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七 我们也有猪队友

九百三十七 我们也有猪队友


                天色尚黑,即便拿着张须陀的令牌把陈宫从天牢里提了出,也出不去洛阳,时间久了反而会暴露意图。

众人决定等天亮城门打开之后再动手,但在此之前应该先弄几套禁军的甲胄,总不能穿着商贩、道士的衣服去天牢里面提人吧?

“金先生与黄兄弟被寒风吹了一夜,不劳你们出手,陪小王爷在客栈里小憩一会。我与张道长、王教头去街上去弄几套甲胄!”

能够安然无恙的把刘无忌带,李元芳悬着的一颗心总算落地,就差把金台给供奉起。因为李元芳深知倘若刘无忌有个闪失,自己的前途势必会蒙上阴影,想要百尺竿头再进一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当下由李元芳带头,张三丰、王越随后,悄悄出了客栈,在洛阳的街道上四处寻找目标。顺着胡同七拐八拐,走了三五里路,便迎面撞上了一支十人的巡逻小队。

此刻正是四更时分,北风呼啸,路上人迹罕至,李元芳等人的行踪登时就引起了这支巡逻小队的注意,为的什长拔刀出鞘大喝一声:“呔,前面是什么人?过接受审查!”

“此处乃是闹市,把他们引到僻静之处再动手,便于毁尸灭迹!”

李元芳已经做了多年的特务头子,对于这种事情得心应手,知道怎么做才能够天衣无缝,当下不假思索的招呼一声,带着张三丰、王越朝洛河所在的方向飞奔而去。

“哪里的毛贼,停下脚步受擒!”

“捉住他们,休要走了一人!”

看到三人拔脚就逃,这些巡逻的士兵以为遇上了不法之徒,若是安分守己的百姓自然不会像耗子见了猫一般仓惶逃窜。当即各自拔刀在手,在后面紧追不舍,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条不归路。

李元芳三人脚步敏捷,若是全力奔跑,早就把这些寻常的士兵甩的无影无踪。因此只用了七成的力量。一路小跑,把十名巡逻兵吸引出了三四里路,逐渐的靠近了洛水桥。

白天的时候李元芳在洛阳大街小巷踩了一天的点,对于地形环境可谓已经了如指掌。停下脚步吩咐道:“行了,就在这里动手,全部解决之后抛尸桥下!”

看到前面三人停下了脚步,累的气喘吁吁的十名巡逻兵喘着粗气叱骂:“再跑啊,怎么不跑了?没劲了吧?几个小毛贼敢跟官爷比脚力”

话音未落。李元芳当先出手,刀光一闪,便把带头的什长砍翻在地。

张三丰出拳如风,王越剑如白虹,三人联手眨眼间就把十名巡逻兵全部击毙,不曾走脱一人,甚至就连惨叫都没得及出。

迅的把这些士兵的甲胄扒了下,然后把尸体藏匿在桥底,草草处理了下街道上的血渍。三人便各自怀抱两幅甲胄,以最快的度返了客栈。

看到东方微微泛出鱼肚白。由王越带领着刘无忌、凌统先去洛阳东城门通知李存孝二人准备接应。而李元芳、金台、张三丰、黄飞鸿四人则全部换上甲胄,拿了张须陀的令牌赶往天牢,设法把陈宫提出。

洛阳的清晨更加寒冷,北风呼啸,阴沉的天空飘起了零星的雪花。

无事的百姓缩在被窝里不肯起床,只有摸早贪黑的小贩早早爬了起,顶着凛冽的寒风在街上叫卖。偶尔有鸡鸣犬吠之声传入耳中,间杂着被屠宰的家猪歇斯底里的惨叫声。

走了一顿饭的功夫,金台四人便到了天牢外门,由李元芳带头把令牌一招:“奉张将军之命。提犯人陈宫前往齐王府受审!”

看门的百夫长不敢怠慢,亲自带路领着李元芳四人见天牢都尉:“启禀都尉大人,这四位兄弟手持张将军的令牌,说是要提重犯陈宫前往齐王府受审!”

陈宫乃是级重犯。自从关进天牢之后,负责管理的都尉就再也没有睡踏实过。眼看着明日就是陈宫的死期,总算可以卸下肩上的包袱,因此一晚上都没合眼,唯恐出了差错。

听了四人的意,蹙眉道:“陈宫定在今日午时凌迟处死。由新文礼将军监斩。为何大清早无缘无故的,张将军却派你们提人?”

