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八 肥水不流外人田

九百二十八 肥水不流外人田


                对于马贼出身的甘宁,宇文成都也了解他的品性,连堂堂贤妃穆桂英的主意都敢打,做出再怎么不拘一格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看是我多心了!”宇文成都摇头苦笑一声,在廊下面坐了,等着甘宁与大姐甄姜从巫山游归。

看起秦琼与二姐甄脱情投意合,这甘宁的脾气也与大姐甄姜非常般配,这么说的话结果也不算太坏。上错了花轿并不一定会嫁错郎君,说不定冥冥之中自有天意。

甄姜听出了门外的声音是妹夫文成都,当下浑身不自在,央求道:“夫君,听声音好像是四妹夫,别闹了好么?晚上再让妾身侍候你?”

“文成都这家伙不在家陪媳妇,大清早跑到咱家做什么?”甘宁也听出了的是宇文成都的声音,只能偃旗息鼓,改夜再战。

“四妹与成都相处日久,也就不贪一时之欢。我这个做大姐的到现在还没起床,倒是被外人见笑了!”刚刚穿上大红霓裳,对着铜镜梳头的甄姜一脸不好意思的说道。

“大姐?”甘宁一愣,随即哈哈大笑:“娘子真是风趣,莫非故意试探我?我甘宁虽然出身草莽,却也不敢打大姨姐的主意啊!”

“啪”的一声,碧玉簪落地的声音,甄姜一脸惊讶:“你、你刚才说你是谁?”

甘宁把新郎装丢在一旁,换了一身淡青色劲装:“娘子怎的如此奇怪?虽然你我从没谋面,但夫君锦帆贼甘兴霸的名字你应该记得吧?夫君我这段时间可是一直把你的名字甄脱铭记在心哪!”

“坏了、坏了错了!”甄姜毕竟是大姐,比甄脱冷静不少,只是嘴里念叨一声,并没有手足无措。

甘宁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凑过帮媳妇梳头:“让夫君帮你梳理青丝,娘子说什么坏了?”

甄姜并未搭话,披散着一头秀,转身凝视甘宁道:“夫君,你喜欢我么?”

甘宁笑笑:“夫君我喜欢的紧呢!我甘宁一生放荡不羁。 遇见的女人也不在少数,但让我动心的只有娘子你。”

“不管我是谁,我叫什么名字,都会喜欢我。对么?”甄姜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盯着甘宁,问道。

甘宁拍着胸膛道:“大丈夫做了事情就必须担当,更何况这是天子赐婚,你是我甘兴霸明媒正娶的妻子,自然必须照顾你一生。”

“那就好!”甄姜如释重负。“我刚刚才知道,我和二妹走错洞房了,我是大姐甄姜。”

甘宁先是笑笑,然后大笑:“哈哈哈哈娘子,莫不是在和我开玩笑?”

甄姜一脸严肃:“这种事情岂能开玩笑?”

接着叹息一声:“唉这事弄得,三个府邸挨着这么近,怎么就走错洞房了呢?但既然木已成舟,也只能将错就错,夫君不会反悔休了妾身吧?”

甘宁抚须思忖片刻,突然大笑道:“我甘兴霸岂是那种迂腐之人?这一夜我与娘子情投意合。岂会始乱终弃!我高兴还不及呢,为何反悔?”

甄姜这才转忧为喜,嘤咛一声投进丈夫的怀抱:“我就知道夫君是真豪杰,不会拘泥于小节!这样的话,也不会害了二妹,只希望他与秦将军能够相处融洽,否则我这个做姐姐的此生难安。”

顿了一顿,又问:“夫君的新娘换了人,为何反而高兴呢?”

甘宁一本正经的道:“其一,我与娘子情投意合。这就叫做入错洞房嫁对郎!其二,秦叔宝必须喊我姐夫了,以后家筵我必须坐在上面,他给我敬酒。一看 岂不快哉?这个第三嘛,嘿嘿娘子在床上的风情真是迷人,水多活”

“嗯不许乱说!”甄姜羞臊不已,粉拳擂在甘宁身上,“我本是要做你大姨姐的,不许欺负我!”

宇文成都在外面百无聊赖。听着婚房里没了呻.吟之声,却又响起了夫妻之间打情骂俏的声音,不由得再次摇头:“真行啊,这夫妻俩看起比秦琼和甄二姐还要黏糊,难道红线应该这样系才对?看还真得感谢抬轿的轿夫呢!”

一炷香的功夫,梳洗完毕,穿戴整齐的甘宁才与大姐甄姜一块走出了洞房。

宇文成都面无表情的上前一步,拱手道:“甘将军?”

甘宁背负双手,中气十足的道:“喊大姐夫!”

“呃你们知道了?”宇文成都一愕。

甘宁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多大点事情啊,不就是走错洞房了么!既然木已成舟,那就顺水推舟好了,我做大,秦叔宝做小。走,去他家看看,让他把我昨天喊得姐夫全还!”

