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一十四 长江后浪推前浪

九百一十四 长江后浪推前浪


                刘辩第二天刚一睁开眼就派人把陈宫带议事厅见自己,在金陵之前,陈宫是生是死必须做个了断。

陈宫一进门就闭上眼睛,一言不,犹如睡着了一般。

“陈公台,你一言不,到底几个意思?”刘辩点上一炷提神醒脑的龙涎香,问道。

“但求死!”陈宫好歹给了刘辩一点面子,吐出了四个字。

刘辩点点头:“行!陈公台,咱们就聊聊,如果朕不能说服你,那我就成全你!”

陈宫再次闭上眼睛,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

刘辩围着陈宫踱步:“朕身为堂堂的大汉皇帝,我亲自劝降你,给足了面子吧?”

“感激!”陈宫非常环保的说了两个字,接着又补充了三个字,“但不受!”

“你以为朕手底下缺少谋士么?”刘辩却是耐心十足,因为说服了陈宫有大用,“朕给你介绍下大汉的谋士,刘伯温助朕定鼎江东,孙膑助朕剿灭孙策,孙武助朕全歼蒙恬,陈平划策全歼朱元璋,诸葛亮纵横南北,平定南。你陈公台觉得自己比谁厉害?”

“不如!”陈宫依旧言简意赅,仍然没忘了补充,“心悦诚服!”

“那你说朕为何苦口婆心的劝你归顺?”刘辩很耐心的和陈宫讲道理。

“不知!”陈宫依旧使用二字经。

“因为朕在拯救你,避免你成为千古笑柄,成为历史耻辱!”刘辩加重语气说道。

陈宫冷哼,这次终于多说了一串话:“忠臣不事二主,我陈宫若是贪生怕死,才会成为耻辱!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堂堂的九五之尊,没必要和我这样的阶下之囚多费唇舌,跌份!”

刘辩抚须大笑:“哈哈朕成功了。惜字如金的陈公台这不多说了几句话么!”

陈宫摇头叹息:“杀了我吧,成全我的忠义之名,感激不尽!”

刘辩充耳不闻:“若是换了别人,朕早就让他人头落地了。对了。朱温正在外面被百姓们一刀一刀的割肉呢,你若认为朕是个心慈手软的人,我马上带你去一睹朱温的‘风采’。”

陈宫再次叹息一声:“不用了,我在的时候已经看到朱温被百姓们割的露了肋骨,这会儿怕是早咽气了吧?不过听人说这厮纵兵劫掠百姓。滥杀无辜,奸污妇人,也怪不得江陵百姓想要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刘辩击掌:“听听、听听陈公台还是懂大道理的,恩怨分明,这就是朕亲自劝降你的原因之一。”

“实话实说而已。”陈宫又开始惜字如金。

“朕说一件关于你的事情吧,如果朕没说错的话,你当时正在中牟县做县令。曹操刺董不成,被你的差役抓获,你不忍杀之。与他一起出逃,打算推翻董卓,光复汉室。但在逃命途中,曹阿瞒误杀吕伯奢一家,惹得你与曹操反目。由此可见,你是个恩怨分明,嫉恶如仇的人!”刘辩侃侃说道。

陈宫吃了一惊:“我并没有对任何人说此事,你是如何得知?”

刘辩抚须大笑:“天机不可泄露!这也是朕苦口婆心,亲自劝你归顺的原因之一。”

“多谢陛下的美意,但我陈公台头可断。血可流,绝不能做出背主求荣之事。”陈宫的语气依然很生硬,但却不再惜字如金。

刘辩冷笑一声:“敢问你的主人是谁?”

“汉帝!”陈宫答道。

刘辩反问:“朕不就是汉帝么?我乃是高祖后裔,先帝嫡长子!受命于天。大汉真龙天子,难道我不是汉帝么?”

“呃”

陈宫不由得哑口无言,额头渗出了细微的汗珠。

刘辩提高嗓门继续训斥:“朕乃是天下公认的皇帝,由文武百官册立,名正言顺,堂堂正正。只不过被董卓这个逆贼所废。既然你当初打算讨伐董卓,重振汉室,为何今日却要对朕反戈?如此,与董卓又有什么区别?”

“我”陈宫再次无语。

刘辩更加慷慨激昂:“朕虽然陷于绝境之中,但不屈不挠,东山再起。先后灭刘繇于江东,扫袁术于淮南,荡袁绍于青州,平陶谦于下邳,讨刘表于江夏,伐孙氏于荆楚,御唐寇于幽燕,逐蛮夷于交州保护大汉的千万百姓,将四分五裂的江山逐渐统一,万民称颂,难道朕不配做大汉的皇帝么?”

陈宫一脸茫然:“陛下的功绩已经直追光武、高祖!”

“朕有滥杀无辜,鱼肉百姓么?朕有宠信奸佞,卖官鬻爵么?朕有横征暴敛,搜刮民脂么?朕有荒淫无道,强征民女么?”刘辩砸出一连串的反问,几乎让陈宫晕头转向。

陈宫叹息一声,对刘辩做出了客观的评价:“陛下仁爱之名传播四方,明了许多民生用品,推广农业、医疗、文化。百姓蒙惠,四海称颂。陛下任人唯贤,金陵朝廷群贤毕至,武将如,谋士如雨,空前强大。陛下减轻赋税,赠地于民,放种粮,百姓安居乐业。陛下南征北战,马不停蹄,上马可横槊,下马可赋诗。光武、高祖不及也!”

