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八 最燃一战

九百零八 最燃一战


                城墙上弩箭纷飞,密如飞蝗。

刘辩知道冒着箭雨石雹带头冲锋,意味着随时都会面临死亡。

将军难免阵前亡既是俗语也是定律,适用于任何一个提着脑袋在沙场拼杀的武将。虽然自己是皇帝,可自己正在做着将军的事,所以这条定律也适用于自己,随时都有被流矢射中命丧沙场的可能。

但刘辩也知道自己胸中的怒火正在燃烧,面对着残暴的朱温,自己无法遏制心头的怒火,只有亲自冲锋,斩杀凶残的敌军,才能发泄心头的滔滔怒火。

“可能历史上从没有像我这样冒险的皇帝吧?但那又如何,谁说皇帝天生就要如出一辙?谁说皇帝必须养尊处优,被众星捧月保护在最安全的地方?我就是拥有外挂,与众不同,前所未有的皇帝!”

高达98的基础武力值,甚至比尉迟恭、樊梨花还要凶猛一些,更重要的是还有一次复活的机会,所以刘辩从都不会怕死,那样只会让自己变得懦弱。既然拥有过人的能力,就应该沸腾自己的热血!

“咣当”一声,梯搭在城墙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咻咻咻……”

一波箭雨夺走了扛梯子士兵的性命,攥着箭杆不甘心的倒在刘辩面前。

刘辩左手重剑“青冥”,右手利剑“凝霜”,挥舞开,风雨不透,拨打的雕翎四处纷飞。这两柄剑用途不同,重量不同,刘辩使用多年之后已经拥有了良好的的协调能力,即便这两柄宝剑的重量差距达到了十斤,依旧运用自如。

“陛下,让我!”

宇文成都拖着镏金镗紧随刘辩,想要阻挡刘辩冒险,奈何刘辩马快,只能一直紧跟在后面。此刻看到刘辩竟然要亲自攀爬梯攻城,急忙大喝一声。

刘辩却不理会宇文成都。嘶吼一声,两手舞剑,足尖踩在竹梯上,奋力向上攀登。两把宝剑泛起一团银光。把刘辩笼罩其中,飞的箭矢尽皆被倒撞开,四面纷飞。

宇文成都唯恐梯子被城头上的敌军掀翻,当下把镏金镗插在地面,单手扶住梯。另外一只手拔出佩剑,一边遮挡箭雨,一边保护皇帝。

“叮咚……宇文成都护主属性开启,武力8,基础武力104,凤翅镏金镋1,当前基础武力上升至113!”

“哈哈……陛下还是没有改变啊,一如从前般热血!与皇帝老子并肩作战,痛快!”

隔着不远的甘宁看到刘辩竟然第一个攀爬上了梯,不由得大叫一声。左手擎起盾牌。右手挥舞着铁链,铁链的前面是一个带着倒钩的流星锤,这是他的近战兵器。挥舞的虎虎生风,身先士卒,奋力的向梯上攀登。

“那个穿着金色甲胄的人是东汉皇帝,射他!”

朱温被金台徒手击晕,副将皇甫罡便临时接掌了指挥权,看到大汉皇帝亲自带头冲锋,又惊又喜,佩剑一指。朝城墙上的士兵歇斯底里怒吼一声。

“咻咻咻……”

皇甫罡话音未落,朝刘辩射的箭雨空前密集了起,夹杂着许多磨盘般的青石,碗口般粗硕的擂木当头而。黑压压一团,声势惊人。

“朝城墙上还射,保护陛下!”

李严心急火燎的跟在刘辩身后,大声的指挥弓箭手朝城墙上仰射,保护天子。心中却不停的叹息,“陛下真是太冲动了。堂堂的九五之尊怎能亲冒矢石?”

刘辩还从没有体验过亲自攻城的滋味,面对着密集的箭雨,方才知道是多么的不容易,简直是拿性命在赌博。但开弓已无头箭,只能咆哮着将两柄宝剑挥舞的虎虎生风,顶着箭雨滚石,奋力的向上攀爬,每向上一阶,就距离登上城墙近了一分。

“给我射狠狠的射!”看到刘辩被压制的抬不起头,皇甫罡亲自投下一块滚石,嘶哑着喉咙咆哮。

迎面一块青石砸向面门,刘辩闭紧了嘴巴,眯着眼睛挥舞起青冥剑砍去。

“轰”的一声,滚石被青冥宝剑结结实实的劈中,登时迸裂成数块,石屑纷飞,烟尘弥漫。散落的石块下坠甚急,“咚”的一声砸在刘辩肩膀上,登时火辣辣的疼痛,几乎抬不起臂膀,辛亏有甲胄保护,想并无大碍。

“砸中了,继续给我狠狠的砸,砸成肉饼!”皇甫罡兴奋的嘶吼着。

刘辩勃然大怒,用尽全身力气,将凝霜剑抛了出去。

吹毫断发的宝剑带着风声,迎着纷飞的箭矢逆流而上,将迎面相撞的箭支撞得四处纷飞,穿破箭雨正中皇甫嵩胸前。余势未竭,“噗嗤”一声,破甲而入,刺破了皇甫罡的胸膛,登时惨叫一声,跌倒在地。

“好一个胆色过人的皇帝,金台前助你!”

