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五十 守株待王

九百五十 守株待王


                安息帝国,大夏。

比起刚刚走出严冬,乍暖还寒的大汉帝国说,位于地中海东部的安息帝国已经春暖花开。田野里绿草氤氲,花开芬芳。

大夏国君主项羽横空出世,拜以吕望之名重生的姜尚为亚父,在大夏国境内推出了许多招揽百姓,改善民生的策略,引得各地百姓纷纷前投奔。

姜尚率领百姓广开农田,发给种子、农具,甚至还有耕牛,与百姓之间达成协议,收获的粮食与官府五五对开,各自一半。这使得大夏国的百姓热情高涨,每日都在田地里辛勤耕作,乐此不疲,短短两年的时间下,使得大夏国稻谷满仓,国力日渐强盛。

仰慕项羽之名前投奔的百姓不仅仅自安息境内,还有自贵霜、匈奴的难民,甚至还有数千汉人跋涉数千里,自雍凉地区投,一时间人头攒动,络绎不绝的难民自八方汇集。

项羽采纳吕望的建议,修盖了大批居民房,供给这些前投奔的难民居住。并分给土地,让他们代为耕种,收获的粮食与官府对分,几乎与本地百姓享受一样的待遇。

天长日久,项羽厚待难民的名声传遍世界各地,更是有大量饱受战火摧残的贵霜、匈奴等地的百姓前投奔。从雍凉地区前投靠的汉人、羌人、羯人加起总数也突破了三万,使得大夏国的百姓迅速膨胀,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就吸纳了三十多万人口,使得大夏国逐渐成为了安息境内最强的诸侯国。

而对于项羽说,更高兴的是除了从新吸纳的百姓中招募了三万精壮充军之外,还先后提拔了汉人先轸与薛万彻担任手下大将,使得大夏国的军事实力更上一层楼。

大夏国都,木鹿城外。

随着天气转暖,水草逐渐丰茂起,在山野间活动的动物也越越多。每天都有野猪、麋鹿、狍子、灰狼在田野里乱窜。甚至还有大型的西亚虎出猎食。

习武之人崇尚射猎,更何况是项羽这种拥有盖世神力的旷世奇才,自然是每日纵马挽弓,在木鹿城的郊外射猎。

武勇之人向自负。譬如小霸王孙策,外出打猎从不像纨绔公子那样飞鹰走狗,前呼后拥,而是单骑匹马,独独往。就连小霸王孙策都时常这样干。身负盖世之勇,自认为霸王转世的项羽对此道也是情有独钟,时常天色未亮,便一个人策马出城,在木鹿城郊外的山野上射猎。

项羽单骑出城的次数多了,逐渐世人皆知,吕望多次劝谏:“大王身为君主,须当注意防范刺客,不应以身涉险!”

“哈哈亚父多虑了,我能单手举鼎。双手推开城门。什么样的刺客能伤得了我?而且一个人在野外行走,更能锻炼我眼观六路耳听八方的能力,难道亚父不觉得这两年我的武艺又精进了许多?”

对于吕望的劝谏,项羽朗声大笑,虽然语气温和,却也不以为然。

天色未明,星辰寂寥,北风吹,空气中带着浓浓的草腥味。

吕玲绮与吕智在一处崎岖不平的山坡上翘首企盼,不时的朝木鹿城方向眺望。搜寻项羽的踪影。

“驹娥,这天色都快亮了,项羽今天不会不出射猎了吧?”吕玲绮站在高处,一次次的眺望换的都是失望。逐渐意兴阑珊起。

苦等了一个时辰的吕智正背靠着一颗松树打盹,听了姐姐的话,迷迷糊糊的应道:“我已经观察好了,项羽逢三、六、九一定会出城射猎,咱们尽管耐心的等候便是!”

吕玲绮打着呵欠从山坡上走了下,在吕智旁边盘膝而坐。闭目养神:“我就不明白了,咱们已经到了大夏三个多月,直接去求见项羽多好!为何出此下策,跑到荒山野岭之中等候项羽?”

吕智揉搓了下惺忪的睡眼,坐直了身躯,向姐姐解释道:“阿姐为何又问这个问题?我不是告诉你了么,通过我的调查,得知项羽有一个爱姬,同样姓虞,名唤虞婉白。生的肌肤如雪,貌美倾国,我在王府旁边守候了半月总算见到了这虞婉白的真容,唉,咱们姐妹比不了啊!”

“比不了就比不了吧,相貌都是天生的,怨天尤人有什么用?”吕玲绮瞪了吕智一眼,告诫道。

吕智抬手指了指脑门:“阿姐哪里看到我怨天尤人了?我的意思是既然咱们姐妹的相貌比不了那虞姬,就要多动动脑子。”

摸起身边的水壶,滋润了下喉咙,继续解释:“你想啊,咱们的美貌既然比不上虞姬,就这样去见项羽,肯定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就算你我姊妹二人主动投怀送抱,也不见得这项羽能够看上我们。”

吕玲绮冷哼:“他看不上我,我还不见得会看上他呢!他又不是真正的西楚霸王,只是项藉的后裔罢了。我们的父亲还是九原虓虎,大汉帝国屈指可数的猛将呢!”

