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六十三 夜宴遇刺

九百六十三 夜宴遇刺


                虽然刘、赵联军连得三大猛将,多多少少让刘辩感受到了一丝压力,但也仅仅只是一丝而已。 <strong>最新章节全文阅读</strong>

“不就是个基础武力103的巨毋霸嘛,我大汉朝廷能够挑战这家伙的一个巴掌数不过。而且朕还有一次爆表特权,说不定把白起或者韩信给召唤出,那就赚大发了!”刘辩抬手揉了揉太阳穴,在心中暗自思忖。

“吧,使用爆表特权给朕召唤一名统率型的武将!”

虽然刘裕、赵匡胤连得三员猛将,但刘辩并没有和他们攀比的打算,而是选择召唤一名统率型的武将。因为人才库中的候选越越少,那么获得韩信或者白起的几率就会增大,看起是这个道理。

但系统的答却让刘辩有些目瞪口呆,“叮咚系统提示,由于宿主已经拥有两项爆表属性,且系统累计被爆表超过三十次,故此已触发系统内置条款,宿主的爆表特权将会被取消。从今以后只能使用常规召唤,或者系统奖励的卡片进行召唤!”

这一次刘辩终于不淡定了,意念中带着愤怒的口吻:“什么?你爆表就爆表吧,本宿主不怪你,因为那是系统预设的条件。你把爆出的牛人分配给对手,本宿主也不怪你,那怨本宿主运气不好。可是你竟然把本宿主的奖励给取消了,这就有点欺负人了吧?你难道以为本宿主真的不敢把你卸载了么?”

“叮咚系统提示,宿主爆表后的召唤特权被取消了,但是有其他奖励啊,请稍安勿躁。”系统不疾不徐的答道。

刘辩闻言,心头的怒火这才稍稍散去:“什么奖励,说听听?你不要以为本宿主是个重情义的人,就欺人太甚!”

“系统内设条款:当宿主的两项属性达到爆表水平,并且累计超过三十次爆表之后,将不会再获得系统补偿的爆表特权。但每次爆表可获得一个技能槽,最多可以获得三个”

刘辩心头一喜:“嗯技能槽。这意思就是朕可以获得技能了?”

“对,宿主本次自爆之后获得了一个技能槽,可以向他人讨教心得,也可以与他人切磋武艺。 还可以与他人研究用兵谋略,治国之道。只要宿主能够领悟对方的精髓,便有可能获得对方的技能。”

刘辩登时了兴致:“莫非是与我儿无忌一样,需要向他人讨教才能获得技能,而不能自行指定?”

“宿主所言极是。此技能槽只能学习领悟,不能自主指定。”

刘辩小心谨慎的问道:“你上次不是说朕的技能是召唤吗?不会当习得其他技能之后,就失去了召唤能力吧?这样可是得不偿失,朕绝不同意。”

系统很认真的解释:“因为这是宿主获得的爆表奖励,额外增加了一个技能槽,所以不会取代召唤的。但宿主需要注意的是,这三项技能不可出现同一类型,譬如宿主本次获得一个武力型技能,就算再获得一个空白技能槽,也不能再习得武力型技能。只能领悟统帅、智力、或政治型技能。”

刘辩手抚下颌,暗自思忖:“这样的话,其实也算是个不错的结果!数据库中的人才越越少,更何况我大汉朝廷几乎已经人满为患,再一个90左右数值的家伙也没有多大作用。还不如弄几项技能提高朕的自身能力哪,爹有娘有,不如自己有!大臣再牛逼,也不如自己牛逼实在!”

刘辩双眸转动,决定接受这个条件。系统都说了这是内置条款,自己不同意也没办法。除非把系统卸载了。

“等等朕还有一个问题,若是爆表超过了三次,朕不能再继续获得技能槽,难道就没有奖励了么?”刘辩心念电转。很快就找到了关键所在。

“叮咚系统提示,当宿主累计获得三个技能槽之后,每次被爆表将会获得三个自由支配点,除了宿主之外,可以用任意提升他人不超过105的常规属性。授予成功之后,获赠人物将会以自我参悟的方式提升能力。”

刘辩微微颔首:“看也只能如此了。总比一无所获好的多,只可惜这三个自由支配点不能用突破105的人类极限,否则朕迟早要打造出一个武力高达120的猛将。”

时候已经不早,刘辩重新上床入寝。至于这次获得的技能槽用向谁请教,刘辩还没做好打算,先看看情况再做决定不迟。不管怎么说,从今以后自己也是拥有特殊技能的人了。

次日天亮,斥候报:“启奏陛下,张宪将军已经攻下羊渠,章撼将军已经攻下汉丰,请陛下部署下一步的战略。”

刘辩立即召孙膑与陈平,对着地图研究了一阵,吩咐斥候道:“命章撼为主将,张宪为副将,率兵继续北上,前往巴西攻打阆中!”

