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一十六 一石二鸟

九百一十六 一石二鸟


                驿馆周围戒备森严,驿馆之内刘彻、杨坚、苏秦、杨广四个洛阳朝廷举足轻重的人物正在密谋除掉天子刘协。

听了杨广封杨坚为王的要求,刘彻手抚浓须,略加思忖便答应了下:“孤与杨司马休戚相关,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自当同舟共济。若杨氏能助孤登基,孤便册封杨司马齐王,将青、徐两州封赐给你们杨氏,世代承袭。”

虽然知道这是刘掣暂时许下的空头承诺,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倘若有一天真的助刘掣扫平了天下,他绝对不会白白的将青、徐两州拱手让人。但杨坚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只能选择与刘彻共同进退,能熬多久就熬多久。

“呵呵多谢扶风王厚爱,铲除刘辩这个僭越之贼我等责无旁贷,自当风雨同舟,齐心协力。”杨坚躬身作揖向刘彻致谢。

“不知杨司马可有除掉刘协之策?”刘彻正襟危坐,手里捻动着一串佛珠,狡黠询问杨坚。

杨坚摇头:“仓促间还没有主意!”

杨广正要开口,被杨坚以目示意,不要出头。刘彻是最大的得利者,这个恶人就让他做好了,若是将事情暴露,杨家也可以逃脱责任;没必要充当刘彻的马前卒,把刘彻推上皇帝的宝座不说,还要给他背黑锅。

刘彻本打的就是让杨氏出头除掉刘协,自己坐收渔利的打算。那样杨家有把柄攥在自己手中,将还不是任凭自己拿捏?没想到杨坚竟然不上当,看齐王的封号并没有冲昏他的头脑。

当下悻悻的道:“刘协身边的太监魏忠贤是个见利忘义的小人,我等可以利用他做文章,用毒酒鸩杀刘协。”

旁边的苏秦开口道:“若是有魏忠贤作内应,鸠杀刘协自然事半功倍,但除掉刘协之后该如何平息舆论?微臣倒是有个两全之策,既能轻松除掉刘协,还能让满朝文武对刘辩恨之入骨!”

“苏大人说听听?”杨坚饶有兴致的问道,不管用他们二人谁的主意除掉刘协。杨家最多算是从犯。

苏秦抚须笑道:“我府中有一门客郭锐,乃是守信之士。我对他有救命之恩,曾经立下誓言为我赴汤蹈火,万死不辞。我等便让魏忠贤带他入宫。刺死刘协,然后嫁祸于刘辩;如此既能除掉刘协,又能嫁祸刘辩,岂不是两全其美之策!”

刘彻抚掌称赞:“如此甚好,我这就派人给魏忠贤送信。请他协助郭锐入宫!”

“让郭锐杀掉刘协之后再把魏忠贤给除掉,以绝后患。”杨坚也对苏秦的策划颔赞许,并做了重要的补充。

苏秦颔道:“杨司马所言极是,郭锐也跟着我到了洛阳,我这就去把他唤。”

不消片刻功夫,苏秦就带着一个身高七尺五寸,皮肤白净的剑客见刘彻与杨坚:“这位便是我说的游侠郭锐,在长安杀了人被差役捕获,准备处以斩之罪。我见他胆色过人,身手了得。便打点一番救下了他的性命,留在府中充任门客。”

郭锐拱手道:“苏大人对我有救命之恩,我这条命就是他的,但有吩咐,万死不辞!”

刘彻当即把刺杀刘协的计划说了一遍,最后问道:“不知郭壮士可有把握?”

“只要能够接近刘协,小人一定不辱使命。”郭锐拱手答应,一脸视死如归。

刘彻击掌称赞:“果然是个一诺千金的伟丈夫,古之要离、豫让不过如此,你可有什么请求?尽管提出。孤一定如你所愿!”

郭锐拱手道:“小人父母已经辞世,所牵挂者唯有刚出世的儿子郭脩,还望大王善待。”

郭锐并不知道,他的儿子郭脩在正史中也走了一条相同的道路。先诈降西蜀,忍辱负重多年之后成功的刺杀了蜀国尚令兼大将军费祎,导致西蜀陷入了混乱局面。而费祎也是继蒋琬之后的诸葛亮接班人,他的突然死亡更让江河日下的蜀国加快了灭亡。

“郭壮士尽管宽心,你死之后,我便把令子收入府中。视如己出。”刘彻拍着胸脯,一口答应了下。

刘彻当即派人以给魏忠贤赠送美酒为名,进入洛阳宫与魏忠贤接头,邀请他驿馆密谈。

魏忠贤在洛阳宫经营八年,威信仅次于天子刘协,说话的分量甚至比伏皇后还重。听说有人给魏公公送美酒,守门的御林军立刻毕恭毕敬的带着刘彻的使者去见魏忠贤。

天黑之后,失眠多日的刘协早早上床入寝。魏忠贤趁机离开了洛阳宫,悄悄赶往驿馆拜见扶风王刘掣。

刘彻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魏公公是个聪明人,你当初净身入宫,自然是为了图个荣华富贵。而一旦刘协主动退位,魏公公的前途便化作烟。经过孤与杨司马密谋,决定刺杀刘协,还望魏公公把刺客带入宫中,予以安排。若能得手,必不相负!”