刘辩继续穷追猛打:“吕布何人也?手刃义父丁原,拜逆贼董卓为父,反复无常,朕所言可是属实?”

“属实!”陈宫慢慢的垂下了倔强的头颅。

刘辩挥舞双手,慷慨激昂的道:“你身为汉民,却与汉帝作对,此为不忠!你身为汉臣,却反戈天子,此为不臣!你鼠目寸光,辅佐吕布,此为不智!你舍弃百姓,祸乱国家,此为不义!你忘记族人父母,此为不孝!你这不忠不义,不智不孝的不臣之徒,若就此死了,是不是让祖上蒙羞?”

“我”

陈宫哑口无言,身子突然瘫软,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罪臣知罪!”

刘辩伸手去搀扶陈宫:“当初那个放了曹操的陈公台心系百姓,因为曹操擅杀吕伯奢而分道扬镳的陈公台恩怨分明!为何现在却迷了双眼?若你真的知罪。那就幡然悔悟,助朕讨伐奸诈的曹阿瞒吧!”

陈宫垂泪道:“听陛下一席教诲,如同醍醐灌顶。如蒙陛下不弃,宫愿效犬马之劳。将功赎罪。”

刘辩扶起陈宫,郑重的道:“朕听说你与皇弟刘协私交甚笃,迫于董卓残害,我兄弟已经八年未见。每每忆及旧容,不觉潸然泪下。朕始终相信兵戎相见。非皇弟本意,乃是被朱、杨、刘掣所迫,朕希望你能洛阳一趟,劝降皇弟。若如此,天下幸甚,百姓幸甚!朕保证一定会善待皇弟,让他子孙封王,世代永享富贵!”

“罪臣领旨!”陈宫再次长揖到地,“若是陛下信得过罪臣,请赐我一匹坐骑与盘缠。我即刻赶洛阳,拜见陈留王!”

听到陈宫悄无声息的把刘协改成了陈留王,刘辩甚感欣慰,吩咐马谡立刻去给陈宫准备坐骑与盘缠,送他离开江陵。

陈宫再三作揖谢罪,牵了马匹,背上盘缠,带着通关文牒,出了江陵向北奔洛阳而去。

陈宫前脚刚走,刘辩就收到了系统的提示了:“叮咚恭喜宿主。成功劝服硬骨头陈宫,智力+1,当前四维上升至:刘辩统率99,武力98。智力98,政治99,魅力1oo!”

“哈哈多么华丽的属性,差不多当世第一了吧?区区一个贾复算什么,朕有一百种让你死的方法!”

刘辩心情大好,背着双手出了江陵县衙。等着陈宫的好消息。就算他不能劝降刘协,或者刘协说了不算,至少也能瓦解洛阳朝廷内部的团结。

街巷上乱糟糟的一团,百姓们喜极而泣,甚至燃起了干燥的竹子当做鞭炮庆贺朱温受死。

刘辩走到刑场的时候,百姓们基本都散开了,地面上只剩下一滩血迹。

有百姓说,朱温已经被江陵的百姓分了尸体,各自家祭奠亡魂去了。那些没有抢到肉的干脆把朱温的骨骼给拆了,最终只剩下一滩血迹,有几条野狗正在摇着尾巴****。

由于荆轲三人组的出现,刘辩不敢大意,逛街的时候带上了金台、宇文成都二人,这样便可以高枕无忧,率性而为了。

又在江陵待了一日,刘辩决定返程。留下马良辅佐李严治理江陵,自己带着宇文成都、金台、尉迟恭、马谡等人,押解着朱元璋,统率两万刚刚整编的部队出了江陵,向江东返程而去。

刚出江陵城门,就遇见了郭淮带着三百铁血军簇拥着杨再兴的遗孀姜氏与一子三女到。

郭淮与姜氏上前参拜了天子,姜氏伸手召唤杨继周过拜见天子:“周儿,过给陛下磕头!”

“杨继周拜见陛下!”六七岁的孩童并无惧意,到刘辩面前“咣咣”的磕了好几个响头,“请陛下给我找几个武艺高强的师父,等我长大之后为国效力,这是家父的遗命!”

望着浓眉大眼,虎头虎脑的杨继周,刘辩甚是喜爱,抚摸着脑袋道:“好好好,等你到金陵之后,就与庐江王、凌统、薛丁山、赵文卓他们一块练武,朕会给你们找最好的老师!”

马鞭一指,大军顺着平坦的驰道,向江东返程。

“给朕查询一下杨继周的能力值!”刘辩在马上悄悄吩咐系统。

“叮咚巅峰杨继周统率88,武力1o1,智力73,政治49。特殊属性:暂时未知!”

刘辩策马扬鞭,望着滚滚长江,意气风:“我儿刘御转年后就八岁了,凌统也十二岁了,薛丁山九岁。基础武力值1o5的刘无忌,最高极限可达1o4的凌统,1o1的小赵与杨继周,还有薛丁山、关兴、关索、薛刚、岳霖、岳雷等年轻的一代很快就要冉冉升起,让天下人明白,长江后浪推前浪,一山更比一山高的道理!”

(天亮之后要早起出去,所以又写了一章,明天估计得下午,下一更还是在晚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