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五十九 进军巴蜀

九百五十九 进军巴蜀


                “铁木真,你在我大夏国境内纵兵掳掠,还想走么?”

踢乌骓四蹄生风,不消片刻功夫便追了上白马白袍的“铁木真”,匈奴卫兵不过螳臂当车,不费吹灰之力便被项羽杀的七零八落。,

两马并行之际,项羽爆发出一声惊雷般的叱咤,轻舒猿臂奔着“铁木真”的腰带抓,企图把这个登基称帝的匈奴单于一举生擒。

与此同时,已经进军到了永安的刘辩突然收到了系统的提示:“叮咚项羽叱咤爆发,降低杨延辉2点武力,当前武力下降至92!”

刘辩一愕:“杨延辉?这不是杨家的四郎么,怎么会和霸王杠上了,真是怪哉!”

经过了二十多天的长途跋涉,刘辩率领的西征军已经进入了益州东部地区,开始分兵攻打被刘裕、赵匡胤占领的永安、巫县、北井等县城,趁着刘赵联军与刘备火拼之际,攻城掠地,抢夺地盘。

“杨延辉统率86,武力94,智力72,政治”系统同时向刘辩报告了杨四郎的四维能力。

虽然在此之前,系统从没有向刘辩提起过杨四郎到了这个世界,但刘辩还是能够猜到杨四郎十有八九是被七郎或者六郎携带出世的,只是弄不清四郎为何突然流落到了安息,而且还与霸王杠上了,弄不好怕是要白送人头了!

“看项羽那边不太平啊,朕必须加派斥候刺探安息的情报!”刘辩说做就做,打定主意后,立即增派了十余名精锐斥候离开军营,快马加鞭奔安息大夏国刺探情报去了。

沙场之上,狂风呼啸,黄沙漫卷。

猛地听到项羽一声叱咤,杨四郎吓了一跳,急忙头望月,手中长枪奔着项羽咽喉刺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项羽出手如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握住了杨延辉刺的长枪,喝一声“撒手!”

杨延辉还没反应过,如同被磁铁吸住的金属一般奔着项羽的怀里扎了过去。等反应过的时候急忙松手,却已经被项羽轻舒猿臂抓住了腰带,轻而易举的从马上提了下,掷于马前。

虽然项羽从没有见过铁木真,但还是一眼就能够看出被自己生擒之人是个汉人而不是匈奴人。不由得双目圆睁,怒喝一声:“你是何人?竟敢冒充铁木真,诓骗于我?”

杨延辉自知反抗也是无济于事,干脆躺在地上等死:“我是个汉人,在防御边关的时候失手被匈奴人生擒活捉。铁木真的妹妹看上了我,委托铁木真为我求情,保住了我的性命。后我就变成了铁木真的妹夫,直到他做了匈奴的单于,也没有亏待于我。所以这份恩情我不能忘记,既然已经做了阶下之囚。要杀要刮悉听尊便!”

听了杨四郎的话,项羽反而露出了欣赏的神色:“不错,倒是一个恩怨分明的汉子,这点非常投我项羽的脾气!你明知有可能会死在乱军之中,却依旧挺身而出,本王欣赏你这份勇气。你若是肯为孤效力,我饶你不死!”

蝼蚁尚且有贪生之念,更何况是人,而且杨延辉也不是个意志坚定的人。否则被匈奴人抓住之后,他也不会选择隐姓埋名。苟且偷生。

此刻在生死之间还是选择了活下去,叹息一声:“我这次冒充铁木真也算是报答了他的恩情,若是项王肯刀下留人,我木易愿为大王效力!”

项羽大笑一声。伸手把杨四郎拉了起:“只要你肯为孤尽心尽力,我大夏国有的是美女娇娘!”

说着朝不远处正在厮杀的吕玲绮一指:“若是木易将军不喜欢异族女子,我府上还有两个出类拔萃的汉人女子,乃是汉朝武将吕布之女。那个英姿飒爽的就是姐姐吕玲绮,妹妹聪敏过人,上得厅堂下得厨房。若是你们投缘的话,孤不妨给你们做个媒。”

杨四郎刚刚做了俘虏,哪里有心情却谈婚论嫁,爬起身单膝跪地施礼:“我木易愿为项王效犬马之劳,赴汤蹈火万死不辞!只求项王能饶过铁木真大汗的家眷。”

项羽略作思忖,颔首道:“看在木易将军的面子上,孤可以不为难铁木真的家眷。待会儿清点人数,如果铁木真被捉了,由你劝他归降。若铁木真侥幸逃走,你可以派人联络他大夏投靠于我,必有重用。”

杨四郎也不知道铁木真是生是死,被捉了还是逃走了,只能作揖领命:“谨遵大王吩咐!”

