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六 啼笑姻缘

九百二十六 啼笑姻缘


                乾阳宫内,张灯结彩,笙乐齐奏,一片喜庆。

甄氏五姐妹除了甄宓身穿妃子服,头戴凤冠,满身金飒飒的装饰与众不同之外;其余的四姐妹俱都一样打扮,身穿大红霓裳,头遮大红盖头,甚至就连身材都是一般高矮胖瘦。

甄宓因为身份尊贵走在最前面,其余四姐妹由大姐甄姜带头,二姐甄脱,三姐甄道,四姐甄蓉依次排开,鳞次栉比的走进了悬灯结彩的紫微殿。

大殿之内,满朝文武群贤毕至,包括左丞相荀彧、户部尚糜竺、京城防御大将孟珙、镇南将军徐晃等当朝重臣无一缺席;甚至就连距离较近的扬州刺史张纮、荆州刺史长孙无忌、徐州刺史张居正等封疆大吏也都赶到了金陵,前参加这场盛况空前的婚礼。

而年已四十,风韵犹寸的何太后也率领着众嫔妃前观礼,毕竟五女同嫁的盛况古今罕见,哪个不想开开眼界?甚至就连为6康守丧的德妃武如意也前观摩这场大婚。

拜堂之礼由官拜司空的孔融主持,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天子与美人甄宓,秦琼与大姐甄姜,甘宁与二姐甄脱,李存孝与三姐甄道,宇文成都与四姐甄蓉依次走上红毯,在孔融的主持下按照繁文缛节依次拜堂。

“嘿嘿除了甄娘娘的婚服与众不同之外,其他的甄家四姐妹全都一样打扮,就连身材都是一般无二,千万别上错花轿了哟!”

说话者不是别人,正是跟着穆桂英、徐晃从交州班师朝的逗逼齐国远。此刻看到四员大将抱得美人归,更重要的是在皇宫里举行了大婚之礼,不由得羡慕不已,突奇想的了这么一句。

齐国远的嗓门颇大,惹得满堂哄笑,齐声附和着起哄:“说不定上错花轿嫁对郎了呢!”

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看到甄宓姊妹如此风光,这婚礼的规模盛况空前。自己当初入宫之时远远不及,这让武如意心中颇为不忿。看得出天子如此抬高甄宓,似乎是在有意迅让她上位,这让武如意的心中更是陡生一股失宠之感。听了齐国远的话之后。不由得内心一动,顿时生出了一个大胆的念头。

“母后,儿媳身体欠佳,暂且退下了。”

就在大殿之中闹哄哄一团之际,武如意轻抚额头。做出一副恹恹不振的模样,向何太后告退。

何太后正看得起劲,也不头,挥挥手示意道:“去吧,去吧!”

整个大殿的观礼者都把目光集中在了五对新人身上,看他们如何拜堂行礼,并无人留意到一脸落寞的武如意悄然离开。

武如意以最快的度到自己的景宁殿,吩咐贴身宫女兰蔻:“你去把黄门令张象找,我有要事吩咐他。”

张象今年二十五六岁,聪明伶俐。但一直被郑和压着一头,这让他颇为不甘心。看到6家势大,武如意又贵为德妃,便投靠了武如意,充作马前卒跑前跑后的传递消息。

在得了兰蔻召唤之后,负责安排筵席的张象马上以最快的度到景宁殿拜见武如意:“不知娘娘召唤奴婢有何吩咐?”

武如意伸手示意张象到身边,附耳道:“听闻除了李存孝、文成都各自与新娘见过面之外,秦琼、甘宁都不曾见过甄氏二姐妹?”

张象陪笑道:“此事千真万确,这两桩婚事都是陛下钦定的。在此之前,秦叔宝、甘兴霸两位将军都在外面打仗。一步也不曾踏足京城。前日晌午秦叔宝方到了京城,甘兴霸将军更是昨夜黄昏才到金陵,按照规矩是不能与新娘见面的。”

武如意压低声音道:“既然你负责安排筵席,便把所有轿夫集中在一起饮酒。再另外派几个人悄悄把甄姜与甄脱的轿子颠倒一下顺序。”

“啊”张象吓了一跳,“这样怕是会闹出人命吧?”

武如意嘴角微翘,沉声道:“闹出人命就闹出人命,你直管推的一干二净就是了。”

张象思忖了片刻,既然已经跟了武德妃,开弓已无头箭。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了下:“那奴婢就斗胆试试!”

五抬迎亲的花轿除了甄宓的鹤立鸡群,明显高贵一个档次之外,其他四顶花轿俱都是大同小异。负责抬轿的数十个轿夫正围拢在一起闲聊,谈论这场盛况空前的大婚之礼,一个个唾沫横飞,谈意正浓。

就在这时,黄门令张象怀抱拂尘满脸堆笑的走了过:“诸位轿夫今儿个受累了,我们司礼监在后殿准备了酒筵,你们快去吃吧。吃饱喝足之后赶快,几对新人拜堂之后,还要劳烦你们送府邸哪!”

