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七十六 防人之心不可无

九百七十六 防人之心不可无


                此刻已值三月中旬,长江两岸草木渐靑,滔滔江水奔流不息,天地间充满了勃勃生机。

七万东汉雄师水陆并进,用了三天的时间直抵江州城下,把城池围得水泄不通。岸上旌旗招展,刀枪蔽日;水中桅帆如林,战船如,声势浩大,蔚为壮观。

“攻城,克日攻拔江州!”

得知刘裕、赵匡胤已经拿下了雒县,容不得刘辩在路途上耽误日程,马鞭一指,率军强攻江州。

随着刘辩一声令下,徐晃、宇文成都、文鸯三员虎将率领数万步兵扛着梯,推着冲城车,在霹雳车与弓兵的掩护下跨过护城河,向江州城发起了凶猛的攻势。

长江上的水师同样不甘示弱,韩世忠手提长枪伫立在帅船甲板之上,督促着近百艘大小不一的船只逼近江州南城墙,用弩箭与城头上的守军互射。并把梯支撑在甲板上搭在城墙上,顶着盾牌冒着箭雨向上攀登。

“咚咚”

“咚咚咚”

梁红玉一身银色甲胄,在阳光照耀下熠熠生辉,身上的大红披风在春风中猎猎飞舞,更是显得英姿飒爽。

手中一对金灿灿的鼓槌有节奏的敲打在一张牛皮大鼓上,演奏出一串串让人血脉贲张,斗志昂扬的旋律。使得汉军各个精神抖擞,龙腾虎跃,在此起彼伏的呐喊声中朝江州城头发起了更加猛烈的攻势。

“叮咚受梁红玉‘击鼓’属性影响,部分汉军将士斗志大幅上升,武力上升。宇文成都、徐晃、文鸯、韩世忠全体武力+1!”

刘辩在高处立马观战,看到梁红玉如此卖力的表现。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连声称赞:“果真是奇女子,我大汉有此女将。朝廷之幸,万民之幸,社稷之幸也!”

箭雨纷飞,滚石如雹,激烈的杀声直冲霄,鲜血染红了护城河,染红了长江。

宇文成都手提镏金镗身先士卒,第一个攀上了江州城墙,把兵器挥舞的虎虎生风。杀的守军狼狈逃窜。挥镗砍断吊桥,放徐晃率大军用攻城车猛撞城门,不消片刻功夫,城门告破,东汉大军蜂拥而入。刘循与成公英弃城而逃,江州就此易主,被纳入东汉朝廷治下。

就在刘辩亲率主力大军攻克江州的时候,其他方面也纷纷传捷报,朱桓已经攻克涪陵。而章邯、张宪也拿下了巴西郡的咽喉要塞宕渠,兵锋直指巴西郡治所阆中。两路会师成都城下已经指日可待。

刘辩一路势如破竹,赵率领的先锋部队更是神出鬼没的兵临成都门外,不仅让刘裕、赵匡胤寝食难安。同样让刘备如坐针毡。

既然东汉先头部队已至,刘裕、赵匡胤不敢逼得太近,在成都北方三十里的地方扎下大营。一面等待周亚夫与史万岁率领援军抵达,一面等待常茂与呼延庆拿下广汉郡的消息。而刘备则听从法正、庞统的建议。让赵在成都东方五里的地方安营扎寨,互为犄角。

这一刻刘备的心情是非常矛盾的。既渴盼东汉大军前解围,又畏惧刘辩大军兵临城下之后,自己将会失去兵权,从此以后变成有名无实的汉中王,甚至丢掉性命。

“大哥,这一次多亏了赵子龙救援,否则我军要吃大亏不说,弄不好你大侄子的性命都要丢了,咱们兄弟可要好好答谢一番!”战事刚刚落下帷幕,张飞就心急火燎地到汉中王府邸,表达了自己对赵的感激之意。

刘备颔首说道:“翼德所言极是,十年之前孤与赵子龙一见如故,若不是刘辩掺和进,或许赵子龙就会成为孤麾下的大将。当初失之交臂,现在想想真是可惜呀!既然赵子龙到了成都,孤自然应该设宴好好款待。”

打定主意之后,刘备立即派简雍前往汉军大营邀请赵前成都赴宴,并修一封,在信里面再三强调当初如何如何相见恨晚,如何如何的一见如故,极尽拉拢之能事。

刘备心中是这般打算,若是能拉拢一下与赵的关系为将留条出路,自然是求之不得。就算不能笼络赵,只要赵前赴宴,也能离间一下他与刘辩之间的关系,给东汉增加不安定的因素,这也是刘备乐见其成的局面。

简雍带着刘备的信出了成都,快马加鞭不消片刻工夫就到了汉军大营,见到赵之后道明意:“雍此拜会子龙将军,非为别事,乃是受了汉中王所托,邀请子龙将军与杨游击将军前往成都赴宴,一叙旧情。”

赵略作思忖,拱手道:“汉中王的心意赵心领了,当初在虎牢关相谈甚欢,那日一别之后心中也甚是挂念皇叔。但如今正是用兵之际,当以公事为重,等巴蜀平定之后,定然会设宴款待皇叔,喝个一醉方休!”

