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七侠之大者

九百零七侠之大者


                秋风萧瑟,树叶飘零。

风从北方吹,卷得旌旗猎猎作响,士兵头上的盔缨以及手中长枪的红缨随着秋风摇曳,平添一股肃杀之气。

在三万多士兵的簇拥之下,刘辩策马出列,宇文成都、尉迟恭、樊梨花、甘宁等大将左右簇拥,直趋阵前,到江陵南城门大声叫阵。

刘辩还未开口,忽然听到脑海中响起了系统提示音:“叮咚关羽逆转命运,在殒命之地麦城捕获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获得2点永久武力的奖励,当前基础武力值上升至102”

刘辩还没得及替关羽高兴,就听到江陵城墙上一阵嘈杂,一蓬箭雨射了下。但刘辩等人距离城墙超过了两百余丈,只是徒有声势而已,根本形不成实质威胁。

“徐达,缩在城里算什么英雄好汉”刘辩马鞭朝城墙上一指,大声叫阵,“我以大汉天子的名义向你叫阵,有本事出城与我单打独斗,你倘若能赢我,便放你们离开荆州。亘古以,极少有天子亲自叫阵者,朕这个条件给足你面子了吧”

朱温从墙垛后面探出头,恶狠狠的咒骂一声:“徐达已死,有事给他烧纸”

话音未落,城头上突然冰雹般飞下一片血淋淋的东西,众将士凝睛看去,早已落地。却是一大片血淋淋的头颅,齐刷刷的自脖颈间斩断,有老有少,有男有女,血渍早已凝固,有的甚至已经轻度腐烂,散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恶臭味。粗略数数,至少四五百颗。密密麻麻的散落在城墙脚下,令人触目惊心。

“朱温,你这个死有余辜的恶贼。竟然当真荼毒百姓”

刘辩手中马鞭朝城墙上一指,不由得咬牙切齿。怒发冲冠,恨不得亲自带头冲上城墙,把这恶贼千刀万剐,碎尸万段。

“杀了朱温这个屠夫”

目睹此景,江陵城下的将士俱都血脉贲张,群情汹涌,纷纷举起手里的兵器高声呐喊,恨不能飞上城头。把朱温撕成碎片。

看到东汉将士即将攻城,朱温在城头上大喝一声:“都给我停下,如果你们不想害死这些百姓的话,那就攻城吧”

随着朱温一声呐喊,千余名西汉士兵手提大刀,各自押解着一名百姓,恶狠狠的把头摁倒在城墙剁上,举起手里的大刀,作势欲斩。从东到西,整整齐齐一大串。此起彼伏的发出惊恐的求救声。

事出突然,城下准备冲锋的三万将士俱都一愣,不由自主的停下了脚步。许多人戎马多年。还从没有遇上如此残暴的对手。沙场交锋,你死我活各凭天命,如此残杀百姓,又算什么东西

“朱温,你好歹也是洛阳朝廷的命官,为何竟然做出比匪徒还要凶残的事情”刘辩满腔怒火,在城下破口大骂。

樊梨花等人也是怒不可遏,齐声谴责:“朱温,你好歹也是名门之后。你兄长朱儁、朱明都算得上人物,为何你却做出比董卓还残暴的事情有本事下分个胜负做出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只会让祖上蒙羞”

“哈哈狗屁朝廷命官”

朱温在城墙上纵声大笑,面目极度狰狞:“老子马上就死了。还管他什么朝廷土匪只要能活下去,我朱温什么都干得出老子早就警告过你,晚给我一天粮食,我砍下一百颗头颅。你这个皇帝都不顾治下子民的死活,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责我”

通过刘辩和朱温的对话,陈平敏锐的察觉到朱温与徐达之间极有可能出现了冲突,便大声的蛊惑:“城墙上的诸位将士,我相信你们最初参军的目的是为了保家卫国,名垂青史吧如今怎能跟着一个丧尽天良的人为虎作伥你们以前都是徐达将军的麾下,如今徐达何在城上的将士们,若你们还是血性男儿,请你们悬崖勒马,杀掉朱温,为时未晚”

“哈哈你这招没用”朱温在城墙上大笑,“我朱温用兵就是把士兵变的比土匪还要凶残,每个人手上沾满鲜血才能给我拼命你们晚给老子送了四天半粮食,老子砍了四百多颗头颅。”

顿了一顿,朱温继续咆哮:“老子言出必行,这是对刘辩这个狗皇帝的报复除了这些人头之外,还有许多百姓企图暴动,被我屠杀了五千余人,全都是精壮啊哈哈剩下的除了老弱妇孺也全部被囚禁关押了起,你们就别指望有人做内应了。江陵城内已经尸积如山,我麾下三万将士几乎每个人的手上都沾满了鲜血”

“把被折磨死的女人扔下城墙去”

朱温双手一挥,面目狰狞的大喝一声,“先给你们看看这些不配合的贱人,牢狱里还有无数女人等着赏赐给立了军功的兄弟们,你说他们会不会拼命”

