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九 宁做真小人

八百九十九 宁做真小人


                习武之人到底不同与善谋之士,徐达也不像司马懿那样奸诈多疑,凭借着武者胆气,挥师杀进城中,兵不血刃的拿下了江陵。

虽然城池唾手而得,但对于西汉军团说并没有解决任何困难。朱元璋仍然被十几万东汉大军堵在当阳县到宜城县这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而残破的江陵对徐达、朱温说也没有多少意义,只要朱元璋军团被全歼,那么他们马上就会迎吕布的下场。

徐达一面下令士卒们就地休整吃饭,一面召集朱温及部下的偏将、校尉共商对策。从宜城一路急行军,众将早就饥肠辘辘,当下围坐一团,在大快朵颐的同时各抒己见。

“江陵虽然拿下了,但却被刘辩这狡诈之徒逃脱了,如今朱公尚且被困在当阳县。我等该如何是好?”徐达拎起酒壶灌了一口,率先问。

“既然没抓住刘辩,那江陵不宜久留,我等在此休整半夜,天亮之后顺着当阳桥杀奔薛礼的后方,与朱公个里应外合,说不定能够反败为胜!”偏将皇甫罡抛出了自己的看法。

徐达摇头道:“据探马飞报,当阳桥一战,朱公麾下折损了四万兵马,包括魏文通、张定边、杨大眼、韩遂等四员大将全部战死沙场”

在得到了斥候的禀报之后,徐达唯恐影响军心,才对麾下众将瞒着四将战死的情报,此刻拿下了江陵,便把残酷的事实道,让众将看清形势。

“什么?朱公率十二万大军进攻杨再兴的两万人,折损了四万兵马不说,竟然连魏文通、杨大眼等骁将都战死了?”徐达的话音刚落,满座哗然,众将校俱都震惊不已,一个个垂头丧气。

徐达抚须道:“是啊,谁能想到区区一个杨再兴竟然有这般铁血的斗志?好在杨再兴也战死沙场。 所部几乎全军覆没!”

听了徐达的话,众将校方才长舒一口气。

徐达又道:“东汉猛将如,那冉闵威震北方,号称打遍河北无敌手!宇文成都成名已久。死在他镏金镗之下的猛将比比皆是。关长千里走单骑,五关斩六将,一合斩雄阔海,威震天下。薛礼三箭震洛阳,射死了董卓、李傕、李儒。数次射伤吕布”

灌了一口酒,继续道:“其他的霍去疾、岳、张辽、卢俊义等人也都是弓马娴熟,武艺过人;更何况东汉兵力已经过了我军,估计在十三四万左右,兵强将勇,断不可以硬碰硬!”

“那该如何是好?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朱公被困在中央,箭尽粮绝,全军覆没吧?若朱公大军覆灭,咱们也是插翅难逃!”一名唤作邓临的偏将摊手问道。

皇甫罡埋怨道:“早知道拿下江陵于事无补,咱们就不该朝江陵进军。而是应该率部杀奔宜城,与朱公前后夹攻,说不定早就击败了岳,突围奔襄阳去了。”

“那岳乃是岳飞之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在东汉军中号称‘赢官人’,打遍全军无敌手,就连杨再兴也不是他的对手。你们认为谁能战胜他?”徐达抓了一把花生米,一边吃一边反问。

一直未开口的朱温插话道:“好了,别吵了!马后炮于事无补。既然进了江陵城,咱们就应该根据当前的局势制定对策,而不是互相埋怨!”

“朱全忠可有良策?”徐达蹙眉问道。

朱温清了清嗓子,沉声道:“其一。将错就错,顺着江陵一路向南,度过长江攻打武陵、长沙、零陵等地。一看 东汉的大军都集中在河北章武,青州、徐州、宛城、金陵等地,荆南各郡空虚,只要我三万大军能够度过长江。便能搅他个天翻地覆。所到之处,全部屠城,百姓杀光、房屋烧光,如此一东汉大军必然会尾随追袭,当阳之围则解!”

“朱全忠此计倒是可以冒险一试,只不过滥杀百姓,怕是会失去民心啊!”徐达蹙眉沉吟,不敢苟同,“攻掠荆南是一条好计策,但屠杀百姓绝不能做!”

朱温冷笑一声:“我这是做的最坏打算,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用此计逼迫东汉大军追赶我等。比起性命,民心算个屁!”

皇甫罡提出了质疑:“若是东汉十几万大军舍了朱公,一路追赶我们到荆南。当阳之围倒是解了,难道我等要插上翅膀逃走么?还是朱将军打算牺牲自己,被汉军抓住凌迟处死?”

