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一十五 谋诛汉帝

九百一十五 谋诛汉帝


                洛阳南宫,御房。

十八岁的刘协背负双手,正一脸焦虑的走走去,席大太监魏忠贤则怀抱拂尘站在一旁伺候着。

“忠贤,你认为皇叔与杨卿会支持朕的意见么?”刘协彷徨无措的问道。

“也许会也许不会吧!”

魏忠贤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自从朱元璋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洛阳之后,刘协就寝食难安,屡次向魏忠贤表示出自废帝号,亲自赶往江陵向刘辩请罪的意愿。这让魏忠贤心中很是不快,遂建议刘协召见扶风王刘掣与大司马杨坚询问他们的意思。

魏忠贤深知一旦刘协主动退位,那么自己的太监生涯就算结束了,当初想要靠着净身而获得荣华富贵的美梦也将破碎,这让他对刘协很是抵触。

“当初董卓死后朕就不该听朱元璋和杨素的建议,应该主动退位,还政权于皇兄。他们蛊惑朕与皇兄争锋,事到如今,悔之晚矣,不仅破坏了我们兄弟的情义,也害得天下百姓流离失所,朕之罪也!”刘协说着话忍不住以泪洗面。

正说话间,司礼太监报:“启奏陛下,扶风王与大司马求见!”

“快宣!”刘协拭去泪痕,在案后面正襟危坐。

因为朱元璋全军覆没,坐镇长安的刘彻刚刚于前日傍晚抵达洛阳,连续两天都在和文武重臣商议对策,如何才能扭转当前的不利局势?

不料昨日深夜,魏忠贤亲自去了一趟刘彻下榻的驿馆,告诉了他一个惊天消息:“启禀王爷,自从朱元璋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京城之后,陛下就动了退位让帝的心思。 这几天一直犹豫不决,多次询问老奴的意思,都被老奴以宦官不便涉政婉拒。故此陛下决定明日一大早召王爷与大司马入宫,共商归顺金陵朝廷之事!”

刘彻闻言吃了一惊,但拿不准魏忠贤深夜见自己。到底是出自本意抑或是刘协派试探自己,因此也未置可否。打算第二天等刘协亲自说出口之后再做决断,遂客客气气的派人送走了魏忠贤。

虽然平日里刘彻与杨坚各怀心思,但在这紧要关头也明白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刘协向刘辩认罪或许会因为手足兄弟的身份得到善待,甚至满朝文武大部分都能得到礼遇;但唯独自己与杨坚将会被秋后算账。

所以刘彻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生,送走了魏忠贤之后,马上连夜驱车赶往杨坚的大司马府商议此事。两人密谈了大半夜。最后达成共识,无论如何都要设法阻止刘协主动退位的念头。待明日清晨刘协挑明之后,先全力劝谏,若刘协不听劝阻,再另想它法。

九月的阳光透过窗棂照射在刘彻的脸上,隐隐浮现出一丝杀机,躬身作揖道:“今日不用早朝,陛下大清早突然召微臣与杨司马南宫,不知有何吩咐?”

刘协也不拐弯抹角,开门见山的道:“皇叔、杨卿啊。朕这几日辗转难寐,翻覆去的考虑许久,决定自除帝号,将皇权归还于皇兄,不知你们意下如何?”

“万万不可!”刘彻当即一口绝,“天无二日民无二主,陛下既然曾经做过皇帝,而且还在位做了七八年,即便主动退位,刘辩也容不下你。陛下万万不可行此愚昧之举!”

刘协哀求道:“先帝膝下唯有我与皇兄,在董贼乱政之前,我兄弟亲如手足。董贼死后,我年幼无知。在朱元璋与杨素的撺掇之下,宣称兄长为僭越逆贼。随着年龄与日俱增,朕慢慢现,兄长的确比我更适合做皇帝,所以才心生此念!为了天下的百姓,皇叔与杨卿就成全朕吧?”

刘彻提高嗓门。大声训斥刘协:“此一时彼一时也!现在的刘辩早就不是当初的懦弱少年,而是杀伐果断的雄主,陛下以为你拿他当兄长,他就会拿你当兄弟么?”

接着一脸痛心疾的道:“一壶毒酒,三尺白绫可能都是陛下的归宿!臣与杨司马死不足惜,但绝不能眼睁睁的看着陛下送死啊!若如此,九泉之下有何面目见皇兄颜面?”

“扶风王所言极是,这刘辩早就不是当初的懦弱少年!更兼其母何氏心肠歹毒,莫非陛下忘了王太后是怎么死的么?”杨坚也在旁边附和着刘彻,力劝刘协打消退位投降的念头。

刘协之母王美人颇得灵帝宠爱,但被争风吃醋的何皇后用毒酒鸩杀,惹得灵帝大怒,欲废何皇后为废人。最终被其兄何进联合一帮大臣保住了何氏的皇后之位,但此事也在刘协心头种下了仇恨的种子。在董卓伏诛,东西两汉决裂之后,刘协接受洛阳朝堂文武百官的提议,追立生母王美人为太后。

听了杨坚的话,刘协果然又有些犹豫,双手捂住颜面陷入了沉思,看得出他的内心极为矛盾。

过了许久,刘协才道:“母后的死与皇兄无关,乃是何氏所为。在先帝驾崩之后,何氏曾想对朕不利,都被皇兄所阻。看得出,皇兄还是非常疼爱我这个兄弟的,所以朕决定试一试。若皇兄真要赐我一壶毒酒,三尺白绫,那朕也就认了!”

