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七 空城绝唱

八百九十七 空城绝唱


                斜阳西沉,天色迟暮。

刘辩用完晚膳后正在房里看地图,研究下一步的战略,一个少年忽然心急火燎的到房门外跪倒在地:“启奏陛下,大事不好!”

“何事惊慌?”刘辩一脸从容,气定神闲的问道。包围之势已经形成,有什么不好的大事生?难不成朱重八插上翅膀飞走了?

“江陵城北七八里的地方现了一支洛阳军,看起三四万人的规模。”门外的少年单膝跪地,大口的喘着粗气禀报。

“什么?江陵城北七八里的地方现了洛阳军?”刘辩大吃一惊,急忙招少年进房答话,“竟然还有三四万的规模?”

少年抬手擦拭了下额头的汗珠:“小人奉了太守之命,率领了一屯郡兵在周围巡逻,刚刚在城北十几里之处的小路上现了洛阳军的踪迹。急忙快马加鞭禀报,只怕敌军此刻距离江陵已经只剩下七八里路程!”

刘辩见这少年不过十五六岁模样,诧异道:“你小小年纪竟然能够统领一屯郡兵?不知道唤作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岁数了?”

少年露出憨笑,作揖道:“陛下的话,小人马谡,今年十五岁,江陵本地人士。得李正方太守器重,让小人做了江陵兵曹。呵呵不是小人居功,樊将军能够攻破江陵南门,也是亏了小人与兄长担任内应。”

“原是丢了街亭的马谡啊,地盘大了就是爽,不声不响的就能网罗到人才。不知道这马谡有多少本事呢?”

刘辩心中有些惊喜,这马谡曾经被诸葛亮重点培养,再不济也是个太守之才,随着大汉疆土的拓展,这样的人才自然是多多益善。向脑海中的系统下达指令道:“给朕查询一下马谡的各项能力!”

系统应声启动:“叮咚巅峰马谡统率82,武力69,智力89,政治7o。特殊属性:后勇每担任主将失败一次。则全体属性同时+1,上限为1oo。”

刘辩手抚胡须,在心中暗自嘀咕:“这马谡果然与赵括是同一类型的人才,就连属性都如出一辙。不同的是。赵括需要不断的打胜仗提升能力,而马谡则必须从失败中吸取教训,简直就是一对基友,这俩人之间不会有什么组合属性吧?”

刘辩心中的话音未落,系统的声音再次响起:“叮咚系统现赵括与马谡之间存在组合属性知耻后勇:拥有此属性者搭档统领兵团之时。各自全属性+3。”

西汉大军压境,容不得刘辩耽搁时间,吩咐马谡道:“马上去通知尉迟敬德、以及樊梨花将军,集合兵马准备迎战!”

马谡拱手道:“启禀陛下,小人在见你之前已经报告了太守大人,由他通知了尉迟将军与樊将军,目前已经集合了部队准备迎战。”

“你这少年表现的不错,以后就不要在江陵担任兵曹了,等朕江东的时候随行吧,另有重用。”刘辩一边穿戴盔甲。同时告诉了马谡一个好消息。

马谡喜出望外,跪地叩,同时送上了自己的愉悦点:“谢陛下提携,小子一定庶竭驽钝,为陛下赴汤蹈火,万死不辞!”

顿了一顿,马谡又道:“小人举贤不避亲,我们江陵有句抬举的话这样说‘马氏五常,白眉最良’。我们兄弟五人之中,推我四哥马良。还望陛下能够提携重用。”

“你说的是马季常么?朕有所耳闻,带见朕!”刘辩很快的披盔挂甲,带着马谡出了江陵县衙,刘辩策马直奔江陵北门。而马谡则欢天喜地的寻找四哥马良去了。

刘辩这次江陵并没有带御林军,因此由尉迟敬德从军营里临时选拔了三百精兵负责保护皇帝下榻的县衙,此刻俱都跟在刘辩马后到了江陵北门。

在马上搭眼一瞧,在城门底下集结准备登上城墙防御的兵力在五千左右,登时让刘辩的心猛地一咯噔:“哎呀看起有些棘手啊,朱重八果然有两下子。竟然被反将了一军!”

