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七十 弑兄背主

九百七十 弑兄背主


                吴三桂至今还清晰记得与李师师初次接触的情景,宛如昨日,历历在目。

那是刘备的四十岁寿辰,巴蜀的文武只要能抽出空就纷纷赶到成都为汉中王贺寿,一时间群贤毕至,群英荟萃。

刘备命李师师献舞一曲,当真是翩若惊鸿,矫若游龙,其婀娜的舞姿,倾城的容貌,让在座文武无不惊为天人,赞不绝口。而吴三桂这个多情种子更是一见倾心,为之神魂颠倒,拜倒在李师师的石榴裙下。

吴三桂依然清晰记得,李师师献舞完毕之后,刘备命她给在座的众文武挨着敬酒。到了自己面前时,以袖掩口,嫣然笑道:“将军,你喝的太急了,把胡子都湿了!”

“美人敬酒安能不急?莫说湿了胡子,便是丢了性命也是心甘情愿!”吴三桂将李师师递的美酒一饮而尽,酒不醉人,美人醉人。

李师师的这一笑,让吴三桂刻骨铭心,魂牵梦萦,在心里暗自发誓:“我吴三桂这辈子不管付出任何代价,都要娶李师师为妻!”

为了实现自己的夙愿,吴三桂在沙场奋勇争先,舍生忘死,为的就是能够立下大功,向刘备提出请求,把李师师赏赐给自己。

一次次的冲锋陷阵,一次次的刀头喋血,吴三桂先后与常遇春、呼延庆、李文忠等猛人交过手,身背数创,但却痴心不改。

吴三桂除了自己向刘备提出请求之外,还委托堂兄吴懿,堂姐吴苋,甚至是尚令房乔向刘备表达自己渴望纳娶李师师的意思,俱都被刘备婉言绝。虽然迟迟未能打动刘备,但吴三桂依旧充满渴望。只要李师师不嫁人,自己就有机会。

而现在,刘备竟然把李师师许配给张清了。这意味着吴三桂的美梦即将破碎,从前付出的一切斗将化作烟。流的每一滴血,负的每一次伤都变得没有任何价值。这让吴三桂不能不感到愤怒,歇斯底里的愤怒!

“既然在刘备的眼中,我们吴氏这么卑微,如此不值一提,干脆反了算了!”吴三桂手按佩剑,双眼血红,犹如一只随时准备择人而噬的野兽。

吴班虽然对刘备的厚此薄彼不满。但听到吴三桂说要造反,还是被吓了一跳:“造反?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情,弄不好便是灭族之祸!你我还是与子远(吴懿)兄长商议一番,再做决定吧?”

吴三桂斩钉截铁的道:“大丈夫欲成大事,不可有妇人之仁!现在大好的机会摆在眼前,岂能错过?你我不趁着张飞、张清父子不在成都的时候,献关投降刘裕,换取荣华富贵,等张飞归之时就没有机会了。”

“你的意思是投靠刘裕、赵匡胤?”吴班又一次露出意外的表情,“我还以为你说的是投靠刘辩呢!现如今东汉大军压境。巴蜀迟早都是刘辩的,甚至整个天下都是刘辩的。俗话说良禽择木而栖,良臣择主而侍。我等要投也应该投刘辩吧?”

吴三桂马上嗤之以鼻:“元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正因为刘辩目前手下人才济济,所以我们吴氏才不能投靠刘辩。”

吴班一脸不解:“此话怎讲?”

“论资历、论名气、论才干,刘辩手下人才一大把,我们若是投靠刘辩,只怕地位将会比在刘备手下还要卑微。若是那样,我们背叛刘备又有什么意义?”吴三桂手按剑柄,字字珠玑的给吴班分析利害。

吴班蹙眉沉吟:“投靠了东汉就算得不到重用,至少能保住我们吴氏吧?若是投靠了刘裕。被东汉大军从益州驱逐了出去,我们吴氏在巴蜀便连立足之地也没有了。”

吴三桂胸有成竹的说道:“元雄不必担忧。据探马报,洛阳朝廷已经派周亚夫、史万岁统兵五万进军巴蜀。而且赵普、杜如晦不断的从天水、汉中给刘赵增兵。曹操也在中原地区蠢蠢欲动,他们是绝对不会坐视刘辩拿下巴蜀的,所以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只要你我兄弟打开雒县城门,放刘裕、赵匡胤大军通过这道关卡,一举拿下成都,则刘辩想要迅速占领巴蜀的计划定然会胎死腹中。到那时,咱们就是刘赵联军拿下成都的头号功臣,不说平步青,至少也是炙手可热,处境绝对比在刘辩手下卑躬屈膝好得多!”