“陛下,你可以不为自己考虑,难道就不为伏皇后、董美人考虑么?”刘彻一脸恼怒,高声劝谏。

刘协抹泪道:“朕又何尝不想让妻妾永享富贵?但我才能不如皇兄,声望不及皇兄,而且朱元璋全军覆没之后大势已去,再支撑下去也是难挽败局。还不如早日退位,让百姓过几天太平日子!”

杨坚接过话茬劝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朱元璋、吕布轻敌冒进,是他们用兵不精,非战之罪。目前处道(杨素)正与皇甫嵩率领十万大军在宛城用兵,朱棣、李文忠率领七万人马向汉中、上庸挺进,周亚夫、谢映登进攻武关”

刘彻在旁边补充道:“更重要的是曹仁已经出兵攻打刘辩,这就意味着曹操再次与刘辩决裂。曹操可是拥有四十多万人马的实力派诸侯,我们同仇敌忾,鹿死谁手,犹未可知,陛下绝不能轻言放弃啊!”

听了刘彻与杨坚的一唱一和,刘协的态度反而更加坚决:“再打下去,还不知道要死多少百姓?难道真的想让整个天下变成皇兄写的那样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么?不打了,朕厌倦了战争,厌倦了朝堂,我决定主动退位,前往金陵向皇兄请罪!”

“懦弱!”

刘彻终于忍不住爆了出,大声的训斥:“什么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这是刘辩无病呻吟,写出愚弄世人的!既然他这么伟大,这么仁慈,为何不主动退位,把皇权让给你呢?”

“皇兄比我更适合做皇帝,退位的人应该是孤。”不知不觉间刘协把朕改成了孤,以此表明自己退位让帝的决心。

刘彻一脸鄙夷的道:“做皇帝就应该杀伐果断,岂能有妇人之仁?一将功成万骨枯,那个王朝不是在千万白骨上面建成的?”

“朕自认做不到杀伐果断,我也难以改变妇人之仁。所以孤不适合做皇帝,这皇帝之位本就应该是皇兄的,我当初年幼无知,犯了错误,与他争斗了八年,现在该是迷途知返了!”刘协起身,准备离开。

“陛下”杨坚的脾气不像刘彻这么刚烈,长揖到地,还想继续劝谏。

“不要再叫我陛下,从今日起我继续做我的陈留王,直到皇兄降旨处罚。明日早朝之时,孤就会向文武百官提出此事,昭告天下,将帝位还给皇兄!”刘协一摔袖子,离开了御房。

刘彻与杨坚对望一眼,无奈的离开了御房。

魏忠贤紧走两步,跟在刘彻身后,压低声音道:“王爷,陛下可能受了刺激,神智有些不清。若有需要老奴效劳之时,但请吩咐!”

刘彻会意,微微颔:“呵呵本王偶得一壶美酒,头派人给魏公公送,你可要好好‘品尝’。”

“呵呵老奴明白,多谢王爷美意。”魏忠贤露出会心的一笑,转身追赶刘协去了。

为了避人耳目,刘彻与杨坚出了洛阳宫之后便各自分道扬镳,刘彻了驿馆,杨坚了自己的司马府。

片刻之后,杨坚又乔装打扮,乘坐着一顶小轿,带着杨广秘密赶往驿馆与刘彻商议对策。

听刘彻与杨坚说完刘协的态度之后,苏秦毫不犹豫的道:“事到如今,只能当机立断,想方设法除掉刘协,改立扶风王为帝,继续以天子的名义与刘辩作战。否则若是任由刘协投降,我等少不得落个五马分尸的下场!”

事已至此,杨坚父子也没有更好的办法,毕竟刘彻是灵帝的兄弟,刘协的皇叔。而刘协尚且没有子嗣,倘若刘协驾崩,由刘彻继位也说得过去。

杨坚父子对望了一眼,由杨广开口道:“事到如今,只能除掉刘协了!要立扶风王为帝也可以,但必须册封我父亲为王,不知扶风王意下如何?”

(今天坐高铁去了一趟北京,家晚上8点多了,忙到现在刚刚赶出稿子。另外有人问凌统为何拥有1o4的武力?再次重申一下,那只是触剧情后的成长潜力,并非最终数值,凌统最终武力在94的基础上增加1点还是1o点,得看后续展。还有杨继周的爆表,将会押后提及,连续的爆表情节会比较枯燥,现在需要转换镜头)(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