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六 小丈夫恩怨分明

九百三十六 小丈夫恩怨分明


                张须陀喝了不少酒,刚一踏进房,就让刘无忌感受到了一股熏天的酒气。

“儿子,睡了么?”张须陀的脚步有些踉跄,甫一进门就咋呼了起,“起陪义父喝酒,那几个小肚鸡肠的女人竟然阻挠我们父子的缘分,大不了老子休了他们,咱爷俩一起过!”

刘无忌虽然机智,但毕竟只是个**岁的孩子,面对着张须陀火热的父爱,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是好,只能蜷缩在被窝里佯装入睡,出均匀的鼾声。

“二宝,睡了么?二宝,你真的睡了么?”张须陀在床榻边上俯身连喊几句。

刘无忌纹丝不动,用鼾声应张须陀的招呼。

连唤几声,不见刘无忌搭腔,张须陀有些扫兴。但却也没有打扰熟睡的义子,伸出胳膊给刘无忌掖了掖被窝角,嘀咕道:“现在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这孩子怎地如此不小心?被窝露了这么大的缝隙,感染了风寒该让我怎么向你父母交代?”

听了张须陀的话语,刘无忌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暖流,对这个相貌粗犷,留着大胡子的猛将有了几分好感。看的出,此人是自肺腑的喜欢自己,父皇曾经说过“投之以桃,报之以李”,只要对自己好的人必须感恩!

张须陀明显喝的有些大,摘下佩剑放在床头,倚靠在床榻上说起了醉话,一边说一遍哭:“唉我们张家三代单传,到了我张须陀这一代难道要绝后不成?呜呜我张须陀这辈子也算的上光明磊落,苍天因何这样待我?”

在烈酒的作用下,张须陀一边吐槽一边嚎啕大哭,涕泪横流,生动的演绎了“男人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稀里糊涂的不知道吐槽了多久,最后爬上床榻,拽过被子盖住自己,和衣而卧。

张府之外。金台、张三丰、黄飞鸿等人紧张的走走去,随时准备接应庐江王从虎穴里逃出,左等右等不见踪影,不由得俱都忧心如焚。

就连李元芳、王越也在天黑之前混了进。只留下李存孝、宇文成都带了四五名锦衣卫在城门外找了个避风的山坡等候里面的消息,不敢有丝毫大意。

“此刻已到子时,还不见庐江王出,吾等干脆杀进去把小王爷抢出吧?”左等右等不见刘无忌的踪影,李元芳有些沉不住气了。

金台蹙眉道:“咱们若是强闯了张府。搭救陈公台的事情基本上就泡汤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搭救陈宫?”王越马上反唇相讥,“若是这一趟把小王爷陷在了洛阳,咱们吃不了兜着走!唉早知道就不该让你假扮商贩,换了我也不至于出了这么大的差错啊!”

“王兄教诲的是,小弟一时疏忽,以至于让小王爷被张须陀抓走。若是圣上怪罪下,金台愿意一力承担!”金台向王越长揖到地,诚恳赔罪。

王越摇头叹息:“你承担?你承担的起么?唉算了,你说小王爷跟着我习武好几年了。也没出什么差错,这才跟了你几天,就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小王爷要是有个闪失,我这启蒙恩师此生难安啊!”

张三丰怀抱拂尘,单手施礼道:“王教头,杀人不过头点地!事出突然,也并非金先生之错,你就不要再咄咄逼人了,于事无补,咱们还是冷静下商量一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方为上策!”

金台抚摸了一圈下巴。沉声道:“诸位稍安勿躁,我见那张须陀是真心喜欢小王爷,料不会有恶意。诸位先客栈休息吧,我今夜就在张府周围等候小王爷。若是不见他出,明日午时你们去劫法场救陈宫,我独闯张府,拼了一死也要把小王爷搭救出。 ”

李元芳点头:“嗯金先生这法子倒是个两全之策,两边同时动手,劫法场的劫法场。救小王爷的救小王爷,得手之后马上向洛阳东门撤走。李存孝与文成都两位将军会在哪里接应我们!”