城头上又是一阵脚步攒动,“啪啪”的一阵撞击的声音,片刻间就有数百具女人尸体从城墙上扔了下。俱都衣不蔽体,或者暴露着下身,或者坦胸露乳,更有甚者整个身体都着,浑身血渍斑斑,遍体淤青,表情狰狞恐怖,可见死前受了多么痛苦的摧残。

“朱温,你这个畜牲”

望着江陵城墙下遍地的头颅与女尸,刘辩前所未有的愤怒,高声大喝:“生擒朱温者,赏黄金千两,封县侯”

“给我再砍一百颗头颅给刘辩看看”看到刘辩挥鞭下令进攻,朱温歇斯底里咆哮道,“他这个皇帝都不管百姓的死活,有什么资格指责我们残忍给我砍”

北风呜咽,似乎在为江陵哭泣。

随着朱温一声令下,城头上红了眼的侩子手嘶吼着,举起手里的鬼头刀,一阵斩断骨骼的声音此起彼伏,瞬间就有四五十颗头颅被砍断在城墙剁上,然后滚下城。

女人总是容易比男人心软,目睹此景,樊梨花忍不住落泪,向刘辩哀求道:“陛下,为了城墙上的百姓,暂时停止进攻吧先送粮食给朱温,再图后策”

刘辩强忍怒火,高声道:“并非朕不顾百姓死活,只是这朱温乃是言而无信的小人。朕即便给了他粮食,他依然会残害江陵的百姓,你看看城下的女尸便知道这厮比猪狗还不如你和他讲信用,还不是与虎谋皮我们只有尽早攻下城池,才能早日拯救江陵城中的百姓于水火之中。”

城墙之上,朱温面目狰狞的望着城下的刘辩,嘶吼道:“你们敢攻城,这些百姓全部砍头”

忽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个身着青衫,头戴帻帽,身高七尺八寸左右,体型匀称,年约三十四五岁,相貌儒雅的人大步朝朱温走了过:“朱将军,徐达逃出了。”

“什么”朱温吃了一惊,呲牙瞪眼,“真是饭桶,怎么能让他逃出呢”

“恶贼,吃我一拳”

随着一声中气十足的叱咤,人双拳挟风,势如奔雷,一拳击向朱温的丹田,一拳击向朱温的面门,双鬼拍门。

只听“蓬”的两声,猝不及防的朱温被结结实实击中,身体向后倒飞出了两三丈,惨叫一声落地:“的什么人你们这些混账为何放他上了城墙”

朱温的亲兵吓了一跳,他们听这儒士说徐达越狱,又搜索了一下他身无寸铁,才放上了城墙。没想到此人胆大包天,竟然徒手空拳向朱温发起了袭击,齐齐呐喊一声,刀剑出鞘,一起扑了上。

“我乃游侠金台,特江陵取你狗命”

金台一声暴喝,出手如风,单掌拂出,同时将三名士兵的胳膊夹在腋下。猛地向腿部狠狠折了下去,只听几声清脆的“咔嚓”声分外刺耳,三条手腕齐齐折断。

金台单掌拂出之际,左右两脚此起彼伏,出脚如风,瞬间就踢翻了几名朱温亲兵。俱都从数丈高的城墙上跌落,在地上翻滚挣扎,再也爬不起。

“给我杀了他”

被金台两拳结结实实的击中,朱温五脏翻滚,鲜血自嘴角溢出,挣扎着爬了起,想要去夺一杆长枪杀了这刺客。

“哪里走”

金台一个箭步蹿上前去,身体腾空掠出,正中朱温背部,登时踹飞了出去。

朱温向前踉跄几个脚步,才发现迎面正是一支士兵的长枪,猝不及防之下一脸撞上,登时刺入眼眶,血流如注。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痛死我也”

金台如影随形,紧跟着一步跨到朱温背后,将胳膊反扭了过,猛地一用力,喝一声“断”

只听“咔嚓”一声,硬生生的将朱温的左臂肘部折断。

“哦哇啊”朱温发出一声杀猪般的惨叫,登时晕倒在城墙上。

“抓住他”

这只是转眼间的功夫,朱温的士兵还没看清,就发现老大被人虐的惨不忍睹,纷纷呐喊着举起刀枪扑了上。

金台闪转腾挪,拳打脚踢,出手如风,但凡靠近一丈之内者尽皆被击飞出去。一个个犹如下锅的饺子般纷纷飞下了城墙。

“攻城”

刘辩嘶吼一声,亲自手提双剑,一马当先,冒着箭矢向江陵城墙上发起了突围。

三万多东汉将士俱都被朱温的残暴刺激的万目睚眦,此刻眼见天子亲自当先冲锋,谁敢怠慢

包括宇文成都、尉迟恭、甘宁、樊梨花等虎将俱都一声怒吼,紧随着天子的步伐,冲过护城河,踩着梯向江陵城池发起了猛攻。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