吴三桂分析分析去,最重要的一点却没有向吴班挑明,他之所以冒着风险选择投靠西汉联军,最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李师师。刘辩征调李师师前往江东的消息已经不是秘密,吴三桂知道如果自己选择投靠东汉的话,算是彻底与李师师无缘了。单凭这一点,吴三桂也绝对不会选择刘辩。

“为了李师师,我必须奋力一搏!没有了最爱的美人,就算给我江山,又有何用?”吴三桂手按佩剑,内心在怒吼咆哮。

但吴班却显得很冷静:“背叛刘备干系重大,事关吴氏上下五千族人的性命,决不可草率行事。是该继续为刘备卖命,还是该投靠东汉或者西汉,我必须与子远兄长商议一番”

吴班说着话扭头就走:“趁着刘裕、赵匡胤按兵不动之际,我先一趟成都,晌午就能。在我之前,三桂你切莫轻举妄动!”

“兄长留步!”

吴三桂轻唤一声,一个箭步追了上去,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拔剑刺向吴班的后背。

“咄”的一声,锋利的剑刃刺破了吴班的甲胄,透胸而出。

“三桂你!”吴班伸手抓住透胸而过的剑刃,想要做出反击,四肢却已经绵软无力,有气无力的喘息道,“你你竟然暗算自己的堂兄?”

吴三桂面无表情的拔出佩剑,看着吴班缓缓倒地,语气冰冷的道:“谁敢阻止我得到李师师,我就杀谁!”

“你为了一个女人,竟然”吴班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伸手指着吴三桂想要破口大骂,却最终脑袋一歪,气绝身亡。

前报信的族人吓了一跳,“噗通”跪在地上,求饶道:“三桂哥,不要杀我!我一切都听你的,绝不会把你杀了元雄这件事泄露出去的。”

吴三桂面带笑容的扶起这个族人,把佩剑递了过去:“,在吴班的身上再刺几剑,给哥哥献上投名状,这样哥哥才能与你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这名族人只能咬着牙,挥剑在咽了气的吴班腹部补了一剑,这才瑟瑟发抖的跪倒在地:“三桂哥,我跟着你杀人了,还把元雄兄长杀了。”

吴三桂这才心满意足的转身离开:“你把吴班的尸体稍作修饰,我去放西汉联军入关。等城破之后,你就一口咬死吴班是被傅友德杀的,以此诱使吴懿背叛刘备,率族人打开成都的大门,放刘赵大军入关。”

为了安抚这名族人,吴三桂又笑眯眯的道:“兄弟莫怕,哥哥绝不会误了你的前程。等拿下成都之后,我保证把杜月娘赏赐给你,让兄弟你也享受几天艳福。”

这名吴氏族人已经上了吴三桂的贼船,只能硬着头皮答应:“谨遵三桂兄吩咐!”

吴三桂飞快的到房,提笔给刘裕、赵匡胤写了一封信,大意就是自己打开城门放刘赵联军进入雒县,然后再蛊惑吴氏族人打开成都大门,里应外合,助刘赵再拿下成都。作为报,希望册封自己为成都太守,任何人不得与自己抢夺李师师。

吴三桂修完毕,带了数十名亲兵翻身上马,直奔雒县北城门,以巡视的名义登上城头。趁人不备,把信绑在羽箭上,拉得弓弦如满月,射到了城下刘赵联军的大营之中。

有巡逻的士卒捡到,立即呈交给刘裕、赵匡胤:“启禀两位将军,捡到自城头上射下的信一封!”

帅帐之内,赵匡胤与刘裕各自在一张虎皮座椅上并肩而坐,正因为东汉势如破竹的攻势而愁眉不展,听了士兵的报告,伸手道:“把信呈上!”

赵匡胤比刘裕年长六七岁,便以兄长自居,当下首先过目,看完之后大喜过望:“哈哈吴三桂恼怒刘备把李师师许配给了张飞之子,打算献关投降。这还不算完,他还能蛊惑吴懿率领吴氏族人打开成都,让我们兵不血刃的拿下这座天府之都!”

“哦真有此事?”刘裕精神为之一震,从赵匡胤手里接过信,“我看看吴三桂在信中怎么说的?”

片刻之后,刘裕看完了信,一脸矛盾的道:“如果吴三桂所言是真,雒县自然唾手可得。但那庞统、法正诡计多端,只怕这是他们的诱敌之计啊”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犹如一座小山丘的大将站了出,当他迈动步伐的时候,甚至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大地在震颤:“纵有埋伏,又有何惧?只要城门打开,末将愿为先锋,进城一探究竟!”(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