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二十四 士为知己者死

九百二十四 士为知己者死


                转眼间进入了十一月,天寒地冻,滴水成冰。

由于天气寒冷,甲胄难着角弓难控,各路大军已经纷纷偃旗息鼓,窝在营房里休养生息,待天气转暖之后再决胜负。

刘彻的使者携带着册封李世民为唐王的圣旨,一路跋山涉水,穿过冀州、幽州、辽东等地,以日行四百里的度赶路,花了二十天左右的时间抵达了李唐都王俭城。

听完刘彻的圣旨,李世民不由得仰天大笑:“哈哈这刘掣真是自不量力,朕乃是大唐皇帝,将要称雄整个天下的君主,岂能受他一个藩王册封?呀,把使者的耳朵割了,给刘掣当做礼!”

随着李世民一声叱骂,在使者杀猪般的惨叫声中,两只耳朵被割了下,放在了木盒之中当做馈给刘彻的礼物。

虽然掉了耳朵,但至少保住了耳朵,使者也顾不上疼痛,吓得抱头鼠窜,以最快的度离开王俭城,踏上了返洛阳的旅途。

西汉使者走后,秦桧私底下求见李世民,施礼道:“陛下,刘掣此举意在将天下搅浑,好浑水摸鱼,从中渔利。他不仅仅给你封了王,也给李绩、李牧两位都督封了县侯,虽然陛下待两位都督不薄,但就怕人心不足蛇吞象,两位都督在刘掣的刺激之下起了野心。所以请陛下多多敲打,免得二人滋生野心!”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朕待二李推心置腹,委以军事大权,料他们不会滋生二心。”李世民手抚胡须,对秦桧的提议并不为然。

秦桧继续道:“刘邦待韩信如何?将百万之众交与韩信,以楚王相授,不可谓不器重;而韩信却依旧滋生二心,摇摆不定。由此可见,人心不足蛇吞象,既得陇复望蜀。是所有人的本性。虽然这句话是刘辩说的,但臣认为很有道理。”

李世民蹙眉沉吟:“朕心中自有计较,你下去吧!”

秦桧走后,李世民在大殿中踱步。斟酌了半天后提笔写了一封圣旨,决定让李绩与李牧交换部队。信送出去之后又突然反悔,派出快马追了,就当这件事没有生过。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朕若是这样猜忌。定然会让李绩与李牧不安,朕还是继续选择信任他们吧!”李世民把追的信撕成碎片,在心底喃喃自语道。

虽然没有让二李交换部队,但李世民也担心出现拥兵自重的局面,于是派遣了宗族李密与堂侄李策分别赶往幽州,以参赞军事为名暗中行监视之实。

这几年以,李世民学习东汉的政治模式,在高丽境内推行科举制度,拔擢了李密、李善长等文官。又推行武举制度,招募到了李克用这位豪杰。以及他的几个心腹猛将,国力蒸蒸日上,军事兵强马壮,更让李世民相信自己总有问鼎中原的这一天。

前些日子,李世民收到了盟友织田信长的求援,请求派出水军进入东海,切断汉军水师的辎重补给。李世民欣然从之,遂命李舜臣率水师移驻沿海的耽罗郡,伺机而动。

刘彻的使者又花了二十多天的功夫,带着随行人员到了洛阳。把李世民的话转达给刘彻。刘彻大怒,责备使者有辱使命,下令斩问罪,并大骂李世民不识时务。

李世民没有接受册封。但已经班师到邺城的曹操却派了蒯良前洛阳出使,约定双方结成联盟,互相支援,共同对抗日益强大的刘辩。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雪花飞舞,天下大势暂时安定下。各路诸侯就像蛰伏进入了冬眠一般。

窦婴被任命为尚令,总揽西汉政务大权,除了武将之外,各地的刺史、太守、国相都受他的管辖。这让窦婴深感精力不足,遂向刘彻请求开府治事,招揽幕僚,刘彻欣然从之。

窦婴得了天子批准,遂在西汉治下各郡县贴出告示,招募有志之士为国效力。那些有心出仕的学子纷纷投,有如过江之鲫般络绎不绝。

这日清晨,有个独臂儒生头戴帻帽,身穿青色长袍到窦府门前求见:“小人陈官听闻窦尚招募贤良,特投奔。”

守门的官差上下打量了陈宫一番,摇头道:“快走、快走你当窦大人在做善事么?怎么什么人也想尚府混口饭吃?你一个断臂之人,有何本事?”

“这位大人这样说就不对了,战国时期废人孙膑遭受膑刑,不能行走。却助齐王大破魏国,斩杀庞涓,辅佐齐威王成就霸业。更何况我只是缺了一条臂膀而已,能做的事情数不胜数,请大人不要以貌取人。”陈宫背负单手,据理力争。

官差一脸的不耐烦,举起佩刀,作势欲敲:“快走,大冷天的休要在这里消遣我,否则别怪大爷不客气!”

