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四十一 手心手背都是肉

九百四十一 手心手背都是肉


                刘辩现李元芳似乎有做媒上瘾的趋势,上次李存孝与甄道,宇文成都与甄蓉的婚事就是由他向自己提出的,现在又把目标锁定了自己的儿子。

若是李元芳生在自己穿越前的世界,开个婚姻介绍所,保证赚的盆满钵益,是不是这家伙有“说媒”的隐藏属性啊?

辛宪英乃是三国时期有名的才女,其名气仅在蔡琰、黄月英之下,生的子女都在晋朝身居高位,说明其基因优良。更重要的是,这小萝莉是和自己儿子“自由恋爱”的,作为自二十一世纪的穿越者,饱受新时期思想熏陶,刘辩自然不忍心棒打鸳鸯。

“啧啧不服不行,这小子光环越越严重了,这是要逼老子禅让主角的节奏么?先是得天厚爱,获得了人类极限1o5的武力值,而且统率与智力都不弱。这次初出茅庐,便助金台等人成功营救章邯。小小年纪,就有萝莉芳心暗许,再加上关银屏,不过八岁就拥有两个女神了,果然没法比啊!”对于儿子刘无忌的逆天表现,就连刘辩这个老爹都不得不在心中暗自吐槽。

吐槽归吐槽,作为老爹,刘辩还是无条件支持儿子的泡妞大业。有竞争才会有动力嘛!这辈子自己是打不过这个儿子了,但在泡妞上一定要争取吊打这个和自己抢主角光环的家伙。

“辛氏一门自从袁绍麾下归降以,兢兢业业,恪尽职守,算得上满门忠烈。辛评在交州辅佐王守仁,辛毗在青州辅佐王景略,其族弟辛弃疾也是有勇有谋,在保卫胶东的战役中立下功劳。既然吾儿与辛毗之女有缘,那就把这桩婚事定下吧!朕会准备聘、六礼,择日派礼部的官员登门提亲。”

李元芳大喜过望,躬身谢恩:“多谢陛下开明。微臣头就去拜访辛夫人,把这个好消息通知与她。”

拯救陈宫的事情就此落下帷幕,除了王越遗憾的魂断洛阳之外,其他人都获得了最好的归宿。可谓皆大欢喜。刘辩总算可以放下心,等待这个寒冬过去,春暖花开之时御驾亲征巴蜀,招降张飞及刘备班底,一举拿下整个益州。

次日早朝。刘辩在太极殿上与满朝文武共商未战略:明年的要战略目标是制霸益州,亲自率领徐晃、章撼等人御驾亲征巴蜀,力争早日把土地肥沃的益州纳入版图。

其次,还要趁着西汉元气大损之时,由岳飞从宛城出兵攻打虎牢关,震慑洛阳。由霍去疾出兵攻掠长安,争取在拿下巴蜀之后,尽早的扫平司隶及雍凉地区,收复东西二京。

这就是所谓的“趁你病要你命”,随着朱元璋的全军覆没。刘协与刘彻的先后遇刺,窦婴的上吊身亡,西汉已经是病入膏肓。一定要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将之剪灭,绝不能让他们死灰复燃。

虎牢关乃是天下第一雄关,长安亦是城高墙厚,要想收复东西二京绝非易事。西汉虽然元气大损,但刘彻、杨坚、朱棣都是一代雄主,杨素、周亚夫俱为一时名将;史万岁、张须陀、新文礼、李文忠等人,甚至包括邓艾尽皆勇冠三军;再加上到处煽风点火的苏秦,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西汉的骨架依旧还在,要想翦灭也不是朝夕之事。

而且西汉已经与曹操达成战略联盟,实力强劲的曹操肯定不会坐视西汉灭亡,让自己唇亡齿寒。成为东汉最后的敌人,明年一定会全力与金陵朝廷决战。据探子报,曹操的大军正在向黄河沿岸集结,看起曹刘之战已经不可避免,全面开战一触即。

此外,西汉还有两个小伙伴。那就是刘裕和赵匡胤,仿佛跳蚤一样蹦跶的非常欢快,这也是刘辩决定亲征巴蜀的原因之一。力争早日扫灭这两个疥癣之疾,平定巴蜀,继而由汉中、陇右出兵进入长安后方,与武关、宛城两个方向的兵团东西夹攻,扫灭西汉定然会事半功倍。

最后再集中全力与曹操决战,拿下中原,将战线推过黄河,兵临邺城之下。荡平冀、并两州,驱逐李唐,收复幽州,则大汉版图一统。继而率百万雄师,顺着辽东挥师南下,以泰山压顶之势碾压李唐,则亚洲一统。

