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三十一 自古英雄出少年

九百三十一 自古英雄出少年


                乾阳宫,麟德殿。

刘辩召集了宇文成都、李存孝、李元芳等人,再加上刚刚从武当山跟着自己下的张三丰、金台、王越等人,向他们下达营救陈宫的任务。

“刘彻、杨坚、朱元璋等人挟持陈留王刘协,利用他的皇族身份培养傀儡,与朕这个大汉正统皇帝对抗,挑起战争,害得民不聊生,白骨遍地。陈宫在江陵被俘之后,在朕的劝说下幡然悔悟,返洛阳游说刘协退位,将两地政权合二为一。”

刘辩背负双手在大殿中踱步,一脸激昂之色:“谁料陈宫刚刚动身,洛阳那边就传刘协遇刺,扶风王刘掣登基的消息。而且还把脏水泼在朕的身上,污蔑朕不顾手足之情,派出刺客暗杀刘协,此乃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纵朕有百口,亦无法改变流言蜚语。壮士陈宫,以生之力刺刘彻于洛阳宫,使得西汉伪朝廷群龙无”

刘彻遇刺不过才三四天的事情,消息还没有传到金陵,在场众人闻言无不骇然变色,对陈宫交口称赞,钦佩不已。

“啧啧听说这陈宫是吕布的谋士,没想到竟然会不顾一切的刺杀逆贼刘掣,真是顶天立地的大丈夫!”

“是啊,是啊,陈宫以生之力刺杀伪帝刘掣,此等壮举,纵是荆轲、要离等人也是不及啊!”

“就连一介生尚且如此热血,我等习武之人更不能落后了。从今以后,百无一用是生这话不提也罢!”

就在这时,李元芳派出的锦衣卫已经通过飞鸽传搜集情报归,在麟德殿上把陈宫行刺刘彻的经过大致讲述了一遍。

从断臂说窦婴,到入朝潜伏半月取得刘彻信任,最后以献地形图的方式图穷匕见,用藏在卷轴里的鱼肠剑刺穿了刘掣。并且在剑刃上涂抹了毒药,让刘掣神仙难救,并在被擒之前把玉玺摔得粉碎。

“义士啊。这陈公台真是义士!有勇有谋有胆量,为了报答刘协的知遇之恩,不惜自断一臂,此等壮举真是惊天地泣鬼神的大丈夫!”听了锦衣卫的描述。麟德殿内再次出一声惊叹,为不为陈宫的壮举折服。

刘辩负手问道:“现如今,陈宫是生是死?”

“陛下的话,陈宫已经被关在天牢,准备等伪太子刘陵登基。刘彻下葬之后在洛阳宫前斩示众。”锦衣卫斥候拱手答道。

刘辩微微颔,目光扫向众人:“这样一个为国为民,顶天立地的义士,我们怎能眼睁睁看着他尸两处?让杨坚、苏擒等逆贼为所以为?”

李存孝最先请缨,拍着胸脯道:“请陛下降旨,让微臣带领十几骑杀进洛阳,救出陈公台!”

“成都亦愿陪李将军同行,哪怕刀山火海,也要全力营救陈公台!”宇文成都亦是不甘落后,紧跟着李存孝的步伐站出请缨。

刘辩举手示意两员大将稍安勿躁:“朕知道你二人皆有万夫不当之勇。但营救关在天牢里面的重犯,非同小可。敌人见势不妙,便会先下手为强,害了陈公台,所以朕才邀请张道长下山前往洛阳。”

张三丰上前一步慨然允诺:“承蒙陛下器重,贫道愿意走一趟洛阳,哪怕是龙潭虎穴,也要闯他一闯!”

刘辩一脸欣慰:“难得张道长如此深明大义,朕甚感欣慰。你与金台先生名声不显,很少有人认识。正好可以悄悄潜入洛阳,伺机搭救陈公台。”

金台拱手道:“微臣愿与张道长齐心协力,共同救出陈公台,只要有一线希望。 决不放弃!”

“陛下,这种事情应该是我们锦衣卫的分内之事,微臣亦愿前往。”李元芳不肯落后,同样自告奋勇。

刘辩沉声道:“你与王越在金陵为官已久,认识你们的不在少数,不宜抛头露面。你二人可与李存孝、宇文成都两位将军乔装打扮在城门外面接应。只要得到城中营救陈宫的信号,便控制城门,接应张道长、金台一行出城!”

宇文成都与李存孝对视一眼,一起拱手领命:“如此也好,省的我等进城之后引起洛阳朝廷爪牙注意,提前动手,反而害了陈公台!”

王越素行事谨慎,说的不好听一点甚至有点胆小,这在五六年前刺杀陶谦之时表现的尤为明显。

听了刘辩的安排,拱手作揖唱起了反调:“陛下,洛阳乃是西汉伪朝廷的京畿重地,至少驻扎了五六万兵马,以我等区区十余人营救陈公台,怕是把握不大啊!小臣死不足惜,只是文、李二位都是当朝大将,万一有个闪失,只怕会得不偿失,还望陛下三思啊!”