苏秦在旁边蛊惑道:“我等已经与杨氏、朱氏达成一致,只要除掉刘协,便拥立扶风王为帝,到时候你可就是拥立新君的从龙之臣了。”

刘彻抚须道:“若魏公公能助孤登基,整个洛阳宫之中你便是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只要孤一天不死,你就是大汉头号宦官。”

这七八年以,刘协一直是个傀儡皇帝,军事大权、官吏任免都掌握在杨氏、朱氏以及刘彻三巨头手中,只要三人联手,刘协只有乖乖受死的命。能够攀上刘彻这棵大树,魏忠贤自然喜出望外,当即跪倒在地:“老奴愿为陛下效力,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刘彻立即把郭锐引荐给魏忠贤,叮嘱道:“魏公公只要把他带进洛阳宫即可,杀死刘协的事情由他全部负责。”

魏忠贤立即辞别刘彻,带着郭锐悄悄离开驿馆,大摇大摆的进了洛阳宫。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便领着郭锐直奔刘协下榻的寝宫,打个眼神示意刘协就在里面,接下看你的了?

这寝宫乃是整个洛阳宫重地,外面有禁军、御林军层层把守,寻常刺客根本无法潜入。因此守门的只有两个小太监,此刻正靠在柱子上打盹,丝毫没有察觉到危险。

郭锐猫着腰悄悄靠近,出手如风,瞬间就结果了两个小太监的性命。一脚踹开了寝宫的房门,闯进了寝宫之内,目光朝龙床上扫去。

“何人?”沉睡中的刘协吓了一跳,一骨碌坐了起,“人,有刺客!”

刀光在暗夜里一闪,郭锐一个饿虎扑食冲了上去:“奉大汉天子刘辩之命,特刺杀你这个僭越称帝的逆贼!”

“我不信兄长会杀我,你是刘掣派的”

刘协大声叱喝,话音未落,只感到颈部传一阵锥心裂肺的疼痛,凉风顿时嗖嗖灌了进。咽喉已经被锋利的匕撕裂,鲜血泉水般汩汩涌出。

“逆贼刘掣!”刘协双手捂着咽喉,卧倒在血泊中痛苦的挣扎,片刻之后气绝身亡。

“人呀,抓刺客!”魏忠贤按照约定在门外大喊了起,“快人呢,陛下被刘辩的刺客所杀,快抓刺客!”

说时迟那时快,郭锐一个箭步冲了出,自背后一刀刺穿魏忠贤的心脏。

“你你们利用我!”

魏忠贤这才恍然顿悟,自己被刘掣、杨坚给过河拆桥了,只可惜为时已晚。在百十名御林军冲过之前,蜷曲倒地,气绝身亡。

“不得了啦,陛下被刺杀了!”

眼见刘协横尸寝宫之中,御林军乱作一团,一边呐喊一边捉拿刺客。郭锐挥舞匕,在杀死了几名御林军之后,被砍断左腿,当场捕获。

刘协遇刺的消息很快传开,刘彻、杨坚、苏秦、杨广等人早就集结了重兵,马上以最快的度控制了洛阳宫,并派人召唤杨彪、朱儁、董承、钟繇等大员入宫。

刘彻一脸悲痛的道:“陛下遇刺,实在让人痛心疾!幸好那刺客已经被御林军捕获,可由苏秦连夜审讯。”

就在文武百官商议如何善后之时,苏秦火报:“已经查明刺客身份,乃是受了刘辩派遣,潜入宫中伺机行凶,最终成功的刺杀了陛下,我已经把刺客斩示众。”

听了苏秦的话,满朝文武无不义愤填膺,纷纷怒骂:“这刘辩竟然派刺客暗杀亲兄弟,当真是卑鄙无耻的小人,我等必须替陛下讨公道,铲除刘辩这个僭越逆贼!”

杨坚开口道:“虽然陛下遇刺让人痛心疾,但国不可一日无君。圣上膝下无子,依我之间不如推选扶风王为帝,竖起大旗,继续讨伐刘辩,诸位同僚意下如何?”

朱元璋全军覆没的消息已经让洛阳朝堂人心惶惶,刘协突然遇刺的消息更是让群臣呆若木鸡。而且军权就攥在他们二人手里,刘彻又是刘协的皇叔,众文武只能一致同意:“我等愿从大司马的提议,拥立扶风王登基称帝,讨伐刘辩!”(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