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四十六 吊打倭寇

九百四十六 吊打倭寇


                倭国南部,鹿儿岛。

去年汉倭两军在茫茫大海上历经十余战,三路汉军协同作战,在陆逊、戚继光、赵括等三位主将的率领下,一路披靡,把战线推进到了倭国最南端的鹿儿岛,准备一举登陆。

织田信长得报后,急忙派出上杉谦信与本多忠胜率领五万人马星夜驰援伊达政宗,在鹿儿岛等沿岸设置防御工事,阻止汉军登陆倭国本土。

由于天气寒冷,再加上汉军连续征战,已经呈现了疲惫之态,因此三员主将商议过后决定在大隅诸岛以及种子岛休养生息,修缮甲胄,待开春之后再战。

时光如梭,光阴似箭。

一转眼就到了正月底,凛冽的寒风逐渐变得和煦起,在岛上休养生息了两个多月之后,三位汉军主将决定准备发动抢滩登陆战。

“赵将军,卑职以为倭军已经在沿岸深沟高垒,强行登陆定然伤亡巨大。不如沿海向东,绕开倭军的防御工事,另外寻找合适的地形抢滩登陆。”

出列向赵括提出建议的是马谡,在刚刚过完年之后奉了天子的口谕,从金陵南下骑马抵达会稽郡,然后从舟山乘坐小船扬帆出海,花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于昨日抵达了驻扎在种子岛的赵括军中,前担任参军。

“嗯嗯马幼常此言正合吾意,整个倭国都是海岛,他能防的住鹿儿岛,能防得住四国岛,能够防住整个海岸么?”二十余岁的赵括手抚胡须,对马谡的建议深表赞成。

一路风尘的马谡于昨日抵达种子岛之后,赵括设宴款待,席间相谈甚欢。大有相见恨晚之意。酒筵散去,两人满肚子话还没聊完,便夜宿同帐,彻夜长谈,就差歃血为盟,义结金兰了。

此刻听了马谡的建议。赵括当即拍板赞成,下令道:“留下贺齐率领五千人守卫种子岛营寨,其余将士全部登船,扬帆向东,寻找适合抢滩登陆的地点。若倭军放任我军不管,便趁机登陆;若倭军沿海跟踪,则之前修筑的防御工事便派不上用场。而且我军乘舟以逸待劳,倭军步行精力疲惫,无论如何。我军都可立于不败之地!”

随着赵括一声令下,种子岛上旌旗招展,号角呜咽,除了贺齐率领五千人继续守卫岛上的寨栅之外,赵括与马谡、邓羌、司马昭等人率领三万四千人乘坐一百五十多艘大小不一的战船扬帆向东而去。

赵括同时派人通知陆逊、戚继光两支人马,把自己的战略意图告知,若是倭军被吸引走一部分,请二将趁着岛上防御削弱之际。强攻滩头,争取一举登陆。若倭军不沿海追随。自己便率大军悄悄登陆,然后从倭军背后掩杀过,形成前后夹击之势。

“叮咚赵括、马谡‘知耻后勇’组合技生效,二人全属性各自+3!”

“当前赵括统率93(近期+2),武力79(近期+1),智力89(近期+1)。政治70(近期+1)。受知耻后勇组合技影响,当前赵括四维变化如下统率96,武力82,智力92,政治73。”

“马谡受知耻后勇组合技影响。当前四维变化如下统率85,武力72,智力92,政治”

马谡的策略很快奏效,上杉谦信得知赵括并没有从鹿儿岛登陆,而是扬帆向东沿着海岸线另外寻找登陆地点。急忙率领两万人顺着海边跟踪,汉军走到哪里,就一路跟到哪里,总之绝不能给汉军登陆的机会。

但汉军在船上以逸待劳,一个个逍遥自在;倭军在海岸线上的丛林中穿梭,一个个累的筋疲力尽,气喘吁吁,不过两天功夫就被汉军甩开。

“唉看汉将颇懂用兵之道,吾国海岸线绵延万里,四周皆是大海。我军能防得住百里,防得住千里,又怎能防得住万里海疆?”

上杉谦信摇头叹息一声,吩咐身边的使者快马加鞭赶往鹿儿岛通知本多忠胜与伊达政宗,海岸线怕是守不住了,汉军登陆的局势已经难以避免。不如弃守海岸,退境内,据守要塞重镇。

伊达政宗看完上杉谦信的信后对本多忠胜道:“上杉将军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汉军可以分一支兵绕行登陆,可以分两支兵马绕行登陆,但却一定会强攻鹿儿岛。”

“为何?”

