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四 再见甘兴霸

九百零四 再见甘兴霸


                对于朱元璋说,能有条密径逃脱重围,犹如在溺水之时抓住了救命稻草,又怎么顾得上去考虑朱温的作为是对是错?

大手一挥,下令道:“全军造饭,人缄口马摘铃,到三更之时全军准备从华容道突围奔江陵!”

朱元璋话音刚落,朱升就站了出,拱手道:“朱公,这两人身份未明,不可轻信。万一敌军使诈,故意引诱我军下了棋盘岭,在半路上设伏袭击,恐怕后果不堪设想。以下官之见,不如怕一员武将跟着下山走一遭,等确定了路程可以抵达江陵之后,再走不迟。”

“嗯,允升言之有理!”朱元璋双眉倒竖,颔赞同朱升的提议。

被困在棋盘岭已经五六天了,李广心中烦躁不已,听了朱元璋与朱升的对话,当即自告奋勇:“听这二人说华容道乃是山路,崎岖坎坷,我在从军之前曾经做过猎户,走惯了山路。不如就让末将跟着二人走一遭,探探这华容道是真是假?”

“李将军乃是我的副将,岂能去做斥候的事情?”朱元璋并不赞成李广的毛遂自荐,随着杨大眼、魏文通等人相继战死,全军现在就只剩下李广一员大将了,怎能大材小用?

但李广的态度却异常坚决:“朱公,自从你我率军上了棋盘岭以,五六天之内各路敌军并未进攻。由此可以看出,薛礼打的是耗尽我们粮草的算盘,想要不战而胜,就算我留在岭上,也不会有什么战事生。我们的粮食已经不足十天,倘若派出普通斥候在路上有个三长两短,还是不敢确定这华容道是真是假;所以末将认为由我亲自走一遭,再合适不过!”

朱元璋捻着胡须,思忖了片刻,最终点头同意:“既然李将军这样说,那就有劳了!还望早去早。莫要贻误了军机。”

李广扶了一下黑黝黝的眼罩,胸有成竹的笑道:“朱公尽管放心,我的脚力虽然比不上杨大眼,但十万军中能胜过我的也没有几个。区区百十里山路。后天凌晨便能返。”

计议停当,李广背上一张铁胎弓,腰悬箭壶,手提长枪,只带了两名随从跟着田屯长、陈猎户连夜下了棋盘岭。借着茫茫夜色的掩护。穿梭在半人高的草丛之中,一路披荆斩棘,翻山越岭,顺着华容道朝江陵城摸去。

这日清晨,甘宁与蔡瑁率领一万七千水师登6,由公安抵达了枝江县城。把兵马驻扎在城外,快马加鞭,一起到县衙拜见刘辩。

“微臣甘兴霸拜见陛下!”甘宁见到天子的那一刻,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单膝跪地。纳头便拜。

掐指算算,自登基之日甘宁去金陵朝贺之后,刘辩至少已经六七年没有见到甘宁了。这个最早投靠到自己麾下的大将,近年一直在长江上游弋,东征西讨,攻伐诸侯,早就过了而立之年。如今已经是两鬓虬髯,更显豪放,不负锦帆贼之名。

“兴霸,快起!”刘辩热情的搀扶起甘宁。一脸的欣慰。

甘宁也上下打量着刘辩,感慨道:“还记得刚刚投奔陛下之时,你还只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一晃过去了七八年。陛下现在已经有了一代雄主的威严,霸气逼人,让末将不敢直面天威啊!”

刘辩亦是大笑:“还记得当初兴霸将军不光要截朕的马匹和财物,还要截穆贤妃呢!”

“哈哈”

刘辩话音刚落,尉迟恭、宇文成都、李严、马良、马谡等文武俱都轰然大笑。而樊梨花作为一个女将也是忍俊不禁,抿着嘴偷笑。

看到樊梨花笑的妩媚动人。刘辩开句玩笑道:“兴霸将军,朕把话说在前面,这位樊将军早就钟情于朕,约定了婚期,你可不能再打她的主意。”

“陛下,怎的把话题扯到末将头上!”樊梨花又羞又恼,跺脚而去,“我去军中看看!”

陈平捂着嘴巴偷笑:“嘿嘿想不到兴霸将军和我是同道中人啊,不过我这胆量可是和你没法比,想不到你竟敢打穆贤妃的注意,佩服,佩服啊!”

甘宁那张平日里在江上晒得黝黑的脸庞顿时涨的通红,抚摸着大胡子道:“陛下你怎能刚一见面就揭我的短?想当初,我只是一个落草贼寇,见了女人自然就眼红,谁知道却冒犯了贤妃娘娘,现在想还是惭愧不已啊!”

