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零二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九百零二 鹿死谁手,犹未可知


                吕布全军覆没,战死江陵的消息传开之后,天下震惊。

各路诸侯还没得及错愕,就再次传朱元璋十万大军被困在当阳县的情报,更是让刘彻、杨坚等西汉实权人物寝食难安。

虽然平日里他们各怀鬼胎,为了成为洛阳朝廷的头号人物而勾心斗角,但到了这种危急时刻,也都明白唇亡齿寒的道理。朱元璋率领的十五万人马几乎是整个洛阳朝廷的半壁江山,如果朱元璋全军覆没了,那西汉的损失比贵霜损失了蒙恬还要惨重。

接到徐达、朱温的求援之后,朝廷迅的出榜募兵,在长安、洛阳等地强征精壮入伍,实行一户一丁政策,计划在半月之内征集十万新兵,由朱儁统率走扶风入汉中,前往江陵地区救援朱元璋军团。

朱元璋危在旦夕,征调新兵有些远水解不了近渴,刘彻又派出了负责拱卫雍凉门户的周亚夫为主将,谢映登为副将,率本部人马三万;又从长安、扶风、冯翊、安定、广魏等地抽调了两万郡兵,总计五万,克日进攻武关,以求达到围魏救赵的计划。

在宛城北方的博望、郦县等地,杨素与皇甫嵩率领着张须陀、史万岁二将,督兵十万与岳飞大战一月有余,互有胜负。比起朱元璋,杨素用兵更稳一些,步步为营,虽然没有大功但也没犯什么大错,只是面对着岳飞的铜墙铁壁,根本无力救援朱元璋,也只能徒叹奈何!

洛阳朝野震惊,正在攻打成都的刘裕、朱棣等人也没有好到哪里去,最先做出反应的是朱棣。在得知父亲被围之后,立即决定与李文忠率领五万人马离开雒县,北上汉中,准备由上庸进入江陵,救援朱元璋。

朱棣自从前年初冬开始用兵,从雍州偷入西川。接近两年的时间下,先后攻占了武都、阴平、汶山、汉嘉等益州西部数郡,掌控了数十座县城。并与赵匡胤、刘裕会师雒县城下,准备攻克成都最后的这道屏障。进而兵临成都,瓜分这片富庶肥沃的土地。

刘裕与赵匡胤于前年九月出兵,由汉中进入益州,一路先后攻克梓潼、阆中、涪陵、江州等重镇,占据了益州三分之三的土地。一路上以战养战。强征精壮入伍,兵力反而越打越多,由初入益州时候的十万人上升到了十七八万之众,一路打的刘备抱头鼠窜。

就在刘备生死存亡之际,庞统、张飞率兵从南返,把战线稳固在了雒县、绵竹一带。双方酣战数月有余,总体说还是西汉联军胜多负少,把刘备集团的地盘进一步压缩。

对于刘备说,最后的希望就是诸葛亮率领的十万东汉援军。每天求神拜佛的祷告,希望诸葛亮能够快击败南的杨怀、高沛、雍闿等人。兵临雒县城下,早日解了成都之围。

想两年之前,刘备自认为羽翼已丰,以孙尚香做棋子,与刘辩撕破了脸皮,大动干戈。而今时光荏苒,三年过后,孙策已经成了坟中枯骨,而自己却望眼欲穿的等待刘辩的援军拯救本方于水火之中。

每每想到此处,刘备都会摇头苦笑:“想我刘玄德纵横各地。做过织席贩履的市井之徒,也曾经带甲数十万,麾下县城百余座。而如今却要向曾经的对手低头,这命运真是难料啊!”

诸葛亮、孙武于五月率兵离开交州。进入了南,意在趁着刘备与西汉联军两败俱伤之际坐收渔翁之利。

既然要坐收渔翁之利,就不能出手太早,必须等到双方拼的你死我活,元气大伤的时候再后制人。 所以诸葛亮与孙武这一路也不急着用兵,每天只走四五十里路。沿途征服了许多蛮族,一路上6续控制了建宁、南、永昌等数郡,设置衙门,委任官吏,把这些土地全部划入了东汉的版图。

“诸葛匹夫,小小年纪竟然这般阴险!”庞统得到消息后破口大骂,“竟然趁着我们在前线抵抗西汉联军之时,他在南坐收渔翁之利,竖子不足与谋!”

法正同样道:“大王修之时,措词严厉一些,告诫诸葛亮若是再暗藏私心,我们便举兵归降西汉,让东汉鸡飞蛋打一场空。”

诸葛亮接到刘备的威胁信后,摇着羽扇笑道:“对于绝望中的人要让他看到希望,当他看到希望的时候,再让他绝望。如此反复,则斗志必溃,士气必堕。是时候打几场大战,给刘备看到一些希望了!”

