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五 扮猪吃虎

九百三十五 扮猪吃虎


                事出突然,刘无忌猝不及防之下被张须陀抓住衣襟,一把提了起。

刘无忌伸手摸刀,才现自己是赤手空拳进的,想要用手指头去插张须陀的眼睛,但面对着他魁梧的身躯,凶悍的脸庞,却也不敢造肆。

虽然外面有金台、张三丰、黄飞鸿等人接应,但这里毕竟是敌人的地盘。远的不说,单单这洛阳宫周围就有数千禁军游弋,稍有不慎便会破坏营救陈宫的计划。更糟糕的情况,众人为了搭救自己还会陷进去,所以刘无忌脑筋飞转,最终未敢造肆。

“你这个坏人,欺负小孩算什么本事?有种放我下,堂堂正正的一战!”刘无忌对着张须陀手刨脚踢,一脸不服气的样子。

“呵呵好大的口气!”

张须陀大笑一声,伸手就把刘无忌抛了出去。虽然没用多大的力气,但寻常孩童落在地上怕是也要摔的好几天下不了床。

却不料刘无忌一个鹞子翻身,安然无恙的落地,伸手拍了下衣衫,转身就走。

“啧啧这小娃儿倒是有些本事啊?”

张须陀一脸的惊讶,喝令守门的禁军拦住刘无忌的去路,同时训斥道:“尔等真是好大的胆子,天牢重地,岂容闲杂人等乱闯?也亏着是个孩童,若是东汉奸细,指不定出什么乱子!”

守门的百夫长作揖谢罪:“张将军教训的极是,卑职等岂敢擅自放闲杂人等入内!只是适才这父子吵架,做爹的要教训儿子,这孩童敏捷的就像泥鳅,我等稍不留神就被他钻了进去,正要撵出去,却遇上了将军。”

“阿爹要打我,小子才慌不择路跑了进,你不能这么霸道不让我出去吧?”刘无忌知道硬闯没有好果子吃,便耐着性子与张须陀讲道理。

皇帝老爹说过别人要和你动手你就和他讲道理。别人和你讲道理你就和他动手;能讲道理就绝不动手,能动手就绝不讲道理。总而言之,言而总之,反正好汉绝不能吃眼前亏。一刘无忌是老爹的忠实信徒,一下子就领悟到了父传的真谛。

看到事情突然节外生枝,金台情急之下施展身姿,强行从门槛中闯了进,不动声色的护住刘无忌。向张须陀拱手赔罪:“这位将军勿怪,是草民教子无方,以至于闯入了禁地,我这就带他家叫好好管教!”

张须陀与守门的禁军还以为这是做父亲的天性,在孩子遇到危险的时候会爆出惊人的潜力,并没有意识到金台是靠真功夫硬闯进的。

张须陀抚须道:“擅闯禁地,是要打板子蹲大狱的,但我看你儿子骨骼精奇,胆量不凡,心中甚是喜欢。要不然我收了他做义子。培养成人如何?”

金台急忙拱手央求:“将军的话,小人膝下止有此子,却是不忍心送人!”

守门的百夫长难道:“适才在门外与他吵架的大孩子不是也喊你阿爹么?竟敢欺骗张将军?”

金台狡辩道:“那个是讨的儿子,这个才是亲生的!”

“你这商贩真是不识抬举,本将看上了你的儿子,你应该高兴才对。跟着本将戎马生涯,将有的是建功立业,出人头地的机会,难不成你想让他跟着你卖枣么?”张须陀面现愠怒之色,叉腰呵斥。

守门的百夫长跟着附和:“你这商贩真是不识抬举。张将军看上了你的儿子,算是你们祖坟冒青烟,还不快快谢恩?”

刘无忌向金台以目示意,不要和张须陀生正面冲突。看起此人并无恶意,自己会保护自己,“阿爹,既然这位将军要收我做义父,能学点本事也是极好的!”

听了张须陀的话,金台稍稍心安。但依旧不放心把刘御交给他带走。再次央求道:“承蒙将军看得起,草民自然替孩儿高兴。但这种大事我须得去和他母亲商议一番,头再答复将军。”

张须陀面色一变,呵斥道:“啰里啰嗦真是不胜其烦,既然你不识抬举,左右何在?把这擅闯天牢禁地的父子跟我抓起!”

刘无忌急忙推了一把金台:“阿爹你走吧,我可不想跟着你卖枣!难得张将军看上孩儿,我要跟着他习武,将好驰骋沙场,谋取富贵。”

张须陀大喜,伸手摸了摸刘无忌的脑袋:“这孩儿不仅敏捷聪慧,而且识时务,老子喜欢,这个义子我认定了!”

金台无奈,只能暂时先退一步再做打算。既然张须陀对刘无忌并无恶意,凭他的身手找个机会就能逃了出,那样的结果肯定比硬碰硬好的多。

遂拱手作别:“既然将军抬爱,草民只好把劣子托付给将军,还望将军能够善待!我明日便带了贱内去府上探视,将军应该不会拒绝吧?”

