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一 曹魏亮肌肉

九百二十一 曹魏亮肌肉


                十月的塞外,寒风呼啸,滴水成冰。

曹操身穿厚厚的棉衣,在范增、郭嘉、贾诩等谋士的陪同下,登上了涿县城墙,面对着十五万精兵强将,高声鼓舞斗志。

“诸位将士,刘辩撕毁盟约,向我中原腹地起了进攻。包括我曹孟德在内,许多人的家乡都是自颍川、陈留、谯郡等地方,那里有我们的父老乡亲,甚至是爹娘妻儿,如果一旦失守,我等将会家破人散”

“击退汉兵,保住家乡!”十五万将士齐声呐喊,热浪滚滚,直冲霄。

曹操对麾下将士表现出的斗志感到满意,颔道:“很好,看得出孤麾下的将士都是热血男儿!但铁木真占据了上谷与涿鹿,如芒在背。若是我们集结兵力南下,匈奴人就会趁机入侵冀州与并州,烧杀掳掠,依然会有许多同胞家破人亡。故此,在寒冬即将临之际,我们要起最后一战,把匈奴人彻底逐出幽州,让他们滚草原!”

“驱逐匈奴,护卫山河!”十五万将士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用惊涛骇浪般的呐喊响应曹操。

“贾复、荆布、夏鲁奇、王彦章、许褚、典韦听令!”曹操一口气连喊了六员大将的名字。

“末将听令!”

身高九尺有余,一身银色甲胄,身穿白袍的贾复最先出列。自从加入曹操麾下以,未立寸功,所以贾复一直憋着劲争取一鸣惊人,让天下人刮目相看。

比贾复还要魁梧高大一些的荆布生的相貌粗犷,鹰鼻隼目,满脸虬髯。脸颊上倒是没有被刺字黥面,但却在脸上刺青了一条猛虎,更是显得有如凶神恶煞,让人看上去顿生不寒而栗之感。

虽然贾复与荆布加入曹操麾下比典许王夏晚了许多,资历与战功更是无法相提并论。但在演武较技的时候表现出了强大的实力,稳稳压过其他人一头。因此深得曹操厚爱,被赞赏为“龙虎双煞”,让所有武将不得不高看一眼。

“孤命你二人各自提兵一万。先攻涿鹿,再破上谷!”曹操骈起右手食、中二指,朝北方一指,高声下令。

“得令!”

六员大将的喊声整齐划一,高亢而雄浑。齐齐答应一声,各自点起一万人马,提了兵器,朝相隔一百五十里的涿鹿掩杀而去。

“曹纯、曹文诏听令!”曹操目光扫向两个宗族亲信。

“末将在此!”曹文诏与曹纯在城墙脚下齐声答应。

曹操令旗一挥:“命你二人率领一万虎豹骑,两万轻骑兵,跟随六大虎将率领的步兵,左右策应,围堵匈奴败兵。”

“诺!”

曹纯与曹文诏答应一声,各自翻身上马,引领着装备精良的重甲虎豹骑。以及两万轻骑兵,紧随着六大虎将的步伐,卷起漫天尘土,向涿鹿方向掩杀而去。

“曹彬、李通,命你二人率领一万人马,多竖旗帜,拉长队形,在马尾绑上树枝,虚张声势佯攻渔阳,吸引李唐大军前往渔阳增援。为我军攻破逐鹿、上谷创造条件!”曹操按照与麾下众谋士策划的战略。有条不紊的下达命令。

“谨遵大王吩咐!”

曹彬与李通答应一声,一前一后点兵向北而去。

“单雄信、陈庆之、牛金听令!命你三人率领三万人马,在蓟县赶往涿鹿、渔阳的途中埋伏,伏击增援的唐兵。”曹操目光如炬。声若洪钟,目光扫向单雄信、陈庆之等三将,下达了最后的一道指令。

“得令!”

三将答应一声,各自点起一万人马寻找险要地形设伏去了。

调兵遣将完毕,曹操自己与贾诩、郭嘉、范增等人率兵两万据守涿县,同时派出使者快快马加鞭赶代县。通知郭子仪,命他率部进攻涿鹿的侧翼,与主力大军遥相呼应,互为犄角。

郭子仪得到命令之后,留下郝昭守卫代县,自己与庞德、张绣、童渊、胡车儿等麾下大将率兵四万,星夜离开代县,杀奔涿鹿。

虽然寒风呼啸,但曹军兵行神,用了一天两夜的时间,赶了一百五十里路,于次日清晨出现在了涿鹿东方二十里的旷野。

“曹军势汹汹,看打算在天寒地冻之前与我军一决死战啊!”铁木真手抚浓须,喃喃自语。

檀道济拱手道:“曹军者不善,我军以骑兵为主,不善守城。以小臣之见,不如弃守上谷、涿鹿等地,退都城盛乐。静观其变,后制人。”

王保保也支持檀道济的提议:“檀大当户说的极是,听闻曹仁已经与刘辩开战。明年开春之后,曹操势必会把重心南移。我军不如暂时退避三舍,待曹军主力南下之后再卷土重!”