随着诸葛亮的一声令下,赵、龙且、姜维等人分头出击,先后在朱提、越嶲等地击败刘裕的盟军。并由赵在马湖之战枪挑杨怀,而龙且也在卑水砍下了朱褒的头颅,至此整个南除了牂牁郡之外,尽归东汉朝廷。

就在刘备望眼欲穿的等待诸葛亮由朱提继续进兵益州之时,东汉军却再次停下了前进的脚步。诸葛亮与孙武在朱提、越嶲等地安抚地方,划分郡县,笼络人心;派遣了赵、姜维、程咬金三将率兵四万向东进入牂牁郡,追剿高沛、雍闿等残部,再次把救援刘备的事情搁置起。

“我等直管平定南,等西汉联军攻破雒县,兵临成都之下再进入益州不迟。”诸葛亮摇着羽扇气定神闲的说道。

孙武抚须笑道:“孔明年纪轻轻,便这般老成持重,前途不可限量也!”

“哈哈孙师谬赞了!”诸葛亮抱扇谦虚,“杨怀、朱褒授之后,整个南中地区对成都的压力荡然无存,石达开、陈到率两万兵马北上增援刘备。目前包括成都、雒县的兵力在内,刘备麾下尚有七八万人,一年半载的功夫,刘裕与赵匡胤是吞不下他的。我们正好趁这段时间把南彻底安定下,让这些蛮族世代沐浴皇恩!”

接到斥候的探报,听说诸葛亮在朱提又按兵不动了,这让一向以忠厚面目示人的刘备忍不住破口大骂:“诸葛匹夫,欺人太甚!等退了刘裕狗贼之后,孤必然让你为今日的恣意妄为付出代价!”

破口大骂的刘备丝毫没有意识到,他嘴里的这个诸葛匹夫,在历史上被他三顾茅庐请出了草堂,带着他装逼带着他飞,最终从惶惶如丧家之犬,寄人篱下的日子过了三分天下的帝王生涯。而如今造化弄人,竟然成了对手,做梦也想不到前世的君臣之谊如漆似胶,就差相濡以沫了。

好在关键时刻,石达开、陈到率两万援兵抵达雒县,帮助刘备扭转了不利的局面,再次与西汉联军形成了胶着状态。

听闻吕布战死,朱元璋被困当阳,刘备不由得泪水长流,掩面哭泣:“天无绝人之路也!”

庞统、法正等谋士也都露出了喜悦的面容:“如此一,朱棣必然退兵,刘裕也会分出一支兵马去巩固汉中的防御,我军的压力将会大大减轻,最艰难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父亲陷入困境之中,我当星夜驰援!”朱棣得到情报之后立即见刘裕,“若是父亲大军覆灭,则上庸、汉中失去了防御力量,必然会被东汉军长驱直入。故此还望刘德舆将军分一支兵马助我北上解围!”

眼见再有三五个月成都便唾手可得,没想到朱元璋带领的二十万大军不过两个月左右的时间就陷入了绝境。在听闻魏文通、韩遂、张定边相继战死之后,刘裕气的拍案大骂:“朱麻子真是个废物,害死了我几员大将,活该被人包围,简直是死有余辜!”

虽然怒不可遏,但刘裕也知道只能背地里骂几句,目前的情况下还不能与朱氏父子撕破面皮,便派遣了成公英、刘循二人率兵两万与朱棣一块向北进军。临走之前一再叮嘱成公英,到了上庸之后不要再去江陵,全军留下了巩固防御,修建工事。

瑟瑟的秋风之中,李文忠率两万人为前锋,朱棣居中,成公英、刘循率部殿后,总计七万人马离开了雒县,向北星夜疾驰奔汉中而去。

连续出动了多路援军,洛阳朝廷的文武方才心安,苏秦又在朝堂上对刘彻、杨坚道:“武关易守难攻,周亚夫要想破关,怕是不易。而司徒大人(朱儁)征集的十万新兵,更非朝夕之事,即便半月之内能够成军,在没有训练的情况之下也是乌合之众,一击即溃。”

“朱棣从成都退兵,千里迢迢,怕是二十天左右才能抵达荆州。要想救朱元璋将军于水火之中,必须再求一路兵马救援。若是能得其援助,则被困在江陵的十几万大军便可以绝处逢生,甚至能够逆转局势,也不一定!”

“哦不知苏卿说的是哪路兵马?”刘协木然的坐在大殿上,机械的问道。

苏秦向东指了指:“陈留曹子孝!若是能够得到曹仁出兵,则将会使得东汉阵脚大乱,顾此失彼。刘辩定然会分兵迎战,如此朱元璋将军的兵马便可减轻压力,支撑到其他各路援兵抵达。届时鹿死谁手,尤为可知!”

“那该派遣何人出使陈留呢?”刘协打个呵欠问道。

苏秦拱手道:“微臣不才,愿亲自走一趟陈留说服曹仁偷袭汝南,重兵攻掠淮南!”(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