“多谢公公!”

听闻有喜酒喝,几十个轿夫登时喜出望外,跟随着张象的小太监直奔偏房大快朵颐去了。

张象装模作样的瞎逛了一圈之后,带着几个心腹小太监在一字排开的五抬大轿旁边停下脚步,晃动着拂尘骂道:“这些个鲁莽之徒,让他们去吃酒,就把花轿弄得参差不齐,成何体统?小的们,把花轿排列一下!”

得了张象一声吩咐,几个小太监以最快的度把紧邻甄宓凤轿的两抬花轿调换了一下位置,然后若无其事的跟着张象远远走开。

这场婚礼直到晌午方才结束,随着孔融的一声“各自送入洞房”,甄氏五姐妹在婢女的搀扶下,鱼贯而行,出了紫微殿,直奔花轿而去。而秦琼、甘宁、李存孝等新郎官则要留下与同僚共饮,接受祝贺。

五位新娘到花轿跟前的时候,一群轿夫去偏房饮酒还没归,便在婢女的搀扶之下,各自按照顺序钻进了花轿。

甄姜、甄脱姐妹二人丝毫没有意识到乘坐的花轿已经被调换了位置,躲在大红盖头底下既兴奋又忐忑,不知道自己的夫君长得什么模样?只怪这大红盖头太厚,根本看不清新郎官的模样,只能等入了洞房被挑去盖头之后再一睹真容了。

“这些个下贱的家伙,去吃喜酒到现在还没归?奴婢这就去训他们!”张象怀抱拂尘,朝凤轿之中的甄美人连声赔罪。

甄宓在轿中和颜悦色的道一声:“无妨,从我们甄家一路走,长达十余里,想这些轿夫已经饥肠辘辘,让他们吃饱喝足之后再起轿不迟。”

遭到张象训斥的轿夫听说新娘已经钻进了花轿,而大伙儿却在这里吃酒,登时吓得顾不上抹嘴,一窝蜂的跑到停轿的地方,各自按照顺序抬起了花轿。

五姐妹就此分道扬镳,甄宓被十六抬大轿送进了乾阳宫的后宫,而四位姐姐则在喇叭唢呐的伴奏下,各自乘坐八抬大轿离开乾阳宫,被送往不远的将军府。

坐轿的新娘不认识花轿,但抬轿的轿夫却认识,走了一段路程后,才现抬错了花轿。但大伙儿吃酒误事,谁也不敢声张,只能彼此挤眉弄眼,待会儿到了府邸门前,便彼此换过,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宇文成都久居金陵,早就在风景优美的玄武湖畔置办了一座府邸。而秦琼、甘宁、李存孝三人的府邸都是朝廷分配的,因此都在一个地方挨着,比邻而居。走了一段路程之后,老四甄蓉被抬走了,只剩下甄姜三姐妹继续前行。

又走了一炷香的功夫,大汗淋漓的轿夫总算抬着三位新娘到了三座相邻的将军府,只见门匾上各自悬挂着“秦府”、“甘府”、“李府”等字样,门前都有几名士兵持枪把守。

轿夫们互相打个眼神,本走在前面应该进入秦府的花轿抬进了甘府,应该进入甘府的花轿抬进了秦府。这些轿夫只现抬错了花轿,却丝毫没有意识到里面的新娘并没有坐错,本打算亡羊补牢,没想到却变成了错上加错。

乾阳宫之内,君主尽欢,俱都开怀畅饮。

秦琼与甘宁敞开胸怀,者不拒,与徐晃、孟珙、尉迟恭等武将左一杯右一杯,喝了个没完没了。而齐国远、孟良又存心灌醉二人,想尽一切办法劝酒,直到灯火阑珊之时,喝的醉眼惺忪的秦琼、甘宁才被送了各自的府邸。

“夫人,我了!”

秦琼虽然醉的东倒西歪,但心里却还惦记着媳妇,进了府邸之后便冲进洞房,连门都顾不上闩,就一把揭开了新娘的大红盖头。

甄脱并不认识哪个是秦琼,哪个是甘宁,看到眼前的大汉虽然有些粗犷,但却是魁梧雄壮,一脸英雄气概,不由得心花怒放,低头嘤咛一声“夫君!”

“娘子真是美人儿,俺秦琼艳福不浅啊!”

甄脱不认识秦琼,秦琼就更不认识甄脱了。看到相貌美艳,秋波婉转的新娘子,登时眉开眼笑,连声大呼陛下待我不薄,猴急猴急的抱着新娘上了床,解去罗衫,享受鱼水之欢。

秦琼这边水乳交融,甘宁那边也是丝毫没有察觉出错。

“吾妻真是万里挑一,得妻如此,我甘宁夫复何求?”醉醺醺的甘宁抱着丰腴的美人儿,热血澎湃,心满意足。

甄大姐对这个丈夫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风情万种的伺候“自家男人”更衣,羞怯怯的道:“得夫君如此评价,妾身死亦无憾!岂敢不持帚侍奉,开枝散叶?”(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