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三 力挫李存孝

九百三十三 力挫李存孝


                “吾等拜见庐江王!”

没想到荒山野岭,竟然遇上了年仅八岁的刘御,随后赶的李元芳、金台等人一脸惊诧,齐齐躬身作揖。刘无忌虽然年幼,但身份在那里摆着,君臣之礼却是不能少。

刘辩咧嘴一笑:“嘿嘿小王我在这里等你们一个多时辰了,的可是真慢!”

不等众豪杰开口,姜氏却是又惊又喜,急忙牵了辛宪英的手上前参拜:“哎呀,原竟然是庐江王大驾,民妇有眼不识泰山,还望小王爷勿要怪罪!”

刘辩小人不记大人过,笑呵呵扶起姜氏与甜美可人的辛宪英:“这位夫人不必多礼,不知者不罪!我说的话都是和你玩笑的,夫人也莫要怪罪。”

姜氏连声赞叹:“陛下的王子真是人中龙凤,小小年纪言谈就这般得体。胆量与武艺更是匪夷所思,倘若不是小王爷在此,我们母女说不得就被强贼劫走了。说起小王爷是我们母女的救命恩公,若是小王爷不弃,便把我女儿阿英许配给小王爷可好?也算是报答小王爷的救命之恩!”

刘无忌抬手挠了挠头皮,对着辛宪英憨笑一声:“虽然阿英姑娘长得好看,但这种事情我不敢当家啊!你得托人去问我父皇,嘿嘿”

李元芳上前施礼问清了姜氏母女的身份,拱手道:“原是辛别驾的夫人,失敬了。小王爷的婚姻大事可不是儿戏,既然夫人有意让令嫒以身相许,这桩媒便委托在我李元芳身上了。待我处理完了公务,定然会向陛下奏请此事!”

姜氏大喜过望,再三肃拜致谢:“多谢李统领,多谢诸位大人援手之恩!民妇在金陵城开了几家店铺卖茶叶、瓷器,待诸位大人归之时,一定派人送礼物至府上答谢。”

李元芳立即吩咐随行的三名锦衣卫,让他们护送着姜氏母女,押解着被擒的几个山贼连夜返金陵城。交给金陵府府尹包拯大人问罪。

“让他们把小王爷一块带上,此去洛阳可不是游山玩水。”李存孝牵过刘无忌的马匹,示意刘无忌上马。

刘无忌撇嘴:“小王才不去,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怎么会轻易去?你们要带我便带我,不带小王我就自己赶路。”

刘无忌说着话拍了拍马鞍上的钱褡子,不无得意的道:“你们看,我把母妃的钱财偷拿了许多,足够我这一路吃喝。不会让你们破费的啦!”

李存孝苦笑一声:“小王爷莫要胡闹,你可是万金之躯,此去洛阳龙潭虎穴,万一有个闪失,我等担待不起。还是请小王爷跟着锦衣卫京吧,免得陛下与贤妃娘娘担忧。”

刘无忌后退一步,倔强的道:“凭什么你们能去,不让小王我去?”

“小王爷,我们此行乃是去洛阳救人,可不是游玩赏光。你尚且年幼。万万不可跟着我等去冒险。”金台上前一步,和颜悦色的劝说刘无忌。

刘无忌指了指人群中的凌统:“他比我大不了几岁,功夫还没我好,你们为何带着他却不肯带着本王?”

“我”凌统一脸委屈,欲辩无言,谁让自己手底下不争气了呢!

李存孝有意快刀斩乱麻,笑吟吟的道:“既然小王爷说自己功夫了得,那你我便过一招,你若是能在我手下支撑一个合,我便带你去洛阳。”

“看刀!”

李存孝话音刚落。刘无忌便左手扬起屠龙刀,右手提着倚天剑扑了上去,“废话少说,手底下见个真章!”

“啊呦”

伴随着一声稚嫩的惊叫。气势汹汹扑上的刘无忌突然一脚跌倒,似乎是被路上的乱石绊倒。

“小哥哥?”辛宪英惊呼一声,小手捂住了嘴巴,牵挂之情溢于言表。

“呵呵,小王爷这功夫还得好好磨练啊”李存孝大笑一身,弯腰去扶刘无忌。“可千万别摔”

话音未落,趴在地上的刘无忌突然一个翻身,用倚天剑顶住了李存孝的咽喉:“李将军你输了哦,母妃常说为将者在谋不在勇,我打不过你但不代表斗不过你哦!”

“呃”李存孝不仅哑口无言,唯有苦笑一声。

辛宪英高兴的鼓掌跳跃:“哦也小哥哥好聪明!”

李元芳上前帮李存孝解围:“小王爷别闹了,我等有要事在身,容不得耽误!你看英儿姑娘和你多投缘,还不赶紧陪着他金陵,带着她逛逛乾阳宫、玄武湖、秦淮河、栖霞山,可不要辜负了小美女的情义哟!”

