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六 不同命运

九百零六 不同命运


                当一个人精神崩溃的时候,总是容易产生自杀的念头,用死亡逃避现实。

此刻的李广就产生了这样的念头,面对着朱元璋阴鹜怨恨的眼神,听着身后数万将士的抱怨与诅咒,忍不住挥剑架在了自己的脖颈上:“我就不该取李广这个名字,被诅咒了三百年霉运还没到头!”

历史上的李广南征北战多年,为大汉朝廷立下赫赫战功,控弦塞外,威震匈奴。但却在晚年参加漠北之战时迷失道路,最终让卫青失去了侧翼,导致匈奴单于遁逃,李广因此羞愤自尽。

李广的行为触怒了汉武帝,在其自尽之后没有给予任何追封,甚至连区区一个关内侯爵都没有授予,也导致后唐朝诗人王勃出“冯唐易老,李广难封”的感慨。

李广死后其子李敢认定是卫青陷害父亲,借故滋事打伤卫青。卫青倒是一副大人不计小人过的态度,但年轻气盛的霍去疾却勃然大怒,你李敢小小的一介武将,竟然如此胆大包天?反了你不成,我舅舅卫青乃是当朝大将军,皇后的亲兄弟,是你敢造肆的?

后霍去病趁着甘泉宫狩猎之际以失手为由射杀了李敢,替卫青及卫氏出了一口恶气。但霍去病也因此落下了心胸狭窄的评价,有损自己的形象,有些得不偿失。

李广之孙李陵孙承祖业,继续率兵在塞外与匈奴作战,因寡不敌众被俘,诈降保身,更是惹得汉武帝大怒,下令诛杀李氏三族。由此李广全家迎了灭族之祸,从大汉朝的英雄变成了家乡的耻辱,让人感慨唏嘘,叹世事无常!

而再世为人的李广依旧没能摆脱霉运,重演了历史上迷路的一幕,生生把大明太祖给带到了坑里。看到关羽父子三人如同下山猛虎一般掩杀而。心中的斗志顿时土崩瓦解,精神瞬间崩溃。

“李广,你要做什么?”看到李广横剑颈前,朱元璋又急又怒。嘶吼道,“就算走投无路,也要血战到底啊?放下你的剑,刺向敌人,战死才是你的归宿!”

“朱公。对不住了”

李广惨笑一声,佩剑用力在脖颈上旋转,锋利的剑刃瞬间就撕开了李广的咽喉,鲜血喷溅而出,李广在地上踉跄了几步,颓然倒地。

“杀啊,生擒朱元璋!”

关羽挥舞着青龙偃月刀左冲右突,如同猛虎出笼,蛟龙入海,这将是加入大汉朝廷以的头功。自然是精神倍增,使出浑身解数。

“生擒朱元璋,活捉李广!”

关平、关铃兄弟两人同样好似猛虎下山,在麦城伏兵将近半月,本还以为将会竹篮打水一场空,没想到正要准备撤退之时,却成功的守株待兔。

虽然西汉军兵力要过关羽的伏兵两倍,但仓促遇袭,被乱箭齐,钩镰枪乱刺。短时间内就斩杀了数千人,导致军心大乱。再加上连夜在大雾中奔波,俱都人困马乏,被休养生息了半个多月。生龙活虎的关羽军杀的阵脚大乱,节节后退。

朱元璋一边挥剑拨打雕翎,一边狠狠的踹李广的尸体:“你个懦夫,给我起,逃避只能让你更耻辱!”

只是李广已经气绝身亡,任凭朱元璋百般叱喝也没了动静。在关羽军的冲杀之下。朱元璋只能亲自挥剑格挡,且战且退。

但大明太祖毕竟是马背上的皇帝,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的生,刘备危急关头尚能力战高览,此刻破釜沉舟的朱元璋也爆出了惊人的战斗力。瞪着血红的双眼,嘶吼着挥舞佩剑,在亲兵的保护下且战且退。

“朱贼还不束手就擒!”

一个校尉咆哮一声,手中红缨枪疾刺朱元璋胸口。

朱元璋挥剑格挡,擦得火花四溅,另外一只手中的剑鞘趁机击中对方膝弯,失去支撑之下登时跪倒在地。

朱元璋反手一剑砍掉校尉头颅,大声激励手下的将士:“儿郎们不要退缩,后退只能死,突破敌军防线就能逃到上庸!”

“杀啊,休要走了朱元璋!”

朱元璋指挥着西汉军刚刚稳住阵脚,与关羽军殊死相搏,厮杀了小半个时辰的功夫,卢俊义、张辽、马岱就从背后挥兵追杀了上,总计四万多人马踩踏的烟尘滚滚,声势浩大。

在秋日的照耀下,大雾已经完全散去,秋高气爽,万里晴空。但对于朱元璋及手下的将士说,再美的景色却也是末路。

东北方向马蹄声隆隆,却是霍去病与贞德率领一万多骑兵赶助阵,一边掩杀一边齐声大喊:“贼兵降,你们的骑兵已经被全部歼灭,再负隅顽抗也是死路一条。放下兵器,饶尔等不死!”