身高八尺三寸,号称倭国第一高度的本多忠胜以武力见长,在谋略上却是略逊一筹,听了伊达政宗的分析后,露出不解的神色。

伊达政宗笑道:“鹿儿岛地处最南端,汉军若是全部绕行登陆,我们便可以轻松切断汉军的粮草补给路线。如此一,汉军便是自投罗网。所以本多将军尽管与我死守海岸便是,汉军迟早会抢滩登陆。”

伊达政宗与本多忠胜商议完毕后依旧率领四万人马固守鹿儿岛的沿岸工事,静候汉军犯。

三日之后,赵括率部从一处僻静的滩头登陆,不费吹灰之力登上了倭国本土,而一路追踪的上杉谦信所部距离汉军登陆地点至少还有五十里的距离。

赵括留下马谡率领五千人看守船只,自己带着司马昭、邓羌率领两万九千人,翻山越岭,掉头向南。在跋涉了二十多里之后,在一片山坡地带与上杉谦信率领的两万倭军狭路相逢。

“儿郎们,杀倭寇!”

赵括一身银色甲胄,手提重剑带头冲锋。

邓羌手提一杆青铜马槊,咆哮着身先士卒,不肯落后。

将近三万汉军将士刀剑出鞘,如同下山的猛虎一般呐喊着掩杀上去,与狭路相逢的倭军展开了激战。

乱军之中,赵括正遇倭将小泉野种,挥舞重剑厮杀在一起。战有七八合,一剑砍翻在地,割了头颅,大声鼓舞士气:“倭将不堪一击,儿郎们奋勇向前,扫平倭国,指日可待!”

看到主将身先士卒,阵斩倭将,汉军人人奋勇,各个争先。邓羌一身青铜铠甲,手持青铜马槊所向披靡,迎面相逢者,几乎尽皆一矛刺死。

左冲右突,酣战半个时辰,已经杀敌两百余人,迎面遇上一员倭将伊赐一渺郎,当胸一槊刺穿,砍下头颅,悬首马前。

两军从清晨酣战到傍晚,虽然倭军熟悉地形,但苦于追赶了两百余里,身心俱疲。汉军乘船进军,以逸待劳,更兼装备精良,又有猛将邓羌压阵,赵括与司马昭带头冲锋,慢慢的对上杉谦信率领的倭军形成了吊打之势。

日落之时,战斗结束,倭军折损七八千人,而汉军阵亡的人数在两千左右,上杉谦信不敢恋战,率部向北据守重镇磐城去了。

赵括登陆成功之后,派人召唤马谡、贺齐尾随登陆,率部夜袭高知县,一举破城,俘获了城内五千多倭国百姓。遂请女王卑弥呼出面安抚人心,采用以倭治倭的策略。

成功的占据了高知县,赵括留下司马昭、贺齐率领一万人马协助卑弥呼女王守城,自己带着马谡、邓羌率领近三万人马向南杀奔鹿儿岛。并派人由海上通知陆逊、戚继光,准备前后夹攻,一举摧毁鹿儿岛防线,重创守卫沿海的倭军主力。

三日之后,鹿儿岛战事打响。

赵括、马谡、邓羌三人率部从背后猛攻倭军,戚继光、俞大猷、周泰三将率领着三万五千将士冒着倭军的箭矢从左路发起进攻。狄青、丁奉、施琅、前田庆次、陆抗等人则奉了陆逊的命令,率领三万人从右路发起进攻,力争一举摧毁鹿儿岛防线。

“周幼平在此,挡我者死!”

乱军之中,脸上带着刀疤的周泰犹如凶神恶煞,一柄大刀挥舞的虎虎生风。遇神杀神,遇佛杀佛,一路砍杀下,至少斩杀了百余名倭军。

冲杀之中,正遇倭将桃色太郎,战无三合,一刀砍翻在地。喝令身后亲兵割了首级,待战事结束后邀功请赏。

“我乃汉将狄青,天兵至此,尔等倭寇还不跪地投降?”

狄青面戴青铜面具,手提一杆熟铜棍,率领着身后的千军万马,奋勇冲锋,冒着箭雨挑开鹿角荆棘,奋力的向前冲杀。一条熟铜棍所到之处,扫到一大片。

冲杀了不过小半个时辰,便已经击毙了将近百名倭寇,厮杀中与倭将本田性无能狭路相逢。交手三五合,卖个破绽,一棍击中脑门,登时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眼见同僚各个奋勇,俞大猷亦是不肯示弱,手提双刀,爆发出一声接着一声的虎吼,砍的人头乱滚,血肉横飞。乱军中正遇本田自宫的胞弟本田自卫,以狂风暴雨般的刀法乱砍一通,轻而易举的把倭将砍倒在地,变成一滩血肉。

鹿儿岛的海岸线烽火狼烟,杀声震天,汉军付出了近万人的性命,最终登陆成功,与赵括军前后夹攻,斩杀了超过两万五千倭军,一举摧毁了鹿儿岛防线。从此便可以向北高歌猛进,一路直逼织田信长的国都。

狼烟之中,一员倭将胯下黄色骏马松原,手持蜻蜓切,吼声如雷,出手如风。一上午的时间阵斩了近两百汉军士卒,正与丁奉狭路相逢,战无三合一刀磕飞丁奉手中的长枪,咆哮一声:“我乃倭国头号大将本多忠胜,汉将受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