李存孝冷哼一声:“想当年,我十八骑攻破李唐都城王俭,生擒了李渊及众嫔妃。如今有成都相助,纵算这洛阳是龙潭虎穴,刀山火海,我二人亦能去自如!”

李存孝只见过宇文成都的武艺,并不了解张三丰、金台的本事,因此话语中只是格外看重宇文成都,把张三丰当成了普通的游方道人,把金台当成了一般的拳脚教头。

王越拱手陪笑:“呵呵两位将军威震天下,乃是当朝翘楚。当年薛镇北就曾经匹马闯洛阳,射杀了逆贼董卓,毫无损的归。两位将军的武艺犹在薛镇北之上,自然去自如”

最后话锋一转道:“我只是担忧张道长与金先生救不出陈宫,我们在城门口等着岂不是徒劳无功?”

“哦王教头莫非瞧不起我金台?”金台觉着王越这番话不太顺耳,蹙眉反问。

王越讪笑一声:“岂敢、岂敢!金先生拳脚无双,比起张道长仅仅差了一点要不然怎么会把我太子武师的职位抢走了呢?对于你的武艺,我王越打心底佩服。但救人可不像杀人这么简单,万一敌人狗急跳墙,一刀杀了陈宫,我等还不是徒劳无功?”

刘辩听得出,王越这番话里夹枪带棒的不乏对金台的讽刺,看起他依然对被金台抢走太子武师之事耿耿于怀,当即接过话茬道:“王教头不必担忧,除了张道长与金先生之外,朕还另外安排了几个帮手!”

刘辩话音未落,门外就响起一声稚嫩的声音,却是十二岁的凌统应召前,作揖施礼道:“不知陛下召唤小子有何吩咐?”

刘辩笑眯眯的吩咐凌统起身:“公绩啊,你在乾阳宫练习武艺已经六七年了吧?”

“陛下的话,小子五岁入宫习武,至今已七年有余。”凌统恭恭敬敬的答道。

刘辩直接开门见山:“你今年已经十二岁了,也算是小有成就,寻常成年人三两个不是你的对手。岳十二岁的时候已经能够上沙场,所以朕打算派你跟着张道长、金先生潜入洛阳救人。你只有十一二岁年纪,传递情报,刺探消息不容易引人注目,定然会大大增加营救陈公台的把握?不知你可有胆量?”

凌统闻言笑的合不拢嘴,连声答应:“陛下,俺去、俺去俺早就迫不及待,容小子去收拾点行囊,马上就!”

不等刘辩开口,凌统旋即一阵风般溜出了麟德殿,自己的寝室收拾衣物去了。

看到凌统急不可耐的样子,满堂之人无不哑然失笑,纷纷称赞一声:“这小子有胆量,走起路虎虎生风,是个上乘的练武胚子!”

刘辩又对金台道:“南阳黄汉升家中幼子黄锡,表字飞鸿,自幼练习拳脚,脚上功夫堪称出神入化。因为在家中照顾罹病在床的兄长,所以一直没有出仕,很少有人认识。你们这次去洛阳也要途径南阳,朕下诏一封,让黄飞鸿跟随你们一块前往洛阳营救陈公台。”

“吾等谨遵陛下口谕,一定竭尽全力救出陈公台!”

计议停当,满堂豪杰一起拱手领命,约定一个时辰之后在乾阳宫宣武门前集结,然后连夜快马加鞭赶往洛阳,伺机搭救陈宫。

凌统本正在演武堂练习武艺,突然被小太监喊走了,说是陛下有吩咐。八岁的刘无忌听了心痒难耐,立即跑到凌统的寝室询问:“凌公绩,你不好好习武,跑收拾行囊做什么?”

凌统得意的道:“陛下让我去救人,嘿嘿,从今以后终于不用每日在皇宫里习武咯!”

刘御听了心中颇感失落,嘟嘴埋怨道:“父皇偏心,竟然派凌公绩去救人,不让我去!”

凌统得意的在刘御的脑门爆了一个栗子:“才八岁的小屁孩,就连江东都没离开过,让你去能做什么?等你像我一般大小,说不定陛下就会重用你了。”

刘御冷哼一声,在心中暗自嘀咕:“哼有什么了不起,你们不带本王,本王自己不会去么?我鼻子下面有嘴巴,我就不信找不到洛阳!”

刘无忌说干就干,提笔留下一张便笺写了“去洛阳救人”五个大字,悄悄拿了穆桂英的金锭碎银,从御厨房里收拾了一包吃的,偷偷到马厩骗父亲的“追风白凰”,提了屠龙刀、倚天剑翻身上马,以出门打猎为借口出了金陵城,一路向西而去。(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