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六十七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九百六十七 搬起石头砸自己脚


                有道是“英雄难过美人关”,更何况是张清这种血气方刚的青年才俊。

听了刘备的话,咧嘴笑道:“呵呵王伯抬爱,小侄受宠若惊。不知王伯说的是哪家的姑娘?”

“听说杜月娘是个貌美倾城的女人”刘备面带微笑,试探张清的反应。

如果刘备现在顺风顺水,一定会以敦厚宽宏,长兄如父的态度对待关羽,一赚取名声,二让关羽汗颜无地,悔不当初。

但可惜的是,现在的刘备江河日下,朝不保夕,这让他对关羽的仇恨越越浓烈,甚至认为造成自己今日这般窘境的罪魁祸首就是关羽。

如果不是关羽沽名钓誉,打算做个匡扶汉室的忠臣,在上庸按兵不动,最终导致孙策兵败身亡。那么现在荆州前线还是孙氏集团扛着,自己可以在益州这个大后方安稳的发展,巩固在南的统治,甚至还可以进军雍州,染指西北,成就一番王霸之业。

如果不是关羽杀了魏文升,得罪了魏文通、杜如晦,最终导致他们与杨怀、高沛一起追随刘裕造反。如果不是关羽包庇杀了邓贤的周仓,也不会致使泠苞、刘愦、庞羲等人纷纷出逃,导致了数以万计的刘璋旧部纷纷叛逃,才让赵匡胤、刘裕得寸进尺,从汉中一路打到et了雒县。

总之,在刘备的心里,自己今天的处境几乎一多半是拜关羽所赐,这也让刘备对关羽的恨越越强烈。

“孤拿你关羽当做手足兄弟,甚至将妻妾比作衣服。将兄弟比作手足,可是你又如何对待我刘玄德的?既然你关某不仁。就休怪我刘备无义!”

这一刻,刘备能够想到的最恶心关羽的办法就是把杜月娘许配给张清。你们不是青梅竹马,旧时情人么,那么我把你的女人许配给你的侄子,看看你心里如何想法?

“到那时你心有多痛,就会知道孤现在有多痛!你不让孤好过,孤也不让你好过!”刘备表面上笑吟吟的看着张清,内心的仇恨却是犹如喷薄的火山。

“真是好兄弟啊,当初约定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可你关某人又是如何对待我这个兄长的?我在巴蜀朝不保夕,各路诸侯将我视为鱼肉,而你却在荆州风风光光,统率大军南征北战,又做了庐江王的岳丈,和大汉皇帝做了亲家,好一个有福同享有难同当啊!”

只不过关羽与杜月娘之间的关系在成都已经不是秘密,虽然没有公开表明。但却已经传得满城风雨,刘备也不敢确定张清是否有胆量纳自己伯父的女人为妾?

所以刘备才把话说的模棱两可,留着可以圆的余地,根据张清的表现再做决断。杜月娘的美貌在巴蜀屈指可数。对于张清说,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吸引力的,这也是刘备打算赌一把的原因。

在刘备看。把杜月娘许配给任何人,都没有嫁给张飞的儿子让关羽颜面尽失;而且还能恶化张飞与关羽之间的感情。简直是个一箭双雕的计划。

只是,计划能否实现。最终要看张清的决定。只要张清答应一声,自己今晚就把他送到杜月娘的厢房里,把生米煮成熟饭,谁敢不让自己好过,一定会加倍奉还。

听了刘备的话,张清的脸上露出为难之色,拱手道:“王伯,这杜氏虽然姿色倾城,但小侄听说他是二伯听说他是关长将军的旧情人,此事绝不可行!否则,不说别人,就是家父那里也过不去,不把小侄的腿打折才怪哪!”

听了张清的话,刘备心里倍感失望,但脸上却是故作惊讶:“哦果真有此传言?我还以为这杜氏与二弟是亲戚呢,原竟是这般关系,倒是孤失察了!”

刘备说的极其自然诚恳,让张清对他的话信了七八分,看这位大伯的确不知道杜月娘与关羽之间的传言,这才乱点鸳鸯谱。

刘备为了掩饰自己的心虚,正色告诫:“贤侄啊,你以后可不能称呼长的表字,他毕竟是你的结义伯父,是你父亲的义兄。就算他有做错的地方,我们也要包涵他,谅解他!”

“王伯宅心仁厚,宽宏大量,小侄佩服的五体投地,二伯他真是对不住王伯的新人啊!”张清拱手作揖,对刘备的教导洗耳恭听。

刘备本打算促成杜月娘与张清的婚事,以此报复关羽,没想到遭到了张清的拒绝,当下悻悻的道:“既然杜月娘与你二伯还有这么一段旧情,那就当王伯我今夜的话没说吧!时候不早,贤侄去休息吧,尽早返雒县协助你父亲守关。”

张清却没有告退的意思,拱手道:“王伯,既然你开了这个话题,小侄还有个不情之请!”

“哦贤侄说听听,若是伯父能够做到,定然应允。”刘备背负双手,古井不波的说道。

张清一脸诚恳的道:“小侄自从与李师师有过一面之缘后,一见倾心,自此念念不忘。既然王伯今日开了口,便请把李师师赏赐给小侄如何?小侄一定会将王伯当做亲生父亲,为伯父赴汤蹈火,虽死不辞!”

李师师冰雪聪明,长袖善舞,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暴露奸细的身份。这让刘备误以为刘辩点名索要李师师,是因为贪恋李师师的美貌,故此就把李师师恭恭敬敬的伺候了起,当做可居的奇货。

在刘备的心里,只想把杜月娘许配给张清,以此报复关羽,并不想把李师师送给张清。若是把李师师嫁了,这个奇货可居的女人就不值钱了,但这话题是自己开的,若是拒绝了张清的要求,肯定会惹得他心里不痛快,留下隐患。

更让刘备为难的是,李师师艳名动巴蜀,惹得吴三桂为之倾倒,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多次当面或者通过吴懿、吴班,以及自己的妾氏吴苋提出请求,希望把李师师赐给吴三桂,都被刘备婉言拒绝。

如果现在把李师师赏赐给了张清,无疑会得罪吴三桂,甚至得罪以吴氏为代表的巴蜀士族。但如果拒绝了张清,又会得罪张飞父子,“这简直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该如何是好?”(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