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六 死马当作活马医

八百九十六 死马当作活马医


                一匹快马自西北方向疾驰而。

斥候到朱元璋面前滚落马下,单膝跪地禀报:“启禀朱公,大事不好,西北临沮方向现了一支三万人左右的队伍,打着‘卢’字旗号,目测兵力在三万左右,从我军侧翼杀了过。”

“三万人的队伍?打着卢字旗号?”朱元璋拍案而起,顿时感到局势比预想的还要糟糕。

朱升也有些惊讶:“卢字旗号十有**是薛礼麾下的卢俊义,但却是从临沮方向而,这说明薛礼率领的骑兵不是武关的队伍,很可能从江陵而。”

正在拔箭的李广呲牙咧嘴的道:“啊呀莫非吕布完了?这样的话,我们岂不是要被包围了?痛痛痛痛死我也,不杀薛贼,誓不为人!”

朱元璋虽然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但也知道吕布团灭的可能性越越大。薛礼、冉闵率领骑兵据守当阳桥,分明是在等待援军到,若是吕布军团还在的话,东汉军绝不可能这么轻松从容。

“后退二十里,马上联络徐达、朱温!”朱元璋心急火燎的翻身上马,吩咐一声。

随着朱元璋一声令下,被杨再兴的铁血之师杀的丧失了锐气的八万西汉军犹如惊弓之鸟,跟着朱元璋、朱升、李广三人掉转阵脚,向北火撤退。

“跟紧了!”

薛仁贵画戟一招,与冉闵率领着四千多骑兵衔尾而行,不疾不徐,自始至终与西汉军保持着三五里的距离,既不追上也不让西汉军走远。

长坂坡方圆近百里,朱元璋率部向北走了七八里之后,地势逐渐平坦起,距离当阳桥越越远。而薛仁贵率领的骑兵却阴魂不散,如影随形的远远坠在后面。

这让李广勃然大怒,咬牙切齿的道:“朱公,薛礼这孙子真是像苍蝇一样讨厌。让末将率队个反冲锋,把他们围在中央歼灭了吧?”

“可以一试!”朱元璋颔答应,在还没有得到其他方面消息的情况下,不能让薛仁贵这么猖獗。

“骑兵随我!”

李广翻身上马。长枪一招。弓箭是没法射了,但纵马驰骋,率军冲锋还是能够做到。

得了李广一声召唤,一万五千骑兵越众而出,卷起漫天的黄沙。向尾随不舍的东汉骑兵起了反冲锋。区区不到五千骑兵,竟然如此嚣张,实在太欺负人了,莫非以为我们洛阳军没有战马么?

“退!”

看到西汉骑兵势汹汹,三倍于己,薛仁贵不敢恋战,挥戟下令撤退。只要能够拖住这支兵马,让卢俊义、岳、霍去疾形成合围之势,战略目的就算达成。

马蹄声隆隆,四千多东汉骑兵前队变后后队。后队变前队,再次向当阳桥方向撤退。李广仗着人多势众,率军鼓噪呐喊,穷追不舍。

薛仁贵与冉闵亲自殿后,一边撤退一边在马上转身弯弓,箭连珠,每次弓弦响起,必有一名敌军应声落马。

李广率军穷追了四五里,忽然现当阳桥方向烟尘滚滚,人喊马嘶声直冲霄。登时吃了一惊:“不好,东汉大军援,看吕布这无谋匹夫凶多吉少了,兄弟们退!”

看到东汉大军掩杀了过。这些刚刚还追的劲头十足的西汉骑兵顿时泄了气。张定边、杨大眼、魏文通、韩遂等主将俱都6续战死,让这些将士兔死狐悲,心头陡生一股悲凉的感觉。

就在李广率骑兵驱赶薛仁贵之际,朱元璋的斥候终于从江陵返,翻身下马禀报道:“朱公,大事不好。 江陵城被攻破,吕温侯战死,全军覆没!”

噩耗终于被证实,朱元璋闻言闭上眼睛,攥着拳头喘息:“被吕布这匹夫坑死了!怎么会连两天都守不住?他怎么就连两天都守不住呢?若吕布能够守住江陵,此刻我们已经突破了当阳桥,杀到江陵城下内外夹攻,将是另外一番局面。而现在,我们怕是要陷入绝境了!”

朱升道:“事到如今,抱怨已经于事无补,向北突围吧!免得被卢俊义、岳断了后路,落入了包围圈之中。”

马蹄声哒哒,又有斥候疾驰而,下马禀报:“启禀朱公,岳率领三万人自宜城方向而,距离我军还有四十里左右!”

“徐达呢?徐达的队伍现在何处?”