刘辩莞尔笑道:“哈哈想起往事,觉得有趣而已!当初朕曾经对你许诺过,要给你讨个妻妾,如今甄氏姊妹已经守丧接近两年了,待这场战事结束之后,便派人把甄家二姑娘给你送到柴桑城去。”

陈平再次插嘴揶揄:“我还打算等兴霸将军休假之时带着你逛逛秦淮河的青楼,看是没机会咯!”

甘宁出一声爽朗的大笑:“微臣心里天天念叨‘黄河北,凤凰亭,甄家女,初长成’,看总算可以得偿心愿了!得陛下赐婚,说不得此次进攻江陵,末将一定要身先士卒,取了朱温这狗贼的级献给陛下。”

“最好是生擒了狗贼朱温!”刘辩特意做出了强调,“这厮残害百姓,暴虐比之董卓有过之而无不及,朕恨不得将其千刀万剐,凌迟处死!”

与甘宁寒暄完毕,刘辩又勉励了蔡瑁几句,说了一些蔡将军在水上用兵有方,日后还望再接再厉之类的话语,直把蔡瑁感激的五体投地,誓要为大汉马革裹尸。

“全军出征,争取早日夺江陵!”刘辩提枪上马,佩剑朝江陵一指。

包括刘辩撤退时候的五千兵马,宇文成都从当阳县带的一万人马,甘宁、蔡瑁率领的一万七千水师,集结成一路兵马,旌旗招展,向北杀奔江陵。

大军刚刚走了十几里路程,就有汝南谢安送的情报,向刘辩禀报曹仁分头进军,派于禁攻汝南,司马错、曹洪攻掠谯郡的消息,不由得吃了一惊,下令全军暂时驻扎,召集文武共商对策。

对于刘辩说,早就做好了与曹操反目的心理准备,因此也谈不上大动肝火。

争霸天下,本就是有利则合,有害则分,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盟友,更何况自己与曹操早生嫌隙,阴谋诡计也较量了,军事战争也打了。兵戎相见只是迟早的事情而已,要不是铁木真在北方骚扰曹操,汉魏之间早就爆了大规模的战役。

如果朱元璋被全歼,西汉基本就残废了,接下东汉直捣汉中,制霸雍凉不过三年两载的事情。唇亡齿寒,接下就是横扫中原,剑指河北,换了刘辩是曹操心里肯定也害怕,战争已经不可避免的事情。

只是刘辩现在吃不准曹仁出兵到底是擅自做主还是曹操的意思?曹操集团的意图是打一场局部小规模战役,还是动全面战争,这个就必须好好斟酌了。

陈平建议道:“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曹仁动了局部战争,我军便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可命徐州军团进攻兖州地区,震慑曹丕。”

“准奏!”刘辩点点头,挥手吩咐陈平给秦琼修一封,命徐州军团进攻兖州、山阳、任城、沛国等地,作为对曹仁的反击。

正商议间,又有岳飞的斥候快马抵达,跪倒在地禀报道:“启奏陛下,岳都督得到汝南的求救信之后,已经派遣了高长恭、卫疆二位将军率兵两万离开宛城,赶往汝南救援。都督特地派小人禀报陛下,尽管集中全力歼灭朱元璋便是,宛城的兵马现在还能够应付自杨素、曹仁的压力!”

打走了斥候,刘辩派出使者赶往当阳县向薛仁贵、冉闵下令:由于曹仁军团突然挑起战争,必须改变耗死朱元璋的策略,改为在避免大量伤亡的情况下主动起进攻,争取早日全歼被困在棋盘岭上的八万人马。

军议完毕,刘辩翻身上马,马鞭一指,继续率领三万多人马杀奔江陵。

虽然城里的百姓遭到了朱温的铁血镇压,但只要外面有攻城的兵力呼应,城内有不怕死的站出登高一呼,重新夺江陵想并不是特别困难的事情。

就在刘辩大军从枝江杀奔江陵之时,李广跟着田屯长、陈猎户在华容道跋涉了了两天一夜,翻山越岭到了江陵城。见到朱温之后方才彻底放下心,吃饱喝足之后立即出了江陵,顺着华容道原路返,又花了两夜一天的功夫方才到了棋盘岭朱元璋大营。

在李广离开的这段时间里,薛礼接到了刘辩的命令,因为曹仁偷袭汝南所以必须改变原先的战略,尽早的歼灭朱元璋。

随着薛仁贵一声令下,各路东汉军开始三面围攻棋盘岭,打一阵停一阵,打打停停,意在消耗西汉军的精力和斗志。两天的鏖战下,双方各有伤亡,因为处在不利地形,东汉军损失的兵力要大一些,但也成功的对西汉军造成了精神压力,军心开始慌乱。

就在这危急关头,李广雪中送炭一般了,笑着对朱元璋道:“朱公,我了,华容道已经探明,确实能够抵达江陵,总算可以突围了!”(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