“可是父亲大人死在了江陵,才害得我们千里迢迢跑到大夏借兵复仇。所以要不惜一切代价获得项羽的青睐,这样才有借兵入侵中原的机会。既然正常的手段无法引起项羽的注意,只好出此下策,让项羽成为我们的救命恩人,这样才有机会接近项羽,慢慢获得他的宠爱。”吕智一边喝水,一边把计划道。

正在不远处靠着山坡打盹的十几个杂耍艺人被姊妹二人的对话吵醒,纷纷围拢了上,吵嚷道:“喂如果天色亮了,项王还不出城射猎,我们就走!”

吕智语言天赋过人,在大夏待了不过三个多月的时间,就已经能够与当地人对答如流,当下叉腰起身:“什么?你们收了我一百串铜钱,说要帮我演戏,这项王还没,你们就想离开?那剩下的一百串铜钱,一个也甭想拿走!”

原吕智见无法用姿色打动项羽,于是雇佣了一个杂耍班,让他们到荒郊野外陪着自己姐妹演一场戏。等项羽出城射猎之际,假装拦路劫色,项羽自然不会袖手旁观,到时候救命之恩以身相许,就有借口接近项羽了。

虽然吕智知道项羽不是个好色之人,未必会看上自己姊妹,但只要接近了项羽,就完成了第一步计划,接下只要慢慢下功夫,总有机会泡上项羽,女人只要肯动心机下功夫,还没有勾引不上床的男人。

杂耍班主双眼一瞪,怒冲冲的威胁道:“咱们可是有言在先,等到天亮,不管项王不,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项王不是你判断失误,与我们无关,你要是想耍赖,那可别怪我们欺负女人!”

旁边的山羊胡附和道:“就是、就是,虽然让我们陪你演戏,可别忘了面对的是号称霸王再世的项羽啊,万一演砸了,我们的小命都保不住!这简直是在拿性命换钱,你若是不讲道理,怕是面子上不好看吧?”

“甭怕,项羽若是追杀你们,我会与姐姐挡住他,你们趁机逃散,绝不会有性命之忧。”吕智可不想前功尽弃,放低姿态安抚这帮杂耍艺人。

杂耍班主道:“说好了陪你等到天亮,报酬是两百串铜钱。天亮之后你若是不让我们走,必须再加一倍的报酬。”

“再加一倍,抢劫么?”吕智一脸不忿,“我们姊妹两个弱女子,身上哪有这么多的钱财!”

杂耍班主冷哼一声:“没有就算了,再等一炷香的功夫,项王不,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你支付剩下的一百串铜钱,我们兄弟走人,大家两清!”

吕智岂肯白白付出两百串铜钱一无所获,斩钉截铁的道:“等不到项王出现,这场戏演不完,我一个铜板也不会付给你们!”

山羊胡忽然发出一声坏笑,向杂耍班主挤眉弄眼:“老大,既然这两个小妞不讲究,要不然咱们兄弟就在她姊妹身上找点乐子,一百串铜钱两清了如何?”

“这个法子好!”后面的十几个杂耍艺人齐刷刷的盯着吕氏姊妹,纷纷起哄。

“自讨苦吃!”

一直盘膝而坐的吕玲绮忽然从地上一跃而起,出手如风,拳打脚踢,瞬间就踢翻了三五个,纷纷抱着裤裆在地上哀嚎。

吕智双臂抱在胸前,得意洋洋的道:“哼没有金刚钻,谁敢揽瓷器活?我们姐妹要是没点本事,怎敢跟着你们这帮色鬼到这荒山野岭里面?都给我听好了,若是等不到项王离开,谁想走先把头颅留下!”

忽然一阵阴风掠,吹得树叶飒飒作响,让人不寒而栗。

俗话说从龙风从虎,众杂耍艺人齐齐变色:“不好,有老虎了,快逃!”

“嗷呜”

一阵振聋发聩的虎啸之声震彻霄,只见树林里蹿出一支吊额赤睛白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进人群之中,一声咆哮,登时扑倒一名艺人,瞬间咬断了喉咙。

“快走!”

吕玲绮大惊失色,牵了吕智的手就想离开。

“嗷呜又是一声呼啸,斜刺里又蹿出一支猛虎,拦住了姊妹二人的去路。

“哇呀,两只猛虎,快逃命啊!”众艺人吓得魂飞魄散,纷纷抱头鼠窜。

只是让他们绝望的是,左右竟然还有两只浑身色彩斑斓,眼睛发着绿油油光芒的大虫拦住了他们的去路。四条猛虎,面对十几个人,看起几乎是一场饕餮盛宴。()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