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五 悲喜两重天

九百二十五 悲喜两重天


                陈宫一剑刺透刘彻,石破天惊,吓得梁太监目瞪口呆,双手死死的攥住画卷,惊骇之下竟然忘了呼救。

陈宫也不逃跑,因为他知道那是白费力气,想要从戒备森严的洛阳南宫逃出,无疑于痴人说梦。自从断臂的那一刻起,陈宫就抱定了必死的决心。

伸手从空荡荡色袖子里掏出火镰,“啪啪”几下擦出火花,将刘彻御案上面的奏折点燃,在火光中放声大笑:“哈哈刘彻逆贼,你伙同杨坚谋刺陈留王,嫁祸于大汉天子刘辩,真以为神不知鬼不觉么?”

陈宫这一剑虽然刺透了刘彻的胸膛,但却没有刺中心脏,否则的话刘彻早就当场毙命。但却也刺穿了刘彻的左肺,汩汩的鲜血顺着胸膛流出,整个人脸庞瞬间变紫,死死的捂住伤口,喘息道:“快传太医,抓抓刺客!”

脸色比刘彻还要难看的梁太监这才反应过,犹如触电般跳了起,大呼一声:“人啊,人哪,快抓刺客!陛下遇刺了,陈宫造反啦!快传太医啊,太医在哪里?”

陈宫既不反抗,也不逃跑,从容自若的把奏折投进火焰之中:“刘掣,很痛苦吧?当初你的刺客把匕刺入陈留王胸膛之中的时候,他与你一样痛苦!”

刘彻不敢擅自拔出透胸而过的鱼肠剑,使劲捂住伤口,阻止血液流出,挣扎着问道:“为何刺朕?朕可曾薄待于你?”

陈宫冷笑一声:“陈留王让你从一介藩王执掌兵马大权,可曾薄待于你?还不是被你冷酷无情的杀掉,还将罪过栽赃在他的兄长头上。一报还一报,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唔”刘彻已经不能说话,奄奄一息的靠在御椅上,等着太医前施救。

陈宫伸手拿起玉玺,冷笑道:“刘掣,在御林军冲进之前,我可以用它砸碎你的头颅!但我不想这样做。因为我怕弄脏了它!”

话音未落,陈宫单手把自秦始皇时代就刻制的玉玺高高举过头顶,狠狠的摔在地上。只听一声脆响,这块刻着“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和田玉顿时四分五裂,碎了一地。

“不许动!”

“蹲下!”

在陈宫摔碎了玉玺之后,大殿外面的御林军一窝蜂的冲到了御房,把刀剑架在了陈宫的脖颈上。但没有吩咐,谁也不敢擅自乱动。

陈宫就这样静静的伫立在御房中。望着呼吸越越微弱的刘彻,目光中充满了惬意。总算没有辜负刘协的知遇之恩,虽死无憾!

很快的,四五个御医从太医馆冲了过,面对着奄奄一息的刘彻吓得额头见汗,这样的伤势该怎么医治?想就算华佗、张仲景等人在这里,只怕也是无力天。

“唔救我!”刘彻捂着胸口,用尽最后的力气挣扎道,“救活朕,封万户侯”

陈宫仰天大笑:“哈哈刘彻你别痴心妄想了。我之所以不给你补刀,也不砸碎你的头颅,只因为我在剑刃上涂了剧毒,别说区区几个太医,就算神仙了也是无能为力!”

刘彻多么希望陈宫说的话是在骗自己,但越微弱的心跳让他也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在太医齐心合力帮自己止血之时,呢喃着吩咐:“传苏秦、窦婴、周亚夫、钟繇等人前听令!”

整个洛阳南宫乱作一团,嫔妃们一片哀嚎,太监宫女人心惶惶。谁都没有想到。刘彻登基不过才三个月的时间,就即将落下帷幕,连续两任皇帝遇刺,这洛阳南宫还真是个不祥之地!

陈宫被梁太监下令投入天牢。 等候落。负责拱卫南宫的御林军统领宋骁下令关闭宫门,加强戒备,只允许放刘彻召唤的四位顾命大臣入宫。

周亚夫一个半月前率军撤了长安,刚刚于五六天前洛阳议事,此刻正住在驿馆。得知刘辩遇刺的噩耗之后,马上与苏秦以最快的度赶往洛阳南宫。

而钟繇作为三国本土人物。最早在担任雍州刺史的时候与刘彻熟识,并被引为心腹,加以重用。在得知惊天噩耗之后,钟繇连衣服也顾上上更换,便驱车赶往洛阳南宫。

唯有尚令窦婴在得知刘彻是被陈宫所刺之后,不由得目瞪口呆,涕泪横流:“陈公台啊陈公台,你倒是为刘协死了我却被你拖下了地狱!罢了,罢了,事到如今,还有何颜面见天下人?”

“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叨扰!”

