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六十四 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鼾睡

九百六十四 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鼾睡


                文鸯拔剑在手,对众武士叱喝一声:“陈腾阴谋刺杀陛下,把陈府上下,以及今天所有赴筵之人全部抓起!”

高渐离是如何到这个世界的,刘辩心知肚明。虽然陈员外牵涉其中,但凭他一个地方小乡绅,应该没有胆量谋刺自己,十有八九是被高渐离的乐师身份蒙蔽,混进了乐队之中。

但刘辩担忧的是不知道荆轲与秦舞阳是否也混进了陈府之内,所以还是应该严加盘问。当下小心翼翼的保持警惕,并命卫士护住孙膑与陈平,万一荆轲、秦舞阳刺杀自己不成,把目标对准了自己的谋士,随便挂掉一个也会让自己心疼个半死!

“把陈府封锁了,严加审讯,看看有无操着异乡口音的男子?”

刘辩带着孙膑、陈平迅速的离开陈府,并吩咐文鸯与邓泰山:“朕此前收到过展昭从贵霜方面传的示警,说嬴政雇佣了许多刺客企图潜入中原行刺于朕。我听这刺客说话时带着一些异域口音,你们便从这个方面着手调查,不要伤害无辜百姓,朕相信陈府上下应该没有胆量谋害朕!”

“谨遵圣谕!”

文鸯拱手答应,指挥二百名御林军把陈府团团围住,不能放走一人。

刘辩则带着孙膑、陈平,在百十名御林军的簇拥下返回县衙,马上召集宇文成都,命他出城调三千士兵入城,守住各个城门,不许放任何人出城,看看能否找到操着贵霜口音的男子。

搜查与审讯从夜间持续到第二天傍晚。文鸯报:“经过末将审讯调查,这刺客是陈府十天之前招募的乐师。自称自交州。陈员外不复多疑,便留在府中效力。不料却是意图刺杀陛下的刺客。末将从刺客的房间中找出一些贵霜文以及衣衫,证明此人与陈府上下无关。”

这结果在刘辩意liào 之中,关心的是否能够搜出荆轲与秦舞阳,可惜文鸯一无所获,审讯了夜晚前陈家赴筵的老少三百余人,俱都是土生土长的临江人,并无自异域的男子。只有一些家丁、乐师、厨师、婢女不是临江本地人,却也是自巴蜀境内,抑或是荆州。并无可疑之处。

宇文成都也报告,关闭城门搜索了一天一夜,抓获了可疑人等三百余人,但多是一些不及逃走的刘裕士卒,还有一些曹操、西汉派的间谍耳目,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有操着贵霜口音的可疑分子。

“难道这次荆轲与秦舞阳没有随行?”

刘辩在心中暗自嘀咕一声,吩咐宇文成都把抓获的嫌犯移交给新任的临江县令,严加审讯,问清这些可疑分子的li 。该杀的杀,该刮的刮,不可放过一个危险人物。

“陛下请放心,小臣一定会恪尽职守。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若嫌犯之中果真有嬴政派的刺客,小臣定然将其找出,以法绳之。”县令鞠躬作揖。信誓旦旦的答应了下。

听这县令语音洪亮,不卑不亢。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刘辩不仅多打量了几眼。只见他身高大约七尺五寸。不到二十岁左右的样子,相貌忠厚,举止坦荡,乃是昨日被孙膑举荐担任临江县令的。

“你这县令姓什名谁,籍贯何处?”刘辩收了威严的目光,沉声问道。

县令躬身答道:“回陛下的话,小人蒋琬,表字公琰,今年一十九岁,祖籍荆州零陵。于去年被太守柴荣大人提携,并举荐小人前往金陵任职,被孙宾大人赏赐了一个兵部差事,随军入蜀筹措粮草。昨日又蒙孙宾大人举荐,陛下厚爱,委任小臣担任临江县令,岂敢不庶竭驽钝,为大汉鞠躬尽瘁!”

刘辩微微蹙眉,心中暗自叫一声好:“原是与诸葛亮、费祎、董允合称蜀汉四相之一的蒋琬啊,倒是一个人才。做一个太守甚至是州刺史,都足以胜任,想李世民所说的‘天xià 英雄,皆入孤彀中矣’就是这个感觉吧?”

刘辩和颜悦色的勉励了蒋琬一番,告诫他只有兢兢业业,恪尽职守,朝廷是绝不会埋没任何人才的,只要有才能就会让你发光发热。明珠暗投,瓦釜雷鸣的事情不会在朕的手下出现!

蒋琬再次长揖到地:“小臣亦知陛下善于用人之名,能够人尽其才,物尽其用,便是高祖在世也是不及。蒙陛下器重,小臣岂敢不誓死效忠!”

蒋琬告退之际,刘辩趁机吩咐系统:“给朕查询一下蒋公琰的四维能力?”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巅峰蒋琬——统率68,武力57,智力89,政治94.”

