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九 力托千斤闸

九百三十九 力托千斤闸


                刀光一闪,一股巨大的力量呼啸而至,王越躲闪不及,只能挥剑格挡。

这一次王越总算领悟到了剑的缺点,在面对势大力沉的兵器之时,劣势尽显。刚开始与使用马槊的新文礼交手,王越还能勉强招架格挡,但遇上了史万岁手中七十九斤的四窍八环刀,完全就是螳臂当车。

只听“铛”的一声脆响,王越宝剑脱手飞出十余丈。余势未竭,“噗嗤”一声,刺透了一名西汉士兵的甲胄,透胸而出,这才停止了飞行的轨迹。

而王越也没有好到那里去,被史万岁的大刀狠狠的拍中前胸,登时血肉模糊,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留下人头!”

史万岁一击得手,骤马舞刀,直取负伤的王越,想要斩下头颅。

“贼将休要猖狂,接我一槊!”

忽然马蹄声起,一片战马犹如黄沙般席卷而,却是李存孝驱驰了黄骠透骨龙去而复返,看到史万岁一刀击飞王越,当即催马相救。

“叮咚李存孝精骑属性动,武力+5;双绝属性动,武力+1o。基础武力1o5,坐骑+1,武器+2,当前武力上升至123!”

只听金铁交鸣之声震耳欲聋,李存孝手中一百二十八斤的禹王槊与史万岁的大刀撞击在一起,撞击的火花四溅。登时就把史万岁的大刀磕飞,带着呼啸的风声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比之王越的宝剑飞的还要远,落地之时连伤数名西汉士卒。

也亏着李存孝的主要目的是救人,否则这一槊当头砸下,只怕史万岁的下场比王越还要惨。但饶是如此,依旧被李存孝左手中的毕燕挝撕裂了左肩甲胄。锋利的挝尖划过史万岁的肩头,登时血肉模糊,森森白骨依稀可见,让人触目惊心。

“此人太猛。吾非敌手!”

史万岁吓得骇然变色,拨马就走,望着本方阵中仓惶而逃。幸亏潮水般的禁军掩杀过挡住了李存孝追赶的步伐,方才保住了史万岁一条性命。

看到数以万计的洛阳军从各个街巷席卷而。李存孝不敢恋战,挥舞着兵器砍翻了数十人,匹马殿后,且战且退,护卫着金台、张三丰等人向东门撤退。

尽管王越身负重伤。被史万岁一刀震碎了五脏六腑,胸前血肉模糊,只剩下最后一口气。但金台还是不计前嫌,把王越背在肩上,由张三丰、黄飞鸿左右护卫向城外狂奔。

“呵呵金兄,感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王越在金台的背上出一声惨笑,“是我怨恨你抢了我的太子武师之位,小肚鸡肠,一直和你针锋相对。难得金兄不与我一般见识,此刻命不久矣。方才幡然悔悟!”

金台一边足狂奔,一边安抚王越:“这也是人之常情,王教头不必歉疚。我还要感谢你的快人快语,让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之处。”

“唔”

王越一大口鲜血吐在金台的背上,奄奄一息的道:“吾命休矣,金兄把我放下逃命去吧!我已经连累了你们一次,却不能重蹈覆辙了。”

金台却是一脸坦荡,坚定不移的道:“王教头不必多言,就算背着你的尸体,我也要把你带江东。”

“唉”王越叹息一声。“吾所恨者,再也不能见几个孩子成才!包括无忌小王爷在内,凌统、赵毅、薛丁山等人皆是天赋异禀的练武奇才。我死之后,还望金兄好好教导。不要辜负了他们的根骨!”

金台一边飞奔一边答应:“王教头请放心,金台此生必竭尽全力,让这些孩子成为大汉未的栋梁之才!”

“甚好!”

王越的脸上浮现一股欣慰之色,双手缓缓垂下,脖颈侧卧,就此魂断洛阳。 尽管知道王越已死。但金台却不肯将他放下,依旧背着尸体大步狂奔。

“杀啊,生擒东、东汉的奸细者,赏千金,封、封关内侯!”

就在新文礼、史万岁相继受挫之际,从江陵死里逃生,由巴蜀绕道到洛阳投奔刘彻的邓结巴站了出。挺枪纵马,指挥着近万名西汉军顺着各条街巷围堵大闹洛阳的东汉奸细。

虽然闻讯赶的西汉军愈愈多,总数差不多已经接近万人,但街巷纵横,比不得草原旷野,人多也没有用武之地。被李存孝单骑殿后,犹如水闸一般截断了滔滔洪流,从容不迫的护送着金台等人慢慢到了东城门。

“落千斤闸!”