“那就这样定了,诸位同僚客栈养精蓄锐,明日午时劫法场救陈公台,我在这里设法搭救小王爷。”金台朝众人拱手施礼,表示歉意。

李元芳吩咐黄飞鸿道:“两相比较,搭救小王爷比救陈宫重要的多!陈宫可以不救,但小王爷却必须毫无损的带金陵。黄兄弟留下协助金先生,也好有个策应。”

“谨遵李统领吩咐!”黄飞鸿拱手答应了下。

当下众人分道扬镳,金台与黄飞鸿继续留在张须陀府邸外面转悠,伺机搭救刘无忌。而张三丰、李元芳、王越三人则赶客栈,会合正在房间里睡觉的凌统,准备明日劫法场。

尽管洛阳是个大都市,但寒冬腊月,北风呼啸,三更半夜,人迹罕见。

只有更夫提着铜锣在大街小巷不停的穿梭,嘴里喊着“天干物燥,小心火烛”。偶尔会有巡逻的小队禁军在街巷中通过,金台与黄飞鸿两旁分开,在幽静的旮旯里静观变化。

张府房之内。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须陀的鼾声一浪高过一浪,在整个房里飘荡。

刘无忌悄悄爬起身,轻唤几声:“义父、义父?我要喝水。”

唤了几声不见张须陀答应,依旧鼾声如雷,刘无忌壮着胆子推了张须陀几下:“义父、义父?孩儿饿了。”

张须陀用鼾声应刘无忌,睡得犹如死猪一般深沉。

“看这家伙是睡死了,只怕打雷也不会醒!”刘无忌喜出望外,翻身从床榻上跳了下。

借着月色,蹑手蹑脚的走到案旁边,把腰牌、令箭等东西一股脑的揣进怀里,等出去之后哪个有用就挑哪个使用。刘御盗令,多多益善,有备无患!

轻声走了几步,忽然想起负责教读识字的魏徵先生说过,在朱元璋全军覆没之后,洛阳朝廷仅剩的大将已经只剩下史万岁、张须陀、李文忠、新文礼等人,精锐折损近半,几乎无力抵抗金陵朝廷。

借着月光,刘无忌一眼就瞄到了竖在床榻边上的佩剑,不由得心念一动:“这不识好歹的家伙竟然想做我义父,还喝成这般样子。简直自己讨死,我便杀了他,替父皇除掉一员大将!”

一念及此,刘无忌鬼鬼祟祟的摸到床榻边,悄悄拔剑在手,作势欲刺。

清冷的月色之下,宝剑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锋芒,慢慢的靠近了张须陀的咽喉。而张须陀却浑然未觉,依旧鼾声如雷。

就要一剑刺下之时,刘无忌忽然心念微动:“父皇说过投桃报李,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这张须陀不知道我的身份,才打算收为为义子,之后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还与我同床共枕。对我并无任何恶意,我岂能杀他?”

想到这里,刘无忌又缓缓把剑抽了,暗自嘀咕一声:“罢了,念在你给小王掖被角的份上,饶你一命!”

刘无忌放下宝剑,轻声走到案跟前,提笔写了几个大字:“金陵,保你不死!”

里面的“陵”不会下,干脆画了一个圈,让张须陀自己琢磨。

做完一切之后,刘无忌悄悄推开房门,蹑手蹑脚的离开了房,猫着腰顺着黑暗之处潜行。

天寒地冻,滴水成冰,北风呼啸,三更半夜。

张府该睡的丫鬟、仆人全都进入了梦乡,应该值夜的家丁也找了避风的角落生起柴火,围在一起取暖,谁也没有觉察到刘无忌顺着墙角悄悄靠近了院墙。

看到墙边有一棵光秃秃的梧桐树,刘无忌敏捷的攀上树杈,纵身一跃踩在了墙头上,仗着身体轻盈,纵身跳下院墙。虽然震的双脚有些麻,但也无甚大碍。

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得意洋洋的道:“嘿嘿任你龙潭虎穴,小王我也是去自如!”

“无忌,是你么?”

正在张府外面转悠的金台看到刘御攀墙而出,登时喜出望外,一个箭步迎了上去。

“师父?”刘无忌先是吃了一惊,等看清的是金台之后,飞快的从怀里掏出令箭、腰牌递了过去,“师父你看,我把张须陀的东西偷了出,或许可以用它们诈开天牢大门?”

“哎呀小王爷你的运气简直犹如天助!”金台又惊又喜,这次算是被年幼的庐江王折服了,这小孩头上有光环,所作所为不能按常理推测。

当下会合了黄飞鸿一起返客栈,把庐江王盗的腰牌、令箭统统拿出给张三丰、李元芳等人观看,“今日这张须陀在天牢中随意进出,有了他的腰牌,说不定我们就能不费吹灰之力把陈公台营救出。”

见到庐江王毫无损的归,众人俱都惊喜不已。又见刘无忌顺手牵羊盗了张须陀的腰牌、令箭,更是可以让营救陈宫的行动事半功倍,当下无不为刘无忌的胆量与随机应变折服,一个个佩服的五体投地。

(最后特别感谢一下懒羊羊巐的5万币飘红,感谢所有投月票、打赏的同学)(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