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四十三 王莽的厚礼

九百四十三 王莽的厚礼


                在这个冬天,金陵城喜事连连,先是甄氏五女同日出嫁,接着又是庐江王刘御联姻辛毗之女辛宪英,然后又是太子刘齐联姻青州刺史王猛之女王蔷,最后渤海王刘治与薛仁贵之女薛金莲的婚事也定了下。

在刘辩穿越之前,**岁正是背着包在校园里追逐嬉闹的年龄,但在这个年代十二三岁娶妻却是习以为常的事情,这也让刘辩不得不早早面对儿女的婚事。

再有三五年太子刘齐就可以正式迎娶太子妃岳银瓶,若是一切顺利的话,刘辩将会在三十岁左右的年龄当上祖父,“朕若不是穿越到了这个世界,弄不好现在还是个单身汪,没想到现在却要做爷爷了,想想都要醉了!”

到处天寒地冻,各地的军队都进入了休养生息的状态,就连政事比其他三季也减少了许多,这让刘辩的生活过得很清闲。每日除了早朝、批阅奏折之外,闲暇之余督促着一大帮儿子练习武艺,学习文化,晚上轮流着与一干国色天香的嫔妃共度巫山,日子过得清闲快活。

几日之后,锦衣卫从洛阳带消息:“启奏陛下,吾等从洛阳探得情报,因为李统领等人劫天牢用的是张须陀的令牌,惹得苏秦、周亚夫一致怀疑张须陀内外勾结。下令搜查张府,获得了庐江王留下的手,已下令暂时把张须陀下狱,交由御史台审讯。”

刘辩闻言,面露喜色:“哦我儿无忌不仅盗了张须陀的令牌,竟然还懂得遗离间,果然深得老子嫡传!”

眼看着年关将近,守卫城门的御林军偏将邓泰山报:“启奏陛下,宣武门前有一名中下层官吏,自称青州刺史王景略大人的族侄王蟒,官拜剧县县令,奉了陛下诏前金陵面圣。”

刘辩正在亲手辅导八岁的长女刘诗诗画画,听了锦衣卫的禀报。便放下手中的笔墨,伸手轻抚爱女的脑袋:“好了,昭阳,让宫女带你母亲那里去吧。改日有时间了父皇再教你画画!”

昭阳公主刘诗是唐婉的次女,在母亲去世后被刘辩送到了一直没有生育的糜真那里抚养。一思念唐后的情义,二可怜昭阳没了亲娘,三刘辩可不是个重男轻女的父亲,在栽培儿子文武双全的同时。也没有忘记培养女儿。而其中尤以最为疼爱长女刘诗诗,时常亲手辅导她写字作画。

虽然嫔妃之中穆桂英、孙尚香都是英姿飒爽,巾帼不让须眉的女中豪杰,但刘辩依旧认为女孩子家不应该舞刀弄剑,因为那是男人的事情;况且自己的几个女儿都是柔弱女子,没看出哪个具有女中丈夫的潜质。

所以刘辩只培养女儿们读识字,平日里有满腹经纶,博学多才的蔡琰负责教导她们的文化课。另外还让女儿们跟着薛灵芸学习针线活,将要做个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好妻子,绝不能做衣伸手饭张口的霸道公主。

打发走了昭阳公主。刘辩这才整理了下衣襟,抚须道:“这王蟒要是不,朕都差点把他忘了!掐指算算,朕至少宣召他一个半月了吧?这厮到现在才姗姗迟,若不是看在王景略的面子上,朕一定要重重治他的罪!”

为了给王蟒一个下马威,刘辩沉声道:“让他在宫门外候着,直到朕宣召为止。”

“微臣遵旨!”看到天子面色不善,邓泰山不敢啰嗦,急忙告退。

宣武门外御林军林立。每十步一人,俱都手持长枪,身穿甲胄。凛冽的北风吹得他们的盔缨,与长枪上的红缨迎风摇曳。因为棉手套、棉口罩、棉甲胄的问世。使得他们少遭了许多罪。

两尊巨大的白玉狮子在乾阳宫护城河两侧龙盘虎踞,威风凛凛。一个身材中等,年约二十岁出头,相貌文雅,身穿蓝色棉大氅,头戴兽皮帽子的年轻人正在几名随从的陪伴下等候天子召见。目光中充满了自信。并没有因为置天子诏不顾而姗姗迟感到诚惶诚恐。

邓泰山大步流星的从乾阳宫里走了出,直奔王莽面前,手按佩刀:“王县令啊,不是邓某不帮你!我与王使君也算有数面之缘,看在他的面子上,我这次是尽了全力。但陛下恼怒你姗姗迟,罚你在门外候宣,不许离开。”

王莽向邓泰山深鞠一躬,拜谢道:“邓将军的恩情,卑职没齿不忘!但我还得央求将军一件事”