前日是刘彻的国葬之礼,包括张须陀、史万岁、新文礼、周亚夫、邓艾等西汉大将几乎全部集洛阳,此刻在城头上大喊一声的正是周亚夫。

听到号角呜咽,甚至顾不上披盔挂甲,周亚夫便策马上了城墙,从南门一路巡视到东门。看到数百名士兵被一员使用镏金镗的大将杀的稳不住阵脚,不远处七八名身手不俗的奸细正狂奔而,当即下令落下千斤闸,切断洛阳东门的出路。

作为东汉的都城,洛阳的四门全部安装了千斤闸。由铁皮搭配实木混合而成,周遭皆用铁钉加固,厚度过了两尺,面积与城门一般无二,重量无法计算。

千斤闸安装不容易,而且只能使用一次,落下之后无法再次升起,只能将之破坏,重新打造。因此一般的将校不敢轻易下达这个命令。

此刻形势危急,周亚夫毫不犹豫的下达了落千斤闸的命令。这铜墙铁壁此时不用,更待何时?守门的这些将校真是不堪大用,连区区责任都不敢负起,谈何与东汉争霸天下?若是及早放下千斤闸,便是李元霸在此,也能把他困死!

千斤闸已经铸造了十余年,虽然多有腐锈,但每年都会有工匠检查维修。此刻在旋转机关之后,出“吱呀呀”的刺耳响声,伴随着弥漫的灰尘铁锈,缓缓降落。

章邯、李元芳护着陈宫,靠着金台等四人殿后,再加上李存孝的接应,一路几乎没有遇见纠缠。就在千斤闸刚刚启动之际,有惊无险的通过了洛阳东门,翻身上了接应的锦衣卫提前准备好的马匹。

杀声由远及近,金台、张三丰、黄飞鸿三人在前面徒步奔跑,且战且走。李存孝挥舞着双武器殿后,杀的洛阳军不敢轻易上前,眼看距离城门只剩数百丈的距离,而千斤闸却已经落下了一半。

“快呀,快跑呀,千斤闸要落下了!”刘无忌与凌统嘶哑着嗓子大喊,几乎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

城头上逐渐有西汉禁军赶到,射下零星的乱箭。李元芳急忙招呼众人退过被斩断绳索的吊桥,退出一箭之遥。

而章邯却在撤退之时,抢夺了一张弓一壶箭,当下站在吊桥上弯弓搭箭,朝城墙上还射。弓弦响起,例无虚,吓得城头上的守军慌忙躲闪,并没有形成多大的威胁。

“不好了,千斤闸要落下了!”

金台等人一路狂奔,眼见距离城门已经只剩百十丈,按照降落的度,赶到城门底下的时候,这道铜墙铁壁也将完全合拢,怕是出不去了。

“调头走北门!”

眼见无法通过,依旧背着王越尸体的金台朝张三丰、黄飞鸿大喝一声,准备改弦易辙。此路不通换条路再走,走到哪一步算哪一步!

“我扛住千斤闸,尔等通过!”

危急关头,一直据守城门的宇文成都在拱形墙孔下翻身下马,大踏步的走到千斤闸下面。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气沉丹田,双腿蹲成马步,抬起双臂死死的托住了千斤闸。

“嘎呀、嘎吱”

突然受到阻力的千斤闸出异常刺耳的尖锐叫声,下降的度顿时减缓了数倍,而宇文成都的额头瞬间见汗,豆子般的汗珠顺着鼻尖滑下,一滴滴落在地上。

“文将军果真天生神力!”

金台三人先是一愣,随即热血上涌,纷纷使出极限潜能,疯般的向前狂奔,就在千斤闸落到半人高的时候终于钻了出去。而苦苦支撑的宇文成都几乎被压弯了腰,依旧在苦苦等待李存孝通过。

李存孝挥舞着武器殿后,一路至少砍杀了数百名西汉士兵,眼见千斤闸已经只剩半人高,自己胯下的黄骠透骨龙无法通行,遂大喊一声:“成都放手,我走城墙!”

话音未落,李存孝拨马冲向城墙阶梯,所到之处尽皆披靡,犹如波开浪裂,转眼间就杀上了城墙。

既然李存孝舍不得马匹,宇文成都只能放手,就地一滚,总算全身而退。但力气几乎已经消耗殆尽,四肢酸软,就连腿都抬不起,靠着黄飞鸿、张三丰的搀扶方才跨上了坐骑。

“跳下去!”

李存孝在城墙上犹如猛虎冲进羊群,所到之处血肉横飞,叱喝一声胯下战马,朝城墙下面飞跃而去。

黄骠透骨龙一声嘶鸣,犹如蛟龙腾空,飞跃而下。“噗通”一声落在地面,仗着四肢矫健,竟然毫无损。

千斤闸非但没有拦住李存孝等人,反而阻挡了追赶的万余西汉将士,在城门前团团转却无法出城。李存孝等人趁机纵马扬鞭,向东而去。等西汉军从别的城门绕出,早就去的无影无踪。

(今天清明节了一趟老家,因此更新的有些晚,下一更在晚上11点半左右,最后求保底月票)(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