经过了一天的朝议,由刘辩主导,在刘伯温、孙膑、陈平、荀彧等级智囊的辅佐下,东汉朝廷未的战略蓝图制成,只等天气转暖后便付诸于军事行动,厉兵秣马,剑指四方。

李元芳抽空去了一趟辛毗在金陵置办的府邸,把天子同意了这桩婚事的消息告知了姜氏母女。辛毗之妻闻言笑的合不拢嘴,当晚就准备了厚礼登门答谢李元芳的做媒之情。

李元芳的夫人提醒道:“我们家老李天生爱帮人做媒,姜夫人就不必破费了。妹妹倒是认为夫人应该准备礼物到乾阳宫里谢恩,并结好穆贤妃,为宪英的未做好铺垫。”

得了李元芳夫人提醒,姜氏立即准备了厚礼,带着辛宪英入宫求见天子和穆贤妃。

刘辩闻报,欣然在麟德殿接见了这对母女,只见姜氏约莫三十岁出头的年纪,风韵犹在,颇有成熟女性的魅力。而小萝莉辛宪英生的唇红齿白,一双水汪汪的眸子异常水灵,一看就是个聪明的女孩。

刘辩安抚了几句,趁机吩咐系统:“给朕检测一下未儿媳辛宪英的四维?”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辛宪英武力31,统率46,智力87,政治78。特殊属性:贤良若嫁的如意郎君,夫唱妇随,相处融洽,可助丈夫智力与政治提升2点。”

“哦这不就是弱化版的黄月英么?”刘辩在心底喃喃自语一声,退出了系统。

参拜完了天子,姜氏又带着女儿分别前往寿安殿给何太后请安,接着又去了长春殿拜见未的亲家穆桂英,送上礼物。临走之时,穆桂英也馈了厚礼,相处的颇为融洽。

听说辛毗的女儿攀上了庐江王这根高枝,金陵的许多高官纷纷派遣家眷登门祝贺,包括吏部尚鲁肃的母亲、户部尚糜竺的妻子、医部尚步骘的妻子、禁军统领廖化的妻子,这些达官显赫的家眷纷纷光顾辛宅,一时间好不热闹。

辛毗在青州得到消息,与兄弟辛弃疾快马到金陵,在家中设宴答谢诸位同僚的厚礼。邀请了鲁肃、糜竺、李元芳、步骘、廖化、陈琳、王璨、邓泰山等人前家中赴宴,宾主尽欢,半夜方才散席。

刘辩得到消息后,心中隐隐产生出一丝担忧。

刘无忌现在越越强势,分别有了关羽、辛氏两大家族支持,而且以后关羽的背后可能还站立着整个刘备的班底,怕是会对太子刘齐形成巨大的威胁。

“或许无忌与穆桂英没有那个心思,但就怕有奸臣动了歪心思,在旁边谗言蛊惑,造成兄弟阋墙的局面。对于朕将的身后之事,不得不防啊!”刘辩在御房中踱步,顾虑重重。

刘齐已经九岁,虽然四维不是全史顶级,但至少不在曹丕、孙权之下,而且非常均衡。只要有贤臣辅佐,完全可以保证国力持续展,在自己奠定的基础上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开创一番太平盛世。

更重要的是刘辩没有忘记当初对唐后的承诺,而且刘齐一直虚心好学,待人谦虚,颇受满朝文武的好评,这也让刘辩从没有动过更换太子的打算。

这夜,刘辩在上官婉儿的宫苑中夜宿。

看到天子满腹忧虑,上官婉儿轻易便触碰到了刘辩的心事:“臣妾现陛下心事重重,莫非为庐江王声名日盛,对太子产生威胁而忧虑?”

既然被戳穿了心事,刘辩也不隐瞒,点头道:“朕所虑者,非为无忌,亦不是为了贤妃。唯恐朕有个不测,会有奸臣蛊惑庐江王,造成兄弟阋墙的局面!”

上官婉儿颔道:“陛下说的极是,庐江王在洛阳的事迹已经传开,满朝文武交口称赞,江东百姓顶礼膜拜,视为神童。再加上先后与关羽、辛毗联姻,怕是会有不臣之徒煽风点火,威胁到齐儿。臣妾认为陛下应该再给太子联一门婚姻,以壮太子之威!”

“朕正有此意,但并无合适人选。”刘辩揽了上官婉儿的香肩,坦白相告。

上官婉儿嫣然笑道:“臣妾听说青州刺史王景略有一女儿名唤王蔷,年方十岁,便已经美艳不可方物。陛下可派遣一名大臣去青州提亲,有王景略作为齐儿的后盾,再加上岳鹏举,足以震慑那些企图立庐江王谋取富贵的宵小之徒。”

刘辩闻言喜出望外,愁眉顿解,正要按倒上官婉儿,给她降一场甘霖,却听上官婉儿“嘤咛”一声:“陛下,臣妾已经有了身孕,怕是不能伺候陛下了。”

刘辩闻言一脸欣慰:“好好好,朕纳了你已经四五年了,眼见别人的孩子已经能够舞刀弄剑,而上官氏却依旧形单影只,朕心下也是不忍。如今总算可以开枝散叶了!”

听了刘辩的话,上官婉儿的心头掠过一丝阴,强颜欢笑道:“多谢陛下这半年的恩泽,让臣妾可以完成做母亲的夙愿。”(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