上谷被鲜卑骑兵占据,所以慕容儁作为鲜卑族的领,自然是竭力反对:“丢城池易,夺城池难。我军当初搭上了多少将士的性命,才拿下了上谷、涿鹿等重镇,正想以此为根基,在幽州站稳脚跟,岂能不战而怯,将城池拱手让人?”

一瘸一拐的慕容恪坚定不移的支持兄长的提议:“兄长所言极是,兵将挡水土掩,岂能不战而逃?一城不能守,何以谋天下?既然我军不善守城,那就走出城池,与魏军野战!”

“出去与曹操野战!”凶悍好斗的拖雷与大将山狮驼一起挥舞着拳头,支持慕容兄弟的提议。

铁木真抚摸着残缺的耳朵,思忖了片刻之后,大手一挥:“慕容儁、山狮驼、檀道济、拖雷,朕命你们四人率骑兵七万,步兵三万,出城与曹军一决死战!”

“得令!”

为了保卫上谷,鲜卑族的领慕容儁亲自上阵,与山狮驼、檀道济、拖雷三人点起兵马离开上谷,向东迎战曹军而去。

铁木真留下王保保率领两万人马镇守涿鹿,自己与残废了的慕容恪、努尔哈赤、玄烨率领三万人马向上谷移动,提防曹军分头攻城。同时派出使者向四百里之隔得李绩求援,请他大兵前增援。

一个时辰之后,元、魏双方近二十万大军在涿鹿东方十里的旷野上狭路相逢。凛冽的北风之中旌旗招展,颦鼓动地,号角呜咽,人喊马嘶。

“杀啊!”

曹纯与曹文诏率领一万虎豹骑,两万轻骑兵从步兵左右分开向迎面而的元军骑兵起了冲突。

“银戟太岁雪天王在此,谁敢与我一战?”

虽然身后的队伍属于马步混合兵团,但贾复却毫不示弱,飞纵胯下鳌头登山雪,挥舞银月盘龙戟,一马当先,犹如白龙闹海。

“叮咚贾复‘慑众’属性爆,武力+2,当前武力上升至1o8!”

看到贾复匹马当先,英布岂肯示弱,同样飞纵胯下豹头青花骓,挥舞手中翻破天槊,纵马如飞,声如洪钟:“可识得曹魏大将荆布?”

“叮咚英布特殊属性‘黥徒’爆面如恶煞,貌似凶神,怒视寒敌胆。冲锋或斗将之时,怒视对手有几率大规模降低敌军将士13点武力,同时自身上升3点武力。斗将时每鏖战十个合,则武力上升1点,最多可以上升5点。”

“叮咚系统检测到英布第二属性:反复每次背叛主公,统率1,武力+1,最多可生效三次。”

“叮咚英布震慑山狮驼,导致山狮驼武力下降1点,并导致山狮驼所部骑兵大规模降低13点武力。英布武力+3,武器+1,坐骑+1,当前武力上升至1o7!”

漫天的黄沙之中,山狮驼与英布狭路相逢。

战无三合,山狮驼抵挡不住,拨马而走。

慌不择路之际,正遇贾复,被一戟刺于马下,割了头颅。向英布拱手传到:“荆兄,这颗脑袋自己送上门的,说不得得罪了!”

英布傲然道:“既然撞到你的面前,合该你立下大功!看我再去摘一颗头颅!”

“叮咚王彦章当先爆,武力+3,武器+1,当前武力上升至1o3!”

“叮咚夏鲁奇枪霸爆,武力+5,当前武力上升至1o4!”

“叮咚许褚裸衣爆,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o1!”

“叮咚典韦步战爆,双铁戟+1,当前武力上升至1o2,掷戟之时武力+7!”

眼看着龙虎双煞在千军万马之中所向披靡,典许王夏也不甘示弱,许褚卸掉甲胄,在凛冽的寒风中光着膀子嗷嗷大叫。典韦手提双戟徒步冲锋,六万马步混合骑兵在六员虎将的引领下,奋勇向前冲锋,狭路相逢唯有勇者方能获胜。

“吃我一戟!”

典韦在千军万马中步战厮杀,每一戟砍下去,都会斩落一颗头颅。远远的看见鲜卑领慕容儁指挥骑兵冲锋,便咆哮喝一声,掷出了双戟。

随着一声呼啸,镔铁戟穿越人群,正中慕容儁背部,登时刺穿胸膛,跌落马下。被典韦冲开人群,到面前,一戟把头颅割了,交给亲兵保管。

“西凉庞德援!”

就在两军杀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之际,庞德率领一万骑兵,从元军背后杀到,呐喊一声,挥兵加入战团。

“叮咚庞德‘猛进’爆,武力+3,统率+3,坐骑沙里飞+1,当前武力上升至1o1,统率上升至89!”

(公司应酬,晚上9点半进的家门,马上12点,没时间修改错别字了。只能先再修改,但估计除了之外,其他网站没办法同步了,抱歉啊!没存稿的人,被时间追成狗,真是伤不起!)(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