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之召唤猛将 / 八百九十 朱元璋的赌注

八百九十 朱元璋的赌注


                当阳县,长坂坡。

尸横遍野,血流满坡。

自昨夜凌晨交锋以,两军在这片广袤的山坡上厮杀了一天一夜,朱元璋率领十二万大军势汹汹,却遭到了杨再兴两万人马的顽强阻击,战事之惨烈空前绝后。长坂坡的每一寸土地几乎都被鲜血染红,长坂坡的每一棵青草几乎都被马蹄踏过。

临时扎下的帅帐之内,朱元璋在一干将领的陪同下,抬头向南眺望。掩映的火把照耀之下满坡尸体,至少躺下了一万五千左右的东汉将士,但也凭借着居高临下的地势,让朱元璋率领的西汉军付出了更加惨重的代价,兵力伤亡过了两万。

这一刻,朱元璋忍不住落泪:“这杨再兴就是个疯子,彻头彻尾的疯子!”

“谁说不是呢?我还从没有见过这般不要命的战术!”独眼龙李广双臂抱在胸前,出一声叹息,望着遍地的尸体心头有些憷。

张定边蹙眉道:“必须要救援吕布么?照这个势头打下去,要想通过当阳桥,至少还得付出万余人的伤亡。不只是这杨再兴不要命,他手下的部曲也全都是疯子!”

朱元璋转身到帅案后面坐定,李广、杨大眼、张定边、朱升等人亦步亦趋,跟着进了帅帐,分列两旁。

朱元璋摊开地图,嘶声说道:“吕布不听调遣,擅自进攻江陵,中了汉军的‘关门打狗’之计,自然是罪不可赦。但对我军说,若是能够将计就计,与吕布里应外合,反歼了关羽、霍去疾在江陵城外的兵马,便可以扭转局势,变被动为主动!”

“朱公的分析有道理!”旁边的朱升抚须插话,“襄阳城高墙厚,又有汉水天险,乃是天下第一雄城。一攻城难度巨大。若是能够利用吕布的失误将计就计,真正掌控了江陵,便可以切断荆州南北之间的联系,控制长江咽喉。西控巴蜀,东慑金陵。其军事意义不在襄阳之下!”

话锋一转,继续说道:“但下官担忧的是,现在无法刺探到江陵的消息,不知道那边战况如何?就怕吕布已经支撑不住。丢失了江陵,我们再继续厮杀下去便是无用之功啊!”

长坂坡地势南高北低,这使得西汉军必须从低处向高处进攻,造成的直接结果就是伤亡大增。而当阳桥就是长坂坡的制高点,过了当阳桥之后,便是一路下坡。只要能够攻占当阳桥,西汉军便可以一路披靡,直低江陵城下。这也是朱元璋铁了心一定要拿下当阳桥的原因。

有一条大河名唤“沮水”,由西向东,浩浩淼淼。穿过长坂坡,把当阳县与江陵城分隔在大河南北。

这“沮水”水流丰沛,更何况现在是雨水充沛的盛夏,最宽的地方达到十丈左右,最窄的地方也有三丈左右的宽度,就是杨再兴死守的当阳桥,也是唯一连接当阳与江陵的道路。

正是因为这条大河的存在,朱元璋率领的大军要想抵达江陵,必须攻占当阳桥。遭到杨再兴的死守之后,不仅西汉军无法通行。就连斥候也无法刺探到江陵的情。只能绕道走宜城,一二去,至少远了三四百里左右,因此厮杀了一天一夜下。朱元璋到现在还不知道江陵的战况如何?

朱元璋伸手触摸着下巴上的痦子,肃声道:“吕布虽然人品差了一点,但其武勇却是整个洛阳朝廷辖下四十万大军中的翘楚,更何况其麾下的将士战斗力强悍。一看 高顺率领的陷阵营以及并州狼骑都是名闻天下的虎狼之师,还有陈宫的辅佐,我不相信短短两天就会丢掉江陵!”

张定边、朱升不知道吕布的骁勇。但杨大眼与李广却是心服口服,一头:“朱公说的有道理,虽然吕布反复无常,但打起仗那真叫一个勇猛!就算被诱敌深入,但霍去疾、关羽的兵马联合起也不过八万左右,想在短时间内歼灭吕布,绝对是不可能的事情!”

朱升微微颔:“但愿如此吧,此战胜负的关键就在于吕温侯能否守住江陵,支撑到援兵抵达城下。”

朱元璋的手指挪向地图:“所以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攻占当阳桥,一鼓作气的推进到江陵城下,与吕布内外夹攻,重创关羽、霍去疾。这样一,刘辩在荆州中部缺少兵力,我们向南可以横扫荆南,向东可以直抵江夏、庐江,让岳飞尾难顾,让东汉顾此失彼。对整个洛阳朝廷说,这是一场决定性的战役,希望吕布能够支撑到援兵抵达城下!”