“公事是公事,私事是私事,小丈夫岂能因私废公?”刘无忌学着大人的语气反驳李元芳。

赖着李存孝不撒手:“大丈夫一言既出,多少马也难追,你说小王在你手下能够支撑一个合,便带我去洛阳。现在你都输了,可不能出尔反尔,让我们这些小孩看不起!”

李存孝手抚下颌,思忖了片刻,沉声道:“小王爷机智过人,说不定能帮上忙。便带他一块去洛阳好了,我横竖拼了这条性命,也要保护小王爷毫无损的出城。”

刘无忌欢呼雀跃,拉着李存孝的手道:“还是李将军豪爽,怪不得父皇让我跟着你习武,自今日起我便拜你为师了。”

金台也颔赞成:“小王爷虽然年幼,但天赋异禀,骨骼精奇,身手敏捷,机智过人。有他随行说不定真能帮上忙,既然小王爷一心随行,便带他去见见世面也好。”

计较停当,众人就此分道扬镳,三名锦衣卫护送着姜氏母子连夜进京,并把庐江王与众人汇合的消息禀报给天子,另外再把山贼交给金陵府处置。大队人马则在李存孝、李元芳的带领下继续朝洛阳方向赶路。

天色未黑之前刘辩就看到了儿子留下的便笺,安抚穆桂英道:“无忌他天赋过人,既然有心去闯荡一番,便随他好了。早日加以磨砺,将定成栋梁之材。岳十二岁就能上阵杀敌,我儿天赋犹在岳之上,不能再继续当做温室花朵了。”

及至亥时,锦衣卫到乾阳宫把刘无忌的作为向刘辩及穆桂英禀报。包括搭救姜氏母女,耍诈赖赢李存孝等事情俱都绘声绘色的描述了一番,穆桂英听完这才放下心。

待锦衣卫退下之后,刘辩击掌大笑:“我儿果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这才八岁年纪竟然学会泡妞了?而且还是大名鼎鼎的才女辛宪英,真是要上天了!”

“这叫有其父必有其子!”穆桂英嗔笑一声,“对了,你怎么知道辛毗的女儿是才女?”

为了分散穆桂英的质问,刘辩笑吟吟的揽了爱妃的酥腰就要为非作歹:“儿子长本事了,我这个做爹的更得加把劲了!若是输给了儿子,岂不堕了颜面?”

穆桂英把刘辩推开,一脸慈笑的轻抚小腹:“陛下不可乱,无忌有弟弟或者妹妹了。”

刘辩大喜过望,一把将穆桂英抱起放到床上:“哈哈要是爱妃再给朕生一个武力1o5的儿子,那可就爽了!”

“什么1o5?”穆桂英抿嘴微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刘辩瞎扯搪塞:“朕是说希望无忌能够活到1o5岁!”

李元芳一行快马加鞭,借着月色又赶了半夜路,疾驰了两百里方才寻找了一座寺庙落脚。

张三丰睡了两个时辰便早早醒,在寺庙里练习起了太极拳。正在物我两忘之际,蓦然感觉有人在隐蔽之处偷看自己,急忙收了身姿望去,才现是庐江王在偷看自己。

刘无忌也不避讳,跳出道:“道长你这拳术好奇怪哦,好像没睡醒一般。你就教教我如何?等小王睡不着的时候,练上几遭,马上就可以睡着了。”

张三丰抚须大笑:“呵呵小王爷倒是幽默,我这拳术是太极拳,看似缓慢,实则暗含变化,柔中带刚,慢中带快,阴阳相济,千变万化。可不要小觑了哦!”

“那小王我试试,看看有这么神奇么?”

刘无忌话音未落,便模仿着张三丰刚才的姿势缓缓施展开,一招一式竟然有鼻子有眼,直让张三丰看的连声称赞。

“啧啧小王爷果然是习武的奇才啊,这才看了一遍贫道的太极拳,竟然有所领悟。你若是对着拳术有兴趣,贫道便悉心传授于你,将这太极拳扬光大!”张三丰背负双手,对刘辩连声称赞。

天色微亮,一行十几人翻身上马,继续向洛阳疾驰。

一路上休息之余,刘无忌非但不见疲倦之色,反而一会缠着李存孝学习使用双武器的心得,一会又去向张三丰讨教太极拳的奥妙,当真是忙的不亦乐乎。

次日傍晚,一行人抵达南阳,前往黄忠府邸寻访黄飞鸿。

年方十七岁的黄飞鸿穿着利落,英姿飒爽,看完信后慨然允诺下:“我这些日子亲手煎药,兄长的病情已经有所克制,但要彻底痊愈,尚需要三年五载的时间。我也听闻了这陈公台的事迹,佩服他的侠肝义胆,既然陛下有命,我黄飞鸿自然责无旁贷,这就随诸位走一趟洛阳!”

黄飞鸿给卧病在床的兄长开好了半个月的药,便随着李元芳、金台一行上路,快马加鞭,星夜疾驰,又用了两天的时间抵达了洛阳城东三十里。刺探一番后得到消息,明日午时,陈宫将会被推到洛阳宫南门的御街上斩示众,以正朝纲。(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