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五十三 虞姬的忧虑

九百五十三 虞姬的忧虑


                听了吕智的话,项羽的目光这才从几只猛虎身上收了,上下打量了吕氏姊妹一番。

只见吕玲绮身材高挑,英姿飒爽,在十几个身强体壮的男子葬身虎口之际还能保住性命,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

比起吕玲绮,十六七岁的吕智看上去相貌清秀,举止可爱,至少目前说在项羽眼中这个少女算得上可爱,一双扑闪的大眼睛透着智慧的光芒。

“你们是汉人?”项羽整理了下衣襟,尽量以优雅的姿态示人。

吕玲绮姐妹的面孔一看就与大夏本地人不同,项羽根本不用思量,就能猜到她们的身份。

“大王的话,我们的确是汉人!”吕智笑吟吟的看着项羽,一脸花痴状。

项羽微微颔首,上前在赤睛白虎的屁股上踹了一脚,这个刚刚还威风八面的虎王登时老老实实钻进了牢笼之中,“为何会出现在木鹿城?你们也是无家可归的难民?”

吕智摇头:“我们是找项王借兵复仇的,没想到却在这荒郊野外遇见了老虎,若不是项王搭救,我们姊妹早就葬身虎口了。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小女子愿跟在项王身边侍奉,哪怕为奴为婢,绝无半句怨言!”

项羽挥手:“这倒不必,你们到大夏便是我项羽的客人,举手之劳而已,何足挂齿!不过,我想问的是你所说的借兵复仇,如何说起?借多少兵,向谁复仇?”

“借百万雄兵,向汉朝皇帝刘辩复仇,助大王一统天下!”吕智虽然只是个弱女子,但这番话却说得豪迈。

项羽耸眉:“哦这位姑娘的豪言壮语倒是让人刮目相看,只是我大夏国的百姓目前不过一百三十多万人,兵力十五万,我又去哪里给你筹集百万雄兵?我也知道那刘辩目前横扫四方,不仅逐渐在扫平国内诸侯。对外已经反攻进入贵霜境内,向东也踏上了倭国的土地,要打败他谈何容易”

“呵呵想不到项王也有害怕的人,这可不像你的先人西楚霸王啊!”吕智故意对项羽激将。

项羽大笑一声:“哈哈我项羽这辈子还不知道‘怕’字怎么写,我只是就事论事而已!荒郊野外说话不方便,随我府再叙。”

“谢大王收留之恩!”吕氏姊妹一起肃拜致谢,只要能留在项羽身边。计划就算拉开了帷幕。

四头猛虎被马车拉进木鹿城的时候,百姓们纷纷上街参观。听说项王赤手空拳就降伏了它们。百姓们无不佩服的五体投地,赞不绝口,几乎达到了顶礼膜拜的地步。

吕望吩咐把几头猛虎暂时放置在一座闲置的府邸中,派出使者赶往安息国的各诸侯国,请国君派使者木鹿城参观白虎,看看大夏国王的神勇。

一时间项羽徒手伏虎的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天下皆知,除了传遍安息境内各诸侯国之外,还传到了贵霜。以及大汉西部地区。许多羌人、胡人、蛮人仰慕项羽之名,纷纷踏上了前往大夏国的旅途。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项羽到府中,命令婢女给吕氏姊妹准备两套崭新的衣衫,并带她们去沐浴更新,待会儿出说话。

“大王,听说你在城外遇见了四只猛虎。几乎吓死臣妾了!”

得知项羽归,身材婀娜,面容娇美,长发若瀑,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虞姬急忙见项羽,一脸关切的问道。

项羽抚须大笑:“呵呵爱姬不必担忧。区区几只大虫能奈我何?此刻已经全部被关到笼子里,亚父准备邀请各诸侯国派遣使者前木鹿城观礼,看看寡人的神勇!”