王莽说着话吩咐身后的随从把一个包袱拎过,麻利的在邓泰山眼前摊开,里面却是一包漆黑发亮的“乌金石”。

什么是乌金石?其实就是刘辩穿越前的煤炭,在这个年代又叫做石炭,或者墨碳。但因为这个年代技术落后,所以开采起难度颇大,年产量微乎其微。

但比之木炭,煤炭耐燃烧、热量大、便与运输,因此颇受达官显贵的青睐,在市场上价格居高不下,甚至比粟米还要珍贵。

看到王莽拎给自己一包煤炭,邓泰山顿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虽然乌金石价格不菲,市面上稀缺,但也不至于拿着当做黄金使用吧?自己孬好也是御林军偏将,一年下的俸禄也有一千二百石,买上三五马车石炭给家眷取暖还是能够做到的。你小子难道想靠一包乌金石收买老子给你跑腿?

想到这里,邓泰山的脸上浮现愠怒之色,这丫的太不拿豆包当干粮了,虽然自己一个小小的御林军偏将在京城中排不上号,但你拿这个收买老子,也太瞧不起人了吧?

“王蟒是何用意?莫非以为邓某连区区几车石炭都买不起?”邓泰山双目一瞪,沉声喝问。

王莽急忙解释:“邓将军不要误会,这不是送给你的礼物,而是请将军代为转交给陛下”

“什么?”

邓泰山怒不可遏,这丫的胆子真大,先是置陛下的宣召于不顾,过了一个半月才姗姗迟。原以为他拿着石炭当做礼物送给自己,没想到竟然想要当做觐见天子的礼物。这厮要不是活得不耐烦自己讨死,便是脑袋被这刺骨的寒风冻住了。

“呛啷”一声,邓泰山的佩刀出鞘了半截:“王蟒啊王蟒,我看在王景略的面子上高看你一眼,你竟然在耍弄本将?信不信我一刀砍了你?”

“邓将军息怒,息怒!你误会了!”王莽苦笑着解释,“这石炭的确是献给陛下的,但却不是只有这一包,而是有成千上万石,乃至十万石,百万石、千万石!”

这个年头的石炭年常量大约在数十万石左右,折合到刘辩穿越前大概几千吨左右的样子。这还是统计的全国产量,包括西汉、曹操、东汉等各方势力数以十万计的挖煤工共同开采的结果。这王蟒区区一个七品县令,竟敢夸下如此海口?邓泰山这才明白这厮绝对是疯了!

邓泰山插刀入鞘,挥手道:“看在王景略的面子上,你走吧!我这就去报陛下,你是个疯子!”

“邓将军,请成全卑职!”王莽上前一步拽住邓泰山的胳膊,一脸诚挚的恳求。

邓泰山面色难看的道:“你可知道欺君之罪是要杀头的?”

“若卑职胆敢欺君,请陛下诛我九族!”王莽说的斩钉截铁。

话语一转,威胁邓泰山道:“若邓将军不肯通报,耽误了大事,怕是对自己也不利哪!”

“你这是要害死王景略啊!”邓泰山思忖了片刻,拎着盛了石炭的包袱再次进了乾阳宫。

刘辩正在麟德殿批阅奏折,打算惩罚王莽一直在宣武门前站到太阳落山,再宣他进宫。没有重重治他的罪,已经是网开一面,给了亲家王猛一个天大的面子。

突然看到邓泰山拎着一个乌黑脏兮兮的包袱走了进,蹙眉道:“邓将军,你这是拿的什么东西?”

邓泰山把包袱放在地上,解开之后,一堆煤炭赫然呈现在了刘辩眼前。并把王莽的话说了一遍。

刘辩听完登时了兴趣,在心中暗自沉吟:“这王莽竟然敢夸口给朕献上百万石、千万石煤炭,这小子胆量如此之大,看起很符合穿越者的言行举止啊!”

再联想到王莽置自己的圣旨于不顾,姗姗迟了一个半月,估计十有八九是寻找煤炭去了。这是打算拿煤矿当做晋身之礼,在自己这个皇帝准备治他的欺君之罪之时,拿出逆转命运。这也是许多穿越者经常爱上演的桥段,自恃意识超前,所以做起事情总是出人意料。

“啧啧这王莽十有八九拥有穿越者的基因,越越印证朕的猜想了!”

刘辩在心里喃喃自语一声,挥手吩咐道:“既然这王蟒敢夸下如此海口,你便去把他带进见朕,倒要看看他有多大本事?”

“诺!”

邓泰山答应一声,难以置信的出了麟德殿。没想到天子竟然真的相信了王蟒的话,看这家伙有些本事。

到宣武门前挥手招呼:“王蟒,跟我入宫去麟德殿面君!”

王蟒露出一个踌躇满志的笑容:“呵呵多谢邓将军成全,我就知道陛下不会拒绝我的!”(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