“愚蠢!”朱温鄙夷的一笑,“这世上道路那么多,难道非要走头路么?咱们可以顺着零陵向南进入南,然后调头北上进入益州,会合朱棣、刘裕、赵匡胤的兵马。甚至还可以一路向南杀进交州,捅他个天翻地覆,以战养战,进入交州后抢了船只,顺着大海航行北上走黄河到洛阳。”

朱温的脑洞之大,直接把众将士惊呆了,一个个哑口无言的听朱温在那里滔滔不绝。

徐达又闷了一口酒,问道:“第二条计策呢?”

朱温一脸得意:“我等把江陵的城墙修葺好,派人接兄长前,据城死守,就像插进东汉的钉子一样。然后派人催促刘掣、杨坚,强征士兵出汉中进攻襄阳,只要咱们在江陵多呆一日,就会让刘辩如鲠在喉。还可以派人联络曹操、李世民,共同对抗刘辩,只要各路兵马出动,咱们就有反败为胜的希望。”

“朱公被围,杨素、皇甫嵩将军正在宛城大战岳飞,就算朝廷能够从洛阳、长安征集到兵马,又有何人可以挂帅出征?”邓临一脸悲观的问道。

徐达接过话茬道:“这个倒是不用担心,朱儁、周亚夫等人都可以统领兵马,甚至就连扶风王刘掣都可以统兵。现在关键问题是怎么让朱公从当阳县的重围中到江陵与我们会合?其次,江陵粮仓空空如也,我等随身携带的干粮仅能支持半月,就算能够接应朱公进了江陵,没有粮草,我们又能坚持多久,等到援军到?”

朱温捻着八字胡须道:“长坂坡这么大的地方,我就不信没有小路,待会儿派人把江陵城里面的猎户、樵夫,甚至所有上了年纪的人全部抓起,严刑拷打,必有所获!”

“那粮食怎么解决?”徐达又问。

朱温奸笑道:“江陵城里不是有百姓吗?偌大的城池至少有五万左右吧?刘辩以为把粮食搬走了,就舍弃给了咱们一座空城?”

“你的意思是劫掠百姓?”徐达双眉蹙的更紧。

朱温拍案道:“何止劫掠?我要把江陵的百姓当做人质,逼迫刘辩拿粮食换,十石粮食换一口人,五万百姓至少拿五十万石粮食换,否则的话,我一天杀他一百人!”

“朱全忠,为何你总是打百姓的主意?我们毕竟是顶着朝廷的名义,岂能像匪寇一样为所欲为?”徐达面现不悦之色,反问道。

朱温冷哼一声:“兵不厌诈,生死关头,还顾什么道义?成王败寇,只要能活下去,我什么方法都用!宁做真小人,不做刀下鬼!若是徐天德将军另有秒策,我朱温洗耳恭听。”

徐达一时之间还真拿不出更好的主意,只能叹息一声:“那就按照你的第一条计策先试试吧?”

“错误,应该做好两手准备!”朱温说着话霍然起身,“请徐将军马上派人通知兄长,请他就地扎营坚守。同时派出斥候向南刺探武陵的动静,以及刘辩的去向,看看放弃江陵,度过长江,席卷荆南的计划能否执行?”

“我这就派人去做,全忠又要去哪里?你可不能祸害百姓!”徐达面色凝重的叮嘱朱温,“我等毕竟是朝廷军队,不是山贼匪寇,我徐达可以死,但绝不能做个遗臭万年的败类!”

朱温讪笑一声:“徐天德尽管放心好了,不到万不得已的地步,我是不会乱的。我现在带人连夜修葺城墙,寻找猎户、樵夫等常年在山林间奔波的人,审问一番,看看能否找到一条从长坂坡抵达江陵城的秘密道路?”

“切莫胡!”徐达再三叮嘱,出门安排斥候刺探荆南情报,联络朱元璋去了。

而朱温则带了心腹将校,点起五千精兵挨家挨户砸门,但有粮食全部劫掠一空。女人全部抓起集中在一片区域,准备将当做人质向刘辩勒索粮食。十四岁以上的男丁全部到城墙脚下修葺城墙,锻造城门,深挖护城河,做好持久战的准备,打算在江陵做个钉子户。

随着朱温一声令下,江陵城乱作一团。

一万士兵登上城墙防御,一万五千士兵举着火把,连夜修葺城墙,另外的五千人则挨家挨户的抓人,搜索粮食。一时间,江陵城内人喊马嘶,鸡飞狗跳,趁机作奸犯科,奸污妇女者不在少数。

徐达见状大怒,亲自带队杀了十几人,方才刹住了这股邪气。

惹得朱温大为不满,背地里嘲笑道:“真是愚蠢,只知道用正兵不知道用邪兵,到了这个时候不给将士们点好处,谁肯给你卖命?成王败寇,赢了才是王道,输了便一文不值!”(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