“大清早的吵吵嚷嚷成何体统?”

随着一声叱喝,窦府的管家大步流星走了出,看到独臂的陈宫后不由的一愣:“这、这不是陈公台大人么?为何变成了这个样子?”

“嘘”陈宫做了个手势,“有劳管家带我去见一下窦大人,我有要事相告!”

在长安的时候,吕布依附于刘彻,而陈宫作为吕布的谋士,与窦婴私交甚笃。所以等到臂膀伤愈之后,陈宫第一个便寻找窦婴。

窦管家知道窦婴与陈宫交情不浅,当即前面带路,领着陈宫见窦婴。

“呃竟然是窦大人的故交?真是有眼不识泰山!”看着被管家毕恭毕敬礼让进尚府的陈宫,守门的官差一脸懊恼,追悔莫及。生怕一不小心砸了饭碗。

窦婴起床之后活动了下身体,正在房里批阅自雍州的文,忽然听管家说陈宫求见,急忙吩咐带进房说话。待陈宫到面前,才惊讶的现陈宫竟然断了一条臂膀。

“听闻吕布战败之后,公台被俘,为何突然到了洛阳?又变成了独臂?”窦婴急忙命管家奉上茶水,一脸不解的问道。

陈宫摇头叹息一声:“一言难尽啊!”

“不急,公台慢慢说!”窦婴一脸疑虑的示意陈宫喝茶。

陈宫呷一口茶道:“被俘之后,刘辩派人把我押解到金陵。沿途官差贪酒,喝的酩酊大醉,我趁机逃脱。在洛阳途中经过关卡,因为没有通关文牒,被守门的官差追杀,被砍断了一条臂膀,侥幸抢了过路商旅的马匹,逃得性命到了洛阳。”

看到陈宫变成了独臂,窦婴不复多疑,安慰道:“公台虽然少了一条臂膀,但能够保住性命归,实属大幸。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以公台的才能,自可成为中流砥柱,我当上陛下重用于你。”

“多谢窦兄,以后还要多靠兄长提携,能在你的府中做个幕僚就知足了!”陈宫鞠躬作揖,向窦婴表示感谢。

窦婴急忙谦虚:“公台这话真是折煞窦婴也,你的才能不在我之下,焉能牛鼎烹鸡?我当向陛下保举你入朝为官!”

在窦婴的安排下,陈宫在尚府暂时住了下,并向刘彻保举陈官为光禄大夫。

刘彻在长安的时候就与陈宫有许多接触,对于陈宫的才能很是认可,听窦婴叙述了陈宫逃生的经历之后,下令把陈宫带皇宫见自己。见到陈宫果然少了一条臂膀,便不复多疑,叮嘱陈宫好生养伤,将多多为洛阳朝廷献策献力。

“多谢陛下器重,宫一定尽心竭力,死而后已!”陈宫跪倒在地,拜谢刘彻的信任。

自此之后,陈宫每日都洛阳宫上早朝,在朝堂上纵论国家大事,为如何攻城掠地绞尽脑汁,与同僚争辩的面红耳赤,当真是尽心竭力。这让窦婴看在眼里喜在心里,这个知己好友总算没有辜负自己的信任,而刘彻也是频频点头,对陈宫的观点表示赞同。

转眼就进入了腊月,这日晌午过后陈宫到御房求见刘彻:“陛下,臣被从江陵押解去金陵途中,一直在暗中观察东汉的地形。这段时日以,画了一幅江东地形图,特呈给陛下!”

“拿过给朕看看!”

刘彻也不抬头,一边看桌案上的奏折,一边朝身边的司礼太监吩咐一声。

陈宫答道:“这画卷长五丈左右,需要梁公公与我一起把他舒展开,才能让陛下观看!”

姓梁的司礼太监也没多想,答应一声,就与陈宫各自拉住一根卷轴,向两侧舒展开。

梁太监没有多想,但陈宫却是早就在心中算计了一万遍。看似无意,实则有心的悄悄靠近了坐在御案后面,刚刚抬起头的刘彻。

“陈公台这幅地图花了不少心血吧?”面对着将近五丈长的地形图,刘彻赞叹不已。

“没有你这个欺君罔上的逆贼花的心血多!”

陈宫叱喝一声,忽然从卷轴里面抽出一把鱼肠短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刺向刘彻。

寒光一闪,锋利的鱼肠剑瞬间就刺穿了刘彻的胸膛,透背而出,直让刘彻目瞪口呆,嘶声道:“陈宫你敢刺朕?”

(随着技能越越多,判断武将实力越越难,趁着周末,剑客就分析一下各个武将的实力,详细做个排行,到微信公众号里面。有感兴趣的兄弟可以搜索一下青铜剑客,并关注内容。)(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