张须陀伸手拍了拍金台的肩膀:“这样才对嘛,望子成龙,哪个做父亲的不是为了孩子的前途?你放心好了,本将没有那么不近人情,你们夫妻要看孩子,张府随时欢迎。”

“多谢将军!”金台强做欢笑,拜谢张须陀。

张须陀的手掌搭在金台肩膀上的时候,明显感觉到异常健壮结实,不由得面色微变:“你这体格够健壮的啊,曾经练习过武艺?你这孩子的身手也是不同凡响啊!”

金台陪笑道:“小人在乡下圈了一块枣园,种植了一片枣树,每年秋收之际都要挥舞着竹竿打枣,故此小有膂力。却不敢当‘武艺’二字!”

“嗯嗯我家的枣树有好几百棵呢,我每天都爬上爬下,所以身手比小伙伴们更加灵活。”

刘无忌恰到好处的附和金台,一唱一和说的有鼻子有眼,最后道:“阿爹,难得义父这么看得起儿子,你可要略表心意,改日把咱们家最好的枣推一车过孝敬他老人家。”

“嗯嗯二宝说的极是!”

金台老实巴交的颔答应,心中却为年幼的庐江王暗自喝彩。小小年纪就能处惊不乱,应付自如,撒起谎一套一套的,连眼睛都不眨的。假以时日必成大器。

张须陀大喜过望,再次伸手抚摸刘无忌的脑袋:“哈哈好小子倒是会事,你跟着我将必成大器。”

接着叹气道:“我要是有个这么出色的儿子就好了,可惜我那三个婆娘只会生丫头片子。让人好不烦躁!”

最后话锋一转,问道:“光顾着说话,忘了问你们父子的姓名?姓什名谁,住在哪里?”

刘无忌抢着答道:“小子刘刘二宝,我家住在城外、城外”

金台急忙接过话茬:“将军的话。小人刘台,老家在城西七十里的谷城,常年以贩枣营生。”

张须陀点点头:“你这儿子我先带去了,明日你可带着家眷我府上拜访,我会设置贡品香火,隆重的举行收子仪式。”

“既然将军抬爱,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金台做出一副怏怏不乐的样子,叮嘱了刘无忌几句好好照顾自己之类的话语,最后出门推起车子,向凌统示意先落脚的客栈再做打算。

天色迟暮。华灯初上,洛阳城里一片灯火,热闹非凡。

张须陀带着刘无忌出了天牢,在随从的簇拥下共乘一骑,用了一顿饭的时间到了悬挂着“张府”牌匾的府邸。

“夫人,我今天从外面带了一个儿子!”张须陀一进门就大呼小叫起,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张须陀共有一妻二妾,生育了五个女儿,却未有一子。时常为此满腹牢骚,眼看着自己即将步入不惑之年。更是早有了收一个义子的打算。

但张须陀的正妻阎氏却是极力反对,说自己与两个小妾还算年轻,不必急于一时,因此夫妻经常为此吵架。

此刻看到张须陀竟然先斩后奏。也不和自己商量就从外面带了一个七八岁的男童,顿时怒火中烧,夫妻二人在客堂里吵闹了起。

张须陀吩咐管家道:“你先把小公子带下去,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若是他困了,便让他睡我房的床榻。”

刘无忌跟着管家到后院吃饱喝足,正想悄悄开溜。却突然心念一动:“我何必急着离开,去他的房中偷了令牌,说不定能把陈宫从地牢中提出。”

打定主意,刘无忌便不再急着离开,装模作样的玩耍了一会央求管家:“小子有些困了,还望管家安排夜宿之处。”

管家不敢怠慢,当下按照张须陀的吩咐带着刘无忌直奔房,推开门示意道:“公子请在房卧室安歇!”

刘无忌在卧室里装模作样的玩耍了一会,忽然听到门外响起张须陀的声音,一边走一边怒骂:“哼几个臭婆娘生不出带把的,还不让我收个义子?这年头收干儿子比纳妾还要盛行,凭啥老子就不行了?好不容易遇上一个天赋不错的孩子,却要从中作梗,真是小肚鸡肠。你们不让老子上床,我陪儿子睡!”

刘无忌吓了一跳,急忙爬上床榻,和衣而卧,佯装熟睡。

(ps:最后必须隆重感谢一下微信公众号所有赞赏的同学,虽然剑客不知道你们自哪个网站,但剑客自心底感谢你们。

昨夜次开通原创赞赏功能,截止目前12小时已经累计获得243次赞赏!由此可见,支持剑客的兄弟非常非常多,虽然你们不在,但不代表你们没有花钱支持的打算,只是充值渠道不方便或者各种各样的原因。

但这一次剑客看到了你们的支持,感谢你们!

公众号的好处是可以大范围的布内容动态,譬如作者临时有事,或者有什么投票需要,也可以留言交流,都可以在这里布,大家拿起手机就能操作,不受电脑的约束。所以这个交流起非常方便,还没有关注的兄弟可以搜我的微信公众号青铜剑客,这里有大量的数据,最最详细的内容解读。

欢迎搜索并关注动态,与作者交流!)(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