乱糟糟的人群之中,金台舍了朱温,几个箭步飞到城墙边上,拳打脚踢。迅疾如雷,出手如风,专门挑着士兵的脖颈、面门等没有保护的地方下手。每一拳击出,每一脚飞出,必有一人应声倒地,甚至是从城墙上飞下去。

趁着箭雨稀疏之际,刘辩单手提着青冥,另外一手抓着梯,极速向上攀登。等爬到梯顶部之时,距离城墙垛大约半丈左右,便把青冥剑插在墙缝之中,借力纵身一跃,第一个登上了城头。

“痛死我也!”

恰好朱温刚刚醒,哀嚎着坐了起起,伸手去抓墙垛,想要站起身。

“恶贼,可识得大汉天子在此?”

刘辩一声咆哮,青冥剑划出一道青芒,剁在墙头。登时将朱温的五根手指斩断,纷飞在空中,血流如注。惨叫一声,再次晕死过去。

“陛下第一个登城了,兄弟们拼死冲啊!”

没想到堂堂的九五之尊竟然第一个登上城头,城下的东汉将士无不热血沸腾,一架架梯上的死士俱都舍生忘死,挥舞着大刀盾牌,奋力攀登。

刘辩青冥剑如风,与金台并肩作战,直杀的周围西汉士卒纷纷后退,城墙上留下一大片空白地带,十余名先登死士趁机鱼贯而上,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奋力杀退敌军。

“甘兴霸也!”

隔着百十丈的地方,甘宁不甘示弱的登上了城墙,手中盾牌乱砸,流星锤挥舞开,击打的敌军四处躲闪,后退不迭。身后的将士紧随其后,纷纷登上了城墙。

随着刘辩、甘宁的步伐,登上城墙的东汉将士越越多,东门的尉迟恭已经砍断铁索,放下吊桥,指挥冲程槌猛撞城门。刚刚修复的城门在猛烈的撞击下摇摇欲坠,眼见城门即将告破。

“文成都在此!”

随着一声虎吼,宇文成都提着镏金镗从梯上飞身而上,一百一十斤的镏金镗卷起一团金光,登时将面前的五六名士卒击飞在空中,朝城墙下面一个倒栽葱跌了下去。

“把朱温绑起,找医匠给他止血,不能让他这么便宜就死了!”刘辩擦拭了下额头的烟灰,朝身后的士兵吩咐一声。

一顿饭的功夫,至少有一千多名先登死士攀爬上了城墙,在刘辩、宇文成都、金台、甘宁的率领下杀的守军节节后退,落下吊桥,迎接大军撞击城门。

眼看到大势已去,慌乱的西汉士兵纷纷蹿下城墙,企图夺门而走,刘辩在城墙上大声指挥:“樊梨花、李严、马谡,给我堵住各路城门,休要放走一人!”

冲天的杀声之中,热血沸腾的东汉将士如同下山猛虎,死死的堵住各路城门,不让敌军夺路而走,逐步的把敌军压缩进城内,齐声大喊:“缴械不杀!”

北面烟尘滚滚,人喊马嘶,却是张辽、关平、关铃三将率领五万生力军杀到。见江陵城门已经告破,当即吹响号角,加入了围剿敌军的行列。直杀得西汉军尸横遍街,血流满巷,死者不计其数。

“总算全歼朱温这伙匪兵了!”城墙上的厮杀已经结束,刘辩寻凝霜剑,擦拭一下脸上的血污,长出了一口心中的恶气。

只见乱军之中,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挥舞着长枪奋力冲杀,枪法竟然颇有杨再兴的风范,让刘辩不由得暗自称奇:“咦……这少年是何人?枪法不错,待会儿倒要唤到面前询问一番!”

得了张辽、关氏兄弟五万生力军的助阵,惊慌失措的西汉士兵已经丧失了抵抗的斗志,在乱战之中至少阵亡了一万余人,剩下的再也无心抵抗,纷纷跪地缴械:“饶命啊饶命!”

刘辩恼怒朱温纵兵劫掠,奸杀无辜,攥拳道:“给我全部杀光,除了朱温之外一个不留!”

“杀啊,陛下有旨,杀光这帮匪兵!”

东汉将士已经被朱温屠戮百姓的一幕激起满腔怒火,得了刘辩一声吩咐,毫不客气的挥舞兵器,杀戮缴械投降的敌军,只有用他们的鲜血才能抚平江陵百姓的伤口。

街巷之中,一员头发凌乱的大将,挥舞着长枪朝刘辩所在的方位冲杀。只是看起他并没有伤害东汉将士的企图,只是用枪杆击倒、逼退街巷中的东汉士兵。

一边冲一边大声高呼:“大汉天子,你不能像朱温那样滥杀无辜!罪魁祸首乃是朱温,请陛下绕过将士们,罪臣愿任凭陛下处置!”

(月票榜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已经到了中下旬了,有月票的兄弟们支持一下,拜谢了)(未完待续。)

...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