顿了一顿,苦笑道:“没想到堂堂大汉朝廷却要把胜利的希望寄托在吕布这个反复无常的小人身上,说也是一种讽刺。但这次我选择重注押在吕布身上,希望他不要让我失望!”

不过朱元璋也不是只有强攻当阳这一条路,因为他还有后手,那就是徐达、朱温率领的三万人马,正朝宜城方向进。

“宜城那边情况如何?”朱元璋扭头,询问负责搜集情报的心腹武将。

武将拱手答道:“朱公的话,岳已经率部离开宜城,向当阳方向移动。朱温、徐达两位将军趁机率兵通过了宜城,正沿着驿道向江陵进军!”

在向江陵进军之前,朱元璋的斥候就已经探得杨再兴率两万兵力扼守长坂坡,岳率三万人马据守宜城。因此朱元璋选择重兵猛攻长坂坡,猜测岳得到情报之后便会驰援当阳,到时候一直悄悄进军的徐达、朱温便可以兵不血刃的穿过宜城,快的抵达江陵城下。

走当阳县境内到江陵路途比较崎岖,但却比宜城近了一百二十里,权衡之后,朱元璋还是选择了走长坂坡。在朱元璋看,以六倍的兵力猛攻杨再兴,最多一天的时间便可以将之击溃,但没想到杨再兴率领的队伍竟然如此顽强,几乎到了寸土必争的地步,这让朱元璋难以理解甚至感到悲哀!

“倘若我军能够如此悍不畏死,何愁天下不定?杨再兴到底如何练就的这般虎狼之师,让人震撼啊!”当日落之前望着长坂坡满山遍野的尸体之时,朱元璋在心底感叹道。

“呜呜”

帅帐外面再次响起号角的呜咽声,震天动地的颦鼓声传,这次是魏文通、韩遂集结了兵力准备强攻。

由于当阳桥附近的地面狭小,虽然西汉军依然拥有十万左右的兵力,但能够投入厮杀的人数最多只有一万左右,其他人只能在山坡下面擂鼓助威,虚张声势。

杨再兴率领着两万人,从当阳桥北面十里开始死守,且战且退。每一寸土地都付出了鲜血和生命,但由于十几万西汉军席卷而,在杀敌一万的同时自损八千,付出了惨重的伤亡。

随着杨再兴的步步撤退,这块山坡以“扇形”收缩,越靠近当阳桥越狭窄。从一开始的十几万汉军同时参战,再后退一段距离之后,西汉军只能投入五万参战。再后退一段距离,西汉军只能投入三万参战,当杨再兴撤退到当阳桥附近的时候,地形已经只能容纳一万西汉军参与厮杀。

既然不能一拥而上,凭借着兵力优势取胜,朱元璋便采取车轮战的战术。命韩遂、魏文通、杨大眼、张定边、李广等五员大将各自挑选一万精锐士卒,在当阳桥的北坡下列阵集结,轮流向死守长坂坡的汉军起猛攻。

韩遂被任命为第一队,魏文通被任命为第二队,此刻两人正在当阳桥下面列队厮杀,所以没有出现在朱元璋的帅帐。而刚刚响起的号角呜咽声,正是韩遂率领的第一波人马准备进攻。

西风猎猎,旌旗招展。

一身血污的杨再兴正立马横枪,督率着仅剩的兵马死死的扼守着当阳桥。一天一夜的厮杀下,死在杨再兴枪下的西汉士卒已经过了一千人,偏将、牙将十三人,校尉、军司马二十余人,浑身已经被血渍染透。

千军万马的厮杀之中,杨再兴的左臂中了一箭,右肩中了一枪,腿部中了一箭,背部被撕裂了一道血口,庆幸都是皮外伤,并无大碍。杨再兴照样可以生龙活虎的厮杀,红着双眼,立马横枪的据守桥头。

“将士们,还有多少人?”听到山坡下号角呜咽,杨再兴知道西汉军马上就要再次起强攻,扭头喝问。

“将军的话,还有四千九百三十七人!”传令兵大声喊话。

杨再兴长枪朝北一指:“看那山坡下面,漫山遍野都是我们的兄弟,他们为了保卫疆土,捍卫桑梓,付出了性命。现在只剩下当阳桥最后一条路,若是被朱元璋突破了,便会兵临江陵城下,让大汉陷入万劫不复的局面,所以我们必须死守当阳桥,战至最后一人!”

顿了一顿,朗声道:“当然,厮杀到最后可能需要兄弟们付出生命的代价,所以我不强求你们!当阳桥还在,想走的大可以扭头离去,留下的请随我浴血死战!”(未完待续。)


                

    精彩小说就在君临岛(www.junlindao.com)