知道你能否策反城里的吴氏族人作为内应?”

刘裕在刘备手下效力的时候,吴氏将领众多,首推吴懿,次之吴班,那时候吴三桂还只是一个偏将,而且的确有好几个兄弟,刘裕也不能确定其中是否有人叫做“吴三国”,因此倒也没有怎么怀疑。

齐国远强做镇定的道:“难得两位将军器重,小人就尽力而为吧!能否成功,只能听天由命了!”

刘裕、赵匡胤大喜过望,留下一万人马守卫雒县,命常遇春率领巨毋霸、孟贲提兵五万穷追从雒县撤退的蜀兵。又命常茂、呼延庆率领两万人马穿过雒县,向东攻打镇守广汉郡的严颜、陈到,争取以最短的时间平定成都平原,再集中力量与刘辩的大军决一死战。

常遇春与巨毋霸、孟贲提兵五万,举着火把,跟随着傅友德、庞娟的步伐穷追不舍,赶了四五十里地,眼看着就要追上,忽然一声鼓响,斜刺里杀出一支蜀军拦住了去路。

(ps:看到微信公众号里面有兄弟留言说之前从不知道有这么一个平台,看剑客做的宣传还是不够,在这里再次推广一下,目前这个平台已经有数万兄弟关注,每天都有投票互动调查,感兴趣的兄弟登陆微信搜索一下“青铜剑客”,一定能够找到想要的资料。)(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