兵贵神速,刘辩也不能继续在临江耽误行程,给蒋琬留下了两千士兵,官吏若干,以及部分钱财物资,让他自行招募差役,治理临江县城。对抓获的疑犯严加审讯,若有与贵霜有关之人,一定要派人快马加鞭禀报自己。

随着一声号角呜咽,刘辩率领着三万多人马离开了临江,继续向西挺进,目标直指下一个沿江要塞——巴郡治所江州,也就是刘辩穿越前的重庆。

因为天子遇刺一案,大军在临江耽误了两三天的行程,韩世忠率领着三万水师扯满船帆,再加上连续刮了三天东北风,船帆借着风向行驶速度大大加快。当刘辩率军抵达枳县的时候,韩世忠的水师便追上了主力大军。

枳县城低墙矮,城里只有一千五百守军,早被刘循、成公英调走,汉军兵不血刃的拿下县城,稍作停留,休整一两日之后再继续向西进军,同时派遣斥候联络从南进军的诸葛亮兵团。

枳县县衙之内,韩世忠带着梁红玉、朱桓前参拜天子:“臣等拜见陛下!”

刘辩将三人一一扶起,宽慰一番,最后扫了梁红玉一眼,距离上次见面年岁已远,自己对她的相貌几乎有些模糊了。

只见这是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女子,生的眉清目秀,英姿飒爽,与韩世忠倒是般配,心中暗自思忖“这次西征巴蜀,遇上了巨毋霸、常茂、呼延庆、孟贲这些猛将,正需要buff助攻,这韩世忠夫妻的正是时候啊!”

刘辩抚须赞扬:“听闻梁夫人鼓声激昂,三军将士闻之无不热血沸腾,这次征讨刘赵联军,你可要多多受累了!”

梁红玉抿嘴一笑:“陛下谬赞了,红玉只是粗通颦鼓之术,懂得如何拿捏鼓点,振奋人心,哪里有陛下说的这般厉害!”

从枳县向南顺着涪水行驶一百五十里,便可以抵达巴东重镇涪陵。刘辩此乃是为了拿下整个巴蜀,扫荡每个角落,绝不给刘裕留下任何土地。遂派遣朱桓率领五千水师,沿江而下,前往攻打涪陵。

三日之后,斥候从南方向lái 报,诸葛亮、孙武已经率大军斩杀了高定、杨怀,目前正在犍为郡下辖的南安县境内与雍闿、高沛作战,预计再有半月到二十天的时间便可以进入巴蜀盆地。

刘辩马鞭一指,五万多汉军水陆并进,旌旗招展,浩浩荡荡,目标直指前方的重镇江州。

这日傍晚,大军刚刚在征途中扎下营寨,就有守门的校尉报:“启奏陛下,有一人自称刘封,说有要事求见陛下。不知该如何处置?”

“刘封?快快让他进!”刘辩目光微变,登时喜出望外,正愁如何处置刘备,没想到这刘封就悄悄见自己,想定有所图。

片刻之后,在校尉的带领下,一身长袍,头戴草帽,用口罩裹住半个脸颊,藏头露尾的刘封出现在了刘辩面前,单膝跪地施礼:“罪臣刘封拜见陛下!”

刘辩笑容可掬的扶起刘封:“咱们明人面前不说暗话,把你这次见朕的目的和盘托出吧?”

刘封摘下草帽与口罩,施礼道:“陛下,罪臣此次冒险前非为别事,只乃刘备瞻前顾后。既想归顺朝廷,又怕失去了现在的风光,摇摆不定,甚至动了投靠洛阳朝廷的心思。”

“刘备的举棋不定,朕能够猜的到,毕竟过惯了万人之上的风光,谁都不想失去现在的荣华富gui 。”刘辩微微颔首,目光如炬。

顿了一顿,肃声告诫:“但现在我大汉雄师犹如泰山压顶,一路势如劈竹,摧枯拉朽,连下巴蜀十余县城,挡者必将粉身碎骨。刘备若是识时务,早早开门投降,朕念在同出一脉,定然给他安享晚年,不在人下。若是摇摆不定,朝秦暮楚,等到刀临头上之时,悔之晚矣!”

刘封阴恻恻的一笑:“陛下,张飞、陈到、庞统等人对刘备极为忠心,就算刘备投降了,也是一个不安定的因素。正所谓,卧榻之侧岂容猛虎酣睡……”

“你有何高见?”刘辩鼻子猛地嗅了几下,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刘封嘴角微翘:“寇封此次秘密前,只为了与陛下做一场交易,我找个机hui 把刘备毒杀。栽赃嫁祸给刘裕,如此一巴蜀帮群龙无首,必然会为陛下所用。作为条件,陛下让罪臣继承刘备的汉中王,不知陛下以为如何?”

刘辩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只要你能做到,朕一定如你所愿!”

刘封又道:“口说无凭,请陛下留下手谕!”

见刘封执意要求,刘辩提笔研磨给刘封写了一封措辞含糊的口谕,把谋害刘备的目的一笔带过,只重点强调了达成任务后便册封寇封为汉中王。

刘封收了信,兴高采烈的离开汉军大营,催马扬鞭连夜朝成都返程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