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五 朱重八,李渊欢迎你!

八百九十五 朱重八,李渊欢迎你!


                长矛携带着风声刺向杨大眼的咽喉,势挟风雷。

尽管羽箭刺入眼眶的滋味痛彻心扉,让杨大眼几乎处在眩晕状态,抱着眼睛一直在挣扎抽搐。但冉闵狂风一般掠到面前的时候还是察觉到了危险,意识到了面前了极为厉害的人物。

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气奔着咽喉而,杨大眼不及多想,就地一个驴打滚,堪堪躲开了这必杀一击。

人类就是这么奇怪,当性命受到威胁的时候,再痛苦的伤害也能忘记。就像杨大眼在地上打滚的这一刻,浑然忘记了刚刚还痛不欲生的抱着眼睛挣扎哀嚎。

一击落空,让冉闵有些惊讶,大笑道:“倒是有些本事?报上名,本将手下不死无名之辈!”

杨大眼趁着就地一滚的瞬间,捡起自己的双戟,俯身一个双鬼拍门,两把铁戟削向冉闵坐骑双腿:“大爷弘农杨大眼是也!”

歇斯底里的咆哮,配上魁梧的身躯,血肉模糊的眼眶,显得狰狞恐怖,犹如刚刚在十八层地狱受了惩罚后逃出的恶鬼一般让人触目惊心。

“呵呵原是弘农杨氏族人啊?这颗脑袋我收下了!”冉闵大笑一声,催马向前,长矛如风,将杨大眼笼罩其中。

“叮咚冉闵属性‘武魂’爆,当面对基础武力值不低于98的武将时,武力+3;坐骑飒露紫+1,龙虎双刃矛+1,基础武力1o4,当前武力上升至1o9!”

“你又是何人?胆敢如此大言不惭?”杨大眼一边挥戟游斗,一边反问冉闵。

“冉闵是也!”冉闵长矛横扫,风声虎虎,气定神闲的答了杨大眼一句。

“冉闵?”杨大眼吃了一惊,剩下的独眼之中掠过绝望之色,“就是那号称北冉闵的黑山贼?”

冉闵冷哼一声,手中长矛加快了度:“我现在已经是大汉荡寇将军。尔等才是叛国逆贼!”

步将对战骑将,本就比较吃亏,再加上杨大眼瞎了一只眼睛,流血过多。导致元气大伤。面对着冉闵长矛的步步紧逼,勉强支撑了三五个合便只有招架之功,再无还手之力。

杨大眼身后的心腹亲兵奋力的前搭救,被冉闵后面的骑兵一阵猛冲,杀的抵挡不住。潮水一般后退。在杨大眼周围抛下了百十具尸体,仓惶撤退,只剩下杨大眼一个人陷在东汉铁骑的包围之中。

“咄”的一声,长矛刺破甲胄,穿透了杨大眼的胸膛,被生生挑了起,然后从空中拍到地上,脑浆迸裂,当场毙命。

比起倒霉的杨大眼,李广的运气则要好上许多。虽然被薛仁贵射了一箭,但好歹保住了性命。指挥着兵马且战且走,向山坡下败退,同时派兵把张定边、杨大眼战死的消息飞报朱元璋。

看到东汉骑兵从江陵方向掩杀过,朱元璋登时面如土色,一脸的不可思议:“竟然有汉军骑兵支援?莫非吕布已经完了?堂堂的九原虓虎难道连两天的时间也守不住?”

朱升也不敢确定,猜测道:“的这支骑兵打着薛字旗号,或许是薛礼的兵马从武关方向前支援吧?”

马蹄声哒哒,传令兵拉着长长的腔调,惊慌失措的前禀报:“报启禀朱公。张定边、杨大眼两位将军全部战死了,敌军率队冲锋的是薛礼、冉闵!”

传令兵的话音未落,朱元璋如遭重击。

魏文通、张定边、杨大眼这些都是一等一的骁将,堪称有万夫不当之勇。竟然在短短的一个时辰之内相继战死,这让朱元璋实在难以接受。一时间大脑有些短路,怔怔的说不出话。

薛仁贵与冉闵率骑兵一阵冲突,把西汉军从山坡上驱赶了下去,但山下的敌军依旧庞大,目测总兵力在八万左右。因此也不敢轻敌冒进,免得陷入重围之中。便在当阳桥北侧列阵据守,凭借着居高临下的地势堵住朱元璋,等待后面宇文成都、张辽率领的主力大军前增援。

“这杨再兴简直是个不要命的疯狗,我这辈子都没见过这种人!”

李广率部且战且退,在折损了三千余人之后总算从山坡上退了下,汇合到了大队兵马之中,一个个如同惊弓之鸟的将士这才安下心。李广在朱元璋身边狼狈不堪的下马,嘴里嘟囔着不停的咒骂杨再兴。

“快快,赶快给李将军疗伤包扎!”