李元芳厉声呵斥:“齐王有要事审讯陈宫,所以命张将军代劳。”

“既然是齐王提人,为何不从齐王府派人?却要让张须陀将军派人提重犯?”都尉依旧不肯轻易相信,警惕的质问。

李元芳面色一变,加重语气怒斥:“此乃上头之事,我等当差之人只管执行,哪敢多问?若是耽误了时间,怕你担待不起,把陈宫提出交给我等。”

都尉抚摸着唇角的八字胡,沉吟道:“若是耽误了时辰,我担待不起,但出了差错我更担待不起!几位兄弟稍后片刻,我派人去问问苏擒尚的意思,若是苏大人同意,我便把重犯陈宫交给你们。”

忽然人影一闪,张三丰犹如鬼魅般掠到了都尉眼前,也没看清怎么出手,就听到都尉闷哼一声,一头歪倒在地,不知死活。

看到老大被放倒在地,百十名狱卒顿时纷纷拔刀,齐齐叱喝:“怎么?尔等想要劫天牢不成?”

张三丰之所以敢出手,早就想好了措辞,高声道:“齐王得到消息,陈宫刺杀先帝之事乃是受苏擒指示,故此派我等提陈宫去齐王府受审,把此案查个水落石出。这都尉分明是苏擒党羽,前往通风报信”

李元芳在心里为张三丰叫声好,这措辞简直天衣无缝,跟着声色俱厉的威胁众狱卒:“刺杀先帝乃是诛灭九族的大罪,我劝你们最好不要轻易掺和进!否则被无缘无故的牵连,自己死的不明不白不要紧,千万别连累了家眷与族人。”

果然,在张三丰与李元芳一唱一和之下,在场的狱卒俱都被震慑。本就人心惶惶,现在听他们一说更加扑朔迷离,谁也不敢轻易站出做出头鸟。

李元芳弯腰麻利的从天牢都尉腰间解下钥匙,顺着走廊大声喝问:“谁是陈宫,给我站出?”

“陈宫在此,行不改名坐不改姓,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知道死期将至,陈宫和章撼聊了一夜,听到外面的一番对话,当即大喝一声。

李元芳迅的打开三道门槛,叱喝一声:“跟我走一趟齐王府!”

陈宫正要喝问,却现金台有些眼熟,似乎在江陵的时候曾经见过,依稀记得陪在大汉天子刘辩的身旁。金台向陈宫以目示意,自己等人并无恶意,陈宫登时领悟,心道难道自己死期未至?

“若是齐王能够饶我不死,必然如实交代,是苏擒指示我刺杀刘掣。”陈宫随机应变,配合着李元芳等人演戏。

顿了一顿,指了指章邯道:“此人也与此事有重大干系,把他一块带上!”

章邯不知道陈宫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登时目瞪口呆,难不成陈宫舍不得自己,让自己陪着他一块共赴黄泉?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章邯想了想反正自己横竖都是死,那就陪着陈宫去一趟齐王府好了。

当下四人押解着陈宫与章邯大摇大摆的向天牢门外走去,数百名狱卒群龙无,再加上被张三丰、李元芳编制的迷局欺骗,谁也不敢轻易出头,免得惹祸上身。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四人把陈宫、章邯带出天牢,消失在洛阳的街头。

天色大亮,小雪稍纵即逝,洛阳的街头逐渐闹了起,各种小贩的叫卖声此起彼伏。

王越带着凌统、刘无忌一路急行朝东城门赶路,忽然听到街上一声嘹亮的叫喊:“卖剑,卖剑,祖传宝剑!乃是越王勾践赏赐给范蠡的宝剑,后流落到了民间,被我祖上所得,现千金出售,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啊!”

王越生平最爱宝剑,此刻听到叫喊之声,便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向叫卖之人凑了过去。

“师父,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先出城吧?头我让父皇赏赐给你一柄宝剑就是了!”刘无忌牵了下王越的衣襟,催促道。

王越一脸恋栈:“无妨、无妨,师父看一眼就走!”

“哎呦这位先生气质高雅,举止不凡,走起路龙行虎步,一看就是个习武之人。你瞧瞧这宝剑,一百金就便宜卖你了!”现了主顾,卖剑的汉子登时了精神,凑上去把剑交给了王越。

王越拔剑在手仔细端详,只见剑身光亮,锋芒逼人,重量适宜,造型精美,端的是一把上等宝剑。不由得心痒难耐,与这卖剑的汉子讨价还价了起。

两人纠缠了至少一壶茶的功夫,最后汉子痛心疾的道:“算了,宝剑赠英雄,三十金便宜卖你了!”

王越喜滋滋的正要掏钱,忽然听得马蹄声大作,一员大将手提铁方槊,胯下大宛良马,引领了千余士兵列队而,身后飘着“新”字大旗。

“咦那人不是王越吗?曾经在洛阳宫当过教头,现在在金陵做禁军教头!”新文礼身后的一名士兵眼尖,一眼就认出了王越,大声向新文礼禀报。(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