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六十 宿主二次爆表

九百六十 宿主二次爆表


                临江乃是巴东门户,扼守长江,地势险要,犹如龙盘虎踞,易守难攻。

刘愦据城死守,闭门不战,徐晃带着齐国远、孟良二人提兵一万五,猛攻了两天一无所获,临江城依旧犹如铜墙铁壁一般伫立在西进成都的咽喉要道上。

刘辩在白帝城安民完毕,便带了孙膑、陈平等人引兵一万五万,直奔临江前线,共商破城之策。

放眼望去,周围群山连绵,山势崔巍,临江城犹如钉子户一般牢牢镶嵌在西进巴蜀的道路上,要想挺进成都就必须拔掉这颗咽喉要道上的钉子。

如果有船只,顺着长江走水路倒是可以饶过临江,但那样却把后方交给了敌人,粮草补给路线,后退的路线将会被全部切断,相当于一头扎进了敌人的口袋,乃是兵家大忌。刘辩身经百战,又有陈平、孙膑等善谋之士辅佐,自然不会犯这样的错误。

城内有蜀将刘愦率领着六千将士扼守,如果刘辩狠下心强攻,攻破临江并不是太难。但刘辩不想付出太大的伤亡代价,如果仅仅只是这么一座小小的关卡,就要付出七八千乃至上万人的伤亡,将谈何争霸天下?

“所以我们一定要拿下临江,并且不能付出太多的伤亡!”刘辩在御帐中对众文武说道。

“临江周围群山连绵,倒是可以使用孔明灯发起空袭。只可惜孔明不在此处,没人会看天气,不知道何时起风。也不能判断风向。否则的话,要破临江易如反掌。我军也不至于折损了许多兵马。”

徐晃在交州的时候见识过孔明灯的威力,对此记忆犹新。连续两天的强攻下。折损了两千左右的将士,这让徐晃感到郁闷,只恨自己没有诸葛亮的本事,否则也不会白白牺牲那么多将士的性命。

即便徐晃不说,刘辩也想到了使用孔明灯空袭临江的办法,蹙眉问陈平:“陈卿,我军这次从金陵出发,携带了多少孔明灯?”

由于孔明灯战略价值巨大,已经被刘辩下令在全军推广使用。与诸葛连弩成为了东汉军的强力武器。但因为制造工艺复杂,所以每年下的产量并不大,就算金陵军工厂在徐光启的亲自监工之下,一年下也就仅能制造两千盏孔明灯,一万张诸葛连弩。而且还要分配给各个军团,因此即便是刘辩这个大汉皇帝亲自统率的部队,也没有太大的装备量。

陈平闻言,出列禀奏道:“陛下的话,我军此次出征巴蜀。总共随军携带了四百盏孔明灯,一千五百张元戎弩。”

不等刘辩开口,孙膑就有了主意:“既然我等不能像孔明那样准确预判风向,干脆在临江周围的山峦上各自派遣一百名将士。随身携带孔明灯、元戎弩在山上等候,何时起风便何时空袭临江,杀伤城墙上的守军。掩护大军攻城。”

刘辩点头:“朕也正是此意,就这样定了!”

当即派遣孟良、齐国远二人各自率领两百名伞兵。按照东、南、西、北四个方位寻找山头,只等起了大风。便乘坐孔明灯飞到临江城头,用诸葛连弩射杀城墙上的守军,掩护主力大军攻城。

齐国远与孟良天生不安分,对于新鲜事物充满了兴趣,去年到金陵后闲无事,凑巧之下对孔明灯产生了浓厚的兴趣。闲暇之余,只要起风便带着孔明灯寻找山坡飞翔,一二去,竟然能够在空中自由翱翔,因此刘辩便委任二人统率伞兵空袭临江。

“陛下尽管放心,不管风朝那吹,俺们兄弟都会把临江城头上的守军射成刺猬!”得了命令之后,齐国远、孟良兄弟大喜过望,拍着胸膛夸下海口。

刘辩告诫道:“临江周围山脉绵延,高低不平,长江水流湍急。在这里放飞孔明灯可比不得在金陵的平原上练习,两位将军绝不能大意,免得伞兵将士白白送命。一定要掌握好风向与风速之后再放飞孔明灯,切莫逞强!”

“陛下不必担忧,俺们兄弟做事你还能不放心么?要不我二人给陛下立下军令状?”齐国远与孟良心有灵犀,异口同声的说道。

刘辩心道:朕还真信不过你们两个逗逼,不过除了你俩之外,其他人对孔明灯更是一窍不通。所以这危险的任务还是由你们执行吧,万一有个闪失,也不心疼不是?