随着杨四郎被生擒,战事彻底落下帷幕。两万五千多匈奴兵战死了八千余人,四散溃逃了五千多,剩下的一万两千余人尽皆被俘,另外缴获各种马匹四万多,牛羊牲畜十几万头,俘获匈奴百姓十余万人,可谓大获全胜。唯一的遗憾就是被铁木真与檀道济趁乱逃脱。

先轸向项羽建议道:“项王,我大夏国要想崛起,必须提升百姓人口。而这些匈奴百姓多达十余万,可把他们全部收编为大夏子民,用胡人管制他们。我看那耶律楚材是个可用之才,大王不妨重用于他!”

项羽立即召见耶律楚材,询问一番,得知他是乌桓人,而且谈吐不凡,遂加以笼络:“铁木真已是强弩之末,耶律先生有治国之才,若是肯为我大夏效力,必然加以重用,让先生的才华有用武之地。”

就连杨延辉、慕容恪都知道请降,耶律楚材一个乌桓人,自然也不会求死,当即躬身施礼:“若项王答应善待匈奴百姓与铁木真大汗的家眷,我耶律楚材愿为大王效犬马之劳!”

“你告诫这些百姓,只要老老实实的做大夏国的子民,我项羽一定不会为难他们。反而会分给土地,发放粮食种子,甚至让他们替我大夏牧马放羊!”项羽声若洪钟,干脆利索的答应了下。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就连慕容恪、耶律楚材、杨延辉三位核心都投降了项羽,其他的普通将士与百姓也只能乖乖认命,臣服于项羽。

次日清晨,项羽命钟离昧在前开路,自己带着先轸、吕玲绮,以及归降的杨四郎、慕容恪、耶律楚材等人居中,由薛万彻率一万人马殿后,引领着十余万百姓,驱赶着牛羊骡马,向南奔木鹿城而去。

虽然项羽在历史上多次作出屠杀之举,但此一时彼一时,这些匈奴人孤客穷军,无依无靠,翻不起什么浪花,所以自始至终项羽也没有动过屠杀的念头。眼看着治下的百姓即将发展到一百五十万,这让项羽愈愈看到崛起的曙光。

由于耶律楚才是乌桓人,慕容恪是鲜卑人,“木易”是汉人,所以项羽也就打消了对他们的提防之心,俱都委以重任,分别在木鹿城担任要职,在亚父吕望的帐下听从调遣。

吕望人尽其才,任命耶律楚材担任大夏副相,充当自己的左膀右臂;命慕容恪追随项羽训练骑兵,命杨延辉担任季布的副将,一块训练步兵。

经过吕望的运筹帷幄,这些被俘的匈奴人很快就在大夏国安定下,不管他们的内心有何想法,至少表面上服服帖帖,做起了大夏国的顺民。

自此之后,项羽每日操练兵马,囤积粮草,锻造甲胄,凭借着缴获的匈奴马匹,组建了一支四万人的骑兵部队,平日里亲自训练,准备下去一年半载之后向安息境内的其他诸侯国开刀。

“只要灭掉了巴比伦的亚历山大,则安息可定!安息若定,则天下可图,故土可复!”

项羽站在木鹿城的的城楼上,望着脚下蔚为壮观的骑兵部队,热血澎湃,心潮起伏,仿佛看到了楚国的故土在向自己发出召唤。

益州东部,三路汉军席卷三座县城。

徐晃率领一万人马攻打永安,手提大斧,飞纵骅骝,身先士卒的跃过护城河。亲自扛着梯,冒着矢石向上攀登,第一个登上城墙,砍落吊桥。

城下的汉军用攻城锥猛攻城门,霹雳车向城墙上狂投巨石,半天的鏖战下,永安告破,东汉军潮水般涌入城中。守将刘愦放弃了城池向江州方向溃逃,永安重镇顺利的落入东汉军手中。

就在徐晃拔掉要塞永安之时,张宪也率领八千人马一举攻克了巫县,全歼城里的两千五百多守军。而章邯也不甘示弱,亲自冲锋陷阵,率部攻克北井,使得汉军一路势如破竹。

既叫永安又叫白帝城的重镇告破,刘辩带着孙膑、陈平等谋士,以及宇文成都、文鸯入城安民,宣扬大汉的政策,笼络民心。同时命徐晃率领齐国远、孟良二将继续向西猛攻重镇临江,命张宪攻打羊渠,命章邯攻打汉丰,誓要以席卷之势,吞并整个巴蜀。

近几年以,刘备与赵匡胤、刘裕联军打的两败俱伤,此时不坐收渔翁之利,更待何时?刘辩一面急袭巴东各郡县,一面飞鸽传诸葛亮,命他火速北上成都,配合西征军两路夹攻,争取早日兵临成都城下,让这片肥沃的土地重大汉朝廷的怀抱。(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