“你是国君,可不能过于冒险。”虞姬给项羽冲上一杯茶,柔声劝谏。作为楚人的后裔,他们保留了喝茶的习惯。

就在项羽喝茶滋润喉咙之际,虞姬幽幽叹息一声:“大王臣妾到现在未能给你诞下一子半女。心中实在惭愧。我适才看到了大王救的这两个女子,俱都姿色出众,绝不是大夏本地女人可比。既然大王对她们有救命之恩,不如把她们纳为妾氏算了,也好为大王开枝散叶,繁衍子嗣。”

项羽闻言伸手轻抚虞姬的秀发,一脸温柔的道:“爱姬不必忧虑,你现在还年轻,不过才二十岁出头,而孤也不过刚到而立之年,有的是机会生儿育女,不必急于一时。在孤心中,没有任何人能替代你的位置!”

“不能为大王开枝散叶,臣妾心中终究不安。”虞姬微微叹息,心事重重。

半年之前,虞姬忽然收到一封书信,打开一看竟然是妹妹虞芷若的手书。

分别多年,虞姬依然能够认出虞芷若的笔迹,通过书信中描述的儿时故事,虞姬更加相信这封书信千真万确出自胞妹之手。尤其让虞姬震惊的是,虞芷若竟然嫁给了大汉皇帝刘辩为嫔。

项羽到目前为止虽然没有对大汉帝国流露出不共戴天的仇恨,但他的志向却是争霸天下,不仅仅要扫平安息,还要挥师向东,攻破长安,拿下洛阳,饮马长江,收复祖先的土地。

若是那样的话,虞氏姊妹的两个男人将会为了争夺天下而兵戎相见,这是虞姬最不愿意看到的。

所以她几次旁敲侧击,不动声色的劝项羽:“大汉帝国虽然现在烽火狼烟,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再加上这刘辩横扫诸侯,气势如虹,怕是以我们大夏的国力难以争锋。大王应该以征服安息为目标,他日再谋攻汉大业!”

项羽也有自知之明:“爱姬所言孤自然知道,大汉目前尚有四千余万人口,凭我小小的大夏国,目前尚不能蚍蜉撼树。不过,快则三年,迟则五年,孤一定会平定安息,剑指长安!”

虞姬知道项羽最大的愿望就是收复楚国故土,也不能硬劝,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能保证项羽一天不与大汉冲突就算一天。因此这半年以,虞姬总是表现的心事重重,愁眉不展。

“多谢大王收留之恩!”

就在虞姬叹息之际,刚刚洗了澡换了衣衫的吕氏姐妹犹如出水芙蓉一般到大堂拜见项羽。

俗话说人靠衣裳马靠鞍,刚刚洗过澡的吕氏姊妹却是比适才娇艳了许多,一起肃拜施礼,分别参见了大夏国王与王后。

“两位姑娘倒是姿色出众啊!”虞姬吩咐二女看座,醉翁之意不在酒的说道。

项羽正襟危坐,直奔主题:“适才在荒野之中,两位姑娘说要向孤借百万大军向刘辩复仇,不知此话怎讲?你们是何身份,为何要与刘辩为敌?”

虞姬闻言一惊,自己方才劝得项羽不要打汉人的主意,没想到这两个女孩却是怂恿项羽攻汉的,当真是始料未及。

吕智肃声道:“大王的话,我们的父亲是大汉朝的虎将,或许大王曾经听说过他的名字!”

“哦,何人?”项羽呷一口茶,问道。

“父亲大人的名字叫做吕布,字奉先!”吕玲绮有些骄傲的答道。

“没听过!”项羽放下茶碗摇了摇头,“东方我只知道李元霸、李存孝这两员虎将,其他的还知道李靖、岳飞、吴起等人,吕布倒是不记得!”

“吕布啊,我倒是知道!”

前禀报消息的薛万彻还没进门就在外面嚷嚷了起:“好像这吕布不怎么光彩啊,杀了自己的义父丁原,听说又和第二个义父董卓抢女人。结果被薛仁贵抢走不说,还把第二女人也抢走了,最后死在了江陵”

听了薛万彻的话,吕玲绮姐妹顿时面色如土,一句话也说不出。

(第三更送上,求月票。明天上午要出去,估计更新会在10点半左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