春天的风不仅大而且密集,即便巴蜀地区山脉连绵,但隔三差五也会刮一场大风。

齐国远与孟良各自带了两百伞兵,按照不同的方位悄悄爬上临江周围的山头,蓄势待发,只等大风刮起,便放飞孔明灯,空袭临江城。

为了麻痹城内的守军,刘辩又派徐晃每日佯攻城池,鼓噪呐喊,吸引刘愦的注意。同时派文鸯率领五千人挖掘地道,做出准备由地下攻城的样子,一可以影响刘愦的判断,让他误以为本方准备发动地道战,给空袭临江制造条件。

其二,如果等不到合适的风向与风速,不能空袭临江的话便假戏真做,从地道中配合地面的部队,上下一起攻城,让城内的守军疲于应付。

刘愦在城上见了抚须大笑:“哈哈天下人都把刘辩吹得神乎其神,也不过如此罢了!面对一个小小的临江便无计可施,黔驴技穷,想要使用地道战破城,门都没有!”

刘愦一面亲自守城,一面派副将强制城内的一万多百姓围着城墙挖掘一条壕沟。这样一,汉军的地道战便是徒劳无功,白费力气。

三天之后的深夜,刘辩与麾下众文武期盼了许久的大风终于刮了起。

骤烈的西北风裹挟着砂砾席卷而,吹得旌旗猎猎作响,使人睁不开眼睛。孟良派人下山通知刘辩,即将率领伞兵空袭临江,请大军提前做好攻城准备。

“全军准备攻城!”

被刘愦扼守临江堵了七八天,汉军上下早就憋了一口气,刘辩披盔挂甲,胯下追风白凰,手提百变龙魂枪,准备亲自督率大军攻城。

徐晃、宇文成都、文鸯等大将也俱都全副披挂,各自引领了八千精锐悄悄在寨栅门前集合,只等孟良吹响号角,便天上地下一起攻城。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微亮,孟良率领着一百多名伞兵在西北风的裹挟之下,点燃松脂制造热气,缓缓升起孔明灯,手持元戎弩,朝临江城飞翔而去。

“哎呀我们在山上同样等了三天,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孟良立功,不公平啊不公平!”

这三天以,孟良一直率部藏匿在临江城西北方向的山头上,并最终幸运的等了西北风。而一直待在西南方向的齐国远见状则苦水连天,抱怨老天不公。

耳听得号角响起,齐国远知道那是孟良向地面部队发出的攻城信号,当下更是急的抓耳挠腮,如坐针毡,咬牙跺脚道:“不管了,咱们也放飞灯笼,空袭临江!我神威无敌天下无双征北镇南安东平西大将军,不能输给小良子啊!”

在齐国远的呵斥之下,这些伞兵只能强行放飞孔明灯,企图半逆风飞到临江城的上空。只是刚刚飞出山坡,便被西北风朝东南方向吹走,一时间乱作一团。

比起瞎指挥的齐国远说,孟良率领的一百多名伞兵借着西北风顺利的飞到了临江城上空,用诸葛连弩居高临下的朝城墙上的守军发起爆射,倾洒下连珠般的箭雨,射的守军阵脚大乱,四处躲闪。

城下主力汉军趁机发起强攻,宇文成都手提镏金镗身先士卒,第一个登上城墙,砸断铁索,放下吊桥。把一百多斤的镏金镗挥舞的虎虎生风,杀的城头上的守军血肉横飞,人头乱滚。

文鸯亦是不甘示弱,手提长枪,率领着百余名先登死士,紧随宇文成都的步伐登上了临江城墙,杀的守军抵挡不住,抱头鼠窜。

就在文氏兄弟登上城墙之际,徐晃也率领着攻城锥撞开了临江城东门,引领着潮水般的大军冲过护城河,占领了这座咽喉要塞。

刘辩在乱军中纵马驰骋,砍瓜切菜般杀的兴起,不消半个时辰的功夫,便已经手刃一百七十余人,“老子好歹也拥有98的基础武力值了,面对这些渣渣有什么好怕的?”

街巷中忽然响起一阵呐喊:“刘愦从西门逃跑了,快追啊!”

刘辩也不多想,仗着胯下追风白凰乃是绝世良驹,催马提枪向西门追赶而去,吓得数百名御林军如临大敌,远远的跟在后面大声提醒:“陛下休要冒进,万金之躯不可涉险!”

刘辩毫不理会,不过一炷香的功夫便追上了拼命逃窜的刘愦,这家伙前几天还在城墙上得意的耻笑自己,刘辩对此记忆犹新。

两马并行,刘辩也不答话,一枪刺出登时将刘愦的前胸搠了个透明窟窿,跌落马下,当场毙命。

“叮咚宿主继江陵先登城墙之后再次秒杀敌将,基础武力永久+1,上升至99,追风白凰+1,百变龙魂枪+1,当前武力变化为101,已经造成二次爆表,将会随机出世五人。”(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