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五十五 技惊四座

九百五十五 技惊四座


                木鹿城,大夏王宫,霸王殿。

项羽居中高坐,召集了吕望、季布、钟离昧、先轸等人共商对策,究竟是应该对铁木真趁火打劫,还是高抬贵手,放铁木真率领的这支残兵败卒从边陲过境?

“此乃上天赐给大王成就霸业的良机,绝不能让它从指间溜走,天予不取必受其咎。我军正缺马匹,除了匈奴人能够提供数量这么庞大的马匹之外,我们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这样的机会了。”

吕望刚刚去下面的县城巡视,听说铁木真率兵过境,立即高声提出建议。别看他胡须已经泛出花白之色,但精神矍铄,声音洪亮,完全不输壮年。作为大夏君主的“亚父”,吕望也享受上殿看座,下殿不参拜的尊崇待遇。

“围堵铁木真,把匈奴百姓与战马全部收归大夏!”季布、钟离昧、先轸等武将纷纷举起拳头,响应吕望的提议。

项羽抬了抬手,示意众将稍安勿躁:“孤与铁木真素无交情,而且孤对匈奴人烧杀劫掠的作风也很厌恶。孤所担忧者只是我大夏与匈奴往日无冤近日无仇,趁机发难,会不会影响亚父苦心孤诣给孤树立起的仁义形象?”

吕望抚须沉吟:“大王的担忧也有道理,如今大王的威名已经传遍安息各地,每日从各诸侯国,甚至是贵霜、汉国、罗马等国家前投奔的百姓将近千人,大王的确不能影响了自己的名声。”

“亚父可有两全之策?”项羽蹙眉问道。

吕望微微思忖,便计上心头:“既然匈奴人天生爱劫掠,我们便投其所好,把一些百姓迁移到匈奴人的必经之路,多赐给一些钱粮布帛,牛羊牲畜,匈奴人必然动心,十有八九会纵兵劫掠。如此一,我们便师出有名!”

“好亚父这个策略好。就这么做了!”项羽击掌叫好,果断的拍板做了决定。

商议一番之后,命薛万彻先带了五六百骑快马赶往北方二百里的边陲,那里是匈奴人西迁的必经之途。命令守卫地方的县长打开库府。把钱粮布帛,牛羊牲口赏赐给边陲的百姓,使之作为诱饵,只要匈奴人胆敢劫掠,大夏的军队将会以泰山压顶之势把他们歼灭。

而项羽则亲自率领钟离昧、先轸点起所有的骑兵。外加五万步兵,连夜集合,准备离开木鹿城,星夜急行,尾随着薛万彻的步伐前往北方边陲寻找险要的地形设伏。

众将正待动身,项羽挽留道:“孤今天搭救的两个女子乃是汉将吕布之女,其中一个姑娘厨艺过人,正在后庭亲自掌厨,诸位随孤吃完这顿家乡饭再出征不迟!”

在座文武被系统植入的身份都是战国末年各诸侯国的后裔,或者是慕项羽之名从雍凉地区的汉人。都算的上是炎黄子孙。听说有地道的家乡菜可吃,俱都喜出望外,齐声道:“既然如此,那我等可要饱饱口福了!”

吕智的厨艺从前世承袭而,的确不是盖的,在几个王宫大厨打下手伺候的情况下,麻利的做了一桌丰盛的筵席。以楚菜为主,夹杂着淮扬菜、鲁菜等汉人的经典吃法,色香味俱全,让人闻到香气之后食指大动。

当下项羽、虞姬居中。众文武两旁分坐,纷纷提箸动筷,推杯换盏,大快朵颐。一个个吃的口舌生香,对吕智的厨艺赞不绝口。

项羽三杯酒下肚,感慨一声:“唉犹记得孤十七岁那年,跟着叔父大人了一趟故土江东,吃了一顿家乡饭,终生难忘!转眼间已经过了十三年。孤终于再次吃上了地道的家乡饭,可惜却是在木鹿城,不是我的祖籍江东。”

众将齐声劝慰:“大王勿忧,得了铁木真的马匹之后,我军三年之内定然能够横扫安息。国内平定,南下可以进入贵霜,向东可以一路席卷,直抵长安。收复故土,迟早而已!”

项羽把面前的一壶牛角酒举起,仰起头一口气喝了个精光,拍案道:“诸位将军吃饱喝足,待会儿跟着孤向北进军,生擒铁木真,将匈奴人从世上彻底抹去!”

“干了!”

除了吕望之外,其他众将纷纷学着项羽的样子,举起手里的牛角酒壶,仰着头朝脖子里灌。这情景有点不像君臣,而是像一帮性情相投的土匪大快朵颐,大碗吃肉。

吕智自然不会放过这么一个露脸的机会,等所有的菜全部呈上之后,便系着围裙前施礼,肃身道:“小女子的厨艺只能算是马马虎虎,大王与诸位将军清多多包涵!”