养由基这一路厮杀过,已是许久没有吃到美味佳肴,听了简雍的意倒是对这次成都之筵颇为期待,遂规劝赵道:“子龙将军,既然汉中王好意设宴,答谢咱们的救援之情,你我又何必拂了人家的心意?”

“杨将军此言差矣,我等现在正是用兵之际,当以公务为重,岂可因私废公?”赵正色拒绝了养由基的建议。

简雍见不能说服赵,只能悻悻地返成都把消息报告给刘备。刘备闻言,脸上的失望与遗憾之情溢于言表,只能就此作罢。

见赵不肯前赴宴,张飞便命人准备了礼物,带着儿子张清连夜到汉军大营向赵表达谢意。

此一时彼一时,去成都赴宴赵是不肯的,但既然张飞到了自家大营,赵无论如何总是要尽地主之宜。当即命军厨设宴款待张飞父子,由养由基作陪,把酒言欢,推杯换盏,喝了个一醉方休,直到天亮方才派人把酩酊大罪的张飞送成都。

刘备闻言心痛不已,涕泪哭道:“这世上难道真的没有兄弟之情,手足之义气?前有关羽沽名钓誉与刘辩做了亲家,现在这翼德又主动去结好赵,敢说不是为将留条出路?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都是骗人的!”

院子里阳光明媚,鸟语花香,但刘备的心情却布满了阴霾,仿佛坠入了三九严寒。心底不断喷发出的仇恨犹如火山,让刘备的面容有些扭曲变形,看起甚是狰狞恐怖,只不过没人看到他的这幅表情而已,大多数时候刘皇叔都是以宽宏仁厚的面目示人。

就在这时,守门的侍卫报:“启禀大王,庞统大人求见!”

刘备收了狰狞恐怖的表情,转身换上和颜悦色的笑容:“哦快把庞士元带进孤!”

“拜见大王!”很快的庞统就在侍卫的带领下到后花园,施礼参拜刘备。

“庞士元见孤所为何?”刘备笑容满面的问道,根本让人无法联想到他刚刚还露出狰狞凶恶的表情,前后的反差竟然如此之大。

或许刘备的表情完美地诠释了一句话“三流戏子演戏,二流戏子从商,一流戏子从政”,而刘备能够从一介织席位贩履之辈攀上汉中王的高位,无疑是此中的佼佼者。

庞统拱手道:“大王,赵的突然出现,固然使我军获得了救援。但石达开镇守南方前线,却没有得到丝毫消息,让赵长驱直入直抵成都城下,这其中不能不让人生疑啊!”

“哦莫非庞士元怀疑石达开怀有二心?”刘备吃了一惊,强做镇定的问道。

庞统微微颔首:“有道是防人之心不可无,知人知面不知心!石达开在南方镇守多年,他麾下的兵马全部由其亲自招募,如今见到大王势微,勾结东汉军为自己谋取荣华富贵,不并非不可能的事情,大王需要及早做出防备,保住我军现在的实力。”

听了庞统的分析,刘备面色凝重的招孙乾,吩咐道:“你立即去一趟南安,调石达开成都听令。”

“不知由何人接掌石达开的兵权?”孙乾动身之前问道。

刘备略做沉吟,迅速的作出了决定:“若是贸然更换主将,石达开一定心存戒备,不敢前成都。你就告诉他孤召他只是共商军事,南方的军事大权由他的副将暂掌便是。等石达开到了成都之后,孤再另外派遣大将前往南方接掌兵权,这样就不怕石达开的部曲倒戈哗变了!”

“不错,大王此计甚妙,先稳住石达开将其诳到成都,再慢慢的剪除其兵权,此乃上上之策!”庞统手抚胡须,对刘备的计策表示赞成。

当下刘备按照庞统的计策,关闭成都四门,严禁闲杂人等出入城池,让赵的人马顶在前方与刘赵联军对峙,自己却躲在城里做壁上观,企图坐收渔翁之利。

(ps:前面有人留言说成公英战死了,可是剑客翻了一遍稿子,没有发现这段剧情,不知道有没有记得这段剧情或者是这句话的?还望留言告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