窦婴朝门外吩咐一声,转身把房门反锁了。满脸绝望悲愤的把一卷白绫悬挂于梁上,两脚一蹬,悬梁自尽。等窦家的仆从现之时,窦婴早就身体冰凉,气绝身亡。

洛阳南宫御房。

在几个太医的齐心合力之下,刺透刘彻身体的鱼肠剑已经被拔了出,流血也被止住。但由于陈宫在剑刃上涂抹了毒药,刘彻的五脏六腑已经被感染,此刻便是神仙难救,只剩下最后一丝气息。

“陛下!”苏秦、周亚夫、钟繇等三人6续到床榻前,作揖施礼。

眼见刘彻不能活了,苏秦摇头叹息,难以置信:“谁知刘协浑浑噩噩,懦弱无能,竟然会让陈宫为他死而后已,实在做梦也想不到啊!”

“朕死之后,众卿家扶太子刘陵登基”刘彻断断续续的叮嘱道,“我乃是高祖后裔,灵帝之弟,扶我儿登基顺天应命。杨氏一族野心勃勃,若杨坚有异心,尔等可联朱制杨!”

苏秦躬身道:“陛下尽管放心,臣等一定会尽心竭力的辅佐太子。虽然杨氏一族暗藏私心,但杨坚、杨素也是聪明人,现如今东汉大军犹如泰山压顶,若是他敢在此时僭越称帝,那便是自掘坟墓。”

刘彻微微颔,目光扫了一圈:“窦婴呢?为何未至?”

守门的御林军校尉这才匆匆报:“启奏陛下,尚府的人刚刚报,窦尚畏罪自杀,悬梁自尽了!”

“唔”

刘彻闻言,咯了一大口鲜血,凄然笑道,“窦婴这是要陪朕上路么?何苦!”

话音未落,双腿一蹬,双目圆睁,就此气绝身亡。刚刚登基不过三月有余,就被刘协的余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这让刘彻死不瞑目。

一代汉武大帝死于刺客陈宫手中,堪称前无古人后无者。在之后的历史中,陈宫的名声盖过了荆轲、要离、聂政等专业刺客,成为了中国历史上最成功的刺客。一剑杀君臣,不敢说绝后却已经是空前。

刘彻驾崩的消息以最快的度传到了齐王府。

杨广马上见父亲杨坚:“父王,父王刘彻这家伙死了,竟然被陈宫在御房里面刺杀了,真是苍天有眼!刘彻的儿子刘陵今年不过三岁,依我之见,咱们不如废掉刘氏,由父亲登基称帝算了?”

杨坚一脸的老成持重,训斥道:“愚蠢,现在这时机,谁登基称帝就是自寻死路!刘辩民心所向,又是灵帝之后,刘彻登基好歹还能说得过去,我们杨家这时候站出纯碎是自掘坟墓。”

“父王教诲的是!”杨广低头认错,“那就暂时拥立太子刘陵登基,静观局势变化吧,反正三岁的儿童,比刘协还要傀儡。”

次日,在杨坚、苏秦、周亚夫、钟繇等人的拥戴之下,刘彻的儿子刘陵被拥立登基,改国号为“建元”,追谥刘掣为大汉孝启皇帝。

就在献帝被国葬后不到四个月的时间,洛阳再次迎了“汉启帝”的国葬之礼,尽管文武百官各怀心思,但整个洛阳朝野已是人心惶惶。

刘彻下葬三天之后,年已六十五岁的司徒朱儁受不住这接二连三的刺激,在家中病逝。短短数日之内,整个西汉朝廷连续折损了三位重量级人物,更是让西汉朝廷风雨飘摇,眼见大厦将倾。

就在洛阳朝廷一片悲歌之际,远在千里之外的金陵却是普天同庆。

整个金陵城户户张灯,家家挂彩,庆贺这空前绝后的婚事。

姊妹两个一起出嫁也许屡见不鲜,姊妹三个一块出嫁的就算少见了,姊妹四个、五个一块出嫁的简直是千古奇闻。如果姊妹五个嫁的都是人中翘楚,其中有皇帝,有镇守一方的大将,名闻天下的骁将,那就是天方夜谭了。

但在刚刚进入腊月的这一天,这件大喜事真的生了。

趁着各地战事暂时结束之际,刘辩下诏把秦琼、甘宁、李存孝全部召到了金陵,每人赏赐府邸一座,在这个良辰吉日一起前往甄家迎亲,把甄氏五姐妹各自娶家中。

为了表示普天同庆,也算是犒赏有功之臣,刘辩特意下令由丞相刘基、司空孔融共同在乾阳宫紫微殿主持婚礼,秦琼、甘宁、李存孝、宇文成都跟着自己一块与甄氏五姐妹行拜堂之礼。

在满城百姓的羡慕声中,在儿童的追逐嬉闹声中,在喇叭唢呐的伴奏声中,一身凤冠霞帔,身着大红霓裳的甄氏五姐妹风风光光的登上了大红色的花轿,被抬进了乾阳宫,与各自的郎君行拜堂之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