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 谁比我陈宫狠?

九百二十 谁比我陈宫狠?


                已是十月时节,寒风呼啸,吹得客栈的窗子“咣咣”作响。

“陈留王,你的在天之灵请瞑目,我陈宫一定会替你报仇!”

陈宫在客房里燃上一炷香,朝着洛阳的方位再三叩。

被刘辩的话醍醐灌顶,陈宫幡然醒悟,决心返洛阳说服刘协退位,让东西两汉合二为一,结束这无休无止的征战。

但因为宛城、武关、汉中、许昌到处烽火连天,陈宫不得不绕道走庐江、淮南、陈留这条路线,因此在路上耽搁了半月的时间,谁知道刚刚过了虎牢关,就传刘协遇刺身亡的消息。

天下没有几个人比陈宫更相信刘协不是刘辩杀的,如果刘辩要刺杀刘协,又何必多此一举的浪费唇舌说服自己,让自己洛阳劝降?

“一定是刘掣这个奸贼做的!”陈宫咬牙切齿的骂道,“或许杨氏一族也脱不了干系!也许朱元璋全军覆没之后,陈留王已经萌生了投降的念头,毕竟他与陛下同出一脉,血浓于水。刘掣与杨坚见势不好,便策划了一石二鸟之计,派刺客谋杀了陈留王,然后嫁祸给陛下。”

作为拥有93智力的善谋之士,陈宫轻而易举的就猜中了真相。而且陈宫也相信,洛阳朝廷之中的文武不乏智者,就像钟繇、皇甫嵩、朱儁等人,想他们也能猜到这是刘掣的一石二鸟之计。

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与刘辩打了这么多年,或许他们都害怕两汉统一之后被刘辩秋后算账。因此即便能够猜到刘协之死绝非这么简单,也都装作蒙在鼓里,昧着良心拥立刘掣登上了帝位。

陈宫从无依无靠的县衙小吏摇身一变成了洛阳朝廷举足轻重的人物,就是靠着刘协的提携,所以在陈宫心里刘协对自己是有知遇之恩的。他对刘协的忠诚胜过任何人,就算对他当头棒喝的刘辩也是不及。

“陈留王,请你相信我陈宫,一定不惜任何代价杀掉刘掣。 替你报仇雪恨!”

陈宫端起酒杯,朝着洛阳方向遥祭刘协的亡魂,字字千钧的下誓言。

缓缓站起身,走到床榻边摸起自己的佩剑。随着“呛啷”一声出鞘的声音,陈宫拔剑在手,毫不犹豫的斩向自己的胳膊。

只能说陈宫够狠,古往今对自己这么狠的人实在找不出几个!

寒光一闪,伴随着“噗”的一声。锋利的剑刃生生将陈宫的左臂斩断,鲜血登时喷射出。但陈宫却硬是没有出一声惨叫,使劲捂住断臂冲出了客房,大喊道:“救命,救命啊,有飞贼入室砍断了我的胳膊!”

在自残之前,陈宫已经做好了观察,在这家客栈的右侧有一个善于治疗外伤的老医匠,而且是神医张仲景的师兄。陈宫相信他能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才自残一臂。换刘掣的信任。

看到陈宫捂着喷泉般的断臂跑了出,客栈的掌柜几乎被吓死,急忙以最快的度把张仲景的师兄请了过,给陈宫包扎止血。

经过了一夜的忙碌之后,虚弱的陈宫脸色苍白如纸,但总算保住了性命。

洛阳,皇宫。

就在陈宫在荥阳的客栈之内断臂自残之时,风光无限的刘掣正在登基大典上接受文武百官的朝贺。

刘协已经被下葬在洛阳南郊的陵墓中,刘彻象征性的举行了一下国葬,然后就在杨坚、苏秦、窦婴、杨广等人的簇拥下穿上了龙袍。坐上了龙椅,正式成为了西汉朝廷的皇帝。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在杨坚的带领下,满朝文武手捧笏板,一致向刘彻称臣。

刘彻一身红黑相间的龙袍。意气风的大笑道:“诸位爱卿平身,朕宣布追封先帝为孝献皇帝,陵墓为献陵。自今日起,改国号为初平。”

顿了一顿,继续高声道:“弘农杨氏劳苦功高,杨司马乃是朝廷栋梁。值此山河破碎之时。朕决定废除高祖异姓不得封王的白马之盟,册封杨坚为齐王,世代承袭,子孙罔替。”

“谢陛下隆恩!”

虽然被册封为齐王,但看着昔日身份相当的刘掣坐上了龙椅,杨坚心中还是颇为不舒服。但也别无选择,只能出列谢恩。

“朕决定册封曹操为魏王、刘裕为梁王、赵匡胤为宋王、朱棣为雍王!”