三人并肩到秦府,李存孝夫妻也在,甄道、甄蓉姐妹二人正在宽慰二姐甄脱,说反正之前彼此都不认识,干脆顺水推舟算了。

秦琼坐在椅子上,大咧咧的拍着胸膛道:“夫人尽管放心,我对甘兴霸解释!错了就错了吧,反正你已经是我的女人,谁也别想抢走。”

话音未落,甘宁等三人就走了进,背负双手道:“有什么好解释的,直管喊我姐夫就是了。”

“呃”秦琼登时无语,抚摸着浓须道,“别的什么都好,就这个不好,刚做了一天的姐夫竟然变妹夫了不过算了吧,为了夫人,我就吃点亏吧!”

甄氏姊妹那边正满腹忧虑,不知道该如何收场,没想到两个当事人却谈笑生风,若无其事的开起了玩笑,不由得嘀笑皆非。既然郎有情妾有意,彼此情投意合,干脆就将错就错算了。

甄姜拿出大姐的端庄,正色上前向秦琼施礼道:“秦将军!”

秦琼有些不好意思,抬起胳膊搔憨笑:“嘿嘿应该喊大姐吧?”

甘宁在旁边揶揄道:“你喊个媳妇试试?”

“你唉,从今以后比你矮一头了啊!”秦琼两眼一瞪,随即乐呵呵的抱怨一声。

甄姜瞥了甘宁一眼,正色道:“夫君莫要玩笑,这事我们之间倒也能接受,只好顺水推舟。只是圣旨煌煌,而且我和秦将军、你和二妹都在乾阳宫里拜了堂,这事情要是传出去,那流言蜚语还不知道怎么说我们呢?”

听了甄姜的话,众人都冷静了下。大姐这话说的有道理,尽管彼此情投意合,也算是错有错着,但圣旨煌煌,君命难违,更重要的是流言蜚语可是杀人不见血的刀啊!

“我与存孝将军进宫面圣,把这件事情禀报给陛下,看看陛下怎么决断吧?”宇文成都在金陵久居,因此主动请缨。

甄脱一脸犹豫的道:“陛下不会依旧坚持金口玉言,不肯改变吧?”

“夫人尽管放心,若是陛下如此不近情理,我这官便不做了,也要与你归隐田园。”秦琼一副敢作敢当的样子。

宇文成都安慰道:“你们尽管放心好了,陛下不是迂腐之人,更何况五妹也在宫中,实在不行就让妹妹劝劝陛下。”

计议停当,宇文成都与李存孝一起翻身上马,心事重重的到乾阳宫。

因为昨日天子大婚,所以休朝三日,今天前乾阳宫的文武百官比平日里少了许多。

宇文成都二人到麟德殿拜见天子,正好新婚燕尔的甄宓也在,当下由宇文成都吞吞吐吐的把整件事情的龙去脉说了一遍。

“啊怎么会这样?”甄宓大惊失色,替两位姐姐忧心不已。

“所以,微臣与李将军一起求陛下,望陛下收成命,重新给秦将军、甘将军赐婚!”宇文成都与李存孝一起长揖到地,向天子提出了请求。

刘辩一拍桌案,训斥道:“你二人胡说八道,朕当初御赐的就是甘宁娶大姐甄姜,秦琼娶二姐甄脱,哪里错了?”

刘辩深知名誉对于一个女人何等重要,既然甘宁与甄姜、秦琼与甄脱情投意合,这就没什么大问题,所以自己必须保全她们的名誉。对于两个大姨子,自己只能帮她们到这里了!

宇文成都与李存孝先是一愣,随即醒悟了过,一起躬身施礼道:“陛下教诲的是,我二人昨日喝多了,胡言乱语,这就去醒酒!”

刘辩捻须笑道:“朕年富力盛,怎么能记错?倒是孔司空年老健忘,有时候前言不搭后语,可能昨日主持婚礼的时候念错了名字,你们记错了也是情有可原!好了,下去吧,去告诉他们四人,以后可别再弄错了!”

“微臣告退!”

宇文成都与李存孝如释重负,一起满面春风的告退,心说还是陛下机智啊。一场风波就此化解,上错花轿嫁对郎,皆大欢喜!

宇文成都、李存孝走后,甄宓对着刘辩深深一拜:“多谢陛下替两位姐姐解困!”

刘辩伸手扶起甄宓:“爱姬不必多礼,这就叫做肥水不流外人田,不过这几夜你可要好好谢谢朕,朕可是从不会轻易帮人圆场的!”

“陛下”甄宓俏脸绯红,羞怯的低下了头。

“叮咚恭喜宿主,触‘上错花轿嫁对郎’剧情,获得中国历史美女top1o卡一张!”系统适时响起,给刘辩从天而降了一个大美女。(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