“吕姑娘这话谦虚了,孤不爱听。在我们大夏,论厨艺你要是自称第二,没有人敢夸口第一!自今日起,你就是我大夏王宫的首席御厨。”项羽一边品味美酒佳肴,一边赞不绝口。

虞姬也是露出微笑,夸赞道:“妹妹的厨艺真是没的说,我到安息这些年,从没有吃过这么可口的饭菜。”

众将也纷纷称赞:“都说众口难调,但吕姑娘这厨艺真是没得挑剔,我等今日算是饱了口福啦!”

吕智连连肃拜致谢:“多谢大王与王后姐姐盛赞,只要大王与王后姐姐喜欢,驹娥愿意留在大夏给你们掌一辈子厨。也多谢诸位将军的赞扬,日后哪位将军想吃汉菜了,小女子一定不辞辛苦!”

酒足饭饱之后,项羽霍然起身,对吕望与季布道:“我与诸位将军离开木鹿城之后,有劳亚父与季将军镇守木鹿城,提防诸侯国心怀叵测。”

季布用竹签剔着牙缝道:“大王尽管放心,整个安息境内,除了巴比伦的亚历山大之外,其他诸侯国不用大王出马,我季布两根手指头就能捏死他们!”

就在这时,一个英姿飒爽,身材高挑,披盔挂甲的女将走进了宴客厅,朝项羽施礼参拜:“项王,听说你要率兵围剿匈奴残兵败卒,请容许玲绮随军出征!我的故乡在并州九原,这些年饱受匈奴人摧残,不知道多少乡亲葬身在匈奴人的铁蹄之下,请大王容许我随军出征,替桑梓乡亲报这血海深仇!”

项羽及众将纷纷大笑:“哈哈吕姑娘莫要开玩笑,我大夏国虽然缺兵少将,却从没有让女子上战场的习惯。”

吕玲绮抱拳施礼,倔强的道:“大王休要轻视女子,巾帼英雄也能建功!想大王也知道大汉皇帝有个妃子叫做穆桂英吧?她就经常统率三军征战沙场。除了穆桂英之外,大汉还有许多女将,譬如樊梨花、花木兰、秦良玉、梁红玉等等,哦还有一个自西方的女将,好像名唤贞德。”

不等项羽开口,季布扔掉手里的牙签,大踏步走了出:“休要啰嗦,你能在我剑下走十个合,便让你追随大王出征!”

“既然如此,那就得罪了!”

不等别人阻止,吕玲绮突然拔剑出鞘,奔着季布当胸刺。

季布吃了一惊,没想到吕玲绮的剑术竟然如此了得,当下不敢大意,急忙挥剑格挡。施展浑身解数,与吕玲绮游斗起。

一时间剑光霍霍,剑击之声不绝于耳,两把宝剑撞击的火花四溅。一男一女,闪转腾挪,你我往,酣战了十个合,胜负难分。

整整十招拆过,季布飘然后退,朝项羽拱手道:“大王,我输了,十个合没有沾到一点便宜,大王就带吕姑娘上沙场吧!”

项羽抚须大笑:“看你季布是学定了先祖手下大将季布的处世之道,要把‘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发扬到底了!”

季布挠着头皮憨笑一声:“嘿嘿既然末将取了季布这个名字,就不能辱没于他!”

项羽朗声下令:“难得吕玲绮姑娘没有忘记桑梓之恨,孤便成全你,随军出征吧,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项羽跨上乌骓马,手提破城升龙戟,与先轸、钟离昧率领了一万多骑兵,五万步兵向北星夜急行,寻找合适的地点伏击匈奴。而吕玲绮则跨上绝影战马,手提一杆向项羽讨要的单刃画戟,随军出征。

项羽率大军离开木鹿城的第二天,吕智多方打探知道季布最爱吃楚国的甜食,便做了一包角粽,其实就是刘辩穿越前的粽子。又做了一些糯米制作的“龙凤喜饼”,找了个理由离开了大夏王宫前往季布的府邸拜访。

“听闻季将军最爱吃楚国的甜食,小女子便给你做了一些。”吕智大大方方的把盛着美食的竹篮放到了季布的桌子上。

季布拍着胸膛道:“吕姑娘费心了,难得你如此有心。日后在木鹿城里谁敢欺负你,我季布一定第一个站出给你撑腰。”

吕智笑呵呵的道:“怪不得都说得黄金百斤,不如得季布一诺呢!有季哥哥照顾,肯定不会有人敢欺负我的。若是兄长喜欢吃,驹娥改日再给你送便是了。”

与季布相谈甚欢,吕智愉快的返了大夏王宫。抬头看看天空,晴空万里,艳阳高照,是那么灿烂美好,预示着自己将有一个光明的前程。()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