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九百 华容道

九百 华容道


                接到斥候报,徐达抗命不遵,不但没有率部宜城接应,反而继续南下攻打江陵去了。这让朱元璋大雷霆,却又无可奈何。

“全军就地休整,吃饱喝足,准备强行突围!”

穷途末路的朱元璋有点急眼,传下命令,准备率部强攻岳。既然徐达不肯支援,那只好豁出去了,能突围多少算多少;难道徐达永远不救援,八万大军就在当阳县这方圆百里的范围之内等死么?

“朱公莫急,这个时候一定要稳住阵脚,切莫乱了方寸。”朱升扯着朱元璋的袖子劝谏。

朱元璋愤愤的抱怨:“也不知道这徐达怎么想的,就算能够拿下江陵,又有什么作用?若是主力大军全部被歼灭,覆巢之下焉有安卵?区区三万人马在江陵能够守几天?”

朱升拱手道:“听斥候说刘辩正在江陵坐镇,或许徐天德将军死马当做活马医,企图趁其不备偷袭江陵,一举活捉刘辩。就算此计不成,也可以率部南下渡过长江骚扰东汉腹地,吸引薛礼追赶,如此便可达到围魏救赵的目的。”

朱元璋蹙眉思忖:“嗯,允升所言似乎有理,倒是我错怪徐达了,依你之见我军下一步该何去何从?”

朱升指着地图道:“向西移动十五里有一片山坡,名唤‘棋盘岭’,岭上有水源,易守难攻。我军不如暂时攻占这块山岭,休整几日,再做计较。”

李广也同意朱升的建议:“朱允升言之有理,掐指算算东汉军几乎倾巢而出,江陵空虚,说不定徐达真能生擒刘辩也未可知。我军便暂时据守棋盘岭,静观其变。”

计议停当,朱元璋一声令下,率军突然掉头向西,抢先占据了棋盘岭。扎下营寨。挖掘壕沟,建造工事,据险死守。

“报启禀将军,朱元璋并没有向宜城进军。却向西在棋盘岭扎下了寨栅。”东汉斥候马上飞报薛仁贵。

冉闵抚摸着下颔浓密的虬髯,建议道:“不如召集各路人马,一鼓作气杀上山坡,全歼朱元璋算了,何必和他捉迷藏?”

薛仁贵却摇头道:“朱元璋虽然连折数员大将。但尚有八万兵力,我军若是强攻,定然是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局面。既然道路已经被堵死,咱们就耐心的瓮中捉鳖好了,看起敌军也就带了半月的粮食,我倒要看看朱元璋能够在棋盘岭上守多久?”

宇文成都、张辽都支持薛仁贵的战略:“薛镇北言之有理,既然能够把朱元璋的人马饿死,咱们也就不必拿将士们的性命冒险。”

薛仁贵立即派遣使者,分头联络岳、霍去疾、卢俊义、关羽等各路人马,守住沿途要塞。不必急于进攻,看看谁能耗得过谁?等朱元璋粮尽草绝之时,再以逸待劳的围杀敌军,定然可以取得事半功倍的大捷。

薛仁贵的使者前脚刚走,就有快马从江陵赶。却是尉迟恭甫一得到敌军偷袭江陵的消息,就以最快的度派出斥候快马加鞭赶往当阳县,向薛礼求救。

听了斥候的禀报,薛仁贵大吃一惊:“好一个朱元璋,怪不得跑到棋盘岭上据守,原是在使用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计策。暗地里派了一支兵马走小道杀奔江陵去了。”

宇文成都听了也是骇然变色:“哎呀这可怎么得了?我与陛下的匆忙,只带了百余随从。此刻整个江陵城内只有五千左右的守军,再加上大战之后城墙损毁严重,万一陛下有个闪失。末将百死莫赎也!”

张辽建议道:“事情紧急,咱们不如便兵分两路,一路去救援江陵,一路继续留下围攻朱元璋。绝不能被他围魏救赵的阴谋得逞,导致前功尽弃。”

众将商议一番之后做出决定,由宇文成都、张辽率领三万人马火师救援江陵。薛仁贵、冉闵率领四万人马继续围剿朱元璋。

朱元璋与朱升在棋盘岭上居高远眺,看到五六里之外的追兵突然人喊马嘶,分作两路,登时就看出了端倪:“哈哈看起徐达的计策好像奏效了,看这动静,薛礼是准备兵分两路。”

李广手按佩剑道:“只要汉军退走一半兵马,咱们就得强行突围,免得坐失良机。”

宇文成都、张辽点起三万人马,正要朝江陵方向返程,迎面又有马蹄声响起,却是马谡奉命赶报信,直奔薛仁贵面前道:“启禀镇北将军,徐达率部偷袭江陵,陛下成功突围,目前已经撤退至枝江县。陛下特地派遣小人通知将军,不必师,继续围困朱元璋便是。等灭了敌军主力,徐达自然手到擒!”

