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三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九百零三 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苏秦以最快的度抵达陈留,见到了曹仁。

因为曹丕的死,苏秦在最近两年之内再也没有敢踏上曹操的土地。

这两年以,苏秦一直暗中派遣门客乔装打扮,潜入到邺城、许昌、陈留、太原等曹操治下的大城探听风声,刺探关于曹丕死后的流言蜚语。从各地得到的情报如出一辙,曹丕酒后乱性,被天子的锦衣卫统领文成都所杀,丝毫没有听到有关苏秦的议论。

苏秦并不认为自己的所作所为天衣无缝,更不认为凭曹操的智商猜不到真相,而现在所有的流言都与自己无关,那么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曹操刻意隐瞒真相!

“曹公真豪杰也,看曹子桓之死就此掀过去了!”

私下里苏秦对曹操的胸襟钦佩不已,苏秦相信真正的枭雄绝不会因为一个儿子的死活而乱了方寸。就算曹操对全天下澄清曹丕是被自己蛊惑的,又有什么用?只是让市井多了一些余饭后的谈资而已,更何况曹操还因此获封了王位,另外曹丕之死也不是自己的本意,所以苏秦决定再次踏上曹操的领土。

“苏先生突然到陈留,所为何?”曹仁在客厅召见苏秦,命下人奉上茶水。

苏秦也不拐弯抹角,直接开门见山:“特游说曹子孝将军出兵汝南,解当阳朱元璋之围。”

“哈哈果然不出我所料!”曹仁抚须笑道,“孟德早有吩咐,在把匈奴逐出塞外之前,不许与刘辩开战。我倒是很想报前年损兵折将之仇,可是孟德不允许,我也是爱莫能助啊!”

苏秦笑道:“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刘辩平定了交州,南方彻底臣服,诸葛亮最近又在南扎下根基,整个天下已经有一多半被刘辩纳入囊中。若是朱元璋全军覆没,则洛阳朝廷败局已定。唇亡则齿寒。巢倾则卵破的道理,我相信曹子孝将军不会不懂吧?”

曹仁手捧茶碗,陷入了沉思之中。

苏秦继续展开心理攻势:“子孝将军被魏王任命为中原都督,便应该为魏王守疆镇土。若是洛阳朝廷灭亡。那么东汉大军便会向中原四面出击,东面青州、徐州两路直捣濮阳,南面宛城兵临许昌城下,更可以西出洛阳直叩陈留,到时候曹子孝拿什么给魏王守卫疆土?”

曹仁闻言额头见汗。在此之前他也不是没想过,只要朱元璋全军覆没,东汉军便会向洛阳、长安起总攻,用不了一年半载,西汉朝廷便灰飞烟灭。紧随其后的局面就是东汉各路大军纷至沓,以不可阻挡之势鲸吞中原。

“比起夏侯惇、夏侯渊两位将军,曹子孝将军的处境最危险,我想子孝将军一定不愿意成为魏王手下第一个丧失了全部土地的大将吧?”苏秦呷了一口茶,问道。

曹仁伸手擦拭了下额头的汗珠:“容我修询问一下孟德的意见?”

苏秦摇头道:“曹子孝将军此言差矣!魏王把你留在前线,就是让你扛起责任。子孝将军直接兵。赢了便为魏王打开了局面;输了便把所有责任扛在肩上,让魏王有条退路,这才是魏王把你放在前线的真正用意!”

听完苏秦的分析,曹仁眼中的斗志缓缓燃烧起,拱手道:“听苏先生一席话,本将茅塞顿开,你直管洛阳吧,本将心中自有计较。”

苏秦当即告辞,出了陈留却不离开,找了个小镇在驿馆里暂住了下。 看曹仁如果不肯出兵。明天自己就再去骚扰他。

擅自出兵攻打刘辩,等同向东汉宣战,苏秦走后曹仁又犯了犹豫。当即派人召集司马懿、司马错、程昱、于禁等人共商对策,把苏秦的话说了一遍。最后询问众人的意见。

“苏擒言之有理,若是朱元璋全军覆没,则西汉危矣!西汉若亡,则中原不保!”年已六十,胡须花白的程昱最先开口。

司马错附议:“朱元璋若亡,东汉便拥有了十几万可供调遣的部队。那时我们再也没有机会。不如趁着东汉大军在荆州与西汉决战之际,先制人,向汝南、谯郡等地起进攻!”

“仲达的意思呢?”曹仁把目光扫向司马懿问道。

司马懿缓缓的道:“机不可失失不再!对于魏王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情并非驱逐匈奴,而是保证洛阳朝廷不被消灭。就像苏擒说的那样,唇亡则齿寒,巢覆则无完卵!”