朱元璋做了一个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越是这个时候越不能慌乱。自己麾下还有八万人马,徐达、朱温那边还有三万人,总兵力在十一万左右,尚有一战之力。只要决策得当,还不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徐达将军的队伍已经过了荆城,正悄悄向江陵逼近,大约还有六七十里路程。”斥候抱腕答道。

“马上命徐达师,从背后猛攻岳,接应主力大军突围。”朱元璋摊开地图,一边耐着性子观看一边下令。

“诺!”斥候领命而去。

朱升凑上和朱元璋一起看地图,分析道:“卢俊义从西北临沮方向而,岳从东北宜城而,薛礼从正南江陵而,这是打算把我军包围在中央啊!”

“临沮东面夹石关有条出路,正西面走麦城也可以奔上庸,撤汉中。”一名荆州籍贯的谋士蒯通给出了两条撤退路线,“除了临沮、宜城之外,要想退上庸,只有这两条路线了。”

朱元璋大手一挥,吩咐斥候:“马上刺探夹石关与麦城,看看可有东汉伏兵?”

就在这时,南面人喊马嘶,李广率骑兵撤了,直奔朱元璋马前禀报:“大事不好,东汉军主力已经从当阳桥杀了过,目测至少在六七万左右,该如何是好?”

“奔宜城方向撤退,强攻岳,等徐达率兵援之时前后夹攻,强行突围。再向北走襄阳,杀奔宛城,会合杨素大军。”朱元璋盯着地图,策划了一条退兵路线。

朱升拱手道:“朱公,请恕卑职妄言!刘德舆的大军正在西川攻打刘备,魏文通、张定边、韩遂将军率领的队伍几乎就是防御上庸、汉中的全部力量。若朱公带着队伍北上宛城,那汉军便可以兵不血刃的直捣汉中,向西可控弦雍凉,向北可觊觎长安,向南则震慑巴蜀,局势将会更加恶化。”

朱元璋手抚胡须,思忖了片刻点头道:“允升说的也有道理,若是汉中不保,便满盘皆输啊!那就从襄阳向西撤到上庸吧,但无论走那条路线,当务之急必须突破敌军的包围圈,避免重蹈吕布的覆辙!”

计议停当,朱元璋亲自率领前军,命李广担任副将断后,与朱升、蒯通引领着八万士气低糜的队伍向西北宜城方向掩杀过去,准备与徐达前后夹攻岳,冲开一条血路。

“叮咚李广被朱元璋任命为副将,‘路痴’属性生效,降低朱元璋3点统率,下降至95。降低朱元璋3点智力,下降至92。”

薛仁贵会合了宇文成都、张辽率领的主力大军,马步混合将近七万,大张声势的跟随着朱元璋的脚步向宜城方向追赶,同时派出轻骑通知卢俊义、霍去疾、岳等各路人马,准备收网。

就在斥候把吕布战死的消息飞报朱元璋之时,徐达也获得了情报。正犹豫不决,该率兵撤退还是继续向江陵进之际,朱元璋的斥候又快马赶到。命徐达、朱温率部掉头向宜城撤退,与主力大军前后夹攻岳,救援大军突围。

听完斥候的详细情报,朱温一脸震惊:“长坂坡一战,杨大眼、张定边、魏文通等人竟然全部战死。兄长身边现在只剩下李广、朱升,而且陷入重围之中,生死系于一线,你我火率兵撤宜城,接应兄长突围!”

徐达手抚胡须,皱眉思忖:“我军已经过了宜城一百三十里路,就算急行军,也需要一天半的时间才能返。而向南距离江陵只剩下六十里左右的路程,依我之见不如直捣江陵,杀东汉个措手不及,死马当作活马医,或许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听了徐达的计划,朱温竖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徐天德这招釜底抽薪简直是神之笔!听说刘辩就在江陵坐镇,咱们便悄悄杀到江陵城下,给他个卷土重,一举破城。如果能够抓住刘辩,自然万事皆休,就算抓不住他,也可以用江陵暂时歇歇脚,再图后策!”

“可是朱公说了,命两位将军明日傍晚时分必须抵达宜城,进攻岳的背后,接应大军突围。”没想到徐达、朱温竟然不遵将令,斥候有些急眼。

徐达面色如霜,提枪上马:“将在外君令有所不受,现在已经火烧眉毛,本将知道该如何行事!你火禀主公,让他据险而守,等我拿下江陵之后,再从背后接应主力大军,千万不要自乱阵脚。”

斥候无奈,只能催马扬鞭,报朱元璋去了。

徐达长枪一招,与朱温率领三万精兵,沿着草木茂盛的小路悄悄向江陵摸去。

斥候说东汉军剿灭了吕布之后便倾巢而出,城内只剩下五六千人马驻防,看根本没有察觉到自己这支队伍的行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偷袭江陵,说不定能扭转困局,挽狂澜于既倒。(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