听了马谡的禀报,薛仁贵与众将方才心安,商量了一番,决定又宇文成都带领一万人马前往枝江护驾,而薛仁贵则继续与冉闵、张辽率领大队人马,配合其他各路人马继续围困朱元璋。

看到东汉军又有变动,只撤走一万人左右的规模,朱元璋再次猜透了战况:“看这情况徐达十有**已经拿下了江陵,但却没有抓住刘辩,真是可惜啊!”

东北方向忽然杀声震天,火把攒动,却是岳率部袭。

“将士们随我冲锋,得朱元璋级者,我在陛下面前保举封侯爵,赏千金!”

岳得知杨再兴战死的消息后,便率军一路急行,跟着朱元璋的踪迹杀到了棋盘岭。不顾薛仁贵的命令,率兵起了强攻。

朱元璋亲自披盔挂甲,与李广据险死守。凭借着棋盘岭的地势居高临下,用弓箭滚石杀伤强攻的岳兵马。

乱军之中,岳匹马当先,挥舞着龙虎黄金锤率先冲锋,一路拨打雕翎,但凡遇见迎面滚落的岩石,一锤挥出,尽皆敲击的四分五裂,石屑飞扬。

“叮咚岳陷阵开启,武力+3,基础武力1oo,八卦龙虎黄金锤+1,当前武力上升至1o4!”

“叮咚岳神力开启,武力+3,当前武力上升至1o7!”

为报兄长之仇,岳奋不顾身的冲上了棋盘岭,在乱军之中挥锤掩杀,马前之敌尽皆一锤毙命。

但地形转换,此刻的西汉军就像当初居高临下的杨再兴一般牢牢占据了地利优势,除了岳仗着骁勇过人冲上了山岭,其他将士无力冲上山坡,反而折损了两千余人。

岳在乱军之中左冲右突,逐渐架不住西汉军的人海战术,在击毙了两百余敌军之后,稍有不慎,腿部中了一枪。只能恨恨的冲开一条血路,催马杀出了重围,“朱麻子,你的人头暂且寄下,改日一定摘了祭奠兄长。”

听闻岳不遵将令,擅自强攻棋盘岭,损兵折将,薛仁贵勃然大怒,修一封严词斥责:“若不看在令尊面子上,便杖责八十,今日暂且寄下。此番有勇无谋之举,我当上兵部,扣除俸禄,以儆效尤。”

岳为兄长报仇不成,反而损兵折将,还遭到了薛仁贵的斥责,心中闷闷不乐。只能率兵后退七八里,在通往宜城的道路上安营扎寨,配合其他各路人马围困朱元璋,以不变应万变。

朱温派出的斥候连夜离开江陵,一路快马加鞭向南刺探情报,并于次日傍晚返江陵禀报朱温:甘宁、蔡瑁率领两万水师自柴桑溯江而上,目前已经扼守住了公安港,坚壁清野,收缴船只,提防西汉军过江劫掠荆南。

南下打游击的计划胎死腹中,并没有让朱温泄气,因为他已经从一名猎户的嘴中得到了一条秘密道路,可以连接当阳县与江陵城。

朱温昨夜抓捕了七百多名樵夫、猎户,威逼利诱,询问有无秘密道路连接两地,得到一名姓陈的猎户提供情报:“有一条小道从当阳县境内穿过江陵城北,向东直通华容,因为藏在深山之中,崎岖坎坷,少有行人。仅有猎户、樵夫通行,我等称之为华容道,可以从当阳县抵达江陵!”

朱温大喜过望,立即派出偏将皇甫罡带领了十余名悍卒,全都乔装成猎户,跟随这姓陈的猎户出了江陵,由华容道悄悄赶往当阳县,接应朱元璋前江陵会合。

“哈哈只要兄长的大军能够从华容道到江陵会合,咱们便能据城死守,等待长安、洛阳的援军。”朱温亲自送皇甫罡出门,抚须大笑,“当真是天无绝人之路!”

偏将邓临却依旧忧心忡忡:“虽然全忠将军找到了联通当阳与江陵的密径,可咱们全城搜刮的粮食也不过五万石。若是朱公率大军到,五万石粮食最多能够再维持半月而已,怕是也等不到援兵到?”

朱温捻着八字胡须大笑:“无妨,我自有妙计,是时候给刘辩尝尝厉害了!人,给我抓一百个百姓全部砍掉头颅,装在马车上派人送给刘辩。若是不拿粮食交换,耽搁一天,我送他一百颗头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