这两年自司马懿、司马错等人到麾下效力之后,曹仁过得颇为不顺心,先因为曹丕之死与东汉开战。在秦琼、赵手下连吃败仗,损兵折将不说,还丢失了整个谯郡。之后许昌闹蝗灾,濮阳黄河决堤闹洪灾,陈留闹旱灾,让曹仁胸中一直憋着一口气。

既然都说现在机会了,曹仁便决定泄一口心中的恶气,拍案而起:“既然如此,那就分头进军。所有的责任,都由我曹子孝一力承担,与魏王无关!”

计划完毕,曹仁留下程昱、曹真守陈留,亲自与司马懿坐镇许昌,居中调度。命于禁、史进、张燕三将率兵四万进攻汝南治所平舆,命司马错、曹洪、阎行三将各自提兵八千,分头进攻谯郡各县。

许昌距离汝南不过一百五十里路程,于禁、史进、张燕三将率兵四万星夜急行,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出现在了汝南城下,一举围城。

汝南乃是豫州刺史谢安的治所,虽然因为地处前线而一直小心翼翼,但依旧没想到曹仁敢起如此大规模的攻势。一面指挥七千郡兵登上城墙防御,一面组织城中的百姓登上城头协助守城,同时派出使者向宛城、江陵、金陵三个方向求救。

一时间,汝南城下杀声震天,箭矢纷飞。

这两年在张纮、谢安的相继治理下,汝南已经恢复了元气,城池建设的城高墙厚。城内百姓持续增加,过了十万人,经济繁荣,人口稠密,成为了东汉朝廷辖下屈指可数的大城。

在谢安的指挥下,七千郡兵殊死防御,再加上近两万百姓的协防,全城同仇敌忾,一时之间于禁倒是无法得手。

汝南暂时保住了,但其他的县城则被曹军摧枯拉朽,司马错攻克了谯郡治所谯县。曹洪攻克了酂县,阎行攻克了砀县,短短数日之内淮南、庐江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秋风萧瑟,夜色朦胧。

曹仁出兵的消息尚未传到江陵,刘辩、薛仁贵等各路人马暂时还没有接到情报,当前的战略目标依旧是如何全歼被困在棋盘岭的朱元璋,以及占据了江陵的徐达、朱温。

晌午时分,刘辩就收到了朱温送的一百多颗人头,不由得怒不可遏。恰好宇文成都率一万人马抵达了枝江县城,遂传令甘宁、蔡瑁弃舟登6,两军在枝江附近会合,向北进攻江陵,誓要将朱温凌迟处死,千刀万剐。

转眼又是一个黄昏,偏将皇甫罡带着十余名随从乔装成猎户,跟随着带路的陈姓猎人,顺着华容小道悄悄进入了当阳县境内,距离朱元璋驻兵的棋盘岭不过十几里路程。

掐指算算,这段路程也就是一百里左右,但因为路途崎岖,许多地方甚至需要靠着树木攀爬岩石,才从江陵走到了棋盘岭附近。短短一百里的路程,花了两天半的时间,方才走出了这条华容道。

谁知刚刚走出华容道,便遇上了张辽麾下的两百名巡逻兵,现这些猎户行踪可疑,便要抓营寨审问。一番交战下,皇甫罡及部下力战而死,只有陈姓猎户与一名姓田的屯长死里逃生,侥幸冲上了棋盘岭。

俩人刚刚登上棋盘岭,就被朱元璋的部卒抓获,田屯长自怀里掏出腰牌道:“诸位兄弟住手,都是自家人。小弟奉了朱全忠将军之名,顺着华容道前接应朱公赶往江陵会合。”

众将士不敢擅自做主,便押解着田屯长与陈猎户到帅帐见朱元璋。

朱元璋已经被围困在棋盘岭五六天左右,几乎完全断绝了与外部的联系,眼看着粮食越越少,心中烦闷彷徨。正打算率部强行突围,忽然听闻朱温派了使者到,便下令带上问话。

田屯长与陈猎户上前施礼参拜,然后恭恭敬敬的把到这里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如何被朱温选中,如何穿过了崎岖险峻的华容道,又如何遇见了东汉巡逻兵,最后只剩下俩人上了棋盘岭。

得知有了秘密出路,朱元璋喜出望外,耐着性子问道:“江陵城中情况如何?”

田屯长又把徐达返洛阳求救,朱温暂掌兵权,强征百姓修葺城墙,并杀了一百多个百姓逼迫刘辩拿粮食交换百姓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了斥候的话,朱元璋露出阴鹜的神色:“全忠果然深谙无毒不丈夫的道理,比我还狠呢!处在这样的绝境之下,也只有这样才有希望逼迫刘辩献出粮食。只是这徐达危急关头竟然了洛阳,真让我失望啊!”(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