在东汉军的前后夹击之下,朱元璋率领的残兵败卒士气消沉,斗志全无,血战了一个多时辰战死被俘了一万余人,剩下的斗志崩溃,在遍地的芦苇丛中纷纷缴械投降。

朱元璋自知无路可逃,仰天长叹:“天不助我,想不到我一身本事,却阴沟翻船,我心不甘啊!”

话音未落,朱元璋横剑自刎。

忽然一团红色的光华掠到面前,却是关羽眼疾手快,看到朱元璋想要横剑自刎,催促胯下胭脂血冲刺到了朱元璋面前,手中青龙偃月刀挥出,将朱元璋的佩剑击飞,只是划破了一道血痕,并无性命之忧。

“关某,何不让我自尽?”朱元璋咬牙怒目,弯腰去捡地上的佩剑,企图与关羽以死相搏。

关羽冷哼一声,反手一刀用刀背拍在朱元璋的背部,登时跌倒在地,“你乃是洛阳朝廷屈指可数的实权人物,岂能让你轻易身死?关某自为朝廷效力以,寸功未立,今日说不得要把你解给陛下处置!”

话音落下,喝令左右的亲兵上前把朱元璋五花大绑捆下去,等战事结束之后派人交给天子落。

“关羽,你这个卖兄求荣的伪君子何不成全我一死?”朱元璋破口大骂,企图咬舌自尽,被押解的士卒眼疾手快,塞进刀柄撑住了嘴巴,当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李广自尽,朱元璋被俘,面对着气势如虹的东汉军,将近三万残兵败卒纷纷举起武器,跪地投降,战事结束。

乱军之中,朱升在芦苇丛里换了一袭东汉军甲胄,企图趁乱逃脱。却遇上了霍去病麾下的马忠,毒辣的目光在乱军中很快就盯上了朱升:“那名士兵不向前冲锋,却不停的逆着人流后退,不是逃兵就是敌将乔装,给我抓过一问便知!”

几名士兵答应一声,一拥上前把朱升摁倒在地,押解到了马忠面前。

马忠仔细打量一声:“呵呵我当是谁呢,原是孙伯符手下的朱升啊?当初襄阳城破,你就是靠着乔扮成我军士卒,鱼目混珠,趁乱逃脱的吧?今番遇上了我,可是心服口服?”

朱升面如土色:“你是何人?这千军万马之中竟然盯上了我?”

“马忠是也!”马忠咳嗽一声,报上姓名,“区区无名之辈,只是大汉朝廷一杂号将军。”

“”

朱升闻言无语,摇头道,“原是你?我朱升无话可说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马忠翻身下马规劝:“你本是孙坚、孙策部下,现如今孙坚父子都被追授了侯爵,甚至就连孙文台之女都成了天子的美人,而孙吴、孙翊等孙坚至亲也都为朝廷效力。其他的孙氏旧部吴景、吕范、张昭、朱治等人也都成了大汉臣子,你何苦为洛阳朝廷卖命?凭你的才智,若是肯幡然悔悟,必受重用!”

“愿降!”

朱升是个聪明人,杀身取节本就不是他的理念,更何况刘裕、朱元璋都不是他的主公,在马忠的劝说之下聪明的选择了生路。

麦城之战结束,李广自尽,朱元璋被俘,朱升投降,五万多人马战死一万五千余人,剩下的尽皆投降。

而向宜城方向突围的一万五千骑兵也没能逃脱,被岳堵住去路,薛仁贵、冉闵随后掩杀,与天龙三兄弟同名的三将全部死在乱军之中,一万五千人战死了六千余人,余下的尽皆下马投降。

当阳大捷的消息以最快的度禀报给了刘辩,此刻他正率军兵临江陵城下,当即传下口谕:命薛仁贵率领卢俊义、马岱、马忠三将提兵五万,克日北上,趁着曹仁出兵攻掠汝南之际反攻许昌。反正与曹操的战幕已经拉开,索性就狠狠地咬他一口。

刘辩又看到马忠的信,说是朱升愿意归顺大汉,便传下口谕一道,赦免朱升之罪,命他跟随薛仁贵担任参军,将功赎罪。

又命霍去病率领冉闵、贞德统率骑兵两万,步卒两万,火赶往武关接掌兵权。并管辖卫疆、徐荣二将,先击退周亚夫、谢映登的援兵,然后伺机攻打长安。再命岳、董袭率部克日北上,与襄阳城中的冯胜、霍峻北上宛城协助岳飞击退杨素的大军。

最后命关羽就地整编所有的伏兵,待江陵之战结束后再制定作战目标。命张辽、关铃、关平三将提兵五万,押解着朱元璋前江陵助战,争取一鼓作气攻破江陵,活捉朱温这个恶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