光顾着围剿朱元璋了,却没想到敌军分了一支兵马出,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马谡说目测有三四万敌军,双方将近七八倍的差距,更重要的是江陵刚刚打了一场恶战,城门与城墙损毁严重,目前还没有修葺好,这才是最致命的。

“陛下,你先与樊将军撤离江陵,我与李太守登城死守,誓死血战到最后一人。”尉迟恭正在与樊梨花争论谁保护着皇帝先撤,看到刘辩策马而,马上主动请缨。

樊梨花也拱手道:“陛下,守城必须谨慎心细,末将觉得比尉迟将军更加胜任守城之职。请陛下带着尉迟将军向南撤退到武陵或者向东撤退到江夏,让梨花率兵坚守江陵。”

刘辩知道这时候自己必须保持冷静,沉声道:“不用吵,用兵打仗,不必计较一城一地的得失。江陵能守则守,不能守就暂时放弃了便是,没必要死守到底,白白牺牲性命。”

杨再兴战死当阳桥的消息已经传到了江陵,刘辩自然也要拿这件事鼓舞一下士气,朗声道:“这次与杨再兴的阻击战不同,杨再兴是为了把朱元璋困在长坂坡,免得被敌军占据了有利地势,才血战到底。但这次却不同,城内的粮草辎重已经全部被转移到了附近县城,而且江陵城池损毁严重,咱们便让给朱元璋好了,或许说不定能再个瓮中捉鳖呢!”

“陛下言之有理,微臣赞成战略性弃守江陵,请陛下上马,我等随后出城。”旁边的李严表示赞成。

刘辩话锋一转,又道:“朕说的是在守不住的情况下放弃江陵,而不是敌军还没到,便弃守城池,不战而逃。”

刘辩模棱两可的话让李严、尉迟恭、樊梨花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面面相觑的道:“不知陛下的意思到底是走还是守呢?”

刘辩这才笑吟吟的把意图道:“把城墙上的士兵全部撤下,在城中街巷隐蔽,打开四门。”

“啊?”

尉迟恭大吃一惊,嘴巴张的又大又圆,实在猜不透皇帝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大伙儿正头疼城门毁坏严重,担心扛不住敌军的冲撞,天子竟然吩咐打开城门,说句大不敬的话,难道天子羡慕李渊的囚牢生活了?

刘辩却胸有成竹的下令:“不要啰嗦,免得耽误了时间,把城墙所有的士兵撤下,偃旗息鼓。找一个琴师到城头上弹琴,城楼下面弄俩童子扫地洒水!”

众将不敢违背,只好依照刘辩的吩咐行事。

不大会功夫,江陵四门全部敞开,城墙上偃旗息鼓,空荡荡一片。所有士兵都在江陵南门的街巷胡同里隐蔽起,随时做好弃城而走的准备。

虽然空城计是诸葛亮的神作,但刘辩也知道这是罗贯中虚构的,能不能管用也没有太大把握,所以不敢冒险登上城墙弹琴。万一敌将挥兵冲了进,自己想跑都不及,那样的话坠落的流星就应在自己身上了,所以刘辩绝不做有风险的事情。

被委以重任的琴师五十多岁,胡须花白,胆量倒也过人,抱着古琴淡定从容的登上了江陵城北门,在圆凳上正襟危坐,开始摆弄琴弦,弹奏清商。

得了吩咐的百姓俱都关门掩窗,全部熄了灯火,整个江陵城里面一片漆黑,犹如一座死城。只有城墙上的老者在两盏青铜油灯的陪伴之下弹琴高歌,另外还有两个不谙世事的六七岁儿童打着灯笼在江陵北门清扫街道。

倒不是刘辩心黑雇佣童工,而是担心扫地的童子年龄大了会懂事,见到乌泱泱的大队人马掩杀过,就算不吓得嚎啕大哭,只怕也会丢了扫帚抱头鼠窜,那样就弄巧成拙了。于是干脆找了两个不谙世事的六七岁孤儿,给了一些蜜饯,哄着俩孩子在城门底下挑着灯笼扫地。

城里刚刚准备就绪,就听到江陵北门人喊马嘶,脚步声震天动地,一盏盏火把纷纷亮了起,照亮了江陵上空,看起敌军已经兵临城下。

“小人马良拜见陛下,我也粗通琴棋之道,还是让小臣去城墙上替下这老者吧?万一他心生畏惧,怕是会漏了马脚。”马良在马谡的带领下悄悄到刘辩身边,施礼参拜,主动请缨。

刘辩上下打量了马良一眼,果然最惹人注目的就是两条白色眉毛,伸手示意稍安勿躁:“我看这老者胆量不俗,马季常就不必以身犯险了,小心跟在朕身边,保护好自己,等战事结束后跟随朕前往江东,必有重用。”

马良大喜过望,长揖到地:“多谢陛下器重,小臣一定竭尽全力,报效朝廷!”

刘辩忙里偷闲,吩咐系统道:“给朕查询一下马良的四维能力!”

“叮咚巅峰马良统率6o,武力52,智力87,政治93.”

所有人都刀剑出鞘,屏住呼吸等待外面的动静,也不知道敌将会做出什么选择?是不顾一切的下令冲进城,还是被这装神弄鬼的把戏唬住了,一个个俱都拭目以待?(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