总算给自己留下了一员大将,朱元璋心急火燎的勒令医匠给李广拔掉箭头,包扎伤口。若是连李广也战死的话,真不知道靠谁压阵冲锋了,难不成要亲自身先士卒么?

江陵城中,刘辩闭目沉思,脑海中的提示音一声接着一声。

“叮咚系统提示,杨再兴阵斩张定边,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刚杀了魏文通,现在又杀了基础武力值相当的张定边,这杨再兴是拼了命了?也不知道薛仁贵率领的援军能否及时抵达?”虽然为杨再兴的神勇表现而热血沸腾,但刘辩却也知道当杨再兴爆了铁血属性之后,随时都会有阵亡的危险。

果然,只不过片刻的功夫,系统的提示音再次机械的响起:“叮咚杨再兴阵亡,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

机械的声音冷酷而无情,与张定边、魏文通战死的时候没有什么两样,或许对系统说,三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名字,一串数据而已。

但对于刘辩说却不一样,还记得七八年前征讨袁术,杨再兴以99的武力值横空出世,让刘辩着实兴奋了好几天。没想到时光荏苒,在历史上独据小商桥的铁血战神再次血染当阳桥,甚至更加惨烈,不能不让刘辩心如刀绞。

“朕痛失大将也!”

话音未落,刚刚端起的茶碗失手坠地,摔得粉碎,而刘辩却犹未察觉,目光中泪珠晶莹,“谁能血战不屈,以死报国?唯杨再兴是也!也许他的武艺不是最出色的,却是最不怕死的。今日杨将军以死殉国,我大汉朝何时才能再出现这般铁血猛将?痛哉,再兴!惜哉,再兴!哀哉,再兴!”

又过了片刻,系统的提示音再次响起:“叮咚冉闵阵斩杨大眼,宿主获得复活碎片一枚,当前拥有的复活碎片已上升到14枚。”

“又死了一个武力值近百的猛将?”刘辩的心情再次一震,难以置信。

到这个世界七八年,战死的猛将早就一大摞,刚刚喋血江陵的吕布就不提了,其他的裴元庆、6文龙、雄阔海、杨林、罗成等人哪个不是比肩关张的猛将?但却从没有这般让刘辩感到震撼!

短短半夜的时间之内,魏文通、张定边、杨再兴、杨大眼这些各个时期的顶尖猛将相继战死,怎能不让人膛目结舌,目瞪口呆?

良久之后,刘辩才过神,挥毫疾,提前给杨再兴写好了追封:追赠杨再兴前将军封号,追授当阳县侯,世袭罔替。并且在凌建造塑像,供后人瞻仰祭奠。所有追随杨再兴战死的将士从重抚恤,并根据幸存者的描述,根据战功追授男爵、子爵、伯爵等封号,在长坂坡建造大型烈士陵墓,使之流芳百世。

由何珅主持建造的紫金与凌已经建成了五六年,专门为文官建造塑像的紫金已经为卢植、黄琬、6康等三位朝廷重臣相继立了塑像。而凌中却只有陈庆之一人,甚至其战绩远远达不到入标准,是在陈圆圆的枕头风之下,再加上刘辩意图招揽陈子,所以才破格将陈庆之收入凌。而现在杨再兴的战绩才可以当之无愧的进入凌,接受后人瞻仰凭吊。

“可惜了再兴这员猛将啊,也不知道有没有子嗣传世?”刘辩放下笔墨,摇头叹息一声。

大汉朝的文武何止千百,刘辩现在已经没了精力关心谁娶了媳妇,谁生了儿子;更不知道杨再兴这些年在宛城娶了媳妇,生了个儿子杨继周今年已经六岁。

走到窗前眺望升起的旭日,刘辩忽然又想起了昨夜见到的流星,蹙眉沉吟道:“杨再兴虽然死的壮烈,但论分量,魏文通、张定边、杨大眼都不在他之下,天象不可能单独为他出现吧?难道另有其人?”

在房中踱步,目标人物越越清晰,刘辩的脸上浮现一丝笑容:“看是他,一定是朱重八!原流星之兆应在朱元璋身上啊,看大明太祖即将继唐高祖李渊之后扑街。将士们加把劲,最好给朕抓活的,朕想看看朱元璋和李渊在囚牢里对弈的场景,一定会别有趣味!”

门外响起脚步声,原是前去追赶吕玲绮、周仓的偏将返程,鞠躬禀报道:“启奏陛下,我等快马加鞭追上了护送吕布棺椁的队伍,才现吕布、高顺已经被下葬,吕玲绮与其妹吕智下落不明。据吕布心腹交代,周仓突然昏迷不醒,被吕智丢入汉水之中,我等沿河寻找,不见踪影,生死未卜!”(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