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六十六 刘备的绿帽子

九百六十六 刘备的绿帽子


                “爱妻说的是把李师师与杜月娘送还给刘辩之事?”刘备接过甘夫人递的茶水,呷了一口,问道。

甘夫人点点头:“正是,妾身从金陵到成都已经半年有余,大王既不让妾身金陵,又不把李师师与杜月娘送走,如此行事会授人以柄不说,只怕会惹怒皇帝,对大王的将不利。”

甘夫人于去年九月底获得刘辩同意,留下阿斗在金陵做人质,自己了一趟成都探望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丈夫。

久别重逢,夫妻之间少不了温存一番,刘备虽然已经到了不惑之年,但却雄风不减。几番雨下竟然让甘夫人有了身孕,于是由甘夫人修一封给刘辩,请求在成都生育完孩子之后,再返金陵。

对于善良贤惠的甘夫人,刘辩从心底感到同情,当即一封,让她在成都生产完毕之后再金陵,阿斗留在乾阳宫好吃好喝伺候着,绝不会受到半点难为。但请甘夫人告诫刘备,早日把李师师与杜月娘送江东。

甘夫人收到刘辩的信之后感激涕零,多次劝谏刘备派人把李师师与杜月娘送江东,一不会惹怒刘辩,二不至于落个言而无信的骂名。

刘备却只是随口答应,根本没有实质性动作,之后更是长期在雒县坐镇,很少与甘夫人见面,省的有人在自己耳边叨叨。

这次因为东汉大军两路挺进,势如破竹,连下益州十余座县城,眼看着益州从今以后多半要落入东汉朝廷之手,刘备这才忧心忡忡的从雒县到成都召集众文武共商对策。

等了许久的甘夫人见到刘备的第一面就提出派人送还李师师与杜月娘,但刘备吱吱呜呜搪塞说自己公务繁忙,过几天再说。甘夫人心中不忿,便每个晚上都在刘备面前提起此事,劝他遵守诺言,送还李师师与杜月娘。今天晚上也不例外,刘备刚刚从宴席上返,甘夫人便旧事重提。

听了甘夫人的话,刘备忽然心头火起。变色道:“你整日里替刘辩说话,莫非怀有二心?抑或是你腹中的孩儿是刘辩的,方才这般替他说话?”

甘夫人闻言,犹如五雷轰顶,怔怔的半晌说不出话。

看到甘夫人的反应。刘备自知言重,心烦气燥的挥挥手,示意婢女把甘夫人搀扶下去:“好了,你们把王妃扶下去好生休息吧,不要再让王妃过问这些闲杂琐事,一切由孤处理便是。”

“嘤嘤”刘备话音刚落,甘夫人便爆发出一声悲伤的呜咽,“妾身在江东的这两年,除了拉扯阿斗之外,无日无夜不思念大王。从无二心。想不到大王竟然这样看待妾身,将我当成水性杨花,朝秦暮楚的妇人,岂能不让人心寒?”

刘备心烦意乱的反问:“那你为何天天在孤身边絮叨,不停的劝我把李师师与杜月娘放成都?你这分明是胳膊肘向外拐,怎能不让孤生疑?”

“哈哈”甘夫人发出一声凄楚的惨笑,“妾身一片丹心只想为大王谋个生路,却不料竟然会惹得大王如此猜忌,真是可悲啊!明眼人都看的出,东汉百万大军横扫天下。一统之势已经不可阻挡。大王应该真诚悔罪,请求皇帝宽恕你的过错,咱们一家人还可以平平安安的共享天伦之乐”

“住口!”

刘备脸现愠怒之色,高声呵斥:“孤不要天伦之乐。孤要继续做我的汉中王!孤曾经是益州的主人,是手握二十万雄兵,一言定人生死的汉中王,岂能再去过凡夫俗子的生活?若是那样,与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在人的潜意识之中,对于失去有着本能的恐惧。此刻在刘备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如果刘备不曾做过汉中王,也许不会这样难以释怀,但当体会过万人之上的风光之后,现在却要做一个卑微的凡夫俗子,犹如从天堂跌落到地狱一般,这让刘备感到恐惧和绝望。

“更何况!”

刘备忽然加重了语气,攥起了拳头,脸色变得有些狰狞:“更何况兔死狗烹,鸟尽弓藏。刘辩一定容不下孤,就算孤把头埋在地里,卑微的像泥土一般悔罪,也不会得到刘辩的真正宽恕。天伦之乐只是你的幻想而已,说不定哪天孤就死的不明不白。与其那样,不如奋力一搏,生死听天由命!”

“大王,通过妾身的接触,发现陛下的性格还是非常和善,待人宽厚。只要大王诚心悔过,妾身相信陛下一定不会像你说的这般阴险。”甘夫人轻轻擦拭眼泪,做着最后的努力,试图说服刘备。

刘备却被甘夫人气的有些失去理智,从前的宽厚之风变得荡然无存,一把扯住甘夫人的衣襟,呵斥道:“你这般替刘辩说话,让孤不得不怀疑你与刘辩之间的私情!”

顿了一顿,大笑道:“想让我释放李师师与杜月娘,想也休想!如果孤的王位保不住了,我也要让刘辩与关羽留下终生的遗憾!”

话音落下,刘备拂袖而去。

半夜时分,张清快马加鞭从城外返,前汉中王府拜见刘备:“启奏王伯,小侄追了半夜,在郫县追上了潜逃的庞羲,已经将他的首级取,特献给王伯。”

刘备收了怒容,换上和颜悦色的笑容:“呵呵贤侄怎么把庞羲杀了?孤不是让你好言宽慰,劝他心转意么?”

张清一愣:“不是王伯府上的亲兵拿着您的令牌对小侄下达的命令么?说要让庞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刘备矢口否认:“一定是刘贵这厮贪酒听错了话,不过木已成舟,这件事就这样算了吧!庞羲意图叛逃,杀了他也是死有余辜。但此事就不要再声张出去了,免得授人口舌。”

张清拱手道:“小侄明白,我已经把庞羲及三名随从的尸体全部处理掉,保证神不知鬼不觉。”

刘备吩咐张清把庞羲的头颅放下,和颜悦色的问道:“大丈夫应该三妻四妾,而贤侄只有一房妻子,王伯欲为你做一桩媒,不知贤侄意下如何?”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