为了拉拢各路诸侯,刘彻决定采用苏秦之计,大肆封王。反正东汉现在已经占据压倒性优势,西汉朝廷倘若再循规蹈矩,覆灭只是迟早的事情,还不如个大刀阔斧,想方设法激起各路诸侯对刘辩的反抗,争取形成联盟,共同对抗泰山压顶的东汉大军。

虽然曹操被刘辩册封了王爵,但在魏王的前面冠以一个“汉”字,以此表明他是汉朝下属的王爵。而现在刘彻直接授予曹操魏王,也算是有所擢升。至于朱氏一族,刘彻则选择了册封手握兵权的朱棣为王,而不是资历最老的朱儁。

苏秦又建议道:“陛下可以册封李世民为唐王、铁木真为元王,派使者前去调和他们与曹操之间的矛盾,争取化干戈为玉帛,调转矛头一致对准刘辩。”

“准奏!”刘彻大笔一挥,答应了下。

给唐、元修完信之后,刘彻金口一开,又传旨道:“朕决定册封杨素为韩王,曹仁为濮阳王、夏侯惇为晋阳王!”

反正是开空头支票,也为了过把皇帝瘾,更是为了拉拢这些手握兵权的一方大将,刘彻大嘴一张,又送出了三个王爵。

最后甚至决定对刘备加封:“派人去成都见刘备,如果他肯倒戈东汉,就把成都以及整个南中地区划给他,册封他为蜀王,从郡王上升为一字王。”

苏秦建议道:“陛下既然给刘备册封王爵了,干脆再给张飞、庞统、法正等人册封爵位,争取瓦解刘备与东汉的联盟。”

“传朕圣旨,加封张飞为南王,其他的庞统、法正、房玄龄、傅友德、石达开等人一律册封亭侯!”

刘彻一副把天下全部分完拉倒的样子,反正现在也不是自己的。破罐子破摔算了。说不定能够误打误撞的激起了这些人的野心,众人一致把矛头对准刘辩,反败为胜犹未可知。

封完了外人,也不能冷落了跟前的人。刘彻再次张开大嘴,下旨道:“朕决定册封皇甫嵩为金陵候、朱儁为琅琊候、苏秦为淮阴候、窦婴为吴候、周亚夫为丹阳候、钟繇为寿春候、史万岁为高昌候、张须陀为交趾候”

刘彻打土豪分土地分的太嗨,差不多把刘辩所有的县都挨着分了一遍,反正就是个空头承诺,谁有本事谁自己抢去就是了。

“既然陛下把天下名士挨着封了一遍。干脆把刘辩麾下的文武大臣也册封了吧?说不定有人心中不满,咱们就能把水搅浑,最后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苏秦也被刘掣带的嗨起,频频送上神助攻,一副要把天下败完拉倒的样子。

刘彻拍案赞成:“传朕旨意,册封李靖为燕王、岳飞为楚王、吴起为越王,王猛为鲁王,王守仁为交趾王,诸葛亮为郑王,秦琼为郯王”

刘彻先挨着把刘辩手下的军团主将、地方刺史封了一遍王爵。然后又给刘伯温、荀彧等人赐了侯爵。管他接受不接受,就是要造成东汉内部互相猜忌,以达到浑水摸鱼的目的。

随着刘彻金口大开,各路使者快马加鞭,携带盖有煌煌圣印的诏分别赶往东西南北,册封各路诸侯为王。

在宛城方面,随着朱元璋的全军覆没,以及刘协遇刺,刘掣登基这些一桩接一桩的惊天大事,杨素选择退兵洛阳。

而岳飞由于分兵去救援汝南。岳、冯胜的援兵尚未抵达,兵力远逊于杨素;再加上冬季已至,粮草紧缺,因此也没有追赶。放任杨素、皇甫嵩率兵离去。

周亚夫与谢映登率领五万人马刚刚抵达武关,就听说朱元璋全军覆没,霍去疾与冉闵率领马步混合大军总计五万前救援武关,急忙下令撤兵,退守上洛关,凭险据守。

而在荆州西部。关羽、张辽、甘宁兵分三路,席卷失去的十余县城,一举夺了房陵。并在上庸附近与朱棣、李文忠率领的援兵狭路相逢。靠着徐庶的出谋划策,关羽、张辽、甘宁、关平、关兴等猛将各自奋勇拼命,趁着朱棣立足未稳之际将其击退,一举攻占了上庸,让东汉朝廷彻底全据荆州。

朱元璋的全军覆没让曹仁傻了眼,当真是狐狸没打到惹了一身骚。得悉薛仁贵率军援汝南,急忙下令于禁退兵。薛仁贵与卢俊义、马岱趁势追袭,直杀到汝阳一带,虎视许昌,东镇陈郡,一副随时攻城掠地的架势。

而青州军团的秦琼在得到了徐达的辅佐之后一路是势如破竹,连下沛县、砀县、薛县等十余地,与薛仁贵军团隔着三百里遥相呼应,剑指曹魏重镇濮阳。

一时间中原大地狼烟四起,曹仁一边据守许昌,一边派遣曹参率领曹洪、史进、阎行、司马懿等人提兵四万移师山阳郡境内阻挡秦琼的进攻。一面向平原的夏侯渊求救,请他出师增援濮阳,同时派人把中原的局势快马飞报曹操。

好在天气愈愈冷,用不了多久将会甲胄难着,角弓难控。对于曹仁与整个西汉集团说,赢得了最宝贵的一段时间,不至于让战局一泻千里。

(ps:最后还得补充下,关于上一章项羽对战李元霸、李存孝的分析,那只是数据分析,项羽的“叱咤是”否会降低对手的武力,要根据人物性格与局势产生变数,不代表最终的战果。最终战况以正文为准,这只是我举例做了一个说明,请不要以这个作为标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