到天黑之时,又有斥候报:“启奏陛下,韩世忠将军与夫人梁红玉,以及朱桓将军率领三万水师溯江而上,目前已经抵达了白帝城,预计再有三五日便可抵达临江,声陛下部署作战计划。”

刘辩不假思索的下令:“命韩世忠加快行军速度,尽早抵达临江,水陆并进,共同攻打江州。”

江州就是刘辩穿越之前的重庆,目前由刘裕麾下的成公英、刘循率领一万人驻守,只要拿下这座重镇,向上便是坦途,可以直抵成都的门户雒县,收复巴蜀,指日可待。

晌午时分,由临江士族推选的一位德高望重的陈姓老叟,前县衙拜见刘辩:“老朽陈腾,受桑梓所托,设宴答谢陛下,还望陛下赏光,莅临寒舍!”

要想维持政权的长治久安,就必须与士族搞好关系,刘备当初就是获得了巴蜀士族的支持,才慢慢在成都站稳了脚跟。既然临江的士族有心答谢自己,刘辩也不推辞,一口答应了下。

“难得诸位父老乡亲有心,朕就与你们同乐!”刘辩痛痛快快的答应了下。

想起康熙、乾隆在故宫设置百叟宴、千叟筵款待老人,传为佳话的故事,刘辩又道:“这次筵席的开支由朝廷负责,麻烦陈员外把临江城内六十岁以上的老者全部聚齐,朕要与民同乐!”

陈腾大喜过望,颤巍巍的鞠躬谢恩:“陛下如此圣明,实乃临江百姓之福,老朽这就家准备!”

傍晚时分,华灯初上,陈府内大摆筵席。

除了临江城各士族的头面人物争相赶一睹天子尊容之外,陈员外又邀请了一百多个超过六十岁的老者前家中赴筵,一时间熙熙攘攘,热闹非凡。

刘辩在文鸯的保护下,带着陈平、孙膑,以及新任命的几个地方官吏一起前赴筵。在接受完了百姓们的跪拜之后,笑容可掬的召唤百姓起身:“诸位桑梓莫要拘束,率土之滨莫非王土,四海之士莫非王臣。你们都是朕的子民,从今以后朕要让你们过上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太平日子!”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百姓山呼万岁,然后酒筵开始。

筵席上自然少不了歌舞助兴,十几个长袖飘飘的婢女载歌载舞,婉转峨眉。十几个弹奏琵琶、古筝的匠人埋首拨弄,倒也清脆动听。

酒席过半,众人纷纷起身向刘辩敬酒,以至于筵席上有些杂乱,熙熙攘攘之声不绝于耳,一个怀抱古筝的匠人不动声色的朝刘辩移动了过去。

“倏”的一声,寒光一闪,突然自古筝中射出一蓬银针,疾射刘辩的后背。

刘辩正在接受百姓的敬酒,对此毫无防备,幸亏文鸯眼疾手快,情急之下伸手推了陈员外一把,一个踉跄挡在了刘辩的背后,登时被银针射入体内。

“哎呀疼死我也!”

已经六十多岁的陈员外惨叫一声,口吐鲜血,当场毙命。自嘴角溢出的血渍呈现黑红之色,显然银针上淬有剧毒。

刘辩反应神速,趁着陈员外帮自己挡住毒针之际,劈手就去抓乐师的衣襟:“好大的胆子,竟敢刺朕?”

却不料这乐师也非易于制备,抱起古筝奔着刘辩的头上砸了过:“昏君受死!”

“不好啦,有刺客!”

陈家大院登时乱作一团,百姓纷纷逃散,刺杀皇帝的大罪岂是闹着玩的?今夜之后,临江怕是要倒霉了。

风声呼啸而,刘辩侧身躲开,一脚踹在乐师的腹部,登时一个踉跄险些跌倒。被文鸯从背后拔剑砍中小腿,登时跌倒在地,一脚踏在脸颊上,大声喝问:“好大胆的刺客,究竟受何人指示行刺陛下?速速招!”

乐师忽然自袖子里掏出银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扎向自己的喉咙。剧毒见血封喉,文鸯想要阻止已经不及,只能眼睁睁看着刺客嘴角流血,气绝身亡。

“叮咚高渐离刺杀宿主不成,自尽身